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脆弱,小心轻放 第9章 三、犯罪的美学(一)_薄暮冰轮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29日

如何怀揣艺术之心做坏事是一门学问,属于达达狄拉星人的学问。

他们不屑于小偷小摸杀人放火这种缺乏震撼力和艺术标杆的暴力犯罪,如果给仅存的二十九位达达狄拉星人做个问卷调查,其中一半会在最热爱的犯罪活动中写上:炸天体。剩下一半也许会写上:炸联盟总部。

而法雷尔显然是一个都不愿错过的典型。光目前探知到的星系就有数千亿个星系,每个星系平均下来差不多有一千亿个星球,炸几个无生命星体闹着玩完全应该得到允许——它对宇宙的破坏力还没人类放一个鞭炮对地球的破坏大。因此达达狄拉星人庆贺新年的方式是全球族人一起出动,然后跑到边远星系一起炸星球,其性质和过年放鞭炮一样。

虽然至今没有收到星际法院的传票是对他犯罪技能熟练度的一种莫大肯定,但是他还是稍稍有点遗憾,因为听说黑洞监狱和流放星的反越狱措施极富挑战性。

好吧,他就是这么一个喜欢胡作非为的反社会份子,至少在他找到爱人之前的确如此。

法雷尔目前的心情很微妙,一方面他觉得既然有了心仪对象就应该赶紧下手,另一方面智脑又对他耳提面命告诉他不应该操之过急。

他开始理解爱情的烦恼了。

幸好他并不是那么急不可耐,也许这跟他喜欢易楚的厨艺超过他本人有莫大的关系。

此刻法雷尔坐在郊区的田埂上无所事事地看星星。

宇宙是如此广阔无垠,如果没有掌握星际跳跃的技术,那么宇宙旅行将成为一个不可能实现的幻想。以光速旅行十万年才可以到达银河系的边境。至少目前的地球人还远未窥见星际旅行的门槛。

每个文明都试图了解宇宙,但是却都不能真正了解。只要研究者还拘泥于自己的物种界限,那么它将永远也不可能触及宇宙的真相。它们所能认知的世界就像是人看到地上云朵的投影一样,根据阴影来猜测云,所能认知到的东西也永远无法触及它原本的样子。

达达狄拉星人热爱死亡与毁灭,这种奇异的信仰来自于宇宙本身——数以亿计的恒星不断地诞生、死亡,而这些被称为“宇宙元素工厂”的恒星生前兢兢业业地合成粒子,从氢到铁,直到死亡的那一刻,坍塌和喷射的力量将排列在“铁”之后的元素瞬间制造出来,随着爆炸的力量送往宇宙的各个角落。

组成这个世界的一切元素,从人类手上的钻戒到人体的每个细胞,都是这些“恒星工厂”死亡的产物,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属于恒星的尸骸。

这就是达达狄拉星人信仰的,关于死亡的浪漫。

也许很多人在看向星空想象那份无穷无尽所带来的畏惧感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渺小,但是显然法雷尔并不是那么多愁善感的生物,他此刻的思绪和宇宙奥妙根本搭不上边,他在想明天易楚的反应。

这下易楚该相信他了吧。不过……地球人的接受能力……

【放心吧,不要小看地球这片神奇的领土。要知道每年至少有二十个S级星际通缉犯来到地球,这个星球不但没有被毁灭,那些通缉犯还销声匿迹了。这无疑是个很可怕的地方。】智脑安慰法雷尔,虽然它觉得法雷尔不需要什么安慰。

法雷尔勾了勾嘴角,将视线投向不远处辛勤劳动的蒙德星人。它驾驶着造型专用飞碟在田地里辛勤工作着,一刻都不敢休息,生怕触怒了不远处苛刻的监工资本家。这种强迫性质的深夜劳动还不发工资的行径极度恶劣,但是蒙德星人敢怒不敢言。达达狄拉星人的光辉事迹已经传出了阿尔法星系直奔全宇宙。

要打动蒙德星人不难,法雷尔向它展示了一下Q版兔子拖鞋的美妙之处,蒙德星人表示冷笑;法雷尔向它展示了一下地球签证上的母星名,蒙德星人开始发抖;最后法雷尔向它展示了自己的武器收藏库,蒙德星人真诚赞美了他对艺术的热忱,并且热情表示今晚就可以去做个兔子形状的麦田怪圈以取悦他的爱人,免费的。

“虽然那个不是麦田,不过也凑合吧,我保证这玩意儿明天能上电视,你的小情人一定会非常惊喜的。”蒙德星人一般抱怨一边下了飞行器,指着不远处的农田对法雷尔说,“拉姆星的兔子真是整个宇宙最恐怖的存在,我真想不通同样的生物在地球怎么就这么受女性欢迎,我果然不理解地球人。”

法雷尔把玩着打火机淡淡道:“他是个男人。”

蒙德星人小退了一步:“我没有歧视同性恋的意思。你知道的,这年头非同类物种之间的□□都已经合法化了,在我母星那里经常看到骑着异物种的同族,只是性别相同根本不算什么。”

法雷尔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打火机,上面的火苗明明灭灭,照出他一丝不苟的神情。蒙德星人飞快地塞了个礼盒给他:“给你伴侣的礼物,祝你们生活愉快,再见。”

说完他飞快地跳上了飞行器消失在了夜空中——他逃回了母星。

法雷尔抱着礼盒打开来一看,是一整套的兔子装,兔子耳朵、兔子围裙、甚至还有兔子的拖鞋和手套。

法雷尔想象了一下易楚穿上这一身的效果……果然像一只兔子。

他的内心忽然涌出一种难以言述的、奇妙的喜悦感。

好吧,也许易楚会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