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妖新娘 第60章_墨青城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30日

61、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寂寞,你知晓,你却不懂。

要怎样才能跟上时间的脚步?

家里一株不辨名称的绿色植物开出一朵不起眼的小花。

一向冷傲的唐伯虎看上了楼下的一只母猫,时常谄媚的跑去勾搭。

时常光顾的街角奶茶店换了新招牌,服务生换成了两个俊秀的帅哥。

邻居大婶家的小子放了假,时常因为打游戏而被老妈追着打。

古板的时间先生从不停步,悄无声息的将一切改变着。

一转眼,已经过去四个月了。

韩单推开窗子,街道两旁的梧桐树叶凋零一地,有一种萧瑟的美感。更具美感的是,有情侣在梧桐树下相拥亲吻,姿势甚是销魂。

围观别人啵啵这种事有些不妥,她正要缩头却觉得有什么不对,定睛去看顿时神经崩裂血压骤增,怒吼道:“韩双!你丫的还不给我滚回来!”

楼下的小情侣迅速分开,女主角抬头抱怨:“姐,你真是不解风情。”说完冲一旁皮肤黝黑的男人摆摆手,“我先回家了啊,电话联系。”

“嗯。”既然被撞见,对方索性大方的冲楼上的韩单笑着挥了挥手。

阳光下,那勾唇而笑的神情竟有几分像某个人。

韩单怔了怔,笑着做驱赶状。

他骑上摩托绝尘而去。

韩双之前绯闻不断却始终没有上心的,这次倒是真的谈起恋爱来,一副轰轰烈烈如火如荼的样子。可惜这摩托男是个搞音乐的,全然不符合工作踏实收入稳定的规划条件,遭到了老佛爷的极力反对。不过两人依旧你侬我侬形影不离。韩单表面上挺妈反妹,背地里却给两人打掩护,在老佛爷跟前说尽了好话。

“你不是说出门买饮料吗,怎么又黏上了?”她冲回来的丫头翻个白眼。

“咱妈最近严防死守的,都好几天没见面了。”韩双憋屈,“你还来落井下石。”

“她出门遛弯这会儿也该回来了,你两在楼下卿卿我我的被撞见就完了。我这是救你于水火。”

“好吧……”她垂头丧气的坐回到电脑前,眼睛亮了起来,“这个月的盈利比上个月高百分之三呢。”

“嗯。有一条裙子上推荐页面了,订单暴涨,下午得把货都发了。”韩单一边啃苹果一边看着网店。

姐妹两的网店生意不错,上个月韩单索性把工作辞了专心经营,收入比月薪高不少。家里堆不下货,索性租了一个仓库,还招了几个兼职大学生做帮手。整天进货、拍照,忙忙碌碌,倒也十分充实。

韩双发过来一个网址,问:“这是款新网游,画面挺不错的,要不要试试?”

“没兴趣。”韩单点着鼠标,操纵莲姬在《六界》里晃悠。

她仍旧执着于这个游戏。自纪云翊杳无音信后,她每天都会上线。有时练级,有时格斗,有时只是策马缓步走在山河间。似看景,眼神里一片寂寥。

韩双试探着问过,她却什么都不说。她将所有相亲一概推了,连面都不见,老佛爷气得要命,却也拿她没有办法。韩其忠和她深谈了一次,两人谈了些什么秘而不宣,但那之后便不再四处给她物色结婚对象。韩单的脾气像水,平日里委婉柔和,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穿石碎岸的固执。这个叫纪云翊的男人,终究成了一场伤筋动骨的疼。

屏幕右下角有人发来组队邀请,韩单点开,是牡丹望月。

阮熙颜和韩单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她本性不坏,只是爱沈律爱得死心塌地,所以才会失了理智。两人时常组队下副本,一段时日的相处,倒亲密起来。

[队伍]牡丹望月:看见阵营分组了没,我们都是龙队的。

[队伍]莲姬:我差点把这事忘了。

[队伍]牡丹望月:快去买药吧,今天一定是场恶战。

[队伍]莲姬:什么情况?!

