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丈夫解冻指南 第41章_杜冒菜

耽美艺术 2020年04月11日

谈蹇一下飞机就收到他家母后的短信轰炸,问他是否回来了,更重要的是,是否把林承丘给带回来了。

谈母的语气又急又心碎,谈蹇莫名其妙地把电话打过去,听她一阵催促,默默地开车向前。

他这两天就把车停在机场,原本计划是下了飞机便自己开车载林承丘回市中心去住。离正式年假还有几天,他可以和林承丘稍稍独处,再一起回两家团圆就好。况且年终几日公司实在很忙,他跑这两天已经是很任性的行为了,住得离公司近一点方便处理工作。

谈蹇计划得好好的,谁知道家里的小公主毫无预兆地出状况了,谈母疼孙女疼得无比疯魔,当即就让他带着小公主的男神回家来哄。

“怎么了?”林承丘懒洋洋地躺在后排,还在清晰地体验着骨头被拆卸重组的酸疼感,他隐约察觉到谈蹇接电话的语气不太寻常,睁开眼睛问道。

谈蹇征询他的意见:“你愿意回谈家吗?”

“嗯?”

“璐璐在家哭了一天,”谈蹇陈述事情总是那么简洁,一句话归纳所有,随即却又说道,“不舒服就不去了。”

“去,回去吧!”林承丘一听就来劲儿了,怎么能不去呢,他的小仙女在哭呢。

谈蹇点点头,林承丘还催他:“你开快点。”

“……”谈蹇看一看后视镜,终于有点后悔自己秉承原则做到天亮的恶劣行径,陷入深深的反思。

车子一路加速返回家中,林承丘挣扎着从后座起来,赶紧去见他可怜的璐璐。

花园里亮着夜灯,景色怡人,闲步起来非常富有情趣,但这美好画面却令林承丘第二次在心中吐槽谈家主宅的布局结构。

这真的太不合理了,下车后要走这么远,那么人类利用车辆代步的意义在哪里!

林承丘很不理解地想着,回头看向谈蹇道:“要不你背背我吧,一路奔波太惨了,我一步也不想走。”

谈蹇被他越说越内疚,根本没想拒绝,往前两步,蹲下身把他背到背上。

林承丘喜滋滋地趴上去,把头垫在他的肩膀上,得了便宜还卖乖:“被人看见了我岂不是很没面子?”问完了还嘻嘻一笑。

“昨晚都被拍了,不用在乎。”谈蹇没想那么多,非常耿直地给出回答,一个不经意就打碎了他的得意。

林承丘绝望极了,好不容易暂忘的事情,又被这个人活生生地提起来……索性破罐子破摔,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面对一切挫折。

谈蹇背着林承丘穿过花园小道,直到门前才将他放下。

房门未掩,很明显是在等着他们回来,林承丘站在外面就能听见谈母温柔的拍哄声,着急地进门去,见她正抱着谈凝璐走来走去地安慰,刚好走到近门处。

谈母的脸色在林承丘出现的那一刻晴朗了起来,谈凝璐微弱的哭声也噎了噎,随即迅速地对他张开手臂,远远地撒娇。

“妈。”林承丘笑着问候一声,换好拖鞋后将谈凝璐接到怀里,听她口齿不清、连哭带说地抱怨了好几句。

谈凝璐的控诉声带着小孩儿难过时独有的悲愤,一双小手指天指地地比划着,努力讲述自己的委屈,然而林承丘还是半个字都没听清楚。

他还想继续听听,可是腰却撑不住了,没个一分钟林承丘便慢慢弯腰蹲下身去,把小姑娘放到地上,勉强用半跪的方式搂着她,一边伸手替她擦眼泪,一边无奈道:“小仙女,我今天实在是没法抱着你了。”

谈凝璐抽噎声缓了点,被他的话拨开几分心思,保持着脸上的悲伤哭唧唧问道:“为什么?”

“腰闪了。”林承丘对她笑笑,随口一诹。

家里的几位监护人已经全部围上前来了,林承丘像猴子一样被人专注地盯着看,忽然很明白谈凝璐是怎么被宠成娇滴滴的小公主的。

身后谈蹇也换好了拖鞋,伸手将林承丘拉起来,然后弯腰抱起谈凝璐,把这一大一小都带去沙发坐着说话。

大人们齐齐跟上,眼神关切。

林承丘努力忽视那一张张脸,保持着淡定又问候一声谈父,把谈凝璐抱到腿上坐着,捏捏她湿漉漉的脸蛋儿,问道:“璐璐真可怜,眼睛肿得跟小兔子一样,是谁欺负我们家璐璐了?”

谈凝璐一听,嘴巴一瘪又开始口齿不清地控诉。

林承丘实在没招,求助般抬头望向她的妈妈。严佩铭摇摇头解释道:“下午家中来了几位小客人,小孩子们一开始玩得好好的,后来争执起来,璐璐突然就开始哭,但也不闹人,就安安静静地躲在窗帘后面流眼泪,哭累了就歇会儿,歇够了又哭……”

林承丘听得无比心碎,想象着那画面,觉得心脏都被揪了一把。

眼前的严佩铭很为难,她身为母亲固然有哄孩子的一套,也的确知道谈凝璐伤心的原因,只是有几分难以启齿。林承丘叹了口气,神奇地感到这事好像与自己很有关系,主动问道:“有我的原因吗?”

