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萝莉闯江湖[综+剑三] 第290章 诡异的滴血雄鹰_百里冰烟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27日

闷雷声阵阵,伴随着闪电,雨越下越大。

狄春端着茶,从抄手游廊上,快步向书房走去。

“狄春。”

狄春回头见是李元芳,不由惊讶道:“李将军,这么晚了,您还没休息啊?”

“睡不着,想去和大人聊聊。你去歇着吧,我给大人送茶。”

狄春笑着点了点头,将托盘交给了李元芳。

书房中,狄仁杰静静地站在桌案前沉思,他的桌子上堆满了公文:“真是奇哉怪也!”

李元芳将托盘放在桌子上,轻声道:“大人,请用茶!”

狄仁杰回头见是李元芳,不由笑道:“是你呀!”

“卑职是不是打扰到大人了?”

狄仁杰摇了摇头:“正要让狄春去叫你,你就来了。坐吧!”

李元芳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叹了口气道:“这雨一下就是十几天,真是恼人。小菲出门都快三个月了,竟然也不知道回家。小孩儿就是贪玩,一出门,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

“我们李大将军这是无聊了!”狄仁杰笑道,“不过,我叫你来,也是有些担心啊!”

“大人,莫非是小菲遇到了什么麻烦?”李元芳担忧地站了起来。

狄仁杰摇了摇头将桌上的几份公文递给他道:“这是剑南道益州、陇右道鄯州、河东道蒲州送来的公文,你看一看!”

李元芳愣了一下:“大人,此乃阁批公文,卑职看是否妥当?”

“无妨!”

“滴血雄鹰?”李元芳猛地抬起头,“卑职要是没有记错,小菲最近一次写信回来,似乎就在蒲州。”

狄仁杰点了点头:“剑南、陇右、河东三道,远隔千里,竟然同时发生如此恶性的凶杀案。死了七八十条人命,却没有人看到凶手。除了这只滴血雄鹰,各地官府在勘查现场时,没有发现任何有力的线索。这其中的原由耐人寻味呀。更让人担心的是,小菲最后一次回信出现在蒲州就是蒲州案发的前一天,而她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回信了。”

“小菲生就一副侠义心肠,又与大人一向好奇心重。若是她在蒲州,我是真担心她会往上凑。”

“我也是这么想。公文中还提到被杀的人都是没有身份户籍的流人,死时身边更是带着兵刃,只怕都是江湖人。”狄仁杰沉思道,“这些人为什么聚集在一起,又因何被人屠杀,还有命案现场的滴血雄鹰,都让人在意。如此奇诡的案件,若是小菲知道了,不弄个水落石出才怪呢!”

“大人是怕小菲好奇之下,沾惹了什么庞大的黑暗组织?”

狄仁杰点了点头:“可惜我虽然是宰辅,但是根据朝中惯例,却是不能随意干涉外官办案的。”

李元芳还想说什么,突然宫中内侍到来,传召狄仁杰进宫,说皇帝病重,太医束手无策。

狄仁杰连夜进宫为皇帝诊脉,发现皇帝看似病入膏肓,实际上却是惊恐忧思所致,并不是什么大病。狄仁杰施针之下,皇帝迅速转危为安。

皇帝转醒之后的一番话却让狄仁杰颇为诧异。

皇帝近来一直噩梦缠身,梦到恶鬼索命。昔日被她所害所杀如王皇后、萧淑妃甚至她自己的儿女纷纷出现在梦中。

如王皇后、萧淑妃都是政敌也就罢了,她自己的孩子像孝敬皇帝和章怀太子都是仁孝温和、礼义良善的谦谦君子。就连皇帝自己回想往事也称二人为冤鬼,可见皇帝也知道二人死的冤枉。

皇帝对鬼神之说、冤魂索命深信不疑,甚至还拿出了“物证”——一只青玉翠蟾。曾是皇帝赐给已故章怀太子的,但是十年前,章怀太子李贤死时,这只翠蟾已经作为陪葬品下葬了。

狄仁杰虽然觉得翠玉蟾之事有些奇怪,但是对于鬼神之说却不以为然。

回到府中,已经天亮了。狄仁杰与李元芳说起皇帝认为宫中闹鬼之事,让狄仁杰意外的是李元芳这位杀人不计其数的大将军竟然也畏惧鬼神。

“人只要正身正行,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民,何必有许多杞人之思。鬼怪之说不过是庸人自扰而已。”狄仁杰正在教导李玉芳,却见狄春快步走了进来。

