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普鲁西亚之名_第5章 首相的回答(卫莱)

穿越重生 2020年07月08日

艾尔的日程表可以说是排的满满,这边还在和克里斯蒂娜就珀兰战后管理问题讨论,秘书就突然出现提醒艾尔接下来的行程。

也就是前往伯尔林陆军训练营视察,在这次军队大扩编之中利用原有的军营加以升级改造在全国出了八个大大小小的训练营。

在伯尔林接受训练的正是第38步兵师,和其他匆匆训练了几个月就开赴前线的部队不同。

38步兵师严格按照了最新的部队编制结构,在火力配置上也是大大超过了不少仅有轻装的部队。

本来这件事是让身为普鲁西亚武装部队总司令的索菲娅女王负责,她出面不仅是代表了整个王室更是代表国家表示对军队的重视。象征意义不需要多说就知道相当丰富,然而她现在才刚刚醒来。

艾尔只能是顶替索菲娅参加这项活动,毕竟为了这次的视察上上下下都付出了不小的努力。

而克里斯蒂娜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她自然是说什么也都要跟着去凑凑热闹。

没有办法,在克里斯蒂娜的软磨硬泡下艾尔只能松了口。

“到现场低调点,不要乱说话,更不要提到你自己的身份,不然外面的人又要猜测了。”

“知道了~”

到底有没有知道,也就克里斯蒂娜心里有数,艾尔已经做了他自认为所有可以做的事情。

在艾尔和克里斯蒂娜准备出门坐马车前往训练营的时候,索菲娅竟然奇迹般地克服起床气并且迅速啃了一片面包一起出发。

在他们抵达前的最后时间里,训练营现在做着最后的准备,为了向外界展示这个样板部队,德特里希身为次相兼任军事大臣亲自入驻营地,并在全军挑选了一批优秀的军官和士官。

训练的内容严格按照普鲁西亚陆军训练条例进行,有了一套标准的流程,训练新兵的速度的确快了不少。

现在的第38师士兵已经经过了基础的队列训练,以及野外作战训练和部分城市作战训练,这些内容和军官们之前接受过的训练差别不是一般大。

很长一段时间来,埃尔罗帕大陆诸国的战术战法都是按照排队枪毙的作战形式制定,随着一系列新武器列装加上首相艾尔撰写的一系列军事理论文章,书籍极大冲击了这些军官的三观。

很多人还是第一次意识到仗还能这么打,所以一边在按照条例训练新兵,军官们自己也在加紧时间提升自己的指挥水平。

就连德特里希也是对艾尔愈发敬佩,原本他只是以为那人也就是运气好搭上了索菲娅的便车,现在看来艾尔在军事上的造诣怕是远远超过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德特里希都希望将军事大臣一职让给艾尔,他自己还是当好这个38师的师长,至于近卫军司令他也已经交出来让给艾尔。

现在艾尔的头衔其实是近卫军司令,在国防军体系之中艾尔的身份正式确定后也就是一个高级参谋。

也是因为上次的职位变动,艾尔于是立马让近卫军完成了换装,并为近卫军添了不少新武器。

而今天德特里希换上了将官的春秋常服,早早来到营地指挥部队最后走一遍流程,他的腰间原本一向佩带的指挥剑换成小短剑。本来他的长相就不差,换上一身笔挺的衣服,加上自己也亲身参与到队列训练之中,走起来也有了军人的样子。

“师长,女王陛下已经从住处出发了。”鲁伯特·西德尼少校小跑至德特里希面前,向自己的长官敬礼。

在艾尔的大力推行下,全军上下都实现了统一的敬礼方式,各部队最多只能在一些细微的方面保持个性。

“嗯,这一遍走完所有部队回到预定位置。”

“是,不过,师长,我想不明白,这样子走来走去就能够让外界感受到我们的武力?”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等下你到检阅台上面看看最后的实际效果就清楚了。”

鲁伯特是德特里希的警卫营长,而他的警卫营在这次的活动中最大的任务就是确保女王和首相的安全,所以同样在一个部队里面,唯独他们这个营不需要参加受阅。

艾尔也想要通过其他的办法向外界秀肌肉,比如来一次实弹射击表演,让炮兵们展示下榴弹炮的威力,但是因为早就有人用在靶点安放炸药增加视觉效果。

所以这对很多人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至于战术表演,一群人跑来跑去,能够看懂的人更是寥寥无几。被邀请来参观的很多人仅仅是外交官或者别的,知道排队枪毙怎么打就很不错了,而普鲁西亚全新的训练在他们口中转述一下,传出去变成什么样都不知道。