她的诧异并不奇怪。

所谓龙虎斗是全服范围内的PK晋级赛,每个玩家都会被系统随机分为“龙”、“虎”两个阵营,进行秘境厮杀,率先把对方全歼的阵营获胜。由于获胜阵营人人有奖,战功越高奖品越丰厚,因此参与度很高,其中不乏高手。但现在的莲姬已经不再是当时一无是处的小花妖了。她已经满级,凭借何处风流留给她的那一堆财宝,外加不懈的格斗训练和花妖后期令人发指的强大控制系技能,莲姬的名字时常出现在PK榜的前列。阮熙颜的技术也不差,莲姬和牡丹望月还进入过“本服务器操作最好的女玩家评选活动”的前五名。

眼下对方的郑重让她也有些紧张起来,点开参赛名单不由怔住。

莲姬和牡丹望月都被系统分配到了龙阵营,而虎阵营里有九鬼中的好几只,位列第一的则是梦魇。

[队伍]莲姬:他们怎么也来参战了?

[队伍]牡丹望月:谁知到哪儿来的雅兴。九鬼里那几只都不是省油的灯,再加上一个他,哎……

韩单知道她说得是梦魇。

那日牡丹将一切说穿,她才将他们对号入座。牡丹望月是阮熙颜,梦魇便是沈律无疑。然而他既不说穿,她也只闭口不提,在游戏中相交也多了几分客气有礼。他上线的时间很少,直到一个月前才稍多起来。听阮熙颜说,他正式从沈家的家族企业脱身,在不远的Z城成立了一家工作室,做起了室内设计。那正是他大学所修的专业,工作节奏自主,很是惬意。而阮姑娘则更是彻底,抓着一只手包就夜奔Z城,当起了他的助理。起初沈律想方设法要赶她回去,后来见她一改大小姐脾气,踏实工作,两人关系缓和许多。相信只要假以时日,必定会修成正果。

准备了战斗所需的各种药品,她便匆匆赶去龙虎斗传送NPC那儿集合。战局还没开始,副本外早已热闹非凡。众人都挤在传送NPC周围等候,将道路围得水泄不通。

密语频道闪烁起来。

[密语]梦魇:听魍思说最近你PK技术进步神速。

[密语]莲姬:是他们让着我。

[密语]梦魇:这次碰巧分到不同的阵营,还望女侠手下留情。

[密语]莲姬:呵呵,一会儿打起来,你可别让着我。

[密语]梦魇:当然,尊重对手是起码的礼仪。

[密语]莲姬:一会儿见。

韩单正要和阮熙颜说话,却忽然目光一滞。她迅速调整视角转四处寻找,所见的只有天香城里熙来攘往的人头攒动。

是错觉吗?刚才仿佛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擦肩而过……

她垂眸自嘲般的勾了勾嘴角。又开始了,每次看见紫瞳银发的魔族总会不自觉的神经敏感起来。这毛病怎么老改不掉呢?

就在她暗自纠结时,眼前的场景已经切换进了龙虎斗副本。

战斗开始了。

被分配到龙阵营的全体玩家集结在营地里。

[阵营]魍思:现在开始,我是指挥,有意见的站出来。

他话音未落立刻就引来反对者。

[阵营]皇者风范:凭什么,你以为你是谁?

只听一声惨叫,皇者风范倒地不起。魍思收剑入鞘,动作快得像未曾出手过一样。

[阵营]魍思:还有谁有意见?

