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前妻难驯 第六章 管你去死啊!_糖棒棒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2日

背对着门口,宋萍懒得理会,楚欢颖却眼瞧着那个男人直接冲过来,伸手就朝宋萍抓过去。

她动作慢了一步,宋萍已经被那个男人扯了过去。

“啊——”宋萍惊慌失措地尖叫着。

楚欢颖没有坐视不理,站起来走过去,“你干什么?你要想清楚,不管你有什么事情,这里这么多人,已经有人报警,如果你伤害了她,你一定会坐牢。”

陈思汉闻言,掐着宋萍的手停住,整个人都停下来,思索起来。

宋萍也回过神,看到居然是陈思汉,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

“陈思汉你个王八蛋,你居然敢找上门来,我都说了和你分手了,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除了一张脸还能看,你浑身上下还剩下什么?”

陈思汉的整个人都怒火冲天,鼻子里重重的喘息声,楚欢颖都能听得见,然而,宋萍还是喋喋不休地怒骂着。

“当初要不是我养着你,你早就饿死街头了,你不但不知道感恩,居然还敢这样对我,你敢动我一份头发,我保证让你坐穿牢底。”

楚欢颖这个时候最想做的就是一双臭袜子腮宋萍嘴里去。

“宋萍,你闭嘴。”

眼看着陈思汉的双眼充血变红,整个人马上就要爆发,楚欢颖小心地观察着他的微表情,一丝一毫都不敢放过。

“你这个臭婊.子,反正也要坐牢,老子今天就在这儿弄死你。”

陈思汉抄起一边一个插了花的花瓶,倒着拎在手里,扬了扬要往宋萍头上砸。

周围的人一阵惊呼,楚欢颖也是心里捏了一把汗,宋萍却在这个时候,再次开口。

“陈思汉,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死我,不然你就不算个男人。”

掐死这个智障的心都有了,楚欢颖此刻真实的为宋萍的智商感到捉急。

陈思汉被刺激得红了眼,高高举起手里的花瓶就要砸下去,楚欢颖看准时机,小腿用力往前冲想要撞开陈思汉。

却不想,陈思汉看到她的举动,本来就胆小心虚,此时更是晃了神,手里的力道就送了,而宋萍,看准了这个时机,奋力从陈思汉的手里挣扎出来,将他一推。

陈思汉被她的力道,推着往楚欢颖的方向撞去,楚欢颖措不及防,守不住,直直撞上去。

“嘭!”一声闷响,陈思汉手里的花瓶直接砸在了楚欢颖的脑袋上。

站在原地,楚欢颖没感觉道疼痛,只觉得脑袋“嗡嗡”响,摸了摸被砸了一下的地方,看到手里猩红的血迹,楚欢颖肉疼得“嘶嘶”抽气。

“宋萍,你个王八羔子,早知道我管你去死,你特么居然卖我?”

陈思汉也没想到会真的砸了人,吓得手里的花瓶直接扔在地上,两脚打颤连路都不会走了,忽然身后一人朝着他的屁.股狠狠就是一脚。

“滚犊子,你特么也不长长眼睛,什么人都敢打,今儿看我削不死你。”

沈江画从另外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匆忙跳了过来。

昨天晚上他就留了个心眼儿,今儿一早楚欢颖前脚出门他后脚就悄悄跟上来了,可是千防万防就是没防着会跑出来个搅局的混球。

连忙跑到楚欢颖身边,抱着她脑袋就是一阵瞎找,“我去,给我看看他敲你哪儿了?出血没啊?”

藏在头发里的伤口没看到,手却碰着了,沾了一手的血。

楚欢颖疼得“嘶嘶”直喘气儿,一巴掌拍他手背上,“你给我轻点啊去,你想疼死我啊!”

沈江画看看手掌的鲜血,顿时急了,“我去,傻猫,你被人开瓢儿了,快快快,我送你去医院。”

楚欢颖握着脑袋,差点被气得背过去,赶忙跟着沈江画往外走。

“沈江画,你个王八羔子,你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喊我外号,我跟你没完,我要把你跳脱衣舞的视频公告天下。”

沈江画火急火燎地将她扶上车,“先去医院把脑袋缝了,你爱怎么发怎么发,本来就是个傻猫,这被人一开瓢儿以后更傻了怎么办?”

关上车门,坐上驾驶座,沈江画开着他那骚包的红色小跑冲上主干道。

楚欢颖脑袋晕乎乎的,靠在后座上,只剩下翻白眼的力气。

沈江画直接找了关系,把楚欢颖一路绿灯送进病房,直到助理完伤口,前后一共不到一小时。

楚欢颖坐在病床上,沈江画倒了杯水递过去,看着她脑袋声的白纱布,表情沉痛,活像被开瓢儿的是他自己。

“疼不疼啊,傻猫?”

楚欢颖接过水杯一口灌下去,“我给你开次瓢儿你就知道疼不疼了,还有,你别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儿。”

沈江画收起脸上过分夸张的表情,搬了凳子坐在她面前。

对他翻个白眼,掏出包包里的镜子照了起来,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楚欢颖就是一声尖叫

“啊!老子毁容了毁容了,早知道我掺和什么啊我!妈蛋!”

沈江画乐呵呵地“噗嗤”笑出来,“你都一条七老八十的傻猫了,这么在乎容貌干嘛?再说你也有主的人了。”

楚欢颖一脚踹过去,“你懂个屁,老子就要一辈子到死都漂漂亮亮的。”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楚欢颖一阵长吁短叹,“这德行可怎么办,那个王八羔子,老子这貌美如花的脸他赔得起吗?”

沈江画在一边看着,差点笑岔气。

“哎!不想,这损样儿怎么能抛头露面的,小江子,走,赶紧走。”

“怕什么,你要是毁容了我给你找世界上最好的整容医生。”

沈江画在一边笑眯眯地就接了一句。

“滚,别咒我!”

楚欢颖又是一脚踹过去。

“等会儿,哥哥我给你把隔壁小朋友的帽子借来了,你想将就戴着。”

沈江画将从隔壁小朋友那里买来的帽子拿出来。

一边抢过帽子戴上,一边还不忘损他一句,“这么丑的帽子!”

说完,楚欢颖急速收拾好东西,拉着沈江画出了病房,风风火火坐电梯直接下到一楼,刚从电梯里出来,楚欢颖忽然一顿。

感觉到身后没人,沈江画转身去看楚欢颖,又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两个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