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少,你缺老婆嘛? 第260章 帐户冻结_妖小猫

耽美艺术 2020年03月29日

“我的小宝贝,今天上学怎么样?”苏喃松开小包子,牵着他的手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妈咪,你能不能不要每次来接我都是问这些?”小包子真是厌烦了苏喃每次来接他的这些潜台词,她就不能说一句好的吗?

她可以跟他说说今天做了什么啊,舅舅现在怎么样了啊,可每次的开场白都是这些。

透过后视境,苏喃清楚的看到小包子眼中的鄙视。

她顿时眼皮直跳,看着他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既然你这么嫌弃,那以后妈咪不来接你放学,让你跟着司机接送算了。”

小包子一听哪里愿意啊,司机当然没有妈妈来接得好啊。

他赶紧顺毛道,“妈咪,我只是想表达你儿子我这么出色,在学校的成绩总是第一,老师天天表扬让所有同学跟我学习,这些你都不是都知道吗?还有什么好说的啊?”

看他认错态度良好,苏喃也大度的没有跟他计较,心情大好的道,“哼,算你会说话,今晚想吃什么,妈咪做给你吃。”

“好啊,妈咪我想吃红烧排骨,雪鸭火焰山,椒盐虾,白雪纷飞糖醋鱼……”

一听苏喃肯亲自下厨,小包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抱了一大堆菜。

苏喃脸色淡定的听他说着,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因为她已经在脑海中自动筛选了。

开玩笑,她又不傻,不会做的她怎么做?

所以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小包子看着饭桌上只有四菜一汤的时候,眉头紧紧皱起。

他点的菜只有一样红烧排骨有,其他的一样都没有。

他一脸委屈的看着坐在旁边的苏喃,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妈咪你耍赖,我点了那么多菜,为什么你给我只给我做一道红烧排骨?”

“不是还有其他菜吗?清蒸鱼不是你喜欢吃的嘛,多吃一点对你好。”苏喃脸不红气不喘的说。

“可是我没有点这个菜。”某宝子开始有情绪了,他双手抱胸,嘴巴鼓鼓的看着坐在最旁边的女人。

“那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哪里吗?”

“家。”小包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答。

“既然是在家里,那妈咪做什么你是不是就应该吃什么?我又不是厨师,你以为想点什么就有什么呀,我做出来给你吃已经不错了,你还在这里挑三拣四的。”

刚刚在车上他一股脑点了那么大一堆,她能做的出来才怪呢。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哪里看到的什么名字?

什么叫做什么雪鸭火焰山,还什么白雪纷飞什么……

天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她连吃都没吃过,更不知道长什么样子,怎么给他做?

“妈咪不会做就不会做,不用怎么死鸭子嘴硬的。”小包纸突然脑中闪过一道亮光,骤然明白苏喃为什么会没有做这个这些菜,“妈咪,你一定是没有听说过这些菜是怎么样的吧?”

看着儿子怀疑的眼神,苏喃顿时脖子一伸道,“你少在这里挖我,我就是不会做怎么样?”

“妈咪你真的很笨哦,这些只不过是番茄炒蛋而已,你不会做吗?你不会做不会问我吗?老师今天说让我们多补充一点营养,所以我才临时说出了那些名字,又是你教我不懂就问你怎么也不会问我一下呢?”

“那雪鸭火焰山是什么?”

“就是普通的啤酒鸭。”

“那白雪纷飞就是你说的番茄炒蛋?”

“对呀,你不觉得起这个名字很好听吗?一听起来就感觉很有食欲。”

“……”

苏喃顿时无言以对,她还以为这些都是什么名堂,搞了半天都是一些普通的菜式。

他也真是的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取这么拗口的名字,听着就让人望而止步显得他都没吃过这些东西,他是怎么叫的出来的?

“以后尽量说人话,不要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综上所述,苏喃已经得出了结论,就是小包子太闲了,所以才会整这些名堂出来。

听着苏喃理直气壮的语气,小包子顿时有些无语。

不过他也没有在这种问题上纠结太久,毕竟他现在已经肚子饿了,凡事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

用过晚饭之后,苏喃跟小包子躺在沙发上,俩人一脸满足,吃的肚子都鼓鼓的,而小包子一手摸着肚子,看着天花板舒服的说,“妈咪你做的菜是越来越好吃了,是不是因为你快要结婚了,所以一直都在勤练厨艺。”

“开什么国际玩笑,你妈咪我做菜一向都很好吃。”

听着她毫不谦虚的话,小包子从沙发坐起,然后爬到她的身边问,“妈咪,后天你们就要举行婚礼了,到时候我们是直接跟爹地住在一起了吗?”

“对呀,你现在心情怎么样,开不开心?”

“最开心的应该是你吧?”小包子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看她,“妈咪你就快结束单身生活了,现在有什么感想?”

