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作者们遭雷劈后竟变成了这样_第五十八章 鸽子作者们的推理10(DAL天影)

耽美艺术 2020年03月27日

“我现在问你们一个比较简单的问题,你们只要如实回答就好了。”反霜看着面前的三位嫌疑人叉着腰表情上略带一些严肃之情的说道,而那话中所带着的语气就好像是不允许别人拒绝一般也就是只有接受这一条路可以选择。

“你们要是还怀疑我们三个有嫌疑的话我们是不会回答的,之前也证明过了吧我们三个是有不在场证明的,你们没权力怀疑到我们的身上。”刘尚斌不屑的咋了一下舌撇过了头说道。

“喂...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而晨梦雨此时才刚哭完,眼角还是通红着的而且好像还是有点怕警察的样子轻声的对刘尚斌说道。

刘尚斌笑了笑道“没关系,她们警察要抓人也要看证据才行,再说了这事本来就不是我们做的,根本就没必要担心好吧。”

“不,你们要担心,毕竟现在最有嫌疑的便是你们三位了,一个不在场证明根本就无法绝对的说你们三位其中没有犯人,都说了这是一起迷失杀人案了,犯人肯定是有什么办法为自己制造出不在场证明的,不然的话精心设置成这样子的密室杀人案根本就毫无意义。”反霜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丝,手中右手中拿着一把警棍不停的拍打着左手掌微笑着看着他们。

“好了,你到底要问我们什么?”而这时宫野好像沉不住气了看着反霜问道。

“没什么,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死者是你这个家伙的女朋友吧?为什么她死了之后你除了一开始显得有点激动以外现在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呢?而这位小姐却是好好的哭了一顿啊。”本来想问桌子问题的反霜此时又想到这一点于是转换了原本想问的问题看着刘尚斌问道。

刘尚斌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回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毕竟人都已经死了,我再哭有什么好的?况且其实我本来就和那个女人关系并不是特别的好,说是女朋友也就才相处了刚刚两个星期不到的时间能有什么感情?”说完后刘尚斌便笑着看向了晨梦雨道“倒是晨梦雨....和她是闺蜜呢,所以才会哭成那样吧。”

听到这一说法的反霜不禁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个理由说实话她在以前办案的时候没少听到,而这时枫桥来到了反霜这边将从轮椅上站起来嘴凑到了反霜的耳边轻声说道“能够来到这里的大部分都是一些贵族的人员,现在还没她们三人家族的人是因为我动用了家族的权力将这里的消息彻底封锁了,像是这样子的公子玩女人的话还是很有可能的,大部分都是这样一会就腻了的。”

反霜听了之后眯起了眼睛微微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枫桥大小姐,多谢,我现在就会让我手下的人去查一下他们三人的身份的。”

“不用....她们三人的资料我早就已经搞到手了,毕竟从一开始我也没闲着。”说着枫桥便伸出了手将轮椅下面的一个盒子抽了开来从里面拿出了三张纸递给了反霜微笑着说道“就是这三张。”

“这样...真的好么?枫桥大小姐。”反霜微微的皱了皱眉看着枫桥递来的那三张资料说道。

枫桥笑了一下回答道“没事,我不是说了么?我会尽全力来帮助反霜警官你来破案的,毕竟这家宾馆也算是我们家族底下的企业,发生了这种事情不能置之不理呢。”说完枫桥便重新的坐到了轮椅上面又说道“还有,如果可以的话就叫我枫桥吧,不用再在后面加上大小姐这种像是恭维的敬词了。”

“额...好吧,枫桥大..额,不是,枫桥还真是可靠啊。”反霜连忙换话然后接过了枫桥手中的资料接着又阴着脸看向了此时正围在一起不知干嘛的我们喃喃道“相比之下....这群人压根就没什么用啊....亏我一开始还以为她们能派上什么用场呢....看来是我的期望太高了么....?”

“喂...我说反霜现在是不是在用一副看上去对我们好像很失望的表情看着我们啊....?”而这个时候注意到了反霜表情的欧伽转过了头看着我们问道。

我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回答道“没事,现在我们也在想事,相信我这件事绝对对反霜是有用的,因为.....”说到这我便笑了起来然后摊开了手,在我的手心里躺着的是一只银白色的戒指,上面还刻着一个大写的C字母。