原来是被狄仁杰举荐调任永昌的曾泰前来求见。

今日凌晨,曾泰治下永昌县发生了一桩奇案。从永昌县通往京城的官道上,发现了一起命案。一辆马车车夫被斩去头颅,车厢壁内画着一只滴血雄鹰。而马车旁的小路进去不远一座墓碑下发现了马车的主人——另一具被无头尸体。

同样是死者被斩去头颅和左臂,同样是滴血雄鹰。狄仁杰没有想到发生在剑南三道的滴血雄鹰案竟然这么快就出现在了神都。

一个凶案竟然牵扯到四道十州,二十多个县,这不能不引起狄仁杰高度的重视。他决定先以私人的身份帮曾泰勘察现场。

狄仁杰、李元芳和曾泰勘察现场,在死者身上发现了一份江小郎的身份文牒。可是根据文牒记载,死者是位生于隋大业初年的百岁老者。但是根据无头尸体判断,死者年龄绝不会超过四十岁。

而李元芳更是发现凶手所骑之马蹄印大如碗口,且步幅奇长,不似凡马。

“大人,卑职也算是爱马之人。见过的好马不计其数,小菲的里飞沙算是一等一的神骏,皆具灵性,却也绝没有此马这么夸张的蹄印。”李元芳吃惊道,“卑职总觉得这不该是马蹄印才是。”

不是马蹄印又能是什么?

狄仁杰让李元芳带着拓印的蹄印去找殿中省主管闲厩的飞龙使询问。飞龙使何云却随李元芳一同回来,就何云所言,这蹄印该是来自西域汗血宝马,但是汗血宝马却早在后汗时就绝种了。

其次就是这匹马所戴的蹄铁是隋朝隋炀帝近卫骁果军专用。因是隋朝的蹄铁在本朝乃是禁用。不要说使用就是铸造就是谋逆之罪。

狄仁杰缓缓站起身低语:“隋末的蹄铁,汉代的宝马,这倒底是怎么回事?隋大业七年生人江小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音未落,门砰的一声打开了,曾泰跌跌撞撞地冲进门来:“恩、恩师!”

李元芳忙上前扶住曾泰,只见曾泰脸色发白,身体竟然还在发抖。李云芳扶着他在椅子上,给他倒了一杯水。

曾泰喝了水,才冷静了几分,道:“恩师,卑职在官道上与你们分手,回到了县衙,询问江小郎户籍一事。可是没想到,县尉遍查县志和地图竟然都找不到江小郎户籍所在地江家庄。”

于是,曾泰又遍询衙内熟知永昌县地理的捕快,众人都众口一词说永昌县没有什么江家庄。曾泰锲而不舍地拜访了本县一位九旬老人高如进。高如进的一番话,却让曾泰陷入了惊恐。

据高如进所言,永昌县以前确实有个江家庄,不过因为一个至今未破的灭族之案,江家庄已经化作一片坟地。那是太宗皇帝贞观十年,江家庄中的一户人家,大小三十多口被人杀死在家中,死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被砍去了头和左臂。

高如进就是当初的县尉,经办此案,率人遍查附近的山峦、村庄,最后发现那些肢体都被供在了西林一处荒废的将军庙中。这个案子一直过了四个多月都没有查到任何线索,更不要说是破案。

直到高如进遇到一位走方道士,言说此乃厉鬼作祟、阴兵杀人。高如进开始并未相信,不料次日一场大火,江家庄和西林将军庙都诡异起火,化为白地。江家庄一庄百姓竟然无一人幸存。

高如进因为此案被上封降罪免职。

曾泰根据高如进提供的线索,继续追查,发现江家庄确实化为一片坟地。而江小郎就是江家庄的族长,其坟头的篙草都已经与人一般高了。至于西林将军庙则是江小郎为前隋骁果军中郎将宇文成都所建。

江小郎曾经是宇文成都的部下,深得宇文成都信任。可是后来宇文成都与杜建德大战,江小郎投靠杜建德,暗杀了宇文成都。江小郎当时就是砍去了宇文成都的头颅,成都的头颅在战乱中被敌人焚毁。

至于骁果军似乎有将敌人斩去头颅和左臂的仪式。故而江家庄的案子就被人默认是宇文成都的鬼魂索命报仇。

听了曾泰一番话,堂中顿时安静了下来,静谧的有些可怕。

“难道世上真的有鬼吗?”狄仁杰思忖道,旋即又摇了摇头,“不,不可能!世上岂有鬼哉?就算有鬼也是人在搞鬼!”

“啊——”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

“鬼啊!有鬼——”

“鬼,无头鬼!”外面传来狄府仆役和侍卫的阵阵尖叫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