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树_一颗苹果树的一生(活着像死了)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23日

有一颗大树,他很久以前就立在了那里,见证了这片土地的变化。

一开始,这里是一片丛林,树木长得郁郁葱葱,散发着舒心的凉爽。它们连成一片,在广袤的土地上伸展蔓延,当风吹过来的时候,树叶的沙沙声是这里最好的旋律。

在这个时候,每一颗大树都是一个好的音乐家,用自然赋予的天赋演奏出生命的交响曲。

当天气好的时候,阳光会像一缕缕细沙,穿过重重的树叶,在下面的地面上留下斑斑驳驳的光点。而自由的鸟儿在空中自在的飞翔,飞累了就会停留在树枝上婉转地歌唱。几条小溪躺在大地的怀抱之中静静地流淌,谱成自己特有的乐章。

他很享受这种感觉,每次当小鸟飞到他的身上的时候,他会友好地晃动着树叶,欢迎它们的到来。

而小鸟也不会吝啬它们美妙的歌喉,常常在他的树枝上放声歌唱,给他带来了许多的快乐。

相比于其他的树木,往往他是最受欢迎的那一棵树,他的周围一直都很热闹。

淳朴善良的树木们并不存在什么嫉妒的负面情绪,所以他们一直和睦相处,这片树林一直是其乐融融的和谐的地方。

后来,这样的情况就改变了。

随着人类的发展,他们以入侵者的身份,步入了这片森林。

他亲眼见证了他的同类的死亡。

绿色的汁液顺着刀斧砍出来的触目惊心的伤口流出,淌到他脚下的这片土地上。

成片的树木被砍倒,倒在了这片生育他们的土地上,倒在了这片他们所热爱的土地上。

只有他幸存了下来——以一颗苹果树的身份。

可能是因为他是一颗果树,比起他的同类有点与众不同,也可能是因为人类残害了他太多了同类而于心不忍,也可能是别的原因,他的木头脑袋也想不清楚人类的想法。

但总之,人类收手了,他幸存了下来。

他仍然可以看着他所喜爱的太阳从天边升起落下,看着映照山川的朝阳,看着天边如血的黄昏,享受着平静的生活。

他仍然可以立在这片他所热爱的土地上。

只是身边那悦耳的鸟鸣还有泉水叮咚变得少了起来。

他的邻居变少了,经常来找他玩的小鸟也变得少了,他变得有些寂寞,但他仍然快乐。

因为他多了新的朋友——人类。

他看着人类在他的脚下这片土地上忙忙碌碌,盖起了新的房子——用木材——他同类的尸体。

但是他看着那一个个出现在这片土地上用木头做成的房屋,心里并没有多大的悲伤。

可能是因为,他的心脏也是木头做成的吧。

他看着一个个新的生命在他的附近诞生,他会感觉到一阵欣喜——这是一个健壮成年的生命对新诞生的希望送上的最美好的祝福。

他的身份有很多。

有的时候他是爱情的见证人。

村落里有的新婚夫妇会把结婚的场地设在树下,在他的见证下,许下百年好合的约定,然后把那写着夫妇的名字的红色布条系在他的头上——这是村落里的习俗,是希望他们的爱情能够长长久久的象征。

每当这个时候,他望着穿着一身红色满脸甜蜜的新婚夫妇,看着那被大红服装映得通红的脸颊,他在自己的那颗木头心里发出了最美好的祝愿。

他看来看去,总觉得他们脸上的红色比自己树上结的红苹果的红色还要红。

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不明白。

于是他在风中晃着一头的红色布条,思考着这个令他困扰的问题,但是直到婚礼结束,围在他周围的人都散去,甚至暗蓝色的夜幕上挂满了闪耀的群星,他的那颗木头脑袋也没能想清楚这其中的道理。

除此之外,他还是村子里的许愿神树。

许多人在他的树枝上挂上木牌,而木牌上刻着他们心里的愿望,像什么希望来年有个好收成啊,希望膝下能有一子啊这类的愿望。

这些木牌上承载着人类的美好愿望。

虽然他想不明白人类这样做的道理,但是老实憨厚的他没有拒绝人类的要求,允许了他们这样做。

闲暇的时候他会看着树枝上挂着的那些木牌在风的吹拂下相互碰撞,听着它们发出的悦耳声音。

听着这些声音,他突然有些怀念以前那些经常在他身边歌唱的小鸟了,但是他并不怨恨这些赶跑他曾经的朋友的人类,在他那个木头脑袋中甚至都没有怨恨这个概念。

他只是有点怀念曾经的生活罢了。

在宁静的丛林里,风吹过的时候大家一起借着风的力量挥动着枝干,让树叶发出沙沙的悦耳声音。

但是……

现在这些都没有了,他望着周围的光秃秃的土地,再看看不远处热热闹闹的村落,看着从那些耸立的烟囱里升起的一缕缕炊烟,心里不免多了一丝失落感。

人类都有他们的家,有他们的归属,但是他的归属在哪里呢?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他已经是孤家寡人了。

