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是只撩人精[重生] 第11章 斯蒂芬觉得自己有了内伤_爱吃黄瓜的菊花

穿越重生 2020年04月29日

明亮的落地窗前,帅气的金发侍者微笑着站在美丽的女食客身边。黑色经典配色的工作制服完美的衬托了他的好身材,他一手端着金质的托盘,一手将装有红酒煎羊排的白色盘子轻轻地放在她的面前。

“你要是敢现在跟我动手,我就把你扔到海里喂鱼。”白之瑶看着那双熟悉的,带着戏谑笑意的碧绿眸子,心里对这个战斗狂此时出现有些嫌弃。

“久别重逢,说这种话也太不近人情了吧。”斯蒂芬咧嘴一笑,自顾自的移动两步坐到了白之瑶对面。

本来斯蒂芬今天是在家里养伤的,那天被白之瑶揍的太狠,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虽然身体素质强,但是一个多月也没有痊愈多少。谁知道正当他准备吃个午饭便休息时,手下来汇报说白之瑶去他的赌城吃饭了。自从那次被打后他跟她很长时间没见了,别说,他还真有点想她了。

于是乎,家庭午餐被斯蒂芬改成了出门下馆子。为了制造惊喜,他还特地打扮成了侍应生想来逗逗白之瑶。谁知道,一见面却得到了这样的威胁。

唉...

“那我该说什么?”白之瑶擦了擦餐具,好看的桃花眼映照在亮银色的西餐刀上。

“比如说,‘好久不见,我好想你’之类的。”斯蒂芬单手拖着下巴,笑眯眯的望着白之瑶。

“可是我不想你啊。”白之瑶一脸真诚的回答道。

“真伤心,亏我每天都想着你。”斯蒂芬故作哀怨的捂住心口。

“你是在想怎么打败我吧。”白之瑶瞥了斯蒂芬一眼。

“目前我还没有那么伟大的志向。”斯蒂芬笑着摇摇头:“我只是再想怎么才能在你手下少受点伤,因为真的很疼啊~”他伸出手指勾住衬衫衣领轻轻一拉,黑色的领结连着衣领一起被拉开。透过敞开的领口,白皙的胸口看起来手感非常好,精致的锁骨因为他的动作而分外突出,移动视线往下看,隐约可以看到白色的绷带缠绕在他的胸前,点点血迹沾染在上面,看起来伤的不轻。

“你自找的。”白之瑶喝了几勺清汤,然后便迫不及待的开始切羊排了。

“短暂的相遇,你已经往我的心口开了无数枪了。”斯蒂芬猛地靠在椅子背上,一手捂着心口,一手伸向白之瑶。他表情满是悲伤,语气抑扬顿挫,好像在演舞台剧一般。

“不会正常说话就闭嘴。”白之瑶给了斯蒂芬一个自己体会的微笑。

斯蒂芬眨眨碧绿的眸子,抬手在嘴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圆润的刀尖顿了一下便切进了肉中,用另一手的叉子固定住羊排,刀刃缓缓割下,一块鲜嫩多汁的肉块便随着叉子送进了嘴里。羊肉的膻味已经被去除,留下的只有被红酒锁住的肉香,细嚼慢咽之间,一口羊肉的美味便被尝尽了。

她看起来真的很喜欢美食,吃东西时眼睛都是亮晶晶的好像有无数颗小星星在闪烁。切割的动作不紧不慢,用餐的动作都恰到好处的优雅矜持,如果他没有调查过她的资料,真的会以为这是哪家的大小姐。

斯蒂芬托着脸颊,静静的望着对面的人。不一会,自己点的牛排罗宋汤也送了过来。

总算不用人家吃着他看着了,说实话,看她吃饭的样子他更加饿了。

在碧海蓝天的背景下,俊男美女对坐着安静享用自己的午餐。悠扬的音乐声在空气中飘荡,衬得餐厅更加的平静祥和。

安静的享用了一顿美美的午餐,摆满了桌子的盘盘碟碟终于被撤了下去,两个漂亮的女侍应生端着甜点和咖啡送上了餐桌。

“怎么没见那个一直跟着你的小情人?”擦了擦嘴,斯蒂芬瞟了瞟白之瑶的身后明知故问道。

“他不是小情人。”白之瑶挖了一勺奶油送进嘴里,甜腻腻的,口感非常好:“他是我的仆人,去工作赚钱了。”

“仆人?”斯蒂芬挑挑眉:“你知道他是谁吗?”

“牧子鱼啊。”白之瑶抬眸看了斯蒂芬一眼,这还用问吗?

