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中的林夕 第二十六章 云凯得知真相_断腰杆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10日

次日.

我这在医院的路上不使这打电话说林梓银醒了一直叫我,云凯今天不在宣城,去金城参加一个MV 发布会去了。我这几天很烦恼我哥一直跟我说出国学习的事,他一直都有跟我提这几天没提是因为林梓银出车祸了,之后就没提过了最近几天又在提,​现在林梓银醒了又开始提了。他让我早点准备出国的事,因为韩羽哥一个人在国外管理分公司的事,让我去帮他我说了学习期间我不管理公司的事,他也答应了,走到病房门口。

便衣保镖很有礼貌,“小姐好。“​

我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进去了“婼灵,你来了。“​

我点了点头,“嗯,你怎么样了?“​

他点头说:“好多了。“​

我坐在了椅子上说:“陈梦梦也在路上来了。“​

他不明白,“陈梦梦是谁啊?“​

我看向他,“你不认识陈梦梦了嘛?她是你朋友啊。“​

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我不认识啊,我只认识你。“​

我僵住了,“林梓银,你说什么?什么叫只认识我?“​

他看着我说:“我们是朋友,我确实只认识你。“​

我没说什么起身走到门口。

小声的和保镖说:“去把医生叫来。“​

保镖微微点头,“是!“​

医生很快来了,“怎么了?“​

我着急的问,“医生,你帮他看一下他说他只认识我,这是怎么回事啊?“​

医生观察了一下,“由于病人脑部受到重创,所以可能形成了间接失忆。“​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啊?“

医生走到门外和我说:“间接性失忆简单来说就是在别人出事前看到的是谁,所以醒来就只记得最后看到的那个人。“​

我点了点头问,“那能治好吗?“​

医生很无奈,“那就得看别人的意愿了。如果病人不愿意想起以前的事,那谁也勉强不了他。“​

我谢过医生,“谢谢医生啊。“​

医生微笑回答,“不客气,有什么事您再叫我。“​

我点了点头。我在医院陪他聊了聊天云凯打电话回来说他一会儿就可以回来了,因为今天去金城去的早发布会也很顺利今天就可以回来了。我跟林梓银说明白以后就走了,有陈梦梦在医院陪他我很放心。

走到门口我不忘提醒保镖,“无论他想要什么只要不过分,都满足他。不过他这个样子应该提不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吧,反正尽量满足。“​

“是,小姐!“​

我留了张名片,​“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好的,小姐。“​

晚上.

我回到家后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在想我哥让我出国的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哥不让我出国,我如果出国了,云凯怎么办?如果云凯和我一起出国的话,那么有心的媒体肯定又要炒作了,我得想个办法才行,李怡已经被抓了。想的入神时脖子上吹过一丝冷气,我转过头刚好四目相对。

我别过头有些害羞,“云,云凯,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绕过沙发过来坐下了,“刚来的,你在想什么呢?“​

我面对他,拉起他的手说:“我哥让我去国外帮韩羽哥管理国外的分公司,再学习。“​

他顺势搂住我,“那你怎么想的?“​

我靠在他怀里,“我当然不想去了,我不想离开你。“​

他揉了揉我的肩膀,“我也是。“

我想起事情了从他怀里起来说:“云凯,我想起来了。林梓银他得了间接性失忆了,他现在只记得我了。“

他无捂住肚子,“哎哟,好疼啊,宝贝你不会轻一点啊,疼死我了。“​

我帮他揉了揉肚子,哇哦!好有料哦,“对不起嘛,我不是有意的。“​

他嘟了嘟嘴,“快补偿我一下。“​

我假装嫌弃的说:“不要,补偿你一个字。滚!“

他一把搂住我的腰,“怎么滚,你教我?“

他又一把抱起我我挣扎着,“你干嘛?放我下来,干嘛呀?我在和你说正事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他抱起我直径走,“你不是要我滚吗?一个人滚多没意思?不如一起吧!“

我捶打着他的胸膛,“早知道刚才就在使点劲,放我下来。“

他只管走,“谁让你刚才摸我了!“

我无奈,“你!你不讲理,刚才明明是你说你肚子疼我才帮你揉的。“

他把我放在床前的沙发上,“那你就是在占我便宜,想趁机摸腹肌喽。“

我更解释不清了,“什么嘛?那我还说你想趁机强吻我呢!“

他笑了一下,“这可是你说的哦,我不客气了。“

我躲开了可他还是抓住我了,“谁让你和林梓银走的那么近的?“

我恍然大悟抵住他的胸膛,“原来你在吃醋啊!“

他继续逼近我,“那又怎样?“

我以为完蛋了,电话响了我拿过手机瞄了一眼是亚楠,救星啊!我想推开易云凯我想推开他的动作似乎成了他继续吻我的动力,他吻得更认真了,越来越用力。

我无奈向他救助,“易云凯,等……等一下,电话!“

他不听!你这醋劲要不要这么大啊?

