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肉计攻略 第23章_梁边离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06日

第七章

绪明玉之前用各种奇奇怪怪的方式惩罚过严羽,其中平板撑是最省时间效果最好的,但是却没有“下跪”给人带来的那种臣服感,所以绪明玉要是有闲情逸致还是喜欢让严羽跪一跪的。

严羽从来也没有过异议,偶尔神情不自然的时候也只是说自己腿麻,绪明玉也就没有多想。

想起下午听说严羽在父亲手下干事不要命的事情,又联想到前些阵子亲眼看到对方满身的疤痕,可以说严羽现在不论说自己哪里有旧伤,绪明玉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不过那句“这是又要强/暴属下吗”是什么鬼?

自己在严羽心中的形象已经如此龌龊了吗?

严羽开着百分之一百二的痛感,这一跪直接就疼得醒了酒。

本想着仗着身上有伤,就算遇上绪明玉也不会怎么样,却不想自己脑子不清不楚的时候直接就跑到绪明玉的房间里来了。

亏着酒醒得早,不然要是醉得时候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可就不好收场了。

趁还能维持清醒,严羽松开绪明玉起身想要告辞,却因为持续的头晕不得不倚着墙,身体一点一点地往下滑,最终坐在了地上,捂着嘴一脸难受的样子。

绪明玉以为严羽是恶心想吐才会突然间有这么大的反应,赶忙上前想给严羽拍后背顺顺气,手都伸出去了才想起对方后背上的伤,一时间拍也不是不拍也不是,直接顿在了半空中。

严羽握住绪明玉的手,抵在自己的额头上,“少爷,对不起……”

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去做,因为如果他不出手,总会有人出手。

而等绪明玉明白这句“对不起”是因为什么,却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

一个月后。

“严羽,严唔——!”

SUV车门关上那一瞬间,绪明玉看见严羽被三个人按在地上向后颈注射着蓝色的液体。

紧接着世界陷入黑暗。

——————————————————————————

“喂,喂?听得到吗?”

严羽和绪明玉同时被房间内音响的声音吵醒。

就在两个人面面相觑的时候,音响再次出声,“绪明玉,好久不见啊。”

“这声音好熟悉……”绪明玉小声嘟囔着。

“是你同学的声音。”严羽提醒到。

“安亦竹?!”

“Bingo!绪明玉同学居然记得我,真是开心呢。”安亦竹的语气中带着笑意。

“安同学,”严羽向角落中的摄像头看去,“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这种玩笑是不能开的。”

“严保镖看来是还没有看清现在的形式,你觉得我这是在……开玩笑嘛?”

“如果你是想绑架我的话,你打错心思了,”绪明玉站起身一边环顾着四周一边说,“首先我父亲很快就能找到我,其次,我上面哪个哥哥的身价都比我要高出数倍,你偏费这么大心思绑我过来,可是个赔钱买卖。”

“绪同学还真是谦虚呢,可是从我这里的情报来看,绪民就是因为最疼你才不想让你碰太多家族上的东西,如果这都代表不了你是最重要的存在,我可想不出别的方式了。”

“说吧,”严羽无意让这种无意义的对话在进行下去,直接出声打断,“你想要什么。”

“我没什么要从你们身上要的,只是,想和你们玩个游戏罢了。”

“游戏?”绪明玉不解。

“对,游戏。”音响那段清晰地传来沏水的声音,“我妻子的父亲,程学名,因为当年绪民反水了其身边的保镖,家破人亡。”

“所以我到时要看看,当初做出这种龌龊事的绪民,给自己宝贝儿子配了个多称职的保镖呢。”

“我不会背叛少爷。”

“哦,是吗?”安亦竹的声音相当的玩味,“严保镖啊,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就能不做的,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音响好像被关闭了,连最微小的电流声都听不到。

“我身上的追踪器被移除了。”严羽小声地对绪明玉说。

绪家保镖在工作期间的身上佩戴有能追踪定位的仪器,多数并不显眼,可能个扣子也可能是在手表中。

严羽身上的东西被丢了个干干净净,有定位器的那个扣子也被揪了下去,安亦竹可以说是有备而来了。

两个人在房间内发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长方体,一面是一个注射器,另一面是一把钥匙。

