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一双 第200章 125:琵琶语 君子弦静_风染衣

耽美艺术 2020年04月19日

次日,当苏净乐抱着小琵琶上场的时候,观众席中的夜盟众都暗暗在心底沸腾了。

要说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很美固然是取自那温婉娴静,而一个男人抱着琵琶也能有种画里的感觉就很值得感叹了。琵琶作为一种公认女子弹奏的乐器,其实本身对琵琶而言是不公平的。它被做出来的时候也没贴着我非女子怀抱不入的标签,却非得被男人嫌弃。

如今被苏小公子搂着的琵琶妹子表示羞涩捂脸,还是被男人抱着有安全感,两腮桃花红~~

题外话了,总之苏净乐是非常坦然的抱着琵琶上场,没有女子的婀娜更没有万花丛中一点绿的扭捏。流畅自然的入场,坐姿工整端直,琵琶斜斜依在肩上呈现出一种和女子的婉约截然相反的端正挺拔。不刚毅却英挺,非柔美是俊秀,有一种男人弹琵琶就该是这样的感觉。

指间轻动,弦微颤。曲声如云,淡韵染。风舞衣带,发吻颊。人境合一,犹如画。

观众席上的白兰疯狂在自己的小团队里密语交流,把对会长夫人的爱转为一段段匪夷所思的小剧场。而另一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同样打听出苏净乐今天比琵琶的后援会一众则手忙脚乱的录音录像配解说顺便腾出手擦鼻血。至于那截图手更是满场皆是,拦都没法儿拦。

在某方面很懂白兰的夜随影觉得,就不应该让他们知道今天苏净乐比琵琶。

苏小公子选的琵琶曲不长,技巧难度等各方面也只是一般,唯一的优势就是这首曲子在游戏内是不存在的,就像古琴版的雪杨花一样。要说苏净乐也是投机取巧的,他知道自己在琵琶演奏的造诣上略有不足,远不如古琴古筝。因而选高级曲目拼技巧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做,而曲目也非常讨巧的找了一首刚刚好可以藏拙却又能讨好评委的曲子。

三个场次的琵琶比赛里虽然有一个评委他不认识,但却知道他是来自弦韵民乐团的人,作为有备而来的苏小公子很聪明的把去年该团原创的几首曲子都学了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果然,当他看到评委席中间坐着的那个不认识的女NPC时,就明白了该人的身份。倒是有些诧异她的年轻,目测竟然是少女打扮,就不知道是故意选的游戏形象还是现实缩影。

苏净乐的曲子还没听出味道就已经结束了,评委席的少女意犹未尽的撑着下巴,心底坏坏笑着。

这人肯定是故意的,其实整首曲子有四分多钟,去掉前奏和重复章节也得有三分钟,却偏偏被苏净乐改到了六十秒,不多不少一分钟,还快速带过了几个技巧段。

他是真的有本事,虽然琵琶演奏也许不精,但毋庸置疑在民乐方面绝对是个高手。

可是!!!

为什么有种浓浓的想把他三振出局的感觉!!!

少女无端就是觉得台上那白衣美男有种欠揍的感觉,手好痒!!!

大概是迟疑太久,见评委席一直没有结论,观众坐不住了。

呼声口号声不算竟然还有人打横幅……

少女眉头微皱,非常非常非常想一巴掌糊过去算了。

当然!她是个公平的妹子,所以不能因为个人情感就把人咔嚓了。

于是顺利通过海选的苏小公子暗暗松口气,那隐隐有种评委针对他的感觉也只当是等待中的错觉罢了。

————

夜随影揉着苏净乐的头把他从二胡赛场转送去墨类评审室。一路甩飞N个想跟踪的、套近乎的、求签名的、求好友的、求情缘的……

竟然当着他的面求和他媳妇情缘?

直接踹飞!

于是在一堆人尔康手里,夜随影终变成那遥远的黑点,背着人也能让大家追都追不上。

一小波关于夜随影的到底什么属性练的什么轻功的讨论在论坛上发起,在成堆文艺比赛的帖中成为那一抹鲜亮。

鲜亮的夜随影在评审室边上的酒楼里和夜盟管理层开会,边处理帮派事务边等自家媳妇。

最后一天的墨类试卷比较多,不止今天,明天还有一部分需要审核。

公事聊得差不多了,几个一板一眼的直接忙去了,剩下几个喜欢唠嗑的继续坐着嗑瓜子八卦自家老大。

白兰首当其冲:“我说老大,我今天终于知道了原来大嫂那么风/骚。”

夜随影:“……”

白兰:“有种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夜随影黑着脸,默默看着她。

白兰:“说真的,这次只是海选已经这样了。回头公开比赛还不定萌死多少人,您老可要做好准备啊!”

