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和玛丽苏开玩笑 第143章 古宅_打酱油而已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27日

暑假的第五天,笔记本还没找上门来,金妮就被一块方糖打醒了。

方糖不知从哪飞来,正中她的脑门,碎的一塌糊涂。

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是怎么回事,起身弄干净一头一脸的碎末,睡意全无,索性到书桌前拍醒了笔记本。

今天的作业题目显现出来——向东一直走,不撞南墙不回头。

金妮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往东走会撞到南墙,一边咒骂着越来越不靠谱的作业一边装备起来,她找来一顶破草帽,一双软凉鞋,增强了防御力,又把几块三明治和一大壶水放进背包,好随时补充生命值。出发前,她想到一路走来可能十分无聊,又偷偷溜进父母的房间,从床下的大藤箱里取得了一件隐藏物品——红宝石戒指。

红宝石戒指的功效非同小可,可以增加冒险者的意淫属性,比如一边盯着它一边想象自己有一个法力无边的戒指精灵或者连着另一个世界的异度空间,是一个人独自漫游的必备良器。

戒指在金妮的食指上有点大,必须用拇指和中指夹牢才不至于脱落。她有点担心会把它甩丢,不过转念一想,这么大的活人连个戒指还看不住?

金妮带着乐观的情绪,告别了陋居的父老乡亲,独自出发了。

她很庆幸作业题目选了东面,陋居东面的小路,通往路菲所在的小镇。

刚放假的时候,金妮做足了准备,打算不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说服全家同意她把路菲养在家里,没想到路菲不领这个情,毅然回到了住惯的镇子,过着风餐露宿却自由自在的生活。

金妮转着戒指,想着故事,没花多少时间到了小镇,从老电影院后边的小巷子里找到路菲,二话不说拽着一起上路。

继续往东,房屋越来越少,渐渐两边变了田地,又浓又稠的绿色一直流淌到天边。空气里的干草味特别好闻,田边的篱笆上爬满了鲜艳的牵牛花,有的在烈日下蜷缩着身体,有的还在努力绽放,几只飞累的蜻蜓停在花藤上,多半是黄的,偶尔也能看见一两道清亮的蓝。

金妮靠着高过人头的玉米杆投下的阴影行走,累了就找树荫下的草堆坐一坐,她有一次追一只路边的小山羊,在别人家的羊圈后边,捡一把断了齿的草叉。

这回她满足了,觉得自己帅的不行,有一个法宝,一头灵兽,还有一件称手的武器,比历史上哪个探险家都不差。

她举起红宝石戒指猛看,那些数不清的抛面把光线变成了一个难解的谜语,谜面是深深浅浅的红,只要看一眼,世界上所有的玫瑰与鲜血都尽收眼底,却找不到一丝一毫关于它们的答案。金妮掉进了艳丽的漩涡,抛面全变成了异世之门,让她一会以为自己是微服私访的国王,一会又变成了带着巨大秘密逃亡的法师。

她把所有有趣的身份都想了一遍,忽然又记起了缇雅,她让她去找颜料耽误了好久,必须赶快回去救那些没有脸的村民。

缇雅还有两种颜料没有找到,但时间不多了,只好先去见坏脾气巫师再作打算。

她来到北方沼泽,找到坏脾气巫师,他是个长着银鼻子的高个男人。巫师看缇雅找来了红蓝绿三种神奇材料,气的头顶上着起一圈火。他一边把一口大锅顶在脑袋上,一边把一个女人的素描像扔给缇雅,告诉她在水烧开之前如果不能把女人涂上颜色,他就把缇雅扔到锅里去煮成燃料。缇雅慌忙给画像上色,她用蓝色鳞片给了画像一双蓝眼睛,用红色羽毛给了画像一张红嘴巴,用绿色种子给了画像一件绿裙子,可画像的头发和皮肤,还是空空如也的白色。

水开了,坏脾气巫师狞笑着把缇雅扔进大锅,就在缇雅的背包入水的一刻,那枚金蛋里孵出了一只金色的小马,它接住缇雅,蹄倒大锅,热水浇在巫师头上,融化了他的银鼻子。缇雅灵机一动,扯了一撮小马的鬃毛,放进热水,鬃毛一下子化了,缇雅有了金色银色两种颜料,一种给了画像金色的头发,一种给了画像雪白的皮肤。

颜色填好之后,画像上的女人一下子活了,从画布上走出来。原来她是一个出色的画师,巫师因为嫉妒,设了圈套,夺去女人所有的颜色,使她变成素描。狡猾的巫师把四种颜色藏在了世界各地,还把她的肤色涂在自己的鼻子上,这样谁都不能来救她。女人非常感谢勇敢的缇雅,送给她一杆有魔力的羽毛笔。

