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兰斯·波特 第157章 不是善心_烟猫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02日

小天狼星也和他们一样说不准,食死徒们到底在打什么心思——但是多加防备肯定是不会错的。

和小天狼星愉快地在霍格莫德村告别之后,哈利和兰斯回到了霍格沃茨,开始了正常的学习生活。

学校裁判组仍然没有告知他们第三项目是什么,所以哈利趁机偷懒,尽管赫敏一直在担心的絮絮叨叨,也没有妨碍少年划水的决心。

毕竟弦嘣得太久,也该松松了。

兰斯也没有催哈利,因为据他的推断,第三项目应该会让他们两人一起参加、或者择优参加。不管裁判组选择了哪个,只有兰斯,一切就好办。

兰斯并没有斯内普那样的今天才华,男人一年级的时候懂得的咒语就比大部分的六年级多了。但兰斯的小有天赋加上日复一日的勤恳练习,再加上斯内普无微不至的教导,尽管他今年才四年级,但是说实话,也已经比六七年纪的学生们懂得多了。

所以,只要第三项目涉及魔法,他们就有很大胜利的希望。

当然……这是一切都进展顺利的情况。

霍格沃茨小队也仍然保持着每周聚两次的节奏,有的时候还会互相请教作业问题——哈利和罗恩会请教一些塞德里克和秋张已经学过的课程,这可比去图书馆找资料快多了。

塞德里克两人也会问兰斯关于魔药课的作业和配方该如何制作——直接问魔药学教授的教子,也比去翻书然后干巴巴的实验快多了。

不管聚在哪里,霍格沃茨小队都会总是收到其他人的目光。

格兰芬多、斯莱特林、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四个院的学生竟然如此和睦的聚在一起,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更别提,德拉科也在其中。

所有人都无法把四年级的德拉科和刚入学时相比——这简直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看起来跟兰斯在一起之后,德拉科比以前成熟多了,虽然他并不热与跟霍格沃茨小队的其他人交流。

每当他们热火朝天的讨论什么的时候,德拉科就倚在桌上,懒懒地注视着兰斯,偶尔会看看其他人。

当德拉科不再那么刻薄之后,当他倚在哪里什么都不说的时候,其他人才会发现德拉科长了一个漂亮的少爷脸。

淡金色的头发和浅灰色的眼睛本就给人贵族感,再加上他那精致的五官、逐渐能够看得出来青年的轮廓、大家族教导出来的、现在越来越沉静的气质……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德拉科的变化。

“他怎么越长越像女孩儿了?”有一天,直男如罗恩,悄悄地问赫敏。赫敏翻了个白眼,给了他一个肘击。

“那叫有钱人的气质。”赫敏怼他道。

如果其他人说罗恩没有钱,罗恩早就炸了。可是损他的人变成了赫敏,罗恩便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不说别的,从德拉科注视兰斯的眼神当中,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真的是超爱兰斯。

似乎就算是兰斯喝杯水,德拉科的目光里也都包含着对兰斯的骄傲和爱意——当然,别扭如德拉科,想让他直接承认,还不如杀了他。

两人的感情很好——兰斯从小性格就内敛,对待德拉科也十分包容。当他包容的德拉科长大了之后,便转过来开始支持他。所以从在一起至今,两个人根本没有什么摩擦,即使有,他们也自行的化解掉了。

其实他们都没有发现,他们应该为自己的感情相处感到骄傲。就算是很多成年人在感情当中,说不定都没有他们的健康。只有他们这样的模式,才是长久相处下去的稳定。

兰斯目前的生活也是十分平静——梅林啊,对于波特兄弟来说,这种平静真是求之不得。

一天中,兰斯和德拉科、还有哈利三人吃完了午饭,他们刚刚快要走出礼堂大门,正面撞上了一个穿着破旧宽大袍子的低年级生。他低着头,顺着边想要抓走,却被兰斯抓了个正着。

“迪林·沃特。”他说,“给我站住。”

迪林迈步就要跑,兰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跑什么?”兰斯问。

迪林停下了步伐,他看起来有些不情愿,但是却没有以前那样抵触了——要知道,之前他曾经狠狠地咬伤过兰斯的手呢。

“干嘛?”他不情愿地低声问。

“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偷其他人的东西?”

迪林不情愿地,飞快的摇头。

“我送你的圣诞礼物呢?”兰斯弯下腰,他问,“那些教材和文具,你有用吗?”

“嗯。”迪林勉强的回应。

看着他的身上仍然穿着这个破旧宽大的袍子,兰斯皱起了眉毛。

“我给你买的袍子呢,为什么不换上新的?”

“老天啊,兰斯。”罗恩吃惊地倒吸一口气,“你这是在养儿子吗?”

“我不想换!”迪林没有理罗恩,他干巴巴地说。

“好吧。”兰斯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不许偷其他学生的东西,不许跟人打架,有什么需要跟我说。如果有人欺负你,也要告诉我,好吗?”

迪林目光复杂的看着兰斯,他似乎极其不想同意的快速点了点头。

“沃特,你这个态度不太对吧?”罗恩不满地说,“兰斯他帮了你那么多,你至少要说一声谢谢。”

“又不是我求他的。”迪林嘟囔道。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们的声音响起。

“沃特?”