“很开心,很开心,很开心。”她的话虽然说的这么轻松,可是她的心情却十分沉重,因为她担心到时候婚礼会出现变故。

“你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小包子一两夸张的说,“妈咪你跟爹地结婚了,那我文德叔叔怎么办?他喜欢了你那么久。”

妈咪可以找到幸福他当然是高兴的,但是一想到任文德那么喜欢妈咪,他的心就有些不舒服。

因为文德叔叔对他真的是很好。

有一次他半夜发高烧,妈咪又加班还没回来,当时打了电话给他,他二话不说就连夜过来把他送到了医院,还在医院里照顾了他一个晚上。

对于任文德他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说到任文德,苏喃的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感情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勉强的,妈咪曾经也试着想要跟他在一起,可事实证明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他不喜欢自己那么感情用事,明明就是没有办法喜欢上的人又何必硬要强迫自己。

在国外那三年,他真的带给她很多帮助,每一次在她需要帮忙的时候都会挺身而出。

每天晚上在他加班的时候都会替她照顾小包子,所以她的内心对他充满了感激,只要是他提的要求,她能做的到的,唯独感情的事情没有办法给他回应。

轻轻的叹息声从口中传出,看的时间也不早了,苏喃让小包子去洗澡睡觉,而她则回到了房间。

夜越来越深,后天就是苏喃跟许霂琛举行婚礼的日子了,刚开始的时候还没觉得紧张,可越来越接近的时候她的心情总是去上八落的。

因为明天就要结婚了,所以秋盼打算在家里好好地休息,做做美容,给皮肤增加一点营养,结果在中午的时候突然接到苏邶的电话。

“姐,江湖救急,你赶紧来意大利餐厅救我,记得带钱啊。”

说完之后他连拒绝的机会都不给苏喃,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忙音,苏喃以为他出什么事情了,挂了电话收拾一番之后就开车出去了。

结果到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是没有钱买单。

“我说你下次说话的时候能不能说清楚一点,我还以为你被人追杀了。”苏喃没好气的开口,把包包往椅子上一放,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如果是在以前,苏邶一定会毫不客气地反驳了,可是现在他真的没有那么多心情跟苏喃

开玩笑,更没有时间跟她斗嘴。

看着一反常态的苏邶,苏喃眼中闪过疑惑,“你怎么了,干嘛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还有你怎么会没钱买单,你的钱呢?”

一听到这个苏邶就来气,他没想到苏康永居然真的把他所有的户口都冻结了,害得他现在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苏喃说了一遍,从到秋家的事说到回到苏家的事都说了出来。

他是今天出来吃饭的时候才发现买不了单,这才让苏喃过来救他的。

听他把话说完之后,苏喃顿时觉得他简直就是一个白痴,这种时候居然还跟苏康永硬着来,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我说你怎么这么傻,在这种这么敏感的时期,你竟然还敢跟他对着干,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有错在先,你三更半夜跑人家的翻别人家墙头做什么!人家不把你拉到警察局,都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苏喃毫不客气的吐槽,她突然有些怀疑苏邶的智商是不是真的降到0了。

以前看着他挺聪明的呀,还时时刻刻给她屮谋划策,当她的军师,可是现在怎么遇到自己感情的事情,他就好像一点用处都没有。

“姐,我真的很想盼盼,我都不知道她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发信息不回,打电话不接。我除了用这个方法之外还能用什么其它的办法?”苏邶情绪不高的说,一脸颓废的坐在椅子上,觉得自己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

前几天他还拍胸口保证让秋盼把事情交给他,可是现在他一点应对方法都没有,他都要怀疑人生了。

明明以前他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根本就不难,怎么现在到自己身上了,他就觉得一团糟呢?

“你就算再想也不可以翻墙头去看人家,你这样子让人家怎么想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对他们家女儿做了什么事。”

“我真的只是想看一下她,确认她是不是真的安然无事。”

“既然那么想她,那更不应该在三更半夜的时候去,你这样子会让别人的父母认为你很轻浮,你想见她光明正大的,伸手不打笑脸人,你以前的那些鬼主意都到哪里去啦?怎么这会你越活回去了呢?”

并不是她想吐槽苏邶,而是他的做事方法她真的很不能认同,难道每个人遇到事情,自己事情的时候都会变成这样吗?

以前她在追许霂琛的时候也有很多主意没有办法拿定,可是苏邶却连连给她出主意,怎么现在事情一发生到他的身上,他就有些束手无策?

“我也想迅速把这件事情给解决,可是现在双方父母都不同意,我都不知道怎么办,特别是爸爸他更过分,居然把我所有账户的钱都给冻洁了,现在我的身上就只有一个50块,你借个几千块钱现金给我用一下呗。”

想到刚刚的服务生看着他一脸他要吃霸王餐的样子,他就气的牙痒痒的。

等他把眼前的问题了,到时候拿钱来砸死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