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炎_第一百七十六章、暴风前的宁静(龙神神龙)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07日

虽说是莫名其妙的接下了学院长的任务,但是陈墨此时也没有什么好做的,只能尾行……啊,不,是观察青云星月的一举一动。此时,被观察的女孩正在自由训练场活动筋骨,只不过她的脸色却是越来越红了。

……这个笨蛋……不会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完美吧……

青云星月一边在体内循环运转源气,一边瞥了一眼训练室的门口。缝隙的另一端,是一只黑色的瞳孔,那么远的距离虽然普通人是无法看清楚的,但是驭器者却是轻轻松松能够做到。

这个家伙已经跟踪自己整整一天了,到底想做些什么呢?

终于,青云星月胡思乱想的时候,体内源气一不留神开始紊乱起来,产生的冲击力让她控制不住吐出一口浊气,身体也是踉跄了一下。带着一丝懊恼,她终于忍不住了。冰凌枪瞬间出现在右手,转身前指,枪尖带着一点寒气,“有什么事情吗?陈~墨~同~学~”

感受到寒意的一瞬间,陈墨只能无奈的推门而入,小心翼翼的说:“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就当我不存在。”

“嗡!”回应他的是冰凌枪的一声长鸣。

“那个……真的没什么啊……别别别……把枪放下好吗……好吧,就是有一点点事情……”

“快说啊,嗯?”冰凌枪散发的寒气更重了。

“~嘶好冷好冷,好吧,我说。”带着视死如归的眼神,“明天是学院的休息时间,那个,你有什么安排吗?”

安排?

青云星月愣了一下。

紧接着脸色再一次变得红润起来。这直接导致手中冰凌枪有些失去控制,大量寒气肆虐而出,险些把一边的陈墨冻成冰棍。

没有理会一边大喊大叫的陈墨,青云星月的脑袋有些发烫。

……他问我休息日有没有安排……那岂不就是……约……约……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带着这种危险的想法,青云星月的脑袋失去了思考功能。

“喂喂!再不停手我真的要变成冰雕了啊!!”

终于,陈墨的叫声再次把她惊醒,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她带着一副痛惜的表情:“抱歉,明天我要回家族,好久没见到哥哥了,他会担心的。”

……为什么要带着一副痛惜的表情啊……好像错过了什么一样……

陈墨对于少女的表情一脸不解。

“不过……下次……”少女小声嘀咕道。

“下次?什么下次?”

“没,没什么,哼。”

他脸上的疑惑更重了,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孩突然生气了啊……搞不懂搞不懂……

不过,这暂时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他一把按住青云星月的肩膀,也不管后者露出的惊吓中带着一点喜悦的表情:“青云星月,我有一个要求,把这个东西戴好,如果遇到危险,就把他放在一个较为平整的平面上。”说着,他拿出一面小镜子递给后者。

只是,青云星月此时哪里还顾得上这个,只能糊里糊涂的收下,然后看着陈墨转身离去。

“这家伙,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青云星月摸着自己有些发烫的脸,自言自语。

……………………

仓炎帝国皇宫。

听完仓炎议例行公事的报告,仓炎历域有些困乏。灯火映照着整个皇宫,外面有五百近卫和紧密的防御系统,内部还有一些隐秘的防守措施,这座皇宫是绝对安全的。如果不是这位皇帝放水,即使是魔帝也没有办法攻破。

嘛……不过从实际来说确实是被攻破了,魔帝一人孤军深入一人之力劫走仓炎公主,着实给仓炎帝国在大陆上留下了浓厚的一笔,这么丢人的事情,不乏成为不少其他各国茶余饭后的笑料。

不过,如果不是成为了笑料,仓炎帝国哪来的机会遗世独立呢?不早就被半强制的加入了什么“除魔联盟”?

至于被人耻笑这件事情,仓炎帝国的皇帝本身自己是丝毫不在意的,开玩笑,耻笑又不能当饭吃,而其他人就更没有资格对自己指手画脚了,毕竟,自己可是连女儿都丢了,这么大的“悲痛”下,谁有有资格对自己指手画脚呢?

所以,说是仓炎小雨换来的这短暂性的和平,也不为过。

一想到这里,这位父亲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一时间已经听不到仓炎议的报告。

“喂喂,能不能认真听我讲。”仓炎议只能无奈的敲敲手中的奏折,试图打断自己君王的回忆。

“呃,魔族入侵猎鹰帝国了对吧,我听到了,没关系的,暂时打不过来。”

“这是我五分钟前说的内容,现在说的是青云家族的问题。”

闻言,仓炎历域少有的尴尬一笑,示意他继续讲。不过,后者却是停了下来:“想小雨了?”

“嗯。”仓炎历域点头承认。

“说起来,之前老东西准备计划的一段时间里,你因为没有办法救她,因此疏远了她将近一年,你说小雨会不会恨你啊。”

仓炎历域苦笑一声:“大概会吧。我什么都没有做,其实直到现在也是一样,真正救她的还是魔帝,我还是什么都没做,你说,我是不是不配做一个父亲啊。”

“问我有什么用,我也没做过父亲,要不要给你提点意见?”仓炎议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无奈的耸耸肩,“不过,看似你是拿小雨的生命换取了这个国家的安全,实际上你是拿这个国家的安全换取了小雨的生命,这一点,我希望你清楚。如果这都还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的话,估计我从国家书库里都找不到一个合格的父亲了。”

“行了,我能想通,不用你劝,说正事吧。”仓炎历域叹了口气。

仓炎议对此表示怀疑,但还是捧起奏折,继续说下去:“最近青云家族有点问题,虽然都是些小问题,但是如果联系起来看还是有些奇怪。首先是青云星辰失踪了。第二是青云家族这几天闭门谢客,任何人都不见。第三是青云家族有大量的货物运进,不过他们倒是也没有避讳什么,可以轻松的调查出来,这些货物都是一些金属原料。”

“哦?这三条看起来还真是有点意思,青云星辰失踪,难道是其他势力狗急跳墙了?我记得青云家族前段时间对国内某些货物垄断做的有些过分。”仓炎历域略微回忆了一下,前几天的朝会上似乎还差点因为这个吵了起来。

“这点现在没有任何头绪,但是青云家族表现得却不是很急躁的样子,看上去似乎——”

仓炎议的眼镜中闪烁着一点危险的光芒。

“——就好像青云家族知道他在哪里并且能够保证他的安全一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