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世界的未知的我_第四章(Phoenix丶轮回)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20日

第四章

安德刚跑出门就被一个巨汉抓住了。

“放开我!!!”安德挣扎着,但是似乎好像是无用功。

安德就这样,一直被巨汉拎进了酒馆里。

安德本来想拔刀反抗,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牢牢地钳住,

安德感觉自己就如同一只待在的羔羊...

算了自信点,把感觉去掉。

安德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半跪在地上。

面前一个看起来超级性感的美人,翘着腿坐在高脚凳上,把玩着安德的短刀。

“来来来,我们谈一谈吧。”面前的妩媚女人拔出安德的长刀,用刀面挑起安德的下巴。

“对于现在这幅破破烂烂的惨状,你不觉得需要一点解释么?”

“你想让我说什么?”安德把刀尖推开。

安德咽了咽口水,这东西一定贴着自己的下巴可是很危险的,搞不好就会伤到自己。

“现在!我身无分文,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毕竟我的钱可不是用在这上的,我可是要成为顶级探索者的人!”

“哦!”安德面前的女人忽然眼睛一亮,可瞬时又恢复了。

“看来你这个砸门的臭小子和其他的臭小子们还是有点区别的啊。”

“本来就是!话说我就是为了成为探索者才来到这里的好不好!不要把我和那种街边的熊孩子混为一谈好吗!”

安德双手插胸,心中的不爽完完全全地从脸上和话语中吐露了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熊孩子都以砸别人家的门为乐么?”

这次轮到她彻底惊讶了。

女人站起身,走近安德,靠近安德用手托起安德的下巴,仔细端详。

“你你你!!!远点!”安德慌了。

“嗯,果然是生面孔呢,但是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女人挠了挠头,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那我...可以走了吧。”

女人没回话,安德起身准备开跑,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慢着,小子。”

安德有种被一座山堵在了吧台里面的感觉。

“干嘛?”

“既然,你不是那帮小孩的话...”大汉指了指满地的碎片,“修理费出一下吧。”

“蛤???”

“对于那帮熊孩子,要是抓到了,我们是先说教,然后再让他们赔钱。”大叔伸出手,“喏,钱拿来,人就可以走了。”

安德面露难色,自己身上真的是一点钱都没有了,不仅如此,自己的房子还被人翻了个底朝天。

“我没钱...”

“我管你有没有钱呢?修理费,一个银币,掏不出来就别走——”

“呐,我问你,你认识卡娜蕾娜吗?”妩媚女人忽然出声。

“认识,怎么了?”在外面,安德还是要给那个‘老女人’一点面子的。

“莫尔,放开他吧。”

“嗯???”莫尔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听到没!放开我!”安德拨开巨汉拦在自己身前的手。

“你今晚有地方去吗?”安娜询问道。

“....没有。”虽然很不情愿,但这是事实。

“这样吧。”女人起身,走到安德面前,“我这里有一份工作,你来不来?”

安娜顿了一下,喝了口水,又继续说道:“在这里打工,每天两枚铜币,包吃包住,你看如何?”

“什么——?!”大汉彻底迷茫了。

“安娜大姐!你就这么放心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在这里干活?”

“嗯?有意见?”妩媚女人,也就是安娜,瞪了一眼巨汉。

安德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

“带他去二楼注册一个探索者执照吧,莫尔。”

“不许有异议。”安娜补了一句。

莫尔挠了挠头,叹了口气。

“跟我来吧,你小子,带你去注册。”

一进门右转的那个角落里,有一个通往二楼的楼梯,隐藏于黑暗中。

安德每踩一脚,楼梯都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不过安德看了一眼走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巨汉,依旧平稳的走着,丝毫不管楼梯发出的悲鸣。

「这楼梯质量倒是真的不错,要不要问问在哪里打的?」安德想到。

————————

酒馆的二楼,感觉就像那种很常见的小旅店,没什么出奇的地方。

不过,左手边的布告板,能清楚地让人感到,这里是用来接任务的。

安德走近看,偌大的布告板上,除了几张用来提醒新人注意安全的提示纸之外,就只剩下两三个委托了。

纸上已经积了一层灰,边角的地方已经泛黄,不过依旧能看出是一个委托采集草药的任务。

安德感觉自己背后被人拍了一下。

“哇!”安德扭头,发现一张陌生的面孔离自己不过一公分。

“吸——咳咳咳咳咳!”安德被灰尘呛到了,可咳嗽的同时,却又震了更多的灰下来。

“呐!这位小哥没事吧?都哭出来了呢~”

几分轻佻的语气,让安德感到不是很舒心。

“灰进眼睛里了!”安德擦了擦眼泪。

再次睁开眼,自己面前站着一个比自己略矮一些的女孩。

“小哥你是要注册新人吧,跟我来。”女孩伸手,拽住安德的胳膊,把他拖到了二楼吧台后面的房间里。

房间里————

这个房间不同于外面,干净,清爽,一点灰都没有。

房间的中央,是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角落里摆放着一个大柜子,陈列着各种各样的书籍还有小物件。

此时,那名女孩正在那个书架前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东西。

“哎?怪了事了?明明记得放在这里了啊?”

“请问?你在找什么东西?”

“注册表啊笨蛋,这种东西光用小脚趾就能想的出来好不好?”

安德闭口不言。

等等,好像有什么东西出来了?什么东西在那里摇来摇去?

安德走进一看,是一根猫尾。

「猫尾?哪来的猫?」安德一把抓住还在那里摇晃的尾巴。

“喵!”面前的女孩忽然间就僵硬了起来。

“小哥喵!你拽住人家的尾巴是要做什么喵!”屋里的温度,忽然间就降下来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寒气。

安德默默地鞠了一躬,极度自然地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完了要死」这是安德内心的真实写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