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第317章 监守自盗_程程美

耽美艺术 2020年04月18日

看着远去的背影,玉溪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完美的脸颊,微微的笑容,却让人看得有些寒颤,恐慌!

端着银耳莲子羹的小蔓站在书房门口,久久没有任何踏入的意思,看着手中的碗,为什么王妃要自己伺候沉世柳呢?使的是坏心呢?想了很久还是想不出为什么!可是按照她平日里的作风,会这样轻易什么都不计较吗?

她是无心之过,孩子的确是没了,嫁祸自己也是理所应当!她也怀疑着自己和沉世柳的关系,如果她知道自己和沉世柳的过去是什么反应呢?“外面是什么人?”在心中打着盘算的时候,却被里面的声音回道现实。

“王爷是奴婢,端来王妃吩咐的银耳莲子羹!”然后踏入屋内,面无表情地走进屋内,把手中端着的碗轻轻地放在桌上,退后一步不再出声。

“没什么事,你退下吧!”头也不抬的沉世柳看着手中的公务,继续忙碌着,仿若刚才什么人都没来过,他什么都不知道。

“奴婢遵命!”大步地离开,现在的他好陌生,早上的眼神还是如此的温柔,如今又变成了一个冰木头,他真的做了抉择,放弃自己了吗?

听到关上门的声音,沉世柳从公务中抬起头,看着桌上的碗,触摸着碗边的温度,看来她在外面呆了很久,一直未进来。刚才低头的同时一直偷偷地看着对方,想把她的模样刻入心底,可是一张冰冷的脸,没有任何的笑容!明明知道自己做了这个决定,肯定会伤害她,可是却不晓伤她的同时,自己的心也痛着!一把双刃刀,在自己的心间。

踏出房门的那刻,小蔓无力地抬起头,今夜的星光很灿烂,曾几何时与某人望天畅谈一夜!老天,你到底还要折磨小蔓到什么时候?我可以放弃,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带着我的景逸生活吗?为什么一个平常的要求对我而言是那么不可思议,是如此的艰辛!踏在别人的痛苦上,达到自己的目的!

“啊啊啊啊啊。”大声地对着碧蓝的天空喊着,以解决心中的痛楚!对于沉世柳的了解,刚才的表现她明白,已经放弃自己了,三年后他又一次放弃自己!他想要维持着眼前的平静,所以无论是否知晓曾经的过去,他就已经做了选择!虽然对他没有期望,可是依然心绞痛着。

泪滴从眼眶中滑落,原以为她不会再流出一滴泪珠,今夜再次为你哭泣!沉世柳,你真的是一个薄情的男人!幸运的是,那日清早他所说的话语自己并未在意,如果答应离开,那么自己就会成为一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屋内的沉世柳听见外面传来的声音,知道那是小蔓的声音,悄悄地站在窗户前,偷偷地瞄着屋内的人,她在哭,坚强的她在哭!此刻的他多么想去抱紧不远处的人,让她在自己的怀抱中找到安慰,可是自己不能!踏出这么一步,那么自己的决心也会瓦解,那样伤害的不仅仅是她而已,还有玉儿!

“天快下雨了,怎么还不离去?难道不怕淋雨吗?”心里悄悄地说着,看着远处的人蹲在地上,默默地哭泣着!往日的坚强,往日的笑容都不见了,她是个聪慧的女子,对于自己的决定她已经察觉了吧?

“别哭了,那个男人值得你哭泣吗?这是你第几次哭了?”一双大手拉起蹲在地上的人,温柔地说着,从衣衫中掏出帕子,温柔地抹去她眼角的泪滴,把她拥入他的怀中,温柔地说着。

“让我靠一会儿好吗?真的好累,我不是铁打的,也想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有个人可以靠,有个人可以倾听自己的心声,可以不顾及任何的想法放肆地哭泣!我也是个女人,可是平日里没有一个女人的样子,往往让人忘记这个事实!今夜不要说任何伤害我的话语,可以吗?”靠在他的肩膀上,边哭变说着,因为哭泣整个人都在抽动!