几人回过头,然后他们开始不断地抬高下巴,才注视到了女人的脸。

“马克西姆夫人。”兰斯打招呼道。

马克西姆夫人——这个高高的女巨人是布斯巴顿魔法学校的校长,这所学校也是一座女校。

马克西姆夫人有些高傲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看向迪林。

“你叫什么,小不点?”她问。

迪林不肯说话,他看起来警惕又惧怕这个高大的女人,趁着他们没注意的时候,迪林挣脱了兰斯的手,他飞快地跑开了。

“迪林·沃特。我为他的无礼为您道歉。”赫敏看着迪林离开的身影,她担心地道,“怎么了吗,夫人?他惹了什么事情?”

“不不,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以前认识的一个人。”马克西姆夫人看着远去的迪林,她问,“你们知道他和达西·沃特是什么关系吗?”

这个名字一出,兰斯和哈利都有些吃惊地皱起眉毛。

“他是迪林的父亲。”兰斯沉声说。

“哦……怪不得。”马克西姆夫人似乎知道了什么,她了然的点了点头,“那孩子跟他父亲长得很像,不过……□□倒是像他的妈妈。”

听了这话,大家都吃惊了。

“您认识他的父母?”哈利问。

“当然,当然。我怎么可能不认识?”马克西姆夫人傲慢地说,“想当年,他的妈妈乌尔妮卡·奥布林可是我学校里的学生,我那时教过她。那姑娘长得很漂亮,就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罗恩皱着眉毛问。

马克西姆夫人抬起手指,在太阳穴上点了点。

“她的脑子有点问题,精神不太好——总是会忽然发狂,当时她宿舍的女生可没少跟我诉苦。”马克西姆夫人说,“看起来他比他妈妈正常,这可太好了。”

四年级们苦笑,那是因为她还没有看过迪林曾经发狂的样子——这就说得通了,难道迪林的神经质是被他母亲遗传的?

“您为什么知道他的爸爸?”哈利赶紧问。

自从知道了兰斯可能跟达西·沃特的死亡有关系之后,他就一直对此很想知道真相。

“因为他们当时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这件事真是留名布斯巴顿。”

马克西姆夫人她慢条斯理地说开口。

“她的母亲,乌尔妮卡因为精神不好,所以延期毕业三年——我当时甚至都怀疑她到底能不能毕业了。当然啦,因为她的精神问题,会有很多姑娘讨厌她,所以也可能会有一点点的过激举动……乌尔妮卡一直在说自己有男朋友,当然没有人相信她,你知道……她的状况,怎么会有男人……所以姑娘们可能多嘲讽了她几句,然后她就大哭着跑开了。第二天,一个年轻人冲入了布斯巴顿,就是达西·沃特。他带着乌尔妮卡,直接给她办了退学手续。”

“什么?”众人震惊了。

“我当然很吃惊,因为看起来那年轻人十分冲动,而乌尔妮卡十分听他的话。我问他们有没有想好,达西说,他已经想好了,乌尔妮卡也想好了。与其一直在这里被人欺负,还是退学比较好。当然,他的话有些夸张,我的学校里没有那样特别坏的女孩……”

“然后呢,女士?”赫敏根本不想听她摘取自己,直接打断道。

“……然后我问他,乌尔妮卡精神有问题、又没有文凭,她该怎么在魔法界生存?”马克西姆夫人停顿了一下,“然后,那年轻人说,她不必去工作,她可以去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他会养着她一辈子。当然,我觉得他肯定是在说大话,那男孩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刚毕业的样子,拿什么工作养两个人?对了,说起来——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小巫师们都沉默了。

他们仍然记得关于迪林父母的传言,尤其是哈利,在通过兰斯的记忆之后,他最为清楚关于达西的事情:达西后来有可能成为了一个食死徒,而兰斯对他的死脱不开关系。还有迪林的母亲,据迪林的同乡说,自从达西死了之后,乌尔妮卡便疯了。

父亲死了、母亲疯了、孩子遗传了母亲的神经质,没有人管教,在学校里走上了和母亲一样、被人厌恶的老路……这一家也太惨了一些吧。

面对马克西姆夫人的问题,没有人想要回答她。

女人会为了学校里的其他姑娘如此开脱,如果告诉她,沃特一家的悲惨,马克西姆夫人估计也不会有丝毫的怜悯,说不定会以此认为她的想法是对的。

一想到她可能会说‘我就说他们不行’之类的话,小巫师们就不想开口。

“他们过得很好。”哈利平淡地说。

他推了推其他几个人,小巫师们跟她敷衍的点了点头,就离开了礼堂。

哈利一直在暗中注意兰斯的神情,兰斯的脸色有些阴沉。没走几步道,兰斯就停了下来。

“你们先走吧。”他说,“我想自己散会步。”

哈利注视着兰斯的背影,他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在想些什么。他不知道达西是不是食死徒,不知道兰斯是不是真的杀了他。但只有一点,哈利看得很清楚。

不管迪林曾经如何讨厌他、对他凶狠,兰斯却一直一如既往的耐心对待这个一年级的孩子。

——那不是善心,是赎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