“我说啊,这玩意真的和这期案件会有关联么?”小白看着我手中的这枚戒指问道。

我点了点头“肯定没有错的,我之前可是有看见反霜从死者的身中摸出过和这个几乎一毛一样的戒指,假如是无月夜看见的话那么我肯定是不会信的,但是我的眼睛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喂喂喂!天影,你不要太过分了啊!为毛每一次你们说的话中都要损我一下才行?”无月夜不服气的举起了手嘟着嘴大叫道,假如只是看无月夜现在的外表的话那么肯定可以萌死无数宅男,但是我们可是知道无月夜这个家伙的内心的,她的内心就好比一大片滑稽汇合在一起的滑稽海洋一般,具体要说是什么样的我也说不清。

“因为你平常的废话实在是太少了,还有就是假如不损你的话我们就找不到人损了。”于是甜鱼几乎是想也没想的便脱口而出。

“那只是因为只有无月夜这个家伙会傻傻的中你那腹黑的陷阱吧....”延彬抽了一下嘴角说道。

甜鱼听完延彬的话之后举起手捂着自己的嘴轻笑道“哎啦,被发现了么?”

“不...是个人都可以察觉到的好吧。”泰坦和星岚说道。

“我说啊,你们两个在哪里一直说说说的,还有没有话要问我们?没话的话就算了啊!一会自然会有人来接我们回去的所以你们警方还是放弃吧,我们根本就不是犯人,说不定现在正真的犯人已经逃之夭夭了呢。”这个时候刘尚斌一脸不满的看着反霜和枫桥咋了一下舌说道。

“不,你想多了,是不会有人来接你们的。”而反霜才刚想说话枫桥便轻笑了一下将头上戴着的贝雷帽摘了下来放在了自己的嘴前微笑着说道。

刘尚斌一听到枫桥的话顿时脸便整个皱了起来眼神中好似略带这一丝敌意的看着枫桥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哎啦,难道听不懂么?就是片面意思啊,还是说.....阁下您的小学语文没学好所以不会解读句子意思么?”枫桥微笑着说道,而然这微笑中明显是有毒的,就连那听起来很温柔的语气中也带着一根根的尖刺。

刘尚斌自然也没傻到那种程度枫桥说出的这句话显然有点激怒了他,他咬着牙看着枫桥说道“你这个婊....”而他的话还没说完枫桥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令牌上面刻着大写的‘枫’字随后枫桥便笑着说道“哎啦,差点忘记说了我可是枫桥家族的大小姐呢,现在自我介绍应该还不晚吧?”说完枫桥便歪了一下头依旧保持着微笑。

而刘尚斌在内的三人在看到这个令牌之后顿时便全部愣住了,而刘尚斌也是及时的将之前差点要说出的话收了回来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大量的冷汗,假如他刚刚还是把那话说出来的话他们的家族肯定会在三天之内整个垮掉的,而且那个令牌是真货,也就是说面前的这位看上去病弱的女性确实是枫桥家的大小姐,虽然早就听说了枫桥家族的大小姐病弱但是没想到就是面前的这位啊.....

于是刘尚斌勉强的挤出了一点笑容讨好的话还没说出口反霜便打断道“好了,我现在问你们,死者是不是经常化妆?而且化妆的时候是有一个固定的化妆桌位置的不然的话用起来会很不舒服?”

“真狠啊....”我们一群人看着反霜和枫桥那边不禁的齐齐点了点头歪着嘴喃喃道。

“这...这我那知道啊...我和她也就相处了那几天罢了,这么精细的问题我怎么可能知道啊....”刘尚斌看上去好像态度一下便放缓和了起来勉强的笑着说道。

“这个...我知道.....她...确实在化妆的时候有一个特定的位置的,好像是要歪一下化妆桌不然的话她会觉得镜子里的样子看起来会很难受,这是她自己亲口对我说的....”这时晨梦雨微微的说道。

反霜点了点头“这样子啊...多谢你们了。”

“我想问你们警察向我们打听这些有什么用?难不成在侦破案件中这些也用的上么?”而这个时候宫野紧皱着眉头向反霜询问道。

反霜轻微的勾了勾嘴角笑道说“破案的时候....什么信息都用的上。”说完便转身招手将旁边的一位警官招了过来指了指他们三个说道“看好这三位。”

“喂!我们又不是什么罪犯,有必要这样子对我们么?好像我们就在监狱一样似的。”刘尚斌大叫道,反霜撇过了头冷淡的回答道“在真正的犯人还没抓出来之前你们三个确实都是罪犯!”说完反霜便和枫桥一起走出了房间,反霜刚走出房间杨毅便和反霜撞到了一起。

杨毅看见反霜便急忙说道“反霜姐,我刚想去找你呢,我们调查了一下发现他们三位都是名门贵族出身的啊。”

“这一点就不用说了,我知道。”而反霜才刚说完杨毅便紧皱着眉头说道“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那个晨梦雨.....”

“那个晨梦雨怎么了?”

“她....好像有点精神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