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火影]总有人对我使用嘴遁 第99章 开解_镜城西北

穿越重生 2020年07月08日

泉奈没有继续试探,小焰是个很聪明的人,如果继续试探,会被发现的,他不想让小焰知道千手扉间喜欢她。“知道了,小焰,如果我喜欢一个人一定会对她好的。”

小焰满意的躺回地上,五指张开遮住眼前的阳光。

看着小焰的动作,泉奈小心的问了一句,“小焰,你的眼睛恢复的怎么样了?”

“现在用一两秒的三勾玉已经不会痛了。”小焰小焰不在意的回答,“已经很好了,泉奈哥,之前只是打开三勾玉都会痛,我在慢慢恢复。”

泉奈觉得这可比斑哥和他喜欢谁重要多了,“大概什么时候能完全恢复?”

“几个月或者一年?”小焰不确定的说道,她用精神力连接着已经失去力量的眼球,倒也能加速视力的恢复。

“这样啊!”泉奈哥有些失望,“小焰,谢谢你。”

“谢我什么?”小焰缓缓问道,在这样一片天空下,焦躁半分不剩。

“谢谢你带着我和斑哥走向和平。”泉奈的声音显得有些悠远,“如果不是和平的话,你和我大概再也不能像这样悠闲了吧?或许我现在还在和千手扉间打生打死,不是我杀了他,就是他杀了我。然后两族因为一方的弱势而打破平衡,即使组成联盟,弱势的那一方也肯定不好过。”

小焰打了个呵欠,温暖的太阳晒得她有些困,“和千手盟约可是你和斑哥的选择。”

泉奈哥轻笑,随手摘了一朵身边的花,在手中缓缓转动,“我了解我自己,也了解斑哥,更了解我们宇智波。我们一族可不是那么合群的人,高傲让我们不能屈居人下。可是现在……”泉奈哥将花递到妹妹的手上,“小焰,只有你能带着我们两族融合到一起,前一段时间小芽她们和千手一族、山中一族的女孩儿一起去逛街,还说等你没那么忙了,和你一起去玩。”

“泉奈哥,”小焰将花放到鼻子下嗅嗅,“我见过和平的样子,而我见过的和平是你们为我构建的,我只是照着你们曾经告诉我的那样去做而已,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和平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只是长大后,见过太多的我们不敢想了而已。”小焰伸手就像小时候那样,用小指勾住泉奈的小指,“泉奈哥,在你们小时候能为我一个人构筑和平;现在我们都已经长大了,能力也更强了,泉奈哥和斑哥也一定能为更多的人构筑和平的。”

小焰放松的笑了起来,“将梦想拉入现实的一直都是你们啊!”

如果说,她从银时身上学会了守护、近藤老大那里学会了宽容、桂先生那里学会了智慧、超英那里知道了责任、夏目那里体会了宁静、路飞身上得到了信任。

那么她从哥哥身上触碰的一定是构成一切的基础——

爱。

他们深深爱着她,正如她也爱着他们。

泉奈没再说话,气氛却透着宁静、温馨。

很久之后,泉奈才缓缓开口,“我们一直梦想的和平的样子,就在眼前了,小焰,我会尝试着相信和平会降临,也会努力让和平降临的,只为了不让我们的孩子经历我们的痛苦。”

父亲、大哥、三哥、四哥……

他和斑哥差点连小焰也失去……

泉奈挥掉那些痛苦的回忆,呼出一口气,第一次承认,“能和千手一族结盟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呢!”

泉奈没听到回复,便回头看向妹妹,“竟然睡着了。”

泉奈小心的背起小焰,一步一步慢吞吞的走回了木叶,当看到别人对他打招呼的时候只是笑着指指背后的妹妹,示意不要吵醒她。

当把泉奈把小焰放回她的房间,泉奈哥伸手掐了掐妹妹的脸,“好好休息,妹妹,我和斑哥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也会陪着你们。”小焰没睁眼睛,只是伸出手拽住泉奈哥的裤腿,然后又睡着了。

直至夜幕降临——

醒来的小焰碰到了一个来找她的辉夜一族的小孩子辉夜千江,那孩子和她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红着脸跑开了。

小焰独自一人跑到了木叶高高的岩石上,夜晚的木叶像是一只沉默的巨兽,匍匐在光秃秃的夜幕下。

小焰手上结印,指尖“咻”的冒出一丝火苗,声音轻柔,“火遁·星火之术。”

这是小时候小焰用的恶作剧忍术,她还曾经在阿银的世界用这一招烧了豹形天人的毛。

但是,这一招在忍者的世界里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只是星星点点的火光漂浮在空中,布满了没有星光也没有月亮的夜晚,像是一只只小小的萤火虫,带来点点光明。

小焰坐在断崖上,双腿轻轻摇晃,褪去了身上的顽皮,温柔娴静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风吹过,白色云纹围巾随风扬起,小焰伸出手仿佛想要触摸远处的灯光。

扉间赶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甚至觉得下一秒小焰就会毫无反抗的坠下去。

“你在干什么?”