我为了自救我没办法,接了,“喂,亚楠,什么事啊?“

“出来玩吗?“

我推开易云凯,“好啊,你等我一下,啊!“

“怎么了?“

我故作镇定,“没事,没事。“

“那好,我在家等你。“

我答应了,“好。“

挂了电话以后瞪向云凯,“你说你吻就吻嘛,你咬我干嘛?很痛啊!“

他嬉笑,“谁让你让我吃醋的?“

我坐在他腿上起身,“幼稚,我走了。“​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你去哪儿?“​

我松开手捏了捏他的脸,“亚楠约我,我要去玩啊。“​

他起身说:“我也去。“​

我忍不住吐槽,“女生一起玩,你去干什么?“​

他揉捏我的脸,“监视你。“​

哼!还说自己醋劲不大呢,嘴上说没有,身体倒是很诚实嘛​。我明白;男生不都是这样吗?要面子!我自己去的亚楠家,亚楠看到云凯惊了,对不起啊,他要跟着的。我也没办法啊!

亚楠看着我,“婼灵,你嘴巴怎么了?“​

我看了一眼云凯,“没事,被狗咬的!“​

她取笑说:“你们家狗还挺厉害啊。“​

我转移话题,“别说狗了,走吧,去哪儿玩儿?“​

我又叫着,“云凯,你不走啊?“​

亚楠又这样,“我去前面买水,你们慢慢来吧。“​

完了!亚楠不带你这样的。我看着云凯,“嘿嘿嘿,我也陪她去买水。“​

云凯抓住我,“灵儿,你可以啊!说我是狗?“​

我挣扎说:“谁让你那样……了。“​

他强颜欢笑一下,“回去在收拾你。“​

​亚楠来了,“水来了。“

我接过水求助的问,“亚楠,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在你家借宿一晚啊?“​

亚楠和云凯同步的说:“不可以!!!“​

亚楠解释死哦:“我的意思是易云凯不让,所以不可以。“​

云凯也解释说:“自己有家,为什么要住亚楠家?“​

我语塞,“我——谁让你,唔……“​

还没说完就被云凯捂住了嘴​他说:“亚楠抱歉啊!我先带她回去了。“

亚楠呆呆的点头,“去吧,下次约啊。“​

我直接被易云凯扛回家了,我都快被他扛的喘不过气了,哼!有本事你别捂我的嘴啊。易云凯你又欺负我,我要告诉你爸妈,呜呜——他一路把我扛着走路上的行人都看向我们​。到家后;他放我下来了我坐在沙发上,他站着,盯着我。算了,我不想隐瞒他什么趁这个机会把修冥零的事一并说了吧,修冥零也说过不怕我说出去。只要别人不相信就行了,就在云凯要靠近我的时候,我抵住了他。

我故意生气,“易云凯,你严肃的回答我一个问题。“​

这招儿果然管用他坐下了,“问吧。“​

我看着他,“你相信我吗?“

他揉捏着我的脸,“相信啊,你是我未来老婆我最爱的人,我不信你我信谁啊?“

我打开他的手,“你别给我说这些没用的我问你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另一个世界吗?比如,狐界。“

他笑了笑,“宝贝,你仙侠剧看多了吧?“

我嘟了嘟嘴。“也是,你又没见过肯定不信了。“

他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你见过?“

我点头,“见过,你还记得林梓银吗?他受那么重的伤,如果不是我让修冥零帮忙他怎么可能恢复的那么快啊!虽然没有治多少,但是至少修冥零让他醒了呀!“

云凯半信半疑,“修冥零是谁啊?“

我把全部都说给他听了他默默点头,“难怪我第一次见到你,你怀里就抱着一只猫了。“

我看了他一眼,“修冥零不是猫,他是一只灵狐。自从他变成人形以后就一直在暗中保护我,他每次都跟我说什么我是他前世的王妃,这一世他是来守护我的,等到他的使命完成了他就离开了。“

他一把抱住我,“灵儿,我不管你上辈子是谁的,我只知道你这辈子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我也搂住他,“云凯。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他的头靠在我额头上,“灵儿,我娶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感动的松开他,哭了,“易云凯,我终于等到你说这句话了。“