他的内心开始渐渐地老去。

突然有一个晚上,他听见一个木屋里传出响亮的啼哭声,然后就在不久之后看见一个男人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兴奋地在屋外的空地上大吼大叫,然后兴高采烈地向着他冲了过来,他从男人满是欢喜的那张脸认出了他。

这个男人曾经在他的树下许愿,希望膝下能够有一子,他的情况很特殊,婚后多年一直没能有孩子,所以尝试过各种方法但都以失败告终的男子,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将信将疑地把刻着愿望的木牌挂在了他的枝干上。

可能是天意吧,现在他的愿望实现了。

男子把珍藏了多年的好酒洒在了树下,然后抱着他痛哭了一个晚上,最后筋疲力尽地睡了过去,脸上带着满脸的泪水。

虽然因为男子洒下的那些酒水让他感觉自己的根部有点不太舒服,但是他看着男子的那张熟睡的侧脸,还是原谅了他的行为。

毕竟他是无心的。

他注意到,自从那个男人以后,来到他这里许愿的人就更多了。

这颗善良的苹果树不清楚这其中的原因,他只是乐呵呵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类,看着他们那一张张虔诚的脸,感到一阵快乐。

他就像一个迟暮的老人,即使是看着村落里新增了一束香火,他也感觉到高兴。

他总是这样乐呵呵的。

后来啊,可能人类是为了赎罪,也可能是为了别的原因,他们从别的地方运来了树苗,而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就是曾经许愿的男子,人们在男子的指挥下,把树苗在他的附近栽下,培土浇水,让树苗长大。

他的身边又多了一群同类,虽然它们还没有长大。

他兴奋地借着风的力量向新来的伙伴招手,并扔下一颗又一颗通红的成熟的苹果,向人类表示感谢——可能人类并不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但是他仍然执着地选择这样做。

真是一颗淳朴善良的大树啊,他从来不记仇,还懂得感恩。

就这样,他成了这片土地上最古老的那棵树。

那个时候,人们还很淳朴,洁白的心灵就像那美丽的蓝天一样纯净。

空气清新,天空蔚蓝,清风吹拂,那是一副天底下最美丽的动态的画面。

他很享受和人们相处的这段时光,在这段时光里,人类给他带来了不少的欢乐。

在夏天的时候,人们喜欢在他茂密宽大的树冠底下乘凉,享受着自然的凉风和他的影子所带来的清凉。

人们在他的树冠底下摆上桌子,切了西瓜放在桌子上,然后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一边吃着可口多汁的西瓜,一边说着日常生活中发生的点点滴滴,时不时发出欢乐的笑声。

而他也时常侧着耳朵倾听人类的谈话,听他们的日常生活,会因为他们的喜怒哀乐,而变化自己的心情,并用自己的方式来参与他们的交流。

当人们失落或者有烦恼的时候,他会适时地晃动着自己的枝桠,把上面结出来的鲜红的果实送给那个失落的人以作礼物,聊表寸心,想要安慰那个可怜人。

而那个伤心的人会捡起掉落的苹果,笑着向他表达谢意,然后用衣服擦一擦上面的尘土,让这个他精心培养出来的果实落入腹中。

那甜美的味道往往能让那个人露出微笑,重新振作起来面对生活。

每当他看见他的努力起到了作用,他就会感到一阵欣喜。

真是一颗淳朴善良的大树啊。

有时候他没能控制好力道,不小心把苹果砸到了人类的头上,但是人类往往并不在意这无心的冒犯,他们常常笑着摸了摸自己被命中的脑袋,捡起那个他掉落在现场的“作案工具”,微笑着吃了下去。