他继续问,看起来十分民主。

众人一片鸦雀无声。

韩单微笑着摇摇头,血色盛宴的做法还真是很凶很暴力。但在龙虎斗里一旦角色死亡,除了医者和阴阳师的复活技能之外,不能用其他方式复活。所以只有快速的建立起一个领导体系才能完成团队作战布置,不然各自出击只会成为一盘散沙,被敌军全歼。魍思用强势的方式既简单又高效的完成了权利集中,清楚的告诉每一个人该听谁的。

[阵营]魍思:既然没有,那么请大家执行我的指令。第一,不要单独行动,集结成小队,最好确保每队有一名治疗。第二,我需要留一部分人在营地,作为后援的同时守住旗帜。愿意的站到前面来。

除了斩杀敌方成员外,保住己方营地和旗帜会有一定程度的攻击和防御加成,所以需要留一部分人作为守卫。然而如对方没有偷袭营地的话,留守人员将没有斩杀敌人的机会,奖励自然也很少。而且留守人员不会超过总人数的五分之一,一旦遇到大范围袭击,在大部队无法回援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被团灭,十分危险。

这次分组,九鬼中的三个被分配在了龙阵营里,魈念作为留守指挥官率先站了出来。

韩单和阮熙颜商量了一下,也站了出来。花妖的许多DEBUFF技能需要一定的发动时间,因此比起打突击战来,守株待兔更合适一些。配合牡丹望月的召唤兽,威力还是比较大的。

组织了二十几个人留守,其余的勇士们则即将踏上出征的旅程。

[阵营]魍思:现在开始站队,召唤师都把宝宝推到前排去,所有肉盾职业靠前站位,远攻职业站到后面去,治疗站在最中心。队形保持倒V字型突进。不管对手怎么打,阵型都不要乱,一切情况下优先保护治疗。

[阵营]魅舞:老大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

[阵营]魍思:他喜欢攻其不备,营地要加强防备。

[阵营]魈念:嗯。

[阵营]魍思:出发!

将领纵身上马,挥剑拔营。

两方的阵营之间是一条山谷。树林茂密,遮天蔽日,中有溪流蜿蜒而过。己方成员沿着山谷移动,转眼便从韩单的视线里消失。留守的众人站好防御阵型后,都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紧紧地盯着屏幕右上角的小地图。一旦代表敌军的红色小点出现,战斗便会打响。

阵营频道里不断滚动的消息,加重了紧张的气氛。

[阵营]魅舞:前方有敌人!人数很多!

[阵营]魍思:全体向右边的断崖方向靠,全力抵抗。

[阵营]倩女幽坟:左翼火力好猛,真要命。

[阵营]莫然:加血加的我快吐血了,你们挺住……

[阵营]轩辕大帝:这几只鬼好麻烦,抓不到也弄不死,我们这边倒是死了好几个了……

[阵营]魅舞:交给我。

众人以为她有绝招制敌,却发现世界频道出现了如下对话:

[世界]魅舞:魁魑魉魆,你们四个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世界]魁元:……大姐,你非要在这种时候提这事儿吗?

[世界]魑语:谈钱伤感情……

[世界]魅舞:要么还钱,要么给命,你们选一样。

[世界]魉情: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啊,你趁我打字的时候下手……

那边打得一片热闹,这边却依旧鸦雀无声。这样的等待仿佛一种煎熬,让人倍感焦虑。随着一声“有偷袭!”的惊呼,小地图边缘出现了一些红色的标记点,正在快速逼近。莲姬迅速吟唱,在营地周围散布墨绿色的毒雾。而瞬时便有人冲了进来。

[阵营]魈念:各自小心,防守反击!

此时,有凶悍的兽族武士迎面冲过来,莲姬快速丢下一道藤索将他缚住。而牡丹望月的召唤兽们也怒吼着扑上来,直袭尾随着兽族武士的阴阳师。这是她们两人间的默契,在战斗里率先解决治疗职业,这样才能在最快的时间里以最小的代价获得胜利。

来袭击营地的敌军并不多,攻守两边旗鼓相当,战斗陷入胶着。

凭借着和牡丹望月的默契配合,一连解决了三名敌人的莲姬正要向背对着自己的刺客下手,眼前却一花。几道暗光闪过,离她距离最近的法师队友已经倒地。

噬魂兽金黄色的竖瞳散发着浓重的杀意,而骑在上面的男子,一袭青衫,背负古琴,仿佛一个途经屠戮的书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