夜随影:“什么准备?”

白兰:“防范意识不能少啊!否则到时候被人拐了你找谁哭去?”

夜随影:“也是,我会让小苏离你远一点。”

白兰:“……”

白兰眼见没调戏成功,换了正经脸道:“老大,你让我们统计的情况基本出来了。这次书法类比赛基本只要到了初级技能就能过关,学徒级要看技能值和经验点了。倒是草书比赛评选方式比较奇怪,目前没有看出规律来。”

废话,那是你家大嫂目测的,规律什么的直接问他不就完了。

“棋类比赛完全靠技巧和脑子,很有意思的是海选刷掉的人里面有好几个棋师和棋手,可见棋类职业真的不靠棋艺啊。”

也是,棋师属于战斗型辅助职业,有点类似阵法师,当然和墨色的奇士没办法比,可在实战的机动性却是很强的。尤其是一招神兵天降,据说是刷boss的大杀器。可惜游戏中棋师类职业太少,夜盟唯一的一个棋师还是个不爱升级的,传说中的高级绝招夜随影根本没见过。

夜随影敲敲桌子,笑:“棋类比赛一方面看棋艺一方面看运气,赛前海选是最看人品的,两个菜鸟对弈就算一个胜了也不能说明什么。”当然两个高手对弈被刷掉一个的情况也许存在,但在海选里遇到的几率就真的很低很低很低了。

白兰自己也去下过一次,就是和一个一样是菜鸟的连蒙带猜最后被刷下来了,果然运气这种东西是硬伤。

“最奇怪的是乐类比赛了。另外两类都要在复赛以后才会有真人NPC评审,可乐类比赛海选就有真人评审了。”

谁说的,官方工作人员也属于真人NPC范围好不好!只是不给普通玩家知道而已。

“乐类由于有真人NPC介入,评审方法不是很好判断。说实话乐师职业本身好像不到中级基本都被刷下来了,不是乐师的基本也都被刷下来的,所以目前可以判断的也就是起码要中级乐师才能过海选。”

“和墨类差很多啊……”

“这不奇怪,书法和丹青的真人NPC总共就冒过那么一次头,还只有一个人评到了中级。要不是后期因为这方面怨声太大了,官方调整了升级方案,可以靠做任务积累声望点升级,这会儿估摸着墨类还是铺天盖地的学徒级呢!”可惜任务升级只能作为普通书法类和丹青职业的提升方式,特殊职业和隐藏职业还是需要通过真人NPC评定,也就是说比如地图师这种特别的又很抢手的职业目前还是只有那唯一一个被真人NPC评定过的中级画师能开启,活脱脱游戏里的香饽饽一枚。

“话说老大,你收集这些资料也没办法和以前一样霸占前三名了。这次帮里能动员参加活动的都参加了,可惜这类比赛也太特殊了,不组队不刷怪不PK,说真的帮里绝大部分都在海选里阵亡了,就算那几个运气好进入初赛的也估摸着进不去复赛。”

“无所谓,你帮我打听下各类比赛有没有什么重点需要关注的名额,尤其是琵琶。”

“琵琶?”白兰很快想到夜随影有个很让人头大的坏毛病,摇头:“这是哪个妹子得罪你了吗?老大你从来不会针对女人的。”

“我不针对女人不等于我放过女人背后的男人。”

白兰:“……”

如果夜随影这种男人没了不对女人动手的绅士风度,那可真是……

太有爱了!!!

某种程度作为夜随影脑残粉的白兰欢脱的跑去收集信息了。

在一边趴着睡觉从头到尾都没抬起过头的某人懵懵懂懂打了个超级大哈欠说:“老大,你不怕白兰姐假公济私啊……”

夜随影冷笑:“你觉得白兰都看不上的人会是什么好东西?”

那人抖了一下,揉揉眼想:这果然是他认识的那个夜老大!高级黑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