“你知道在A国有个有钱有势的牧家吗?”斯蒂芬第一次见到白之瑶时就对她很感兴趣,因此对她的一切都调查的清清楚楚,这一切中当然包括牧子鱼那个疑似小白脸的男孩。不查不知道,一查连他都有点惊讶,牧子鱼这小子看起来一副穷酸怯懦小家子样,没想到他的背景居然如此深厚。

“A国?”白之瑶捡了自己感兴趣的事问:“那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你不是应该先问问牧家的事吗...”斯蒂芬准备了一肚子的科普,结果到头来白之瑶压根问都不问。

“牧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白之瑶一脸疑惑。

“牧子鱼就是牧家的大少爷。”斯蒂芬强行解说道。

“哦。”白之瑶点点头:“所以,A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斯蒂芬:......

白之瑶一脸期待的望着斯蒂芬,好看的眸子直直的盯着他。快说快说,我想听,她的表情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

斯蒂芬叹了口气,把脑中一大堆牧家科普扔到一边,然后组织了一下关于A国的资料,缓缓开口给白之瑶说着A国的风土人情。

通过对方的科普,白之瑶了解到这个A国大体是一个类似于中国的国家,风土人情都极具东方特色。但是在类似的同时,这个国家还有些自己的与众不同。

恩,这个国家听起来就有很多的美食。白之瑶心里想道。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她浅笑着向斯蒂芬道谢:“我吃好了,先离开了,再见。”说着,她便站起来了身子。

“哎等等,别这么快走啊。”斯蒂芬出声阻止她:“你真的不打算听一下关于牧子鱼的事?这跟你的安危可有关系。”

“谢谢,我不打算听。”白之瑶摇头拒绝。

斯蒂芬看了看白之瑶,然后又瞥了一眼桌上的甜点,抬手将它推到她的面前:“这个我没动,给你吃吧。”

白之瑶瞬间坐回了原位置,乖乖的挖着布丁,一副静心聆听的样子。

“自从牧家原配夫人去世后,牧子鱼在家就一直不受待见。后来听说他预谋下毒杀害同父异母的弟弟,奸计被识破,牧家家主一怒之下把他扔到这里来了。”斯蒂芬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一告诉了白之瑶。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白之瑶挑了挑眉。

“别急啊。”斯蒂芬笑了笑:“最近牧家二少爷出事了,车祸身亡。牧家一直是男的传承,所以继承人就只有牧子鱼一个了。”

“所以呢?”白之瑶问道。

“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来罪恶之岛接走他。”斯蒂芬见白之瑶终于有了点反应,心里开始愉悦起来:“你说,他们要是发现你把人家的继承人当仆人使唤,他们会怎么对你?据说牧家最是小心眼记仇了。”

记仇?白之瑶哪里会怕这个。

她无所谓的应了一声:“哦。”

科普了半天的斯蒂芬:...他今天可能会有内伤。

————

俗话说得好,该来的,他总是会来。

距离那天白之瑶从斯蒂芬那里听到牧家可能会来接人这个消息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星期,牧家迎接继承人的队伍就浩浩荡荡的来到了罪恶之岛。

巧的是他们来的时候牧子鱼正好在休假,不巧的是休假中的牧子鱼正穿着一件灰扑扑的外套在给别墅大扫除。

门打开,父与子四目相对。

“你这是什么打扮!”看着牧子鱼一身连牧家仆人都不如的灰色衣服,头戴纸做的帽子,手拿脏兮兮的抹布的样子,牧父原本装的和蔼的表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父亲...”牧子鱼一脸呆愣的看着门外的人。

宽敞的客厅中,白之瑶、牧子鱼和牧父各居一方。

白之瑶端着杯子淡定喝茶,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牧子鱼则是低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不时的抬头看她一眼。

牧父苍老而凌厉的眼睛不善的看了白之瑶一眼,其中的煞气在场人都能察觉到:“原来我的儿子一直在给你当仆人。”堂堂牧家大少爷,居然低三下四的□□一个女人,简直是耻辱!

“是的。”白之瑶完全无视了他利箭一般的目光,嘴角微勾,扬起一个浅笑。

“是我自愿的!”牧子鱼连忙开口说道。

“我让你开口了吗!”牧父瞪了牧子鱼一眼。

牧子鱼站起身挡在白之瑶身前隔断了牧父凌厉的视线:“你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他语气有些不好的质问道。

“跟我回去。”牧父命令道。

“我拒绝。”牧子鱼想都不想便回答道。当初毫不留情的把他赶出家门,现在却亲自来这里找他,没有阴谋他才不信。

“牧子鱼,你知道我的手段,别惹我生气。”牧父沉声威胁道。

牧子鱼心里一惊。真刀真枪他倒是不担心白之瑶会受伤,但是父亲最擅长的却是一些阴损的诡计,这种防不胜防的招数实在是太危险。

扭头看了看身后窝在沙发上小口咬着茶点的白之瑶,下一秒,她抬眸回视,一双清澈透亮的眸子单纯又可爱。

她,真不像是能抵挡住阴谋诡计的样子...

“自愿跟我回去,还是我绑你回去,你自己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