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有疾否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_如似我闻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27日

苏世誉听闻脚步声回眸望了过去,桃色灼灼下那人缓步而来,眉眼含笑,他微诧,“真巧,楚大人怎么也会来此?”

“不巧,”楚明允站在他面前,笑意盈盈,“你等的人恐怕是我。”

“今早邀我来此的分明是陆大人的女儿?”

“是啊,”楚明允笑道,“也是她让我来见你的。”

苏世誉微皱了眉,不解道:“……这是何意?”

“简单啊,”楚明允笑眯眯地瞧着他,“如今一个旁人都被我的痴心给打动了,苏大人你还不打算应了我吗?”

“楚大人玩笑了。”苏世誉笑道。

“你不信便罢了。”流风漫卷起满地乱红,楚明允慢悠悠道,“不过这良辰美景,苏大人不把欠下的债还了吗?”

“我何时欠楚大人债了?”

“射箭时的事,转眼就忘得这么快,”他抬手捏上苏世誉的下巴,指尖沿着淡色唇线摩挲而过,“不过苏大人若是害羞,我主动些也是可以的。”

苏世誉拉下他的手,“看来方才的宴上楚大人贪杯不少。”

“我酒量好得很,”楚明允顿了顿,又道,“昨夜也丝毫没醉。”

苏世誉笑而不答,转眸将视线落上身旁的花满枝桠,“时令已晚,这恐怕是能见得的最后一场桃花了。”

楚明允却仍定定瞧着他,顾自续道:“我昨夜一直都是醒着的。”

隐于袖中的手指顿时收紧,苏世誉面上却波澜不惊,“原来如此。我还奇怪楚大人为何要睡在山亭中,也不怕着凉。”

“提起这个……”楚明允拖长语调,“那件外袍我不打算还你了。”

苏世誉笑了笑,“无妨,既然楚大人喜欢,那只管留着便是。”

楚明允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似是想读出些什么,闻言低声笑了,“可我更喜欢你,苏大人也肯让我留着吗?”

苏世誉一怔,微敛了眸,淡淡道:“楚大人玩笑了。”

楚明允偏头,微狭起眼眸,“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心上一窒,微有迟疑,苏世誉慢慢地抬眸对上他的眼,目光深深,如夜似海,他便倾身笑看过来,“若我说都不是玩笑呢?”

四目相对,苏世誉静默片刻,忽而了然,“匈奴所提出的条件我先前已详细地问过魏大人了,既然陛下说要待我回来后详加商议,我自当慎重思量,楚大人不必担忧至此。”

楚明允面上笑意隐去,“……我何曾说过是为了匈奴的事?”

苏世誉笑笑,“我早就说楚大人应改掉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习惯,往后还是直言为好。”

“世誉,”楚明允一把握住他的手,看入他眼里,极其认真地道:“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苏世誉愣住。

“我直言了,”他低声道,“你肯应我吗?”

苏世誉略略回神,下意识要挣开手,笑道:“楚大人这是……”

他握得更紧一些,“你肯信我吗?”

半晌无话。

花影曳动,林间渐起凉意,重云灰蒙蒙地压在了天际。

苏世誉抬头远望一眼,复又轻轻抽回了手,叹声了气,“暮春多雨,你我还是尽早回去为好。”

手中空了,风盈满袖将掌心依稀的温度也吹散,楚明允不自觉收拢了指,却弯眉一笑,“就知道你会是这么个反应,不解风情,果真是块石头。”

苏世誉笑了声,“楚大人的风情,恐怕这世上都无人能解。”

“怎么会,只要苏大人把方才的债清了,我就教你做这世间独一人啊。”楚明允笑得眉眼弯弯。

苏世誉无奈笑看他一眼,温声道:“不闹了,早些回去吧,免得再淋了雨。”

楚明允“嗯”了一声,看着苏世誉转过身去,有风倏然而起,微湿的气息携了桃花淡淡香气迎面而来,满目纷然,一地残艳,他忽而开口,声音沉沉地模糊在风里,

“来日方长。”

苏世誉未能听清,回眸看来,“什么?”

楚明允眸光潋滟,轻笑一声,上前几步与苏世誉并肩而行,“没什么。”

一方桃林外,陆清和踯躅良久,末了还是敌不过好奇心,深吸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踏入。

花已开至末路,怒绽得凄艳,绯色弥满视野。

陆清和四处张望着寻找,风过枝摇,几树后隐隐约约地显出个身影,孑然独立。她忍不住心头骤紧,一边暗道不应该啊,一边快步上前拨开了遮挡的花枝,张口道:“怎么回事?您没寻到苏——

话音戛然而止。

她怔怔地望着书案后的男子抬头诧异看来,颇显秀气的手正握着支朱笔,铺展的画卷上有十里桃花。

陆清和回过神来,忙转身要走,“抱歉抱歉,认错人……”

“眉黛夺得萱草色,红裙怒杀石榴花。”男子提声道,“别动。”

她应声僵在原地,“啊?”

只见那男子提笔蘸墨,在画上几笔寥寥勾勒出轮廓,神.韵已然浮现,他再抬眸看来一眼,极为和气地笑了笑,“无需紧张,随意站着即可。”

“……哦。”陆清和应道,顿了顿,忍不住抬手理了一下鬓发,“那……你画好看点啊。”

男子笑着应下:“自然。”

他面容生的柔和秀气,像是哪位太傅家的子弟,陆清和偷瞄良久,又在画上扫去一眼,“喂,那个……你先前有没有看到其他人啊?”

男子不抬眼地摇了摇头。

“奇怪。”她嘟囔一声,叹了口气,索性闲谈起来,“你是头次过来吗?”

男子不禁含笑打量着她,直看得陆清和一头雾水,他才道:“每年都来。”

“每年都画?”

“是。”

“……你真无聊。”陆清和嘴角抽了抽。

男子毫不介意,笑了笑,“年年岁岁,花也并非全然相似的。”

“那也终究是一处风光,看久了总会枯燥,”陆清和道,“不如再去别的地方走走看,三千世界,处处繁华。”

“你去过很多地方?”

“当然啊!”她眉眼更添明快,“西湖、洞庭、湘江,江南我都快走遍了,这次我爹发信催我回来前我又去了长白雪山,那里的白雪无垠,真要比这儿美得多!”

“你爹是陆尚书?”他问道。

“对啊,你怎么猜到的?”陆清和奇道。

未及回答,身后忽然碎步赶来名宫娥,擦过陆清和身旁,直接叩首跪下,“陛下,有雨将至,昭仪娘娘请您回殿歇息。”

陆清和顿时腿软。

李延贞点了点头,“知道了。”他任宫娥上前来收拾画卷,道,“陆爱卿曾提起过,他女儿怀游侠之心,好四处游历。”

陆清和俯身就跪下了,“臣女不识陛下圣驾,言辞无礼还望陛下不要见怪!”

李延贞好笑地看着她,“起来便是。”

“不、不必了……臣女跪着就好。”陆清和垂下头,欲哭无泪。

李延贞上前将她扶起,“画还未好,待空闲之时朕再找你来补全,如何?”

陆清和战战兢兢地起身,闻言不由得斗胆看了李延贞一眼,人面桃花相映红。

她心头一动,鬼使神差地道:“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