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代农家女 第10章 好日子_清醒了的猫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11日

过年前十天,村长吴胜勇和村支书李石头一起去参加县里组织的学习工作报告会议,开完会后俩人顺路去了自由市场采买过年需要准备的东西。

等东西买得差不多了,俩人才去猪肉摊买肉,吴胜勇在摊子上挑分割好的猪肉,挑来挑去最后挑了条小两斤的猪肉,轮到李石头了,李石头直接让摊主从放在一旁的小半扇猪肉上割十斤好猪肉,吴胜勇直接被李石头的大手笔惊得张大了嘴巴。

回村的路上,吴胜勇用看傻子的眼神不断打量李石头,李石头忍啊忍,最后忍不住了:“你干嘛呢,有话就说话。”

村长吴胜勇憋了憋,说了这么一句:“你家就三口人,过年家里又要炖鸡,你买这么多肉干嘛啊,你手头上有钱就攒着点,钱花完了你拿什么应急。” 

李石头有点无奈:“我想着买多点肉也好多吃几天,我家人口少手头上宽裕,多花几块钱也不打紧,过年就这么一次,我想着松松手好让家里过个好年。”村里人节省,看不得别人花钱大手大脚,下次买肉他还是避着点村里人吧。

可你买的是十斤肉啊,也买太多了!

吴胜勇暗地里摇摇头,转而和李石头聊起了会上说的事,没多久就回到村子了,两人各回各家。  

李石头刚进家门,赵翠枝就急着迎上去,伸手接过背篓:“你咋回来这么迟啊,我都把大米饭闷熟了,就等你买的肉下锅了。”

李石头笑着解释:“散会迟回来就迟了呗。乖乖呢,去耍了啊?”

“她哪还有心思去耍啊,打从你一早出门就盼着你啥时候带肉回来了,这小妮子馋肉馋疯了!”

这会儿,听到声响的李晓玉赶忙从屋里蹬蹬蹬地跑出来,看见她娘从背篓里翻出了一大块猪肉就兴奋得嗷嗷叫,然后整个人像颗炮弹似的朝着她爹扑过去:“爹、爹,您买的肉好大一块啊,咱们家能吃好多顿肉了。”

“哎呀,你咋跑这么快啊,我差点被你撞倒了,下回你跑慢点啊,摔着了会疼的。”李石头被闺女撞得后退了两步,站稳后就一把抱起闺女:“咱们家有肉吃了,乖乖高兴吧?”

李晓玉双手攀着她爹的脖子,窝到李石头怀里,满脸幸福:“高兴,高兴着呢。”爹对她和娘真好,舍得买这么大块肉,有肉吃好幸福啊。

赵翠枝拎起背篓进厨房忙活,李石头抱着李晓玉跟在她后头走来走去,赵翠枝嫌弃不已:“你们爷俩跟着我干啥,肉都没做好就想吃了啊?你俩去屋里歇着,别杆在这儿碍手碍脚,我做好红烧肉就喊你们吃饭。”

“成,那咱们爷俩就不碍着你做肉了。”李石头虽然笑着应和赵翠枝,但还是有点不放心,跟着嘱咐说:“你也别割太多肉啊,割大半斤就够了,添上土豆一起红烧。咱们家省着点吃,这块肉就够咱们家天天吃肉吃过年了。” 

赵翠枝鄙视地斜了眼李石头,转头继续忙活:“我做饭还用你来教啊,肉到了我手上你就是想一顿吃完也要看我乐不乐意!”

李石头讪讪的:“这不是乖乖说以后天天买肉给咱们俩吃嘛,我想着先让她尝尝天天吃肉是啥滋味儿。”

卷起袖子就要砍肉的赵翠枝乐了:“啥滋味?好日子的滋味呗,天天吃肉美不死你爷俩啊。”

当天晚上,李晓玉一家三口吃上了添了土豆的红烧肉,接下来的几日一家三口变着法儿地烧肉吃,到了年三十还没吃完猪肉呢,赵翠枝又宰了一只老母鸡做炖鸡,再添上自家炸的年货,一家人拜过祖宗后就又是吃肉又是吃鸡的,直到过了来年的元宵节才把家里的猪肉和几只老母鸡吃得一干二净,过了个心满意足的肥年。

*  

凉县的地里位置偏南,每年的冬天只会下几场小雪,薄薄的一层雪覆盖在地面上,一旦天气转暖,雪很快就化成水渗入泥土,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老农民们要开始忙活春耕了。

村里的扫盲班已经开班一个冬天了,大部分的“老少学生”经过考试后已经达到了毕业标准——都能独自读懂一份《人民日报》了呢,等赵铁生站在讲台上颁发完《扫盲班毕业证书》后,村里的第一届“扫盲运动”就结束了,而村里的娘娘庙转变成了村里的小学,赵铁生也转变成了村里的小学老师。

响午,赵翠枝和李石头下地刚回来,在外头玩耍的李晓玉也掐着时间回来了,一家人吃完午饭后,李石头就直接去给家里分到的水田引水——等到田里的水够了夫妻俩就要耕田种水稻了,而赵翠枝带着李晓玉坐在炕上趁着那点空闲赶忙补衣服。

就在这时候,桂花婶喜气洋洋地上了李晓玉家的门,随手还给了李晓玉一把糖。

赵翠枝惊讶地问:“你咋给她糖啊,你去自由市场里买的吧,这糖还有包装纸呢,老贵了,你咋这么舍得花钱啊,铁生他爹乐意你这么花啊?”不能再喊铁蛋了,小伙子长大娶媳妇了不说还当上了正式老师,要给他留点面子。 

“钱在我手里,我乐意咋花就咋花,他管不着。”桂花婶坐上炕,乐得合不拢嘴:“告诉你个好事儿,铁生他媳妇怀上了!” 

