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樱?”很轻的敲门声让月樱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的一块小污渍。虽然每天醒来的时候都会稍微影响一下心情,但因为自己身高不够的关系,月樱也不得不将那块暗灰色的污渍给留在那里。不过留着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醒来的时候能提一提神,比如说现在。月樱坐起身,冬日的冷空气便钻进了被窝里,让他想再次躺下,
来机场的路上,肖战想了很多。比如好久没有见过,再加上自己存的小心思,应该怎么面对他;再比如,他为什么要来重庆,有没有可能和自己有关,反正“吃火锅”肖战是绝对不信的。    乱糟糟的想了一路,什么答案都没有得出,肖战就已经到了机场。    “好像开的太快了。”嘀咕一声,肖战将车停好,准备给王一博打电话
从安格斯那里回来后的几天琉奈体验一把学园悠闲的时光,不过这天早上琉奈正在睡梦中时便被楼下的敲门声给吵醒。 琉奈睡眼惺忪地来到窗户边,楼下正门的台阶上有两个人,正是几天不见的艾法和安洁。 安洁坐在栏杆上笑眯眯地向琉奈打招呼:“快下来,今天有正事儿咯。” 艾法也是面含微笑对琉奈点点头。 琉奈打着哈欠来到楼下
身穿蓝色公主裙、头戴蓝色蝴蝶结平顶帽的辉夜带着身穿黑色服侍的爱德文走进雄伟壮观的风吼城。“不次于奇迹之城。” 辉夜看着风吼城内部构造不次于奇迹之城点点头感觉到风吼城不愧为镇守魔法帝国边境线的要塞,难怪它能抵挡住王者帝国、圣光教会、西部联盟、东部联盟的攻击。 “风吼城城主是谁你知道吗?”“知道。” 辉夜
湛蓝的天空之下,是广袤的冰湖树林,其中生长着一颗十分怪异的漆黑树巢。  林枫静立在树旁,神色凝重,此时六道轮回眼再次开启,心情也是极为心谨慎。  一旦引动了法则之意的反噬,就算有三道防御屏障的庇护,也会被那等伟力将心神打成尘埃。  随后,一股神秘莫测的无形力量升起,笼罩了整个迷雾之海,更加诡异的是,
冰帝的学园祭在万众瞩目中终于到来了。    礼炮的爆炸声在冰帝学园的上空响起,五颜六色的气球纷纷飞上了半空之中,四下还飘飞着五彩缤纷的彩纸,此时整个冰帝学园里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学生们为这次学园祭开始忙碌起来,尽管是忙碌,可是脸上那愉悦开心的笑容却是分外的真实,仿佛就连空气都要被感染,学园里弥漫着一
自从那天跟绯真挑明一切之后,绯真一直神色忧郁,我只能等待她真正接受了,为了让她不要太难过,我尽量不出现在她面前,平常的时间都在四番队里虚度。    四番队里面我算是彻彻底底的异类,每当看见他们热心的为伤患治疗的时候我都一脸黑线,幸亏我医疗技术不好,也刚入队,还没有人让我也做这个工作。    我无聊的
又在第三区的深处,他遇到了一只强大无比的灵性野兽,竭尽全力,不仅要离开,而且要被灵大野兽吞进肚子里。  那一刻,一股使人灵魂颤抖的强大力量冲破了空虚,盛先生救出了垂死的白茶。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精神领域!  当然,救人是那个自称“另一个演说者”的老人。通过与另一位演讲者交谈,茶白知道这里
热闹的庆典会持续一个星期,第三天的决斗双方分别是法尔迪学院和米奈希学院,不过胜负似乎很快就见分晓了。秒杀,秒杀!学生七名被双子秒杀,每一场比赛都在开始的那一瞬间结束了。原本预定在几个小时之后才能结束的激烈比斗,终于还是在双子强势的实力碾压之下早早结束了。因此本院和阿塔哈学院之间的角逐提前了一天,七对
看着这成双成对的,空无心心里就有点空落落的。  小雪,你现在好不好?如果有阴曹地府,我是不是让你等了太久?  小雪,你能看到吗?我们的爱情,就要拍成电视,让万千人欣赏了,师徒恋怎么了,浮空城不许,不代表就真的是错。  就算是错,我空无心执掌了浮空城,我说对,也没人再敢说一个错字。可惜,你不在了。  