“为情所困,为情所伤,为情所痛,你依然逃不过一个‘情’字!哭吧,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为了那个人哭泣!”无奈地摇着头,然后一把抱起哭得和泪人一样的女子,消失在沉世柳的视眼中。

“抨”一声,沉世柳用拳头打在墙上,眼中都是痛楚,他不懂得为什么此刻他怎会出现在睿王府?他怎会对小蔓那么温柔,从他的脸上可以清楚地看见宠溺,眼中都是情意!为什么他会对小蔓有这种感情?

任由对方抱着自己,放肆地在他的怀中哭泣,埋头在对方的胸口,找寻着一丝丝的安慰,能够承受的底线让她无法承受!“为什么,为什么三年后还是这样?不顾及我的感受随意安排我的一切?”

拍打着对方的胸口大声地哭泣着,为什么为什么,他一再伤害自己,为什么为什么,难道自己真的不值得他所爱吗?

“三年前,三年后,无论时间怎么变化,他还是放弃我了!”

听着怀中的人痛诉着心中的委屈,玉箫无奈地摇着头,为情所困,他何尝不是呢?怀中的人,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动心,虽然相处时间不多,可是却被她的勇气折服,可以为了爱付出一切!

“哭累了就别哭了,你这样他看得见吗?你痛得撕心裂肺的时候,他能够感同身受吗?这次来不是看你哭的,事情还是早点结束为好,省得你收到更大的伤害!本王看见的只是你的不忍!”轻轻地把怀中的人放在亭子的一个座位上,皱着眉头说着!

想要掏出手帕擦拭脸上的泪珠,可是发现衣袖中帕子不见了,索性拿起眼前的衣袖,擦去满脸的泪水,整理了下情绪,慢慢地道,“是该结束了,你的命令我已经执行了!只是这样要多久药性才会发作!我累了,只想和自己的景逸生活!”

三年前他放弃了自己,三年后知道真相之后,还是放弃了自己,自己还犹豫什么呢?呆在这里除了带给自己无尽的伤害之外,还有什么呢?王妃对自己有着无尽的恨意,沉世柳已经放弃,存在根本是错误!来这里,反而缭乱了自己的芳心。

“真的想很快就结束吗?确定吗?”看着自己的长衫上辈沾染上的污渍,玉箫只是淡淡地一笑,在他看来这个才是她本来的面目,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假,没有一丝丝的隐藏,随性的态度,才是她真正的性格。

在伤害背后她选择坚强,所以原本的性格都不见了,从未见过她如此率真的表情!

“相信福王爷今日来也是为了这个吧?谢谢你,刚才我。”欲言又止,她难道说自己刚才太任性?太不可思议?太情绪波动?

“嘿嘿,其实本王倒是愿意一直看见你刚才的表情,那才是真实的你!”扬起少见的笑容,完美的脸颊配上那个发自内心的笑容,让玉箫看起来真的很漂亮!用漂亮这个词形容一个男人,真的不为过!

仰起头望着屋外的天空,今夜的星空很清澈,若有所思地说着,“的确是这样,本王从不做任何没有理由的事情!一年一度的朝廷清点财物的时间到了,本王负责清点,而睿王爷负责守卫这段时间的安危!这个夜明珠是藩国进贡而来,你找寻一个机会放在他的书房!”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递到对方的面前。

看着眼前红色的盒子叹了口气,小蔓放在怀中,彼此都累了,何必再这样继续下去?“只要放在他的书房就可以了吗?那药呢,还要继续吗?”

若有所思地看了她,慢慢地道,“随你!本王的目的就是栽赃陷害,至于他的生死,不敢兴趣!”淡淡地一笑,看着对方,虽然已经得知她已经开始放药了,可是每次的份量很少很少,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何必为难她,做不愿的事情呢!

自古以来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为难别人的人,“放的时候小心点,这次完成之后就可以离开睿王府了,带着你的景逸远走高飞!”

“恩恩,景逸还好吗?”露出担忧的神情看着眼前的人。“无需担心,他很好!”

“今夜就放在他的书房,是不是可以让你带着我一起离开?”焦急地看着对方,这里她不愿再呆下去,没有任何的留恋,早离开自己就不会心累了。

微微地抬起头,用食指抬高她的下巴,嘴角露出戏弄的神情,“这里就那么让你不愿呆下去吗?那么焦急?”