“不是……”严佩铭很尴尬,无奈笑了笑,却又不得不承认,颔首道,“也有一点点关系,其实是这样的……上个月你与哥哥的婚讯公开后,娱乐频道有出现过你们的新闻,璐璐看电视的时候瞧见了,非常兴奋,问遍了家里所有人,是不是不用假装不认识你了……后来她与每一位小朋友玩都会炫耀一下。本来之前都好好的,今天来的那几个孩子却怎么都不肯相信,说她撒谎骗人……所以这就哭了。”

严佩铭向他介绍了一番小孩子的复杂世界,谈母在旁边配旁白音,气哼哼地把责任推给谈父:“都怪你,非要约那几家人来家里喝茶,看看他们怎么教小孩的?连我们璐璐都敢欺负!”

谈父无声地挨着批评,态度尤为端正。

林承丘似乎在那一瞬间理解到谈蹇的性格遗传自何处。

“小事小事,”林承丘心下哭笑不得,但面上不能表现出来,唯恐伤害了小孩子心里最重要的情感,他低头在谈凝璐脸上亲几下,知道症结所在便觉得容易解决许多,哄道,“璐璐不要生气,我有办法。”

话落凑到谈凝璐耳朵旁边去说话,他故意装出神秘的样子,其实声音能让其他几人都听见。

“璐璐可以把自己所有的小伙伴都请来做客,我陪你一起招待怎么样?”

谈凝璐的眼睛在那一刻绽放出整日里最明亮的光彩。

“真的吗?”小姑娘委屈了大半天,此时反倒不敢确信。

“真的,”林承丘笑着揉她的小脸,“新年快到了,我们来开一个New Year’s Party,怎么样?”

谈凝璐瞬间破涕为笑,情绪陡转,一边兴奋地欢呼一边打着尚未止住的哭嗝。

亲生父母表示看得心服口服,同时有种失去女儿的悲伤落寞,毕竟妈咪充满爱意的亲吻,效果居然不如林承丘的一个保证好。

不过不论如何,家里的小祖宗总算雨转晴,全家人都松了口气,谈父也丢下了重重的一口黑锅。

林承丘感慨自己没算白回来一趟,在脑子里考虑了一下,趁大家把谈凝璐轮番儿亲亲抱抱的时候,与谈蹇小声商量:“没几天就是新年了,要不这几天不回市中心住了?”

“随你。”谈蹇答应。

因为太好说话,所以即便这要求不是为了自己,林承丘也依旧惭愧,往他身边靠靠,低声予以关心:“那你上班往返会不会太远?”

“不远,”谈蹇摇头,“只是市中心更近而已,谈宸每天这么跑不也习惯了。”

林承丘点点头,顺着他话里的意思想远了些,认为谈宸和严佩铭明明在外面也有房子,却更愿意住在这里,应该就是为了女儿吧。谈母如今清闲,有大把时间照顾小孙女,又把她当成珍宝似的疼,小小一个娃娃就把家里人都这么栓到了一起。

他想到这里不禁笑道:“小不点多可爱啊。”

谈蹇闻言张了张口,没有说什么。

眉开眼笑的谈母已经亲自下厨去给大功臣做宵夜了,林承丘过意不去,撑着酸疼的腰进厨房围观,陪她闲聊一会儿。

谈母哼着小调煮意面,看见林承丘后指指台子上的点心盘:“佩铭下午烤的饼干,快尝尝。”

林承丘拈一块进嘴里,酥香至极,当即给出高度评价。

“她现在特别会做点心,手艺都是为了璐璐练出来的。”谈母笑盈盈地同他说话,扯了几句又问问他近来在外拍戏辛不辛苦,之后还有没有什么工作安排等等。

林承丘被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地怜惜了大半晌,好一会儿,谈母那股子欣慰劲儿才平淡了点。她幸福地叹了叹气,仰头构想道:“我要把这个Party给璐璐办豪华些,要让她像真正的公主一样。”

林承丘看出她是真心疼爱璐璐,啃着饼干继续附和:“璐璐被这么宝贝地宠着,本来就是小公主。”

谈母笑弯双眼,转头看了看他。

林承丘没意会到她眼神中的内涵,于是片刻之后,谈母再次看了看他,还伴以一句表扬。

“我真挺喜欢你这孩子的,能跟你结婚是谈蹇的福气。”

林承丘飘飘然,假装谦虚:“您过奖了,谈蹇很好,他也是我的福气。”

谈母就等他这句话,迅速点了点头,情感真挚地看着他:“你们都很好,所以我就想,你们的孩子一定非常出色。”

“……”林承丘差点被黄油曲奇给噎死。

谈母伸手替他拍拍背,机不可失,趁热打铁:“哎哟那天我看新闻来着,就是你接受采访的那事,知道你们感情好我特别高兴。当初结婚仓促,妈就担心你们之间会有难以磨合的坎,现在看你们进展这么顺利,就……”

“诶妈,您这锅哪儿买的?特别精致!”林承丘果断岔开话。

“在东区那家嘉洋百货买的,”谈母毕竟老江湖,想说的话绝对不放过,水到渠成地切换话题,“你知道那家百货的,商品非常好,六楼是儿童区,璐璐总爱去那里玩,要再有个宝宝陪她一起玩就热闹了。”

“……”

林承丘很佩服,果然谈母和谈蹇不是同一个战斗力级别的。

没办法,退无可退只能正面回应。

他正经道:“妈,其实可以晚点再考虑这个的。”

谈母有些失望,但也知道自己是急切了点,笑着摇了摇头,总算不再催促。

林承丘脸颊微微发热,又摸一片饼干塞进嘴里,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即便还没有这样的打算也忍不住想象了起来。

脑中画面十分温暖,确实有点儿令人动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