赵翠枝长大了嘴巴:“这也太快了,铁生他媳妇进门还不到半年就怀上了啊,铁生这可是刚当上老师,就又要当爹了。”你家这可算是双喜临门了

坐在一旁吃糖果的李晓玉忍不住插/嘴道:“这叫双喜临门!”

刚说完,李晓玉的脑门就挨了她娘一个爆栗。

赵翠枝:“让你多嘴,大人说话,你个小娃一边玩儿去!”

“对对对!乖乖说的对啊,就是双喜临门!”桂花婶笑个不停,拉着赵翠枝的手直乐:“按老话说,我家铁生这也算是事业有成了,家里也跟着要添丁进口,我家这是要苦尽甘来了。”

赵翠枝也跟着附和,两位妇女说着说着就扯到别人家的八卦去了。

因不耐烦听八卦,李晓玉往嘴里塞了一颗糖果,把其他的糖果都装到上衣兜里,自个爬下炕,在跑出门前跟她娘交代了一声:“娘,我出去找二狗子耍了啊。”

等到赵翠枝摆摆手同意了,继续跟桂花婶聊八卦,李晓玉耸耸肩,跑去隔壁邻居二狗子家玩耍了。

*********

转眼就到了四月下旬,吴胜勇和李石头去县里开完会回来后又一次向村民传达了中央的指示,这次文件的内容是全华国要进行建国后的“第一次人口调查统计”,将对所有在一九五三年七月一日凌晨之前出生的、还活着的人进行人口登记,县里根据上级的指示已经建立“人口调查登记办公室”,县里将在七月三日派工作人员到村里做人口登记,到时候所有人都不能缺席。

自打宣布了“人口统计”这件事,村里的所有人都异常激动。 

村里人都还记得,凉县在进行土改之前的那段时间,红党派了干部到各个村镇仔细了解土地情况和人口情况,没多久后红党就在整个凉县推行了土改,老农们才有了自己的田地,如今才能过上吃饱的好日子。

村民们满怀期盼地在田间地头议论纷纷,期望着这次人口统计过后能从中得到一些益处。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就到了一九五三年七月三日。

艳阳高照,村口的大榕树树荫下,县里派下来的两位人口调查员和村长吴胜勇被村民们围得水泄不通。

吴胜勇不得不高声呵斥:“干啥呢、干啥呢!别挤上来了,排队排队!以家庭为单位排队!谁再挤上来就让谁家最后登记啊~”

兴奋的村民们轰地一声散开,赶紧去找齐一家人,再按着吴胜勇的安排排好队,一家老小都穿着自己家里最好的衣服相互拉着手排队,人人精神饱满、喜气洋洋,就像在庆祝即将到来的大喜事,一家一家地按着顺序进行人口登记。

大榕树底下一片热闹。

直到下午三点多,两位人口调查员登记好全村的人口数据并再次和村长吴胜勇核对过两回后,才收好登记表,匆忙啃了两口干粮,急匆匆地骑上自行车往县城赶。

热闹过后,村民们的日子还是和以前一样,田地里该收的粮食就赶紧收粮食,该赶着下种的就赶紧下种,老农民靠天吃饭,可不能误了地里的收成。

等到秋收过后,华国公布了“第一次人口调查统计”的数据,村长吴胜勇还把写有这份公告的报纸贴到了村口的大榕树旁特意做的公告栏上。

在村民们还在继续议论着咱们国家人口真多啊、哪个省的人口最多、哪个省的人口最少,猜他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的时候,吴胜勇和李石头又一次接到了要去县里开会的通知。

李石头神经敏锐,一把就拉住了通讯员何建国的自行车把手:“小何,咱们几天前不是刚开过会嘛,咋这次又急着开会了?你晓得是啥会不?”何建国负责好几年通知各村镇主要干部到县里开会的活了,和县里的领导关系也不错,多少能先听到点消息。

吴胜勇诧异地看着李石头,以前李石头可没干过跟何建国打听消息的事儿,这是这么了?

何建国不自然地挤出一丝笑容,勉强笑笑:“我也不晓得,你俩明天去县里开会不就晓得了。我还要赶着去其他村子报信呢,要先走了啊。”

李石头刚放开自行车把手,何建国就蹬着自行车飞快地往村口冲,就像背后有狼狗撵人一样。

吴胜勇问:“咋了?”

李石头皱着眉头:“刚公布了人口数据,如今才隔了几天又要开会,小何也很不对劲,我心里慌得很,怕是有啥不太好的事等着咱们们呢。”

吴胜勇也跟着皱眉头了,思索了一会儿后,劝李石头:“别想了,该来的还是会来,明天去开会就知道是啥事了。”

李石头没吭声,默默地叹了口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