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君 第237章 灵魂契约_有木

耽美艺术 2020年04月20日

“你得先和我签订灵魂契约,建立你我间的神识联系,若本座神识湮灭,你随之而死,反之亦然!如何?”

葬天魔帝阴森一笑,沙哑的声音传入江枫耳中。

即便不签订所谓的灵魂契约,在葬天魔帝没有破开龙血魂玉的封印之前,只要江枫一死,他的神识必随之消亡。

此刻,他提出这么一个条件,是担心的是有朝一日,江枫一旦炼化脑海中的魔念,便会将之神识抹杀。

因为他发现,江枫天赋出乎其意料之外,短短几月时间便将九转佛魔功练至三转之境,彻底炼化脑海中的魔念,所用时间兴许并无他先前预料的那般久。

此外,此番助江枫炼化火云圣焰,不论成败,皆加重其神识受损程度,将来他所需要的恢复时间也就越长,故不得不未雨绸缪。

“你是怕我有朝一日,抹杀你这道神识?”看出葬天魔帝的意图,江枫心念一动。

葬天魔帝可不傻,他又岂会做只利江枫而不利己之事?

“难道你没这个想法吗?你小子是什么样的人,本座还能不清楚?”葬天魔帝一声冷哼,把话敞开。

葬天魔帝眼中的江枫杀伐之果断,颇有他们魔族中人的风范。

然而,正邪不两立,他既是魔族魔帝,江枫他日处置之时又怎可能因其曾经相帮之举而心慈手软?

唯有将两者性命绑在一块,才能做到彼此制衡。

“罢了,只要你能助我炼化此火,倒也并无不可!但若不能,那你就和我一起沉眠火海吧!”

对于葬天魔帝提出这样的要求,江枫并不意外,甚至在这短暂的时间内,他已想好今后的应对之法。

身为皇天大陆之人,他绝不允许葬天魔帝这样的魔族大能霍乱皇天大陆,但既不能将之神识抹杀,唯有将之永久封印。

凭借龙血魂玉,以及其以往所掌控的封印手段,即便现在能力尚且不足,但他相信今后定能做到彻底封印葬天魔帝之神识,已绝后患。

“好!”

葬天魔帝得意一笑,强大的神识从龙血魂玉中而来,侵入江枫脑海,此刻只要江枫答应,两人间便可建立一道灵魂契约。

既已答应,面对此灵魂契约,江枫自不会拒绝,意念一动,契约即成。

“现在,放开你的心神!”

灵魂契约已成,葬天魔帝开始履行他的承诺。

时至此刻,江枫的意识在火云圣焰重重重压之下,早已濒临奔溃边缘,随着葬天魔帝神识探出,他当下放开自己心神。

一刹之间,其疲惫不堪的身躯便为葬天魔帝所控制,不过他濒临奔溃的意识也在此时得到放松,有逐步恢复的趋势。

葬天魔帝控制着江枫的身躯,张开双臂,振臂一颤,一团黑色的瘴气从其体内弥漫而出,继而覆盖全身。

黑雾笼罩之下,原本经灼烧已呈焦黑之态的皮肤,只是于几个呼吸的功

夫,便完好如初,如同新生。

“这家伙,怎么可能?”

一旁的楚天骄注意到江枫身上的变化,大惊失色,失声诧异道。

纵然是拥有不灭皇体的他,身躯受到如此重创,也断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到修复创伤,他不明白,江枫又是如何做到的。

“先处理这家伙!”

注意到一旁的楚天骄,江枫即刻在识海传音提醒道,他虽将自身身躯的操作权交给了葬天魔帝,但依旧能察觉到眼前所见。

葬天魔帝回眸,双眸闪过一抹邪意。

只是一个眼神,楚天骄的意识好似受到冲击,当场昏厥不醒人事。

“这家伙的灵魂之力与你相比,可脆弱不少!”

葬天魔帝阴森诡异的一笑,刚才他只是随意释放了一道神识攻击而已。

若论灵魂之力,楚天骄又怎么可能同江枫相比?

江枫为阵皇转世,其灵魂之力堪比皇武境层次,楚天骄区区一地武境武者,又岂可相提并论。

当然,这一刻楚天骄意识如此薄弱,同其身处此暗室,已承受不少时日的火云圣焰重压亦有所关联。

“别管他,做你该做的事情!”江枫催促道。

楚天骄的存在,本对他们炼化火云圣焰产生不了任何影响,江枫所担心的只是对方发现葬天魔帝的存在。

如此消息泄露,难保整个皇天大陆震荡,甚至可能遭到大陆各方势力的追杀。

而如今,葬天魔帝已和江枫建立灵魂契约,他当然也不想江枫遭遇太多麻烦,江枫若有性命之忧,他的神识离湮灭也就不远了。

随着江枫一言,葬天魔帝也不废话,在其操控之下,一股阴寒的能量从其丹田位置涌出,迅速钻入江枫体内各处筋脉。

霎时间,鲜血顺着江枫身躯各处毛孔溢出,一丝丝鲜血留于表皮,看上去极为恐怖。

鲜血溢出,迅速凝结,最终构成一层血膜,覆盖全身,甚至连口鼻眼等关键位置也都封闭其中。

“老家伙,你在干什么?”

