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侧妃来自东宫 第164章 分房而居_不叶糖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07日

白幼薇沉默了,许是她也尝过了感情的滋味,遂对这个张振武生出了几分敬佩和同情,感叹着,“原来如此,虽然长得一脸凶相,竟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华云开点头,“他也不容易,你看他脸上的刀疤,那是他为了保护玉贵妃留下的,这样的疤痕他身上数也数不清。”

二人叹息一番,很快又回到了正题上。

“表兄,来之前听主持师傅说,最近还有一拨人也在寻找玉贵妃的下落,我猜想应该是二皇子派来的,他如此心急,或许当年那场大火的真凶很有可能就是皇后,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得赶在他们找来之前,从玉贵妃嘴里套出真相。”

萧湛附和,“小薇说得不错,表兄,现下我们三人当中,玉贵妃最信任的便是你,所以要从她嘴里得知真相,还得靠你,时间紧迫,你得好好儿想想法子,如何得出真相。”

华云开面色凝重,沉思了几许才抬头答道:“我了解当下情势,也想早日得到真相,可是玉贵妃情绪不稳定,我们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而逼迫她,那是在撕开她的伤口,太残忍了。”

白幼薇能够理解华云开的心情,他不忍,她也不愿意伤害被往日旧事折磨至此的人,可是二皇子的人已经逼近,他们没有退路,痛苦总比没命好的多。

“表兄,你有没有想过,玉贵妃这么多年活在梦魇里,就是因为心里藏着那场大火的秘密,若是她说出来,解了心结,或许就从那团迷雾中走出来了呢?逃避痛苦有什么用?还不如面对它,解决它,如此才能迈过这道坎,不是吗?”

白幼薇说得不错,华云开何尝没有这样想过,只是他终究是个心软的人,看见玉贵妃歇斯底里,他便再也不敢强迫,不敢开口。

好在白幼薇来了,这个女人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他最理智最清醒的药剂,让他看清事实,他曾经决定将那份情意深埋于心底,可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越是刻意忘记那颗心越是翻滚汹涌,不得安宁。

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华云开一时间有些恍惚,他忍不住想要握住她的手,捧过她的脸,亲吻她粉嫩晶莹的唇,触感应是如云朵般柔软吧。

“表兄?”白幼薇唤他,华云开一时怔住,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华云开闻声,回过神儿来,猝不及防的对上萧湛那双深沉的眼眸,只觉心头骤冷,下意识垂眸躲闪着,用最快的速度将刚才那见不得光的想法抛诸脑后。

华云开假意咳嗽一声,说道:“你说得对,玉贵妃这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只有解开了心结,才能忘记忧愁,重新做人,但是这件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心急反而坏事,想要得到真相,得耐心等几日。”

白幼薇点头,“好,在没有得到真相之前,我和殿下会留下来陪着你。”

“这样也好,你们在,我也能安心些。”华云开匆匆瞥了一眼萧湛,又道:“此处离城里有些路程,来回跑也不方便,不如你们就在此处住下吧?只是房屋简陋,可不要嫌弃。”

白幼薇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间屋子,略有担忧,“这儿只有两间卧房,怎么住的下?”

华云开笑了笑,“转过这片竹林,还有一处禅房,稍微比这茅草屋好些,我每日便在那里落脚,正好还有两间屋子空着,你们一人一间也就是了。”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华云开将最后一句“一人一间”四个字咬得重了些,仿佛意在给萧湛听的。

萧湛嘴角勾唇一抹笑意,看着华云开说道:“表兄,趁着此刻玉贵妃安睡,不如你带我们去看看禅房吧?”

华云开点头同意,起身往院门外走。

路程不远,转过竹林,再上一段石阶就到了。

“小薇,雪天路滑,你小心着脚下。”华云开温声嘱咐,话刚落音,白幼薇就踉跄身子,眼看就要摔出去,他眼捷手快,一个箭步冲上去,将白幼薇扶住,“没事吧?”声音里尽是关切。

跟在后面的萧湛将一切尽收眼底,脸色瞬间沉下去,目光紧紧的盯着华云开抓着白幼薇胳膊的手,眸色深沉极了。

呵,萧湛勾了勾嘴角,一抹似有若无的冷笑绽开,又很快隐去。

三个人站在空旷的院子里,华云开指了指右边的两间屋,说道:“阿湛,小薇,这就是你们的方便,屋里虽简陋,但却干净,将就几日还是没问题的。”

萧湛走上前,一把将白幼薇搂在怀里,垂眸看着她温声道:“天冷,你素来体寒,我们就不不分开住了,好吗?晚上你搂着我睡,也能暖和些。”

白幼薇讶异萧湛竟当着华云开的面说这般亲昵之语,脸上瞬间攀上了粉霞,不着痕迹的从萧湛怀里推开几许,讪讪笑道:“没事的,妾身多烧几个炭盆就是了。”

华云开适时插话进来,“阿湛,此处佛门清修之地,你还是忍耐些吧,你们二人房间挨在一起,有什么动静也能听见,不必为安全担忧,再者,此处极为隐蔽,二皇子的人很难找到这里,所以你大可放心。”

刚才吃醋的劲儿还未过去,萧湛心里哽着,遂此刻并未理会华云开,握住白幼薇的手,撒娇一般温声说道:“小薇,你不是认床吗?就让我陪着你吧,好不好?”

白幼薇难色犯难,可又觉得华云开说得在理,佛门清净之地,还是保持清醒理智较为稳妥,遂狠心拒绝了萧湛的好意,“殿下,这寺庙禅房里的床不宽敞,为了不挤着殿下,妾身还是独自居住得好,就几日的功夫,殿下忍受得住吧?”

萧湛抿嘴,不愿在华云开面前驳了白幼薇面子,只好不情不愿的点头同意了。

华云开能感觉到自己心头某处窜出一丝喜色,不易察觉,但足以让他心情舒坦。

东宫主人离京,远在山涧落脚,此时此刻,皇宫里的阴谋却悄然蔓延下去,如池塘上的冰层,看似厚实,踏上去却瞬间破出窟窿。

天色渐晚,寒风裹着暮色将整个皇城包裹在黑夜里,皇后已经用了晚膳,此刻正慵懒的躺靠在软塌上,闭目养神。

有脚步声进来,尔后是贴身侍女的声音,“娘娘,小孟子传来消息,说陛下这几日神思倦怠,总有困意,早晨起床磨了半个时辰才下床,晚间不到亥时就歇下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