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少,你缺老婆嘛? 第273章 演戏_妖小猫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20日

沐依依眉头轻皱,却没有过多的言语,还是把服务生叫来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小姐,请问你是谁,你现在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不合适,可以麻烦你回避一下吗?”

苏邶跟苏喃都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直接的出声。

要知道如果换作是其他女人的话,面对这种情况有的只会是愤怒和难堪,可这个女人竟然不当回事,竟然还这么淡然自若的把话说出口。 

直到这时苏喃才抬眸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五官不错,气质也很好,她坐在这里一点都不觉得不自然,反而还十分怡然自得。

啧……有点意思,如果苏邶不是喜欢上了秋盼,或许面前这个女人还真不错,可惜,时间错过了,现在苏邶的眼里心里除了秋盼其他女人估计在他眼里都不是女人了。

“邶邶,要不要我回避一下?”苏喃忽然勾唇轻笑,扭头看她,还顺便对他放了一下电。

而许霂琛见着这一幕,脸更黑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敢对着别的男人笑得这么灿烂,回去再好好收拾她、

“不用,你又不是外人,既然你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在这么紧要的时刻我怎么可能让你离开,你就在这里。”苏邶这话出口的时候,顿时觉得笑都带着苦了。

如果这话是就给秋盼听的,他一定很愿意说,可偏偏不是。

“既然苏先生不介意,那小姐就留下来吧,我也不是什么小气之人。”沐依依笑了笑,大度道,“苏先生,不如我们有话就直说了吧,既然我们双方都是被父母叫出来相亲的,那我也不废话了,你觉得我如何?适合当你的妻子吗?”

说话的同时双手放于下巴的位置,还对着苏邶抛了一个眉眼。

不可否认这个女人是漂亮的,看来他老妈这是走心了啊。

可惜了,这个女人再好也不关他的事了。

“抱歉,李小姐,不合适。”苏邶薄唇微扬,对于女人骤然一变的脸色视而不见。

“苏先生,我姓沐不姓李,这次记住了。”沐依依脸色的变化不过几妙,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这么快急着拒绝我,也不听听我的条件吗?苏少既然也是被家里催的,不如我们合作如何?可不会介意你身边有其他的女人……”

“当然,你也不可以干涉我,我们除了应付双方家长之外,其他的事情没有必要再谈如何?”

说话的同时,她的身上散发出自信的光芒,可惜了,在苏喃面前,她再出色也比不过她。

苏喃不禁在心底对这个女人拍掌,这一招果然漂亮,懂得以退为进,只是这里面的话到底有多少真假这就有些难猜了。

如果这个女人是真的对苏邶没有兴趣的话,苏喃觉得这个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到时等大家找到喜欢的人再分手,可如果她喜欢苏邶,她就另当别论了。

她完全可以利用这件事与苏邶争取更多与他独处的时间。

苏邶在这方面也是个人精,除了对秋盼没有办法之外,可搞破坏这些事他可是最在行的。

他笑了笑,一点也没有因为沐风衣的话而有任何的不满,反而十分友好的道,“既然沐小姐这样说我也放心了,只要你不干涉我的私生活,可以忍受我在外面花天酒地,带女人回家完全没有问题,我也觉得没有关系。”

“如果沐小姐可以忍受得了的话,我觉得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毕竟沐小姐得还算可以,除了手粗些,其他都还是不错的,怎么样,沐小姐觉得可以接受吗?”

听到苏邶的话,苏喃嘴角直抽,她觉得苏邶的脑袋一定是被驴踢了才会提的出这个要求,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都忍受不了他这种无理的要求。

她就想不明白了,究竟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提这些要求的,要是他敢对她这么说的话,她一定第一个打爆他的脑袋。

“苏先生,我是一个女人,你能不能给我最基本的尊重?”沐依依心中愤怒已经开始慢慢蔓延。

从她来到这里,他就一直把她忽略的彻底,他把女人带来一起相亲就算了,可现在还提这么过分要求,他觉得合适吗?

但是看来这个沐依依还真是被气的不轻,脸上青白交错的,精彩的就像走马灯似的。

她还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他连这样的话都可以说的出来。

平时可以他在外面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家始终是家,他怎么可以把些话都说的出来呢?他分明就是故意不给她面子故意羞辱她的。

现在她总算明白了,他根本就不是想来相亲,而是故意来搅局的!