唐三他们一行人到达御之一族的时候,泰坦还沉浸在唐三给他画的暴雨梨花针的图纸中拔不出来,还是小舞恶作剧似的趴到泰坦的耳朵边上大吼一声“泰坦爷爷”,才让泰坦皱着眉抬起头来。    “泰坦爷爷,到了。”小舞嘻嘻一笑,指了指马车外面已经站在那等了一会儿的御之一族的族人。    泰坦拍了拍脑门,“哎哟,看我。
台下的张宇看到李轩那标志性的大笑,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苦笑,同为一个大学的学子,两人虽然没有正式交过手,但张宇也不得不承认在修炼天赋上,李轩确实要高过自己不少。  “不过,这次可没有那么简单了。”  张宇暗自心想,为了能够得到林墨的邀请,他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咚。”  在铜钟响起的刹那,张宇率先发动
帝尊在湖水中不知浸泡了多久,身上的玉牌一闪一闪地亮起柔和的光芒,他才从冰冷的湖水中走了出来。  帝尊走到岸上时,身上的白衣干爽干净,纤尘不染,像从来没有沾过一滴水。  帝尊的手指轻轻在玉牌上拂过,玉牌的上方就有成相的立体影像浮现,像是缩小版的真人在玉牌之上。  “尊上,弟子有要事禀报。”  帝尊只点
恐惧。当年折磨了洛亚无数个夜晚的怪物,现在捷恩斯·卡里姆由衷的感受到了。“你,你你你你你你是洛亚·瑟维尔?!我见过你的画像!”捷恩斯颤抖的几乎跌倒在地。洛亚点了点头,「古剑寒莺」围绕着洛亚盘旋飞舞,衬托得他如剑之魔神般。“怎么,不欢迎我吗?你不是很想抓到我吗?捷恩斯·卡里姆先生?”“不可能,不可能!
他心里真的好气啊!感觉都快爆炸了!  可是玥舞在这里。  今天是玥舞第一次过来,她应该见到的是自己最好的一面。  今天晚上也应该是一场完美的约会!  可是他现在忍不了,实在忍不了了!  他不能让玥舞看到他的可怕和疯狂,所以,他只好让玥舞先睡一会儿。  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他就又是那个儒雅的陈实了!
  族殿,各殿长老的眸光头落到夏拓的身上,经过这些年,他们也算是差不多摸准了夏拓的性子,知道他和边荒其他伯部的伯主不同。  “族长,医药不分家,巫医本就是从巫药师中分出来的支脉,以如今大夏的实力完全可以普及,建立相应完善的制度。”  箐柳接着出声说道,作为部落现今唯一的巫药师,她先前跟着巧儿做过相关
距离和罗拉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3天,这几天时间里,赛文不是没想过到温特的别墅疗伤,考虑到麻烦就是带温特离开森林引起的。哈特家族就是个麻烦做成的马蜂窝。能躲多远躲多远的好。  一人一鸟,就在森林里寻找一些简单的草药疗伤后,坐着乌云慢慢往毒蛇镇飞。原本2天的飞行距离,硬生生的飞了6天才到。  早就在毒蛇镇等
“快回答我,我是你的女神?”薇普再次问道。看着薇普手上的鞭子,徐逸仙不禁吞咽了一口口水,自己召唤出了哪位大神啊。但从样貌上来看,薇普长得也不错啦,但是和娑娜一比,徐逸仙还是坚决站在了娑娜这一边。“你最好跟我说实话,不然我会将你捆起来,鞭笞一整天。”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薇普对空气甩了一鞭,啪的一
一切都化为压抑。  这难道是静止不动?  但是,颌天却只觉得,自己在此时,心中却有一种奇怪的压抑感觉。  将她直接覆盖。  吞噬了这一切的声音。  这儿,仿佛已经失去了时间流动。  但是颌天却唯独知道,她,貌似……  要死了?  这种不好的感觉,像是阴谋诡计一样,将颌天的身体覆盖。  但是,她最终还
请个假,先欠着,有利息的,最近真有点忙,明天如果没有更新,后天一定有。指天发誓!!!  ————  再请一天假,这两天真是忙的头晕眼花,加上刮大风就算整天捂着羽绒服,戴着大口罩,全身上下蒙的只剩一双眯眯眼,我还是感冒了,吹的头疼。  小天使们千万要注意身体啊,出门都捂严实了,别为了风度不要温度,感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