那时候的人和他一样。

一样的淳朴善良。

成年的人有他们的生活,而小孩子也有他们自己的欢乐。

当大人们在干农活的时候,无所事事的天真无邪的孩子们便跑到了他这里来,把这里当成游乐场,常常有欢声笑语在他翠绿的树冠下飘荡。

这个时候,他又变成了孩子的玩伴。

孩子们在树底下玩捉迷藏,摔泥碗,滚铁圈,警察抓小偷等等小孩子的游戏,而他则开心地看着孩子们的笑脸,感觉这样的生活非常的快乐。

有些调皮贪吃的孩子想顺着他粗壮的树干向上爬,去摘那鲜红的苹果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但是光滑的树干却常常不能让这个淘气包得逞。

但是即使孩子没能爬上树枝,他也会善良地把孩子想要的那份奖励送给他。

每在孩子筋疲力尽的时候,他会偷偷地晃动着枝干,把那些成熟的甜美的果实摇了下来,而本来有些心灰意冷的孩子看见这从天而降的惊喜,总是会高兴地捡起这份礼物,欢呼雀跃地向周围的小伙伴炫耀着这份意外之喜。

这是一颗善良的苹果树。

他看着孩子们的笑脸,有一种发自心底的快乐蔓延到他的全身各处,让他翡翠般的树叶越发地青翠欲滴。

小孩子的快乐,那时候真的很简单,无非是一个苹果,一个小小的胜利。

小孩子之间的矛盾也不会过夜——隔天还是其乐融融地打成一片。

时间在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中,他看着自己的树叶长了又落,果实结了又落,而周围的村民也在慢慢地老去,新的生命又在不停地出现。

但是他始终觉得自己非常健壮,即使他度过了很多个春秋。

村里的人啧啧称奇,而老一辈的人就说这颗树成精了,有了灵魂,是村子里的神树。

他们从来没见过有哪一颗苹果树能够长得这么好,活得这么长久。

甚至他身边的那些晚辈都显露出了苍老的姿态。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生命力这么顽强,他永远是乐呵呵地在风中摇晃着一头的红巾,听着树下的木牌发出当当的声音。

每风吹来的时候,他就有机会聆听这一场别开生面的音乐会了——由风声、树叶的沙沙声还有木牌的碰撞声所构成的大自然的乐章。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改变的。

就像当初的那一片丛林,最终也变成了他身边的这片村落。

而且,人这种生物是和他不一样的……

因为人是会变的。

人是有保质期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些来许愿的人也渐渐地变得稀少起来,而那些前来许愿的人甚至被其他人所嘲笑,说是什么迷信。

不少人在这种冷嘲热讽的情况下,放弃了许愿,远离了他,他的周围变得有些冷清。

后来,只有村中的一些老人才会偶尔过来看看他。

这些老人抚摸着他的树干,发出幽幽地叹息。

“老伙计,现在我们和你一样喽,都成没人要的老家伙了。”

他们的语气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沉重。

他很委屈,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人们不再来看他了,为什么再也没有小孩子来他这里玩耍了。

他听不见再也听不见那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了。

可怜的大树啊,他并没有犯错,只是……

一切都在改变。

据说村里面建了所学校,孩子们都统一去那里上学去了,再也没有闲暇的时间来他这里玩了——而且现在的孩子也变了,他们不再喜欢那些土里土气、看起来就很傻的游戏了。

他们有了新的玩具,有了更好的教育,他们不会再去玩那些脏兮兮的泥巴游戏了。

孩子们变得文明了,但也不再天真了。

这些都是村里的老人告诉他的,他们会在阳光好的时候来他这里闲聊——就像以前那样。

只是他的这些人类老朋友并没能承受住岁月的侵蚀,渐渐地腐朽,最后化为为了一抔黄土。

有些老人固执地要求他们的家人把他们葬在这颗大树的附近,他们希望能够死后陪着这个曾经的玩伴,希望他不会孤单。

这颗大树看着这些已经仙去的老朋友的遗体,第一次感受到一种悲伤的感情。

原来,木头做成的心脏也会感到悲伤。

那天村里的人在偶然路过这颗大树时,意外地发现这颗大树他变老了,树叶不再像以前那样青翠欲滴,反而微微有些泛黄。

这是他第一次显出苍老的姿态。

他为失去了朋友而感到悲伤。

虽然他的身边的同类很多,但是他无法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亲切的感觉。

而且他同样也无法从现在的村民身上感受到亲切的感觉。

因为村民们变了。

大树向人类表达善意的方式反而被认为是恶意的攻击。

有时他看着匆匆路过的村民,觉得他们可能需要一个苹果,于是他努力地向旁边的那条小路上延伸自己的枝桠,希望能够把甜美的苹果送到那里。

经过一番艰难的斗争,他成功了,他成功地把那条小路也也纳入了自己的地盘。

当他看到一个路过的愁眉苦脸的行人的时候,他激动万分地想要把果实送给行人,想让他解解乏。

但是已经年老的他想要精准地把苹果送到行人的手里,显然有点难度。

他失误了。

他把苹果砸到了行人的头上。

行人看着在地上滚动的苹果,再抬起头来看了看头顶上的枝桠。

行人的反应出乎了大树的意料。

行人愤怒地大吼着:“老子已经这么倒霉了,你还敢用苹果砸老子。连颗破果树都敢欺负老子,是不是真当我好欺负了?”