苏邶心中乐开了花,看着沐依依被气的一面容扭曲的样子,他不单没有一点愧疚感,反而越发的开心,这就证明他的计划成功了,这个女人肯定不会想跟他在一起。

“你有病!”她蹭的一下从椅子站起,拿起水杯毫不犹豫的泼在了苏邶的脸上。

泼完水之后,沐依依用力的把它放到桌子上,然后拿起包包,还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像你这样的男人有女人喜欢才怪!活该你要出来相亲。”

说完之后,她怒气冲冲的出了咖啡厅,留下一脸好奇的观众,看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

现在苏邶在别人心中的印象可真是一落千丈,经过这么一闹,现在大家都知道苏邶是一个花花肠子根本就不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确认那个女人走远之后,苏邶才浑身放松地坐在椅子上,还心情大好的让服务生给他上了两杯咖啡。

“姐,我刚刚的演技还不错吧?”苏邶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一脸得意地看着坐在身旁的苏喃说。

然而还没有等到苏喃的回答,他突然被一股大力拽走往后扯,接着许霂琛坐在他原来的位置,把他推出了一边。

看到这一幕,苏喃脸上的笑容更深,马上伸手挽着许霂琛的手臂。

“老公,你觉得他刚刚演技怎么样?”苏喃把问题丢给了许霂琛,脸上笑的那这样一个甜蜜。

“差。”许霂琛毫不犹豫的评价,看到他跟苏喃坐的那么近,他都忍不住想要上前把他给揍飞了。

“姐夫,说话可得凭良心,我到底哪里演得差子?要我说姐的才最差好吗?坐在那里半天才说话。”

苏邶顿时不服气了,刚刚他可是本色出演演的那么到位,怎么就差了?他究竟知不知道什么才叫做演戏的精髓?

“如果我把你的台词都给抢了,那你说什么?”苏喃果断的站在许霂琛那边,还十分高傲的说,“我老公说你演技差,就演技差,你不用在这里狡辩了,你还是想一下今天晚上回去怎么应付爸爸跟阿姨吧。”

她相信刚刚那个女人气成那样子离开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一定会告状,呵呵……苏邶又要被骂了。

她等一下要不要跟他一起回去看一下戏呢?

等他们三人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地暗淡。

思来想去,苏喃还是觉得给弟弟就只有一个,如果她不去帮忙的话,到时候她可不想替他收尸。

苏邶已进入客厅的时候,客厅的上空漂浮着一股诡异的气氛,而刘敏跟苏康永都坐在那里,两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苏喃跟许霂琛对视一眼,这样的气氛,一看就是有事情要发生,她顿时对苏邶投去了一记同情的眼神。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还敢回来,你去哪了?”苏康永一看到苏邶气就不打一处来,一拍桌子伸手指着他破口大骂。

苏喃跟许霂琛都十分自动的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直到现在,苏康永才发现他们两人居然回来了,眼中闪过一抹惊讶,脸上难看的神色也缓了缓。

“你们今天怎么会过来?”

“爸,瞧你这话说的好像不想让我们来一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下次就不回来了。”

“喃喃,你爸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觉得奇怪,你今天回来怎么不跟她说一声?你先坐着,我让人去给你们做一点好吃的。”刘敏适时的插话进来,然后从沙发站起,跑进了厨房叫人多备几个菜。

苏喃也没有阻止,任由她去吩咐,而当她看到苏康永的时候发现他凶神恶煞的眼神落在苏邶的身上。

“爸,小邶又做错什么事情惹你不高兴了?”苏喃明知故问,这个时候要是不说点什么的话,估计等他们离开之后,苏康永一定又会指责苏邶的鼻子骂。

一听到苏喃的话,苏康永长叹一口气,扭头看着苏邶说,“我辛辛苦苦的给他安排相亲,可他都干了什么好事?一顿饭的时间都不到,就把人家给气跑了,你说说你这样,我这么辛苦为你张罗相亲吗。”

早就知道那个女人一定会告状的,只不过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面对着苏康永的怒火,苏邶像根本就不当一回事,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苏康永对他发火的样子,这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爸,我是你的儿子,你能不能不要只听别人说而不听我说,我又没对她做什么事情。”

苏邶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不以为意的说。

刘敏已经吩咐人去做晚饭了,走出来就听到他的话,顿时走过去不满地说。

“做没做什么事情你自己不知道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下线,都把人家气哭了,你知不知道她是你沐伯伯的女儿,小时候还跟人家一起玩过,长大了,你怎么就不记得人家了!”

苏康永看着他那副漫不经心的态度顿时气得更加厉害,脖子也微微红了起来。

苏喃坐在沙发安静的听着苏康永的话,心里暗暗一紧,还好那个女人不知道她的身份,要不然等一下她告诉了苏康永,她假办苏邶女朋友一起搞破坏,还不知道把他气成什么样。

“原来是她呀,我就说怎么那么眼熟?,不过你还别说,长大之后还是长的有些漂亮的,就是性格不太好……”

“啪!”他的话成功的让苏康永心底的愤怒达到了一个顶点,“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看苏康永被气成这个样子,刘敏赶紧走过去替他顺背,然后一边对着苏邶怒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