长方体的设计能让人看出,只要把针管中的药品全部注射到身体去,另一面的钥匙就会掉落出来。

而针头的设计则是只有插到一个较为柔软的表面,比如皮肤,药水才会流出;如果是对着墙壁注射或者在空中甩动,都没有任何意义。

严羽看见针管中液体的颜色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之前被绑过来的时候,也被人压着注射过一样的东西,一开始严羽以为是类似于麻醉剂或者是肌肉松弛剂之类的药品,让他失去战斗力无法反抗,但是却不想药品注入的一瞬间自己竟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系统界面突然跳出警告:

“检测到含有成瘾成分药品大量摄入,系统暂时屏蔽对身体一切感知。”

严羽推测这是为了防止宿主在攻略过程中染上毒/品所以出现的保护措施,毕竟身瘾易戒心瘾难戒,一旦high过一次之后,就算没有戒断反应也很难控制自己就此止步。

绪明玉看见蓝色注射液的时候也隐隐约约地意识到不对劲了。

之前也是蓝色,现在也是蓝色。

他才不相信安亦竹会大发慈悲地往注射器里放营养液,想必自己看见严羽被按着注射的东西,就是眼前的这玩意。

必定是能够成瘾的东西。

他没有傻到真的要给自己注射,只是想看看严羽的反应。

严羽并不知道绪明玉在想什么。

所以就在绪明玉尝试着要往自己胳膊上比划的时候,严羽一把夺过来不由分说地将药品全部注入了自己的身体。

绪明玉虽然涉世不深,但是好歹是绪家的人,自然是见过瘾君子的样子,所以当即就确认了之前的猜测。

而严羽现在反应,恐怕已经依赖性非常强了……

等再从严羽手中抢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钥匙掉在地上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绪明玉冷漠地看着眼神失去焦距的严羽一点一点地恢复清明。

因为系统的存在,整个过程中严羽不会有任何的愉悦感,反而因为要重新从系统那里接管对身体的控制而相当的难受,就如同又穿越了一次。

掌控身体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严羽现在半边身子都是麻木的,眼前更是模糊一片,只能看清绪明玉的轮廓。

“少爷,钥匙拿到了,开门吧。”严羽说话的时候眼底的血丝还没有散去。

“严羽,”绪明玉的声音就像是暴风雨之前最后的平静,“你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么。”

不要看绪明玉平时跟个毛头小子是的,时不时的还在严羽面前无理取闹;毕竟从小是绪民教出来的,真遇上事情之后,依旧能保持冷静分析形势。

“房间内没有食物,最重要的是,没有水。我们完全和外面失去联系,追踪器被移除,有摄像头在监视,少爷,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

严羽现在还没办法自己站起来,所以一直保持着和绪明玉的对话等着半边身子恢复知觉。

“你可能已经断送了自己的后半生。”

“少爷,我过来之前已经强行沾染上了那东西,现在再犹豫又有什么意义。”严羽因为有系统能屏蔽感知,何况还有药品商店在后面撑着,自然是无所畏惧,但是若是一般人在现在的情形下,必然不会这么淡定。

所以他比较感性地用“我”而不再用属下称呼自己。

“少爷,趁着我还能用得上,”发觉左边身子能活动的严羽最快速度站起身,却因为看不清钥匙在哪而停住了动作,“最要紧的事情是先想办法出去。”

绪明玉很清楚他们现在必须要想办法往外走,也明白让两个人都沾染上成瘾性的药物绝对不是最明确的选择,他知道刚刚严羽的举动是当前唯一最优解。

可是他不想看到严羽这么做。

他不希望严羽每次为了他都这么毫不在乎的伤害自己。

“严羽,”在种种疑问的层叠下,绪明玉在眼下这个最不合适的时机,还是问出了口,“我能问问你为什么喜欢我么。”

“少爷以后自然会知道的,”视野差不多恢复清晰的严羽捡起钥匙拧开了门锁,“少爷现在只需要知道,我是真心的就好。”

门刚刚打开一个缝隙,寒气已经忍不住冒了出来。

透过门可以看到一个一米见方的巨大冰块中央,镶嵌着和第一个房间相同的长方体盒子。

里面蓝色的液体透过寒气折射出诡异的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