行人愤怒地捡起了苹果,然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仿佛还不解气一般,在上面狠狠地踩了几脚,把这个苹果踩了个稀巴烂,然后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他很难过,但是善良的大树是如此的善良,他把一切过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他认为是自己的错。

可怜的大树啊,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村民们的变化会如此巨大。

不知不觉间,他又变老了。

寂寞的大树啊,善良的大树啊。

他只能听着寂寞的风声划过,那些曾经听起来悦耳的木牌的撞击声,现在他听来多了几分落寞。

他变得爱回忆了,在没有人的时候,总是喜欢回忆着以前的点点滴滴,回忆着以前的那些欢声笑语。

像一个老人一样,爱回忆着以前的故事。

突然有一天,一个年轻的男孩闯入了他的生活。

这个孩子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喜欢看书,不喜欢和别人交往,他的朋友很少,总是独来独往的。

男孩拿着一本书,坐在他的影子里看书。

他注意到这个与众不同的男孩,他试探着把苹果递给这个孩子,但是年老的他又失误了。

苹果落到了男孩的头上。

大树叹了口气,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但是男孩并没有责怪大树的失误,男孩捡起了这个落在他头上的苹果,微笑着对大树说了声谢谢。

大树感动了。

这是久违的温暖。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大树和这个孩子成为了朋友。

男孩喜欢拿着书到他这里来读,而他也可以给这个孩子提供他想要的宁静的场所,当阳光过烈的时候,他可以给孩子提供一片阴影,避免过于强烈的阳光会损伤他的眼睛。

男孩在读到高兴的地方的时候,还会把这一段念出来给他的这个特殊大树朋友听,这个时候大树就是他最忠实的听众。

他很高兴这个孩子能够把书中的故事分享给他,在孩子说累的时候,他会适时地摇动着身体,把成熟的苹果送给这个孩子——就像以前那样。

男孩也会很高兴地接受来自大树的这份礼物。

往往这个孩子在树下一坐就是一天,直到太阳沉下西山,光线暗淡到无法看清书上的文字时,这个孩子才依依不舍地合上书本,依依不舍地与大树朋友告别。

“我要回家了,明天我还会再来的。”然后 他指了指村中的一个位置, “我的家就在那个方向。”

孩子恋恋不舍地挥了挥手臂,向他挥手告别。

他同样摇动着枝干,回应着孩子。

他渴望着与孩子的再次见面。

在看不见孩子的时间里,他就会回忆着孩子和他说过的话,他有时候会陷入沉思,被孩子的话所触动。

有时候他看着孩子回家的方向,心里也在思考着:我的家在哪里?

在他的简单头脑里,家就是给人以温暖的地方,他渴望着得到温暖。

就这样,时间悄然流逝,孩子渐渐地长大了,也渐渐地变得忙了起来,不能和他整天呆在一起了,但是这个孩子经常抽出时间来看看大树,和大树闲聊一会儿,把开心的事情或者烦恼的事情告诉他。

大树很高兴能够分享孩子的快乐和分担他的痛苦。

他看着孩子的成长,感到喜悦和遗憾。

喜悦是因为他可以看着这个孩子的成长,遗憾的是他不能再去分享他的未来。

因为这个孩子告诉大树,他要离开这个村庄,离开脚下的这片土地,去远方寻找未来的方向。

大树为孩子感到高兴,虽然一直扎根于此的他不清楚远方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着男孩,但是他看见男孩那张兴奋的脸,他替男孩感到高兴。

善良的大树啊。

“我会回来看你的。”男孩抚摸着大树粗糙的树干,认真地说。

他听着男孩的话,激动地摇了摇枝干。

他对男孩的话,坚信不疑。

后来男孩真的离开了,留下了大树自己在这个村子里孤独地守望。

大树他为了能够看见更远的方向,为了能够看见男孩所在的地方,他拼命地向上生长,把果实里的养分全部用来生长木材了。

村里的人被他怪异的行为所震惊,毕竟一颗果树不去结果实反而去一个劲地长高,在他们眼里这就属于不务正业。

但是他不在乎村民们的看法,依然一个劲地长高。

他卯足了劲,把养料全部用在了长高这上面。

渐渐地,许多年过去,他成了村子里的一道奇特的风景线。

谁见过长得这么高大的果树呢?村里人啧啧称奇。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危险也在逐渐地靠近。

