天外飞仙恩怨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友人失踪_明月河图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30日

房间里根本没有独孤傲雪的身影,掌柜的很是无辜,捂着眼睛连连后退求饶,“少侠大侠我是个老实人不可能说谎啊独孤城主昨夜真的睡在了那房间里”“那为什么没人他是喝酒梦游出去了”叶圣攥着掌柜的衣领,冷冷问道,“还是说早上已经离开了房间”

“独孤城主昨夜滴酒未沾,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呀”掌柜的瞧着叶圣的拳头,很是惊恐,“而且他早上真的没有离开过房间,我整夜都在这里呢”见掌柜所说不像假话,叶圣狐疑,随即抓着他走上了楼梯,“那你睁大眼睛给我瞧瞧,哪里有独孤傲雪的影子”

眼圈发青的掌柜目光呆滞,瞧着这空荡荡的床和屋子不可置信,“难道,独孤城主半夜潜逃了也不对啊,费用都已经付下了为什么要逃跑”“你如果再忽悠我,那么我不但要回我的五百两”叶圣提着掌柜的衣领,一脸冷然,“我还会把你揍成猪头”

“大侠莫冲动”掌柜的连忙捂住脸防止被殴打,叶圣一拳太重,他可受不了,“旁边房间就是独孤城主昨夜接见的两位朋友居住之所,说不定他们知道呢”叶圣狐疑,抓着掌柜脑袋两个人来到了天字二号房,叶圣正要敲门,鼻子一咻,他神色凛然,毫不犹豫一脚踹开了房门冲了进去。

房间里有血腥味叶圣只身闯入房间,只见布置优雅的房间内弥漫了一层血色。地板和桌子上都是已经干涸的血迹,而地上,还散落着两人死亡掉落的遗物。这莫非就是护送天山雪亮的那两个人如果他们被杀那么天山雪莲在哪里独孤傲雪又在何处

叶圣大惊失色,心里空荡荡的。血迹已干,最起码也是昨夜死亡的,从两人掉落的一地杂物来看,是独孤傲雪府中奴仆的服装。是什么人要对独孤傲雪等人下手是与独孤傲雪有仇还是为了重金难买的奇珍天山雪莲

掌柜的瞪大眼睛,惊慌失措,声音颤抖,“大侠这这可与我无关啊”“谅你也没这个胆量和本事”叶圣冷喝,“去请六扇门的捕快来”江南县衙捕快曾遭重创,因海贼许巍一事牺牲了不少衙役和捕快,也不知道,现在县衙内管事的是谁

掌柜的连忙扭头大声吆喝客栈伙计去报官,回到独孤傲雪的房间,叶圣缓缓打量着四周。床单凌乱向内卷起,说明床上的独孤傲雪在那一刻是主动掀被起床。他为什么要起来是想要尿尿还是因为发现了刺客

叶圣目光转动,走到了窗户边,轻轻拉动,留有一条细缝的窗户便轻松敞开。独孤傲雪不是一个粗心之人,叶圣也了解他的生活习惯,半夜睡觉,独孤傲雪这小子绝对会锁紧门窗,生怕别人偷窥他一般。

窗户未被卸下,窗纸没有破漏,但是用来别窗户的小木栓却没有找到。叶圣明白,昨夜恐怕有人破窗而入了。依靠在窗户边,叶圣望着下面热闹的街巷,人来人往,其乐融融。他们丝毫不知道,就在他们头顶上,发生了凶险命案。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晚,现在想要追贼人或独孤傲雪的下落,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叶圣从窗户探头出去,左瞧右看,却看不出什么痕迹。难道独孤傲雪是被贼人生擒那问题来了,得多么厉害的高手,才能胜过独孤傲雪的宝剑

叶圣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在窗户上嗅来嗅去,然后又跳到了独孤傲雪的床上,抓起他的被褥猛闻。掌柜的推门进来,正看到叶圣如变态一样将独孤傲雪盖过的被子放在鼻前猛嗅。

下意识的捂了捂屁股,掌柜的勉强一笑,说道,“大侠你可瞧出了些什么名堂这独孤城主失踪,事关重大我一个普通开客栈的,可真的是”“我知道你是无辜的”叶圣不耐烦挥挥手,“现在就只能指望六扇门的捕快前来追寻线索找出独孤傲雪的下落了”

“是大侠深明大义,我感激不尽”掌柜的放心下来,随即,他将叶圣的那五百两银票如数奉还,压在了桌子上,“大侠你稍等,我去给你沏茶”掌柜的灰溜溜逃走,叶圣坐在桌子上,瞧着这空荡荡的房间皱眉苦思,这都他娘的什么事情呀

咚咚沉重脚步声缓缓踏上楼梯,一威武严肃的大汉站在门口,瞥了一眼天字一号房的小牌,然后拱手说道,“我家夫人有请”什么夫人请我做什么叶圣狐疑,虽然我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但是却不是什么随便的人什么夫人、少妇之类的,不漂亮自己可不见