身躯虽为葬天魔帝所控,但江枫此刻依旧能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这种痛,遍布其身躯各个角落,甚至直击其识海。

“本座还能害了你不成?要想炼化此火,首先得靠近此火,有这层血膜在,可让你的身躯少受一点损伤!只可惜你这具身躯依旧弱了些,如果能有尊武境层次,再加上本座操控,收服此火的可能性至少可提到八成!”葬天魔帝不紧不慢道。

这层血膜,就像是一件密不透风的血色铠甲,将江枫身躯牢牢包裹。

只是片刻之后,江枫便感受到了这层血膜的好处,果不其然,灼烧之感比之先前,降低了不止一星半点。

“老家伙,有点能耐!”

感受到身躯反馈来的微妙好处,江枫不由夸了一句。

“废话,本座是谁?”

葬天魔帝表现出一丝得意,“现在,才刚刚开始!”

聚血膜,只能算准备工作,甚至都不算踏出第一步。葬天魔帝虽表现的得意,但面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火云圣焰,异火榜第九的存在,别说现在葬天魔帝只是操纵着江枫身躯,即便是他本尊亲至,全盛时期,都必须正色以对。

心念一动,葬天魔帝操控着江枫身躯,纵身跃下火海。

层层热浪迎面而至,随着身躯下沉,原本周身所裹覆的黑雾逐渐湮灭,到最后只剩下这层血膜作为屏障,抵御着火云圣焰之力。

最终,江枫身躯于距离火云圣焰一丈之地停留,至此,葬天魔帝亦不由松了一口气。

“幸好那个拥有不灭皇体的小子至少消耗了此火二成之力,不然抵达此处,这具皮囊恐怕早已重创!”葬天魔帝肃然道。

口中虽这般说,但其手上动作却是不停。

只见其缓缓伸出为血膜所覆盖的手掌,对准下方呈阴阳太极之态的火云圣焰,猛然间一股吸力暴涌而出。

在吸力影响之下,原本平衡的阴阳火云,威势骤然暴涨,立刻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毁灭力量,好似从沉睡中复苏,不断朝外侵袭。

“不行,还是低估了此火之力,想要将之完全炼化,根本没有可能!”葬天魔帝冷声道,声音中透着一抹凝重。

“那就化不可能为可能!”江枫坚定道。

时至此刻,断无再放弃可能。

“那就先剥离火种!”

葬天魔帝沉声道,剥离火种,难度更大,但也只有这样才能降低炼化的危险性。

黑色与白色的阴阳火云不断翻腾着,周围的空间似乎也出现了些许扭曲痕迹,温度已上升到至极其可怕的境地。

葬天魔帝当下将神识外放,笼罩了整座暗室,隔离此地炽热的高温,同时以防圣焰之力之将整座火云之塔摧毁,从而惊动圣院的强者。

紧跟着,葬天魔帝控制江枫身躯再度抬手,一股强大的吹力自掌心喷涌而出,阴阳火云迎风暴涨,眨眼之间,其体积扩大了近十倍,翻腾之间,空气中发出嗤嗤的声响,似乎要将周遭烧成一片虚无。

狂风不断呼啸,白色阳火之中,乍现一道耀眼如烈日的白芒,逐渐呈现眼前。

“火云阳火火种!”

江枫心中一喜,他知道葬天魔帝在干什么。

面对如此恐怖的火云圣焰,想要将之炼化,不可能一蹴而就,故而葬天魔帝分离阴阳之火,率先剥离火云阳火的火种。

“吸!”

葬天魔帝一声闷哼,手掌替换,化吹掌为吸掌。

顿时间,那为血膜所覆盖的手掌立刻爆发出强猛的吸力。

葬天魔帝的这一手吸掌,若是在其他地方足以轻易吸掠一座宫殿,但在吸扯火云阳火火种之时,却只能令之在半空缓慢的移动。

这一掌吸力,刚刚碰触到火种顶多坚持两秒,便为灼热的火焰焚烧至虚无,何况火

种剥离而出,本身就存在一定程度的抗拒。

故而,即便江枫身躯距离圣焰不过一丈距离,但火种牵引的过程,对体内纯元真气而言,却也是极为庞大的消耗。

不论是葬天魔帝还是江枫,此刻精神皆高度紧绷,目光死死盯着眼前不断缓缓移动而至的白色火种,呼吸渐渐变得急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