村民们把危险的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

村落里商量着要通电,但是这钱要从哪里来呢,七凑八凑也没能凑够金额的村民就犯了愁。

在他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怎么办的时候,有个年轻人提议说:“村里那颗果树长得那么高,也不长果子,不如咱们把它砍倒吧,一部分木头做电线杆,一部分卖出去。这样说不定还能有不少的盈余。”

村民面面相觑,最后把目光落到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村长的身上。

村长在众人的目光下叹了口气,他拿旱烟的烟锅敲了敲鞋底,把里面的烟灰敲了出来,从烟袋里搓了把烟叶,塞进烟锅里,点燃之后,手持旱烟枪吧嗒吧嗒地抽上了一气,才幽幽地说:“这是一颗老树了,从我出生的时候它就立在那里,就这么砍倒了,恐怕不好吧。”

“那这钱怎么办?”有村民提出异议。

“但是这钱也不好凑出来,村子里还急着通电,这样吧,折中一下,树还是要砍的,但是不能就这么简单地砍了,”说到这里,村长又叹了口气,“放放炮,烧烧香,贴上红纸,举办一个比较隆重的仪式吧。”

就这样,这颗大树,他的命运被定了下来——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在砍树的那天,村民们在树前摆了一桌祭品,然后请据说有道行的道长来拜了各路的神仙,放起了鞭炮以驱除小鬼,然后为首的村长亲自给大树贴上了红纸——希望请走树神。

他看着周围的喜庆的场面,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灾难,看着周围的村民,他还摇晃着树枝向村民们打着招呼。

可怜的大树啊,善良的大树啊。

直到他看见村民们拿出了一把大锯子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什么。

终于事隔多年,他也要迎来当初他的同类所经受的事情。

村民里走出两名壮汉,分别抓着锯子的两端来回用力,木屑从他的身上飞出——这是他的血肉正在被切割。

现在他已经长得足够粗壮了,单单直径就有3米以上,锯子就是请村里的铁匠量身给他打造的。

他感受着身体反馈的痛苦,感到一阵悲伤,但是他没有怨恨村民,只是感觉有些悲伤。

因为……

有些愿望没法实现了。

他把目光投向了远方——男孩离开的方向。

这么多年了,他已经长的很高了,但是他仍然无法看见男孩所想要到达的远方到底是什么样子。

从那天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男孩。

也许男孩被灯红酒绿迷花了了眼睛,忘记了他的这个老朋友,也许是因为男孩被琐事缠身,所以无法回来。

或者说……

男孩忘记了……

但善良的大树不怪任何人——包括下面的村民。

他感受着身体渐渐地倾斜,被锯了大半的主干再也无法支撑起他沉重的上半身。

终于,他要迎来和他同类一样的命运——在多年以后。

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在一片朦胧中,他似乎看见以前的那些朋友正在向他挥舞着枝桠,像是欢迎着他的到来。

看来我要失约了。此时的他心里满满地都是对男孩的歉意。

他的身体村民的注视和惊呼中轰然倒下,激起了一片飞扬的尘土。

万幸的是没有砸到人。这样的念头在他的那颗木头脑袋中一闪而过。

善良的大树啊,可怜的大树啊。

直到这生命的最后他想着的还是别人。

倒在地上的他,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终于,他和他以前的同伴一样,倒在了这片他热爱的土地上。

他从地面上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终于……

他,回家了。

下面是阅读理解题,请同学读完小说后认真回答。

问题一:作者想要表达什么样的思想感情?请结合文章谈谈你的看法。

问题二:这个大树用“他”这个人称有什么好处,可不可以改成“它”?如果不能,请说出理由。

问题三:“他”为什么被砍倒了?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这样的结局?如果有,请写出你的思路,如果没有,请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能改变“他”的命运。

问题四:“他”明明是被砍倒了,为什么作者却在最后说“他”回家了?请用简洁的话写出你的看法。

问题五:“他”象征着什么?作者想要借着“他”来表达什么?用凝炼的文字来谈谈你的看法。

问题六:设立以上这些阅读题,作者开心吗?

皮一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