叶圣瞎想片刻,回过神来,知道这大汉把自己误会成了独孤傲雪,他也不辩解,正好想要看看独孤傲雪这几天都见过什么人说不定,能抓住线索大汉不苟言笑、言语稀少,见叶圣起身跟随,他便一声不吭。领着叶圣下楼、上马车,大汉亲自赶车,沿着江南繁荣街巷向北而去。

虽然很久很久以前妈妈说过不要随便上陌生人的车,但是叶圣浑然不惧,依靠在马车内,叶圣瞧着这马车内置,精致高雅,到处可见镶金佩玉的饰件,这马车少说也得值几十万两银子叶圣拿起岸上一精致青瓷茶杯细细打量片刻,不知道这个夫人是不是和独孤傲雪有一腿这么有钱的女子,自己要不要也牺牲一下色相呢

马车停下,叶圣下车,瞥了一眼眼前的朱红大门,里面可是深宅豪苑。跟随大汉步入门槛,叶圣随处可见精雕楼阁、山岩喷泉,鸟语花香、寂静优雅住在这里的人,身份肯定不低叶圣不禁好奇,这位夫人是何神圣漂不漂亮

威风凛凛、虎背熊腰的大汉将叶圣领到了中堂,一言不发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然后他便守在了门口不再动作。叶圣狐疑,小心翼翼走进中堂,正见正面不远处设有一红木紫铜屏风。细纱后隐约有人影安坐。想必,这就是那位想见独孤傲雪的夫人了

叶圣扬长脖子,恨不得穿透这屏风一睹芳容。“独孤城主昨夜出手相救,妾身感激不尽,不知独孤城主的伤势是否已经好些了”女人的声音柔腻圆润,妩媚之中却又透着空灵。叶圣眼眸一亮,神清气爽,声音如此美妙的女人,想必长得也差不到哪里去

叶圣摸摸鼻子,挑眉问道,“这么说,独孤傲雪昨夜出手救了你,却又受了伤不知道夫人可否将昨夜的事情告知”这夫人一愣,隔着屏风看不清来人,她也没想到带来的人是张冠李戴,屏风后,女人的声音多了一丝威严,“你是何人”

伴随着女人高贵的轻喝,门口那领路来的大汉已经出现在了叶圣身后,自知犯错的大汉毫不犹豫出手,想要将叶圣这个滥竽充数的家伙丢出门外。叶圣身影一闪,脚下生风灵敏避开了大汉的手掌。他面色平静,抱拳说道,“在下刘波,是独孤傲雪的朋”

那大汉根本不听叶圣辩解,手握成拳,一招猛虎下山直奔叶圣而来。拳脚生风,招式凌厉。这大汉,用的竟然是兵营之中的军体拳叶圣大惊,但是却无反击之意,施展神行百变,步伐千变万化,在这堂中接连旋转跳跃,就像是一只灵巧的猴子窜来逃去

大汉数招之下都未能抓到叶圣,他心系夫人安危,正想要大喝呼叫救兵,这时候,屏风后,那夫人雍容淡定的开口,“陈龙,退下吧。若此人有歹意,早已经冲入屏风后挟持我了”陈龙神色难看,收起拳脚,随即惶恐对着屏风弯腰,“是属下办事不力”

“无妨。”女人语调里难掩高雅尊上的语气,她声音甜腻柔媚,但却不同白依恋的声音。因为,屏风后的夫人,比白依恋少了一股骚劲,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天生媚音的女子,“你说你叫刘波”

“是”叶圣见终于不再缠斗追逐,心里松了一口气,连忙抱拳对着屏风行礼说道,“请夫人见谅,我之所以冒充独孤傲雪前来,是为了调查些真相。”“什么真相”那粗壮大汉陈龙冷笑,“难不成你以为我家夫人会加害独孤城主”

叶圣抬起眼皮,屏风细纱后不见佳人容貌,但是不难看出她身影多姿,“夫人不会,但其他人会我乃独孤傲雪的挚友,今日去客栈拜访他,才发现他已经不知踪影,而另一房间独孤傲雪的两位奴仆也被杀。我正坐在房中考究的时候,这位陈护卫才不分青红皂白将我请来了”

陈龙自知是粗心大意了,但是他仍黑着脸反驳道,“还不是你这个小贼欺瞒在先”“你不问我,我怎么跟你说”叶圣不屑瞥了陈龙一眼,这汉子身手不凡,恐怕来自军中,而眼前的夫人,能用得起这样的人,非富即贵。

“所以,我想来调查一下独孤傲雪近日接触的人,做过的事,好调查些许线索”叶圣为自己一一解释着,屏风后的夫人沉吟,随即开口说道,“陈龙,去调遣人手,在江南城中搜寻独孤城主的下落。”

陈龙犹豫,立刻否决,“夫人不可此次我们带来的人手本就不足,如果都外派出去,夫人安危难保属下怎可让夫人再一次遇险”“若他们要杀我,我早已经尸首异处了。”

本章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