女人把坏脾气巫师关到了一本讲的都是爱与正义的漫画书里,希望里边的情节能帮他改邪归正。她还答应帮山下的村民每个人都画一张少女漫画的脸,大家都很高兴。

缇雅举着羽毛笔,骑着小金马,再次踏上旅途……

金妮想到这觉得很过瘾,找了片树荫坐下休息,掏出三明治和水壶,和路菲一起大吃大喝,并想象着红蓝两格渐渐涨满。

饭后,太阳过了正中天,暑气越来越重,空气都扭曲起来,周围的景物变得跟水蒸气一样模糊。

金妮看看小路,没有尽头,完全不知道南墙在哪。

她决定小憩一会,如果醒来太阳快落山的话就直接回家。她把头枕在路菲的背上,用草帽盖住通红的脸,双手叠在胸前,不一会就睡着了。

她睡得并不深,总有许多千奇百怪的影子跑到梦里,她感到有人拨她的手指,杵她的肚子。她觉得发生了什么,却说不清出了什么事。她知道自己没睡着,但又不能说自己醒着。

总之,这一觉睡得极差,既像只闭了一会眼,又像过了好多年。

不知什么时候,金妮别别扭扭的爬起来,抹了一把脖子上的汗,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红宝石戒指不见了。

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旁边这棵树上吊挺合适。

她打了自己一巴掌,清醒了一点,第二个想法是:回家就装不知道吧。

她马上又想到,自己这么多年骗得过谁呢?

看来她要在回家被抽死和这里上吊死之间做出抉择了。

就在金妮四下找绳子的时候,路菲咬住她的裤脚拽了拽,然后敏捷的钻进了路边的草丛,金妮手忙脚乱的抄起草叉追了上去,紧张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点。

想到有一条不论是感官还是直觉都很强大的狗朋友在身边,也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野地里的草叶锋利无比,昆虫成群结队,让金妮想起了去年学校里的热带雨林。可她已经顾不得痒或疼了,路菲机灵的在草间穿梭,她必须奋起直追。

等金妮身上粘满了小虫的尸体,路菲也放慢了脚步,仰起头,冲着天空怒吼。

气喘吁吁的金妮抬头观瞧,看到前面不远处有座老房子。

房子一共三层,密密麻麻的满是玻璃窗。

金妮看呆了,尽管路菲一直催促,她却不敢前进半步。

那里实在太老旧了,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发生了多少故事,如今都已被时间遗忘。上边长满的常春藤倒是欣欣向荣,可谁知道灰绿的叶子剥落后,会不会露出褐色的血迹。

一点醒目的光芒一闪而过,金妮皱起眉头,眯着眼睛,看到老房子烟囱旁有堆乱七八糟的树枝,树枝间一道熟悉的红光在闪烁。

路菲跑到老房子前,扒着斑驳的墙皮,鼻尖指着房顶,急躁的吼着。

戒指说不定就在那,金妮别无他法,小心翼翼的凑到跟前,围着房子转了一圈,看看大门,黑洞洞的,决得还是从外边爬上去更保险。

西面的墙上有排金属花架,锈痕遍布,缠满枯萎的藤萝,摸一摸都吱吱咯咯的作响,金妮吞了口唾沫,把草叉别进腰带,窜上架子,尽量不去想墙壁上会不会突然伸出一只手拉住她的脚腕。

她顺着花架,迅速爬上二楼伸出的半开放平台,又攀上平台的围栏,双手拼命的伸直,抓住了房檐下的水槽,一只脚蹬住旁边的排水管,奋力一撑,半个身子趴在了房顶上。

那简直是另一个世界,由垃圾、灰尘和鸟粪主宰的王国.

金妮顾不得脏,奋力蹬着双腿,把自己送到安全些的地方。

她喘了口粗气,冲下边仰望的路菲伸出大拇指,然后战战兢兢地向房顶另一头的烟囱进发。

房顶是水坝一样的梯形,四面倾斜,正中间有条窄窄的通道。金妮压低身子,直视前方,抽出草叉,当拐杖一样撑住房梁,缓缓来到烟囱旁,在角落里找到一团乱七八糟的干草与树枝搭成的鸟巢。

鸟巢粗糙,但还算结实,收拾的也很干净,里边落着几枚漆黑的羽毛,看来像是乌鸦的家。金妮听说过有些鸟喜欢闪亮的东西,看到之后会想方设法据为己有,乌鸦就是其中之一。她很想看看这位大盗的尊容,不过不凑巧,鸟巢的主人不知到哪去了。

她带着报复的心态,把手伸进鸟窝,掏个底朝天,不仅找回了丢失的戒指,还得到了七枚闪闪发光的硬币、三枚汽水瓶盖、一串假珍珠、两块漂亮的石头、一把五颜六色碎玻璃。

她像找到了宝藏的海贼王,忘情的欢呼起来,完全不知道在她得意忘形的时候,背后一双贼光闪闪的眼睛正刺向她,想刺穿她。

金妮听到路菲的叫声,猛地转身,一架黑色的小型战斗机燃烧着强烈的敌意俯冲到她面前,利爪上的寒气吓得她往后一退,踢在烟囱上失去了重心,一双强劲的翅膀同时在她脸上轮流扇过,金妮抬起胳膊阻挡进攻,只觉得身子下边一空,从宽大的烟囱里掉了下去。

这是一趟惊险却十分短暂的旅途,金妮大头朝下穿过烟囱,眼看就要摔出个脑震荡的时候,巫师与生俱来的自我保护能力,在下边托住了她,使她翻了个身,摔在一堆煤灰上。

她拼命咳嗽,揉着摔疼的地方,从壁炉里爬出去,魂飞魄散的趴在地板上,想好好喘一口气,可那口气刚到嗓子眼,一下子僵住了,因为它听到说话的声音。

在那荒废、神秘、黑暗的古宅里,有东西说话。

“Bin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