他笑了替我擦去泪水,“傻瓜,等我忙完了,我们就订婚。“

我想了一下,“可是我不想太早结婚。“

他弹了一下我的额头,“你是不是傻?我们可以先订婚啊,等你什么时候想结婚了,再结。“

我笑了在他脸上吻了一下,“这个可以。mua ~“

我坐在他腿上,他笑了,“你看我干嘛?“

我正准备说电话就响了,“没什么,我先接个电话。“

他点头,“好。“

是圆儿姐。我打开了免提,“圆儿姐,什么啊?“

“宝贝灵儿,你在哪儿呢?“

我感觉她有事,“我没在哪儿啊,圆儿姐,您就直说吧什么事?“

“还是瞒不过你,你那个表妹来找你了。“

我看向云凯,“是不是很黏人的那个啊?“

“没错,她正找你呢。“

我无奈,“圆儿姐,你就说我不在宣城啊,我先挂了,就这样,拜拜。“

挂了电话以后我叹了口气,云凯问,“你不喜欢那个表妹啊?“

我摇头,“不是不喜欢,是她太黏人了。“

云凯起身去倒水时我电话又响了。

陌生电话!我接了,“喂,你好。“

“杨婼灵吗?“

我看了一下屏幕,“我是。你是哪位?“

“不用知道我是谁,今天傍晚六点我在缘起咖啡馆等你。记住,你一个人来。“

我正想问他是谁他就挂了。

云凯搂住我,“谁打的?“

我摇头,“不知道,陌生电话。他约我傍晚六点在缘起咖啡馆见。“

他拿过我的手机看了一下我说:“不管他了。“

他点了点头。到底是谁啊?这么神秘,第二天云凯又去拍戏了。我因为无聊还有昨天让亚楠一个人一起,我今天出去准备去补偿亚楠的,陪她逛逛街,什么的。可是我走到西南路的时候忽然有人用毛巾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口鼻,我醒来时就被绑在了凳子上。谁啊?这么大胆,又是谁看我不顺眼?还是仇人啊我一点也不害怕,这种情况也不是一两次了。哪次不是修冥零救我的,不过,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杨婼灵,你醒了。“

我看了看他,“你是谁啊?“

他略过我的问题,“早知道你家这么有钱当初就追你好了,听说你现在身份很高贵呢,宣城富豪的女儿,老爸和哥哥都有自己的公司啊,还有一个大明星的男朋友,不错嘛,我请你过来只想请你帮个忙。“

我冷笑,“这就是你请人帮忙的态度啊?“

他笑了笑,“你已经失踪一天一夜了。“

我微笑说:“谢谢你告诉我啊,这还不是亏了你那个药效好吗?“

他拿着我的手机给我哥打了个电话,打开了免提。

“喂,灵儿,你在哪儿?去哪儿了?云凯说你一天一夜没回去。“

那个绑架我的人说:“放心,你妹妹没事。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我马上放了她。“

“你是谁?“

他转动着我的手机,“我是谁不重要。“

“你想让我给你做什么?你敢绑架我妹妹,小心我要了你的命。“

他坐下了,“别那么生气嘛,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给我两个亿,第二帮我重新签约网易云公司,我今天下午六点之前就要得到答案,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妹妹会出什么事情哦。“

“你!你到底是谁?“

他挂了,我试探的问,“你是不是网易云公司签约的艺人?“

他摘下帽子,“是又怎样?“

我想了一下,“你先给我松开,我有办法帮你。“

他不相信,“你?你怎么帮我?“

我一本正经的胡说:“你先把我松开我才能帮你啊。“

他半信半疑,“好吧,我也不怕你跑了。“

我解开了脚下的绳子,“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你一直说你认识我,可我不记得你啊?“

他开始喝水了,“我之前和你同过校,我叫陆瑾。“

原来是他啊,我故意不认识,“不记得了。“

我趁他不注意我的时候把他打晕了,我虽然没有真正的学过拳,可是每天和雅楠一起也能打出个一招半式,我把他绑在了刚才他绑我的凳子上,我给我哥发的位置,就这点儿计量,还敢绑架我杨婼灵。呵呵!既然你那么喜欢玩儿绑架那本小姐就陪你玩个够,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我已经跟我哥哥打过电话了,他和云凯还有姜警官正在赶来的路上,我把他拍醒了。

他挣扎,“你!你快放了我。“

我坐在另一把椅子上,“放了你,那怎么行呢?放了你我不就完蛋了吗?“

他很生气,“你不是说有办法帮我吗?“

我点头,“是啊!“

他不明白,“那你绑我干什么?“

我微笑说:“不绑你,我又怎么帮你呢?“

他不理解,“那你怎么帮我?“

我笑了一下,“你现在是和网易云公司的合同到期了对吧?他们要和你解约了,就意味着你没有钱了,没有钱你就不能吃饭生活了对吧?“

他点头,“是的。“

我又接着说:“我帮你找了一份工作免费吃饭一会儿呢,你就跟着姜警官走就可以了,不用感谢我。“

他着急了,“你要送我去坐牢?我可是要当明星的人。“

我冷冷的说:“当明星?从你绑架我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和明星这两个字不沾边儿了。“

“灵儿,灵儿,你没事吧?“

我笑了笑起身,“没事,你们看我像有事吗?“

云凯急忙抱住我,“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

我好不容易挣脱出来,“你想勒死我啊?丢死人了,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他又抱住我,“我不管。“

姜警官慈祥的问,“杨小姐没事吧?“

我笑了笑,“我没事儿,姜叔叔他就交给你了“

姜警官点头,“好的,您放心。“

“杨婼灵,我不要去警察局。你——“

我哥走过来了,“你又捉弄别人了,我看你以后再被人绑架,我们是不是都要担心绑架你的人了?“

我点头,“好啊。“

云凯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走啦,回家。“

我点头又站着不动我哥问,“怎么不走了?“

我笑了笑想了一下,“我被人绑了一夜走不动。哥,我要你背我。“

俊玺蹲下了无奈说:“好好好,背你背你。“

我特意提醒,“云凯,你可不许吃醋啊?我是担心你一会儿又背拍到了才让我哥背我的。“

他点了点头,八成有吃醋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