顿了顿声音,继续说道,“只要你有把握做好,本王愿意带你离开!只是你真的下得了决心吗?”

瞪了眼眼前的人,微微地转头,不夹杂任何情绪地说道,“他负我,何必怪我残忍?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何况,给他的时间已经够久了!再一次被抛弃的感觉真的不怎么好,以其人之道换其人之身,有何不可?”

玉箫收起笑容,故意抖了抖身子慢慢地说道,“得罪谁都可以,千万不要得罪女人!最毒妇人心,用在你的身上真的是再贴切不过了!”

“应该说,千万不可得罪小肚鸡肠的人,有些男人也是千万不可得罪的!”瞄了眼对方,故意嘲弄着他!

“哈哈哈哈哈。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何本王要如此对方睿王爷吗?”大声地笑着,然后收起玩弄的笑容,一本正经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疑惑地看着对方,心里的确很想知道,可是她坚信一点无风不起浪,但是对自己而言有何用呢?“不该自己知道的还是少知道为好,你是个老狐狸,可不想再被你下套!”

在她的眼中自己真的是这样一个精于算计的人吗?无奈地摇了下头,对她的心意还是放在心中,“不是说要去完成任务吗?还不快去?难道要本王等你很久吗?这里可是睿王府,本王不易逗留时间太长!”

“王爷,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倘若一炷香的时间,我还未过来,你帮我照顾景逸好吗?”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担心地看着对方。

一闪而过的痛楚在她的眼中闪烁,可是被玉箫看得一清二楚,而自己的心也吊起来,不会和自己担心的一样吧?“本王不会照顾一个无用之人的孩子,想要景逸好好的,就给本王完美地完成任务!”

看到书房的灯暗了,深知沉世柳已经离开,便悄悄地来到书房,本以为应该空荡的书房却在自己来的那刻灯亮了,刺眼的亮光照耀着自己,不自觉地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灯光下的人,“王爷,王妃?”

“这么晚来这里做什么呢?”沉世柳首先开口,问着对方!本准备离开的时候,王妃却来这里告诉自己,福王开始行动了,让自己小心!据说是一个丫鬟路过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福王和她的谈话,所以告诉了王妃。

其实假如小蔓要自己的生命,他都无所谓,可是知道卑鄙的福王居然用她来打击自己,真的不可原谅!

“奴婢晚上睡不着,想找一本书看看!只是王爷,王妃你们这么晚了怎会还在这里?”把手中的盒子悄悄地藏在衣袖中,不让他们看见!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让对方察觉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可是还未藏在袖中,就被人抢去,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能够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恐慌与不安。

“王爷,这就是奴婢看见福王爷交给她的!看来今日过来她是来完成任务!她也太不知感恩了,王爷王妃对她那么好,可是她却那样忘恩负义!”小蔓眯着眼睛看着那个声音的主人,她的演技不错,不愧是王妃身边的人。

沉世柳接过那个盒子,打开盒子,光芒四射照亮整个屋子,在场的人除了小蔓之外都露出惊讶的表情,“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一句短短的话,问着对方,沉世柳已经明白福王这是栽赃,这是藩国进贡过来的夜明珠,利用这次盘点,想说自己是监守自盗!

“无话可说,一切在王爷的心中有定数了,不是吗?”微微地抬起头,依然不卑不亢地说着,没有一丝丝的恐惧。

环视四周,屋内每张脸都刻在心中,停留在沉世柳的脸上,“王爷,你想怎么处理奴婢呢?人证物证都在,栽赃陷害亲王!”

一旁的云溪皱着眉头,慢慢地起身,走到小蔓面前,举起手一个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啪”地一声。“你怎么可以?王爷哪里得罪你了,让你如此祸害?妾身如此相信你,把照顾王爷的责任交给你,你却想尽办法伤害王爷!”

“玉儿,你下去情绪不易波动,本王自会处理!”沉世柳一把抱住抖动不止的云溪,轻声地说着!此刻他的心思难以用言语形容,如何保护她的安危?自己欠她的太多,最后能够为她的可能就是保护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