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燃情:你好,慕太太 第78章总是会变坏的_天通元

耽美艺术 2020年04月06日

“没,没有!”梵霖明显是很兴奋,说话的声音很大声:“你可是我的幸运女神,现在至死不渝的爱爆仓,梵氏集团终于走上正轨了!”

“哦,那也不是我的功劳,行了,你玩吧,我要回家了!”前面的车已经开始动了,说明堵车的情况已经缓解,陆夭夭心烦的挂掉电话,陷入了沉思。

“姑娘,你男朋友是不是出去玩了,你可别惯着他,这男人啊,总是会变坏的!”

陆夭夭无语:“师傅啊,你好好开车!”

出租车师傅的车技还真不是盖的,直接踩下油门,跟上了前面的车。

“陆夭夭!”安润早就等在了楼底下,看到陆夭夭在出租车里面出来,直接气冲冲的走过来。

“姑娘,那是谁啊,要不忙啊!”出租车师傅还很热心的问道。

陆夭夭使劲的关上车门,做了一个手势:“你可以走了!”

出租车掉头,很快消失在陆夭夭的视线里。

“姨……”

“先别说别的,我就问你,你跟梵霖怎么回事,怎么还暗生情愫,情定终生了!”安润翻着手机,指着今天的新闻头条:“你是不是觉得姨我没有心脏病,想给我气出一个来啊!”

“姨,不,不是,你听我说,这个,这个是个误会!”陆夭夭还没有怎么看新闻,居然不知道自己跟梵霖居然炒到了这么火。

“行了,你也别解释了,你就跟我说,你是不是真要跟梵霖在一起?”安润收起了自己的手机,眼神十分凶恶的看向陆夭夭。

陆夭夭嘿嘿一笑:“姨,你知道的,我跟梵霖是从玩到大的哥们,怎么可能在一起啊,姨,你是不是偶像剧看多了!”

“好,给你说三天的时间,去媒体给我证明清楚,不然的话……”安润使劲的拍了拍路遇一的肩膀,恨恨的说道。

陆夭夭吐吐舌头,很是无奈的跟在了安润的后面:“姨,三天的时间是不是太短了,再说了,现在梵霖还得卖婚纱呢!”

安润冷哼一声:“你倒是很善良啊!”

“姨,你不是只讨厌幕诚吗,怎么也讨厌起梵霖来了,人家对你那可是如同滔滔江水……”

“少跟我贫嘴,我说三天就是三天,还有啊,三天之后,跟我去见一个人!”安润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认真的看着陆夭夭。

陆夭夭一愣,差点撞到了安润的身上,见安润这么认真,立马将笑容收起来:“谁啊,能让姨这么紧张?”陆夭夭说完,脸上那是一阵阵的坏笑啊,而且还故意拉住了安润的手:“姨,别害羞!”

安润很是嫌恶的将陆夭夭的手掰开:“你给我正经点,什么别害羞,姨准备的,是你的事情,所以,你三天之内,必须将影响给我消除了!”

陆夭夭揉揉头:“姨,你不会是要给我相亲吧?”

安润呵呵一笑:“陆夭夭,你还不是太笨啊,你快点哈,不然的话,姨亲自去给你作证!”

陆夭夭无语的摇摇头:“姨,其实,我不是嫁不出去的!”

“不管你嫁不嫁的出去,一个幕诚,一个梵霖,就是不许嫁!”安润头也不回,打开了房子的保险门。

陆夭夭欲哭无泪,真的只有三天啊?

梵霖的手机再次震动,大家飙歌的声音很高,梵霖走了出来,他翻开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你好!”

“挺好!”沈安凝微微一笑:“梵总觉得,我今天表现如何,是不是帮了梵总一个大忙?”

“沈安凝?”梵霖看了看手机,在确定了声音的主人之后,有些厌恶:“怎么,你有事?”

百里别墅只有中间的这一套有亮光,沈安凝一个人坐在这偌大的别墅里,已经被寂寞与恐慌侵蚀到了骨头之中,想到今日的所作所为,沈安凝还是不后悔的,不过现在幕诚已经将沈安凝放弃了,所以沈安凝必须再做点什么,让幕诚觉得自己不可或缺:“咱们见个面怎么样,老朋友”

梵霖似乎并不领情:“见面?沈姐这么忙的人,还能接见我?”

沈安凝被噎的一怔:“梵霖,我是为了你好,你也知道,陆夭夭三年前……”

“行了,你不用说三年前怎么样,就算是没有三年前的那件事情,我也不愿意跟你有什么往来,好了,就这样吧!”梵霖莫名的心情很烦躁,直接挂断了电话。

沈安凝看着电话,嘴角轻轻的一勾,看来三年前的事情,你还是很在意的!

次日清晨,陆夭夭便发表了公开声明,自己与梵霖并没有情人关系,只是被大家误会了,不过她与梵霖是好朋友,还狠狠的在电视台推销了梵霖一把。

这下,又是整个新闻界的轰动。

幕以宸刚起来便见幕诚在看着电视,幕以宸走过去,坐在了幕诚的腿上:“啊,是妈妈?”

幕诚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他今天没有去公司,想必陆夭夭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也是没去公司吧。

这厮不会又是将请假条扔在别人的桌子上就不管了吧!

幕诚嘴角一勾,心情格外的好。

“宸宸,咱们一会去公司看看!”

“嗯!”幕以宸抱着一块面包:“爸爸,妈妈是不是也在你公司里面啊?”

“嗯!”幕诚点头。

幕以宸立刻扔掉了面包:“真是太好,太好了,我不吃这个破面包了,我要妈妈带我去吃好吃的,还有啊,要是妈妈能来给我做饭就更好了!”

说到这里,幕以宸有些不解的看着幕诚:“爸爸,昨天那个坏女人怎么没有回来?”

“你都是说她是坏女人了,怎么还希望她回来?”幕诚微微一笑,看着这个鬼灵精。

幕以宸赶紧摇头:“谁想要她回来了,她一辈子都不回来才好呢,正好,我妈妈来了就不用看她脸色了!”

看脸色?

何其的一个孩子,居然也能感受到陆夭夭那种进退两难的感受?

看来,这母子连心,的确是真的。

陆夭夭去上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早上她打电话到了人力资源部,给自己请了个假,自然了,她没有通知幕诚,因为她知道,就算是打电话给幕诚,也不会得到许可的,还是先下手为强的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