扉间一把抓住小焰向外伸出的手,将她拽回现实。

“扉间啊。”小焰歪歪脑袋,停顿两秒,“你怎么过来了?”

“我的查克拉感知察觉到这边有查克拉波动。”扉间攒起眉,他察觉到了焰独自一个人来到断崖上,便跟了过来。但现在却随便找了个借口,“我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

“这里就我一个人,你放心吧!”小焰将围巾又围了两圈。“我还要在待一会儿,你去忙你的吧!”

扉间看着小焰半晌没说话,只是脸上严肃的表情让小焰知道他有话要说。

“有什么事吗,扉间?”

“为什么那么容易就做出决定?”扉间认真的看着小焰,“你的哥哥,你不在乎了吗?”

仇恨怎么能那么轻易就散去?

小焰愣了几秒,然后明白过来。

她听斑哥说过,柱间和扉间有两个弟弟死在了宇智波一族的手上。

虽然杀死千手板间和千手瓦间的宇智波已经战死,但是仇恨却留下了。

扉间……

还是在意的吧?

即使他总是吼他大哥,但却也兢兢业业的帮他大哥处理各种事务。

他看上去冷冰冰的,却也在意着家人。

所以他才会一直那么讨厌宇智波一族。

“我还拥有的人。”小焰将发丝别在耳朵后面,轻声回答,“如果只盯着自己失去了什么,那么就连现在拥有的也会失去。要想想自己还剩什么。”

小焰用两只手的食指和拇指比成一个方框,“扉间,你看,这就是我拥有的未来!”

扉间顺着小焰比出的方框看过去——

是木叶。

他们的亲人、朋友、发誓要守护的人们就生活在这里!

“人啊!是一种极其脆弱的生物,死掉就什么也不剩下了。怨恨……”小焰收回手,几乎叹息的呢喃,“只是活着的人的怨恨。”

扉间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小焰也明显想找一个人倾诉。

“刚刚,辉夜照江的弟弟,辉夜千江来找过我。”小焰望着木叶的灯光,那里面有一盏是为她亮起的。

“他说了什么?”扉间下意识的问道。

小焰突然笑出声来,“那孩子说,斑哥和大柱果然没骗人,木叶是仇恨终结、希望诞生的地方。”

“那个小家伙还说,虽然我失去了一个哥哥,但他会替代我哥哥保护我。”小焰眉眼弯弯,“不是为了赎罪,而是因为他喜欢我这个人。”

听到辉夜千江勇敢的说着喜欢,扉间有一瞬间的别扭。

“看到那么小的孩子对我说这些话,我才真的觉得放下了。”小焰呼出一口气,“之前我虽然放弃了向辉夜照江报仇,但是心里未尝不是没有怨恨的。”

“可是啊,扉间,那么小的孩子对这个地方那么期待,我怎么可以辜负他们的希望?不能让孩子们倾听大人们心底怨恨的声音。”

小焰眼睛燃起灼热的光芒,里面的光亮让扉间觉得炫目,“生活在怨恨中的孩子会成为环境塑造的怪物,他们没有血仇,却学会憎恶、仇视。不能让他们变成那样的怪物!我要让他们看见一个和我们不一样的未来!”

扉间沉默无言的看着斗志昂扬的小焰,最终慢悠悠的吐出一句,“既然如此,以后就不要把工作都推给我!”

“……”

我说这么多,你就这一个想法?

看到小焰明显僵住的神情,扉间瞬间大笑出声,小焰呆了呆,她是第一次看到扉间笑成这个样子。

小焰被扉间突如其来的大笑笑的有点懵,所以她作死的说了一句,“扉间,你笑的好像老母鸡哦!”

“……”

扉间的大笑戛然而止,像是被什么东西一下子堵住喉咙。

半晌,扉间气急败坏的吼道,“宇智波焰!”

小焰夸张的松了一口气,“这样我还习惯一点。”

小焰看着扉间憋着怒气隐忍不发,觉得还是应该安慰对方一下,便踮起脚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要去吃好吃的吗?我请客?”

扉间差点被小焰气出内伤,但是最终还是无奈的叹气,“怎么能总让你一个女孩子请客,还是我来吧!”

小焰想了想,然后同意了,还是那家店,这一次扉间在小焰之前抢先点了一份海鲜烩饭,还给小焰来了一份红豆盖饭。

天知道,上次他吃的那份红豆盖饭甜腻的味道三天没消下去!

在海鲜烩饭端上来的时候,小焰抽了抽鼻子,觉得还是自己的红豆盖饭好吃,不过她倒是默默记下来扉间不喜欢红豆盖饭的事情了。

扉间果然是个咸党。

小焰十分确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