至于演习,很多人都觉得和演戏没什么区别,更是没有说服力。

综合考虑下来,来一次分列式将自己的好东西全部展出来是最合适不过了。

38步兵师的新兵一送到这个营地就在为了今天的分列式做准备,总算是赶上了预定进程。

载有艾尔等人的马车用上了全新设计的减震机构,比原先的马车舒服了不少,虽然从首相府来到训练营距离不近,起码不算是一路颠簸。

德特里希听说马车已经到了门前,立马骑上自己的战马带着警卫员向营地大门赶过去。

一些报社的记者倒是早早就已经在这里候着,普鲁西亚的新闻媒体行业在新法律的约束下也已经运行了一段时间,大家都逐渐适应了普鲁西亚的媒体管制政策,也知道如何在不触碰到法律底线的情况下获取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马车停在了已经铺好的地毯前,站岗的哨兵上前打开车门,第一个下来的正是索菲娅,她一出现就引起了现场记者以及来宾的欢呼。

不少人是第一次见到索菲娅,心中难掩激动之情也是可以理解,有些人很明显就是在人群中附和。

德特里希下马,来到索菲娅面前立即单膝下跪:“欢迎女王陛下光临我部。”

艾尔紧接着索菲娅走下车,但是这时大家的注意力已经全被索菲娅吸引,所以他倒是没有感受到让自己不舒服的视线。

克里斯蒂娜和艾尔两人跟着索菲娅沿着红地毯向前走,在地毯的尽头已经备好了马,军官出身的索菲娅轻易地就坐到了马鞍上。

为了今天的活动,索菲娅也换上了长裤,而不是平时一直都在传的“艾尔”式的短裙装。

所谓的艾尔式就是以艾尔为首的几个“玩家”在这个世界上向广大的女性推荐的裙装,这和本地原本的思想并不相符。

成年女子的服装常常是裙摆一直到脚踝甚至更低的长裙,纵使有不少的大腿那也看不了啊。

于是乎艾尔首先就从工作的制服入手,加上索菲娅作为表率多次在公开场合穿着裙摆不及膝盖的短裙,普鲁西亚境内穿短裙的女性也就逐渐增加起来。

随后加入到普鲁西亚政府中的几位玩家自然全力支持艾尔的改革,并且称之为顺应时代的发展,“这让妇女在参加劳动的过程之中更加方便”。

但是骑马就不是很适合了。

随即站在人群后方的军乐队开始奏乐,这支乐队也是花了大力气,从全国各地挖了不少人才得以组建,所奏的曲子一半是原德卡姆传统的进行曲,其他的就是艾尔等人从“德意志”抄来的曲子。好在总体都是较为欢快的风格,也就没有出现不协调的地方。

索菲娅骑上高头大马立马在记者等人的注视下前往部队的集结地,但艾尔发现自己没有好像没有准备马,或者说他其实根本就没有一匹可以用的战马。

记者们很快就发现了落单的艾尔,一瞬间的功夫艾尔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首相先生,您能说明一下举办这次活动的目的吗?”

“首相先生,听说军队已经进入到了珀兰境内,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是否说明王国已经向珀兰宣战。”

“首相先生您对教廷宣布普鲁西亚为异端国家怎么看,据说教会已经在组织对我国的圣战,我国是否已经做好准备应对敌人的进攻?”

虽然没有摄像头,也没有形状各异的话筒往自己的嘴边塞,但是记者们都拿着小本本,艾尔说话也必须注意不少。

但是一下子涌上来这么多人,他都听不清有的人在问什么。

“大家别急,你们的问题我会一一解答的,首先,对,你的问题是什么。”

克里斯蒂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了记者的包围圈,现在真的是已经只有艾尔一个人,但他毕竟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小场面应付起来自然没有问题。

而在场的记者提问的内容总结起来也大多集中在战争方面,艾尔想了想说道:“诸位,就在不久前珀兰王国的军队就闯入我国境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先王御驾亲征不幸驾崩战死沙场,不管从什么方面说,珀兰的国王以及国王的爪牙都是与我们全体人民势不两立,给珀兰人一个教训那是必然的事情。至于教会,大家平日里也都知道,他们就是一群借着上帝的名义的强盗,我们怎么能够被强盗吓到?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军队有能力打败一切入侵的强盗!”

到底是战是和,艾尔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这一切都要靠听者自行琢磨,反正信息已经十分充分。

接着艾尔又被抓住问了民生方面的问题,这些也是艾尔在国内主打的施政方向,随着工业的扩张,虽然导致了部分行业从业人员的失业,但是在政府的培训下又让他们获得在新工厂工作的机会。

眼下普鲁西亚的工业化还在进行,只要是愿意参加工作的人,普鲁西亚政府都会保证他能够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另外艾尔也强调政府会不遗余力改善人民的生活环境等等。

最后临近分列式开始,艾尔才算是突围出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