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孩子共享记忆后的不正常生活_第二章:憋屈的共享记忆(银月孤狼)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02日

这一觉我们睡得很沉,没有做梦,更没有失眠。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我的眼皮上的时候我醒了。

绑着我的铁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自动揭开,我慌忙爬起来,舒展自己发酸的四肢。

我试着回想了一下之前的记忆,脑子里嗡的一声,一些不得了的东西出现在了我的记忆里。

我的脑海里多了诺伊兰和哥特少女的记忆。

哥特少女名叫娜塔利娅,沙俄贵族的后代。沙俄白军战败以后,娜塔利娅的爷爷一辈沿西伯利亚铁路逃难到东北,在华国落叶生根。娜塔莉亚虽然祖籍俄国,但是因为整个家族在华国发展了多年,所以入籍华国。娜塔莉亚从小被送到瑞典的一所贵族学校读书,所以并不会说国语,不过精通几乎所有西欧国家语言。娜塔莉亚因为性格孤傲,所以基本没什么朋友,甚至连亲戚都不怎么待见她,这也导致了她性格越发乖张,近期她又迷上了日耳曼文化,把自己打扮得像一个巫女,从里到外都十分中二。

诺伊兰是一名犹太华国人。诺伊兰的爷爷原本居住在德国,正好赶上纳粹屠杀犹太人。诺伊兰的爷爷辗转逃到了魔都,最终定居在华国。诺伊兰的家族非常擅长经商,再加上犹太人的身份获得了很多海外援助,改革开放以后迅速称为了华国巨富。不过诺伊兰在四五岁的时候被送到耶路撒冷读书,所以虽然会说国语,但说得不是很好。诺伊兰性格开朗所以朋友很多,尤其以漂亮的女性朋友居多,个别还关系暧昧。

‘等等,诺伊兰是个百合!’继续读取诺伊兰记忆的我如遭雷击,因为大量香艳的记忆涌入我的脑海。诺伊兰不仅是一位百合,而且还是一名后宫王,什么御姐、萝莉、傲娇、病娇几乎所有种类的女孩子都拜倒在诺伊兰的石榴裙下,而且对她极为痴迷。我的脑海里不断涌上诺伊兰和这些女孩子在各种地方缠绵的内容,突然喷出一管鼻血。这种场面对我这样的小男孩来说实在太刺激了。

‘我说你怎么看娜塔丽娅的眼神怪怪的,原来是有这种非分之想。’

在我回忆两人的记忆的时候,二人同时醒来。

她们俩显然也注意到自己的记忆里多了些东西,埋头回忆。

‘等等,既然我获得了她俩的记忆,也就是说我的记忆。。。。。。’我暗道不妙,人生来在世,谁还没有些黑历史呢,而且有些方面作为一名正常的男孩来说都是经常会发生的,比如洗澡的时候“自娱自乐”什么的。

“我的脑子里怎么会有别人的记忆?”同一个声音在我们三人的脑海里同时响起。

‘我脑子里绝对没有想这句话。’我和诺伊兰都神色大变,显然她和我一样都被这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难道是心灵感应?

‘刚刚是谁在说话?’我试着在脑海里读出这样一句话,来印证我的想法。

这次娜塔丽娅和诺伊兰被吓了一跳,不可思议的望着我。两人同时一颤,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记忆共享!’我们三人同时在脑海里发声。

这种怪异的现象不是心灵感应,而是记忆共享。人的短时记忆会记录大脑里的想法,而我们三人记忆共享,对方内心的波动都会被准确的呈现到记忆中去,所以让我我们误以为是三人产生了心灵感应。

‘不。。。。。。’绝望的声音回荡在我们的脑海里。

‘不许看我的记忆。’

人的记忆是人最隐私的东西,将自己的记忆呈现给别人,简直比脱光衣服在大街上裸奔还要羞耻。

‘好,我们谁也不许看谁的。’我们立即约法三章,妄图保留自己的那些小秘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窥探别人的隐私是人类的天性,我们三个在达成约定以后,都不由自主的开始翻找对方的记忆。

‘都说了不许看。’尴尬的是因为记忆共享,我们可以洞察的对方的心理活动,所以第一时间就知道对方在看自己的记忆。

这一次,我尽量不去看她俩的记忆,可是记忆还是源源不断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想不看都不行。她俩估计也是如此。

洪流般的及记忆让我们无暇分心,只能站在原地接纳这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一些生活琐碎的记忆也还好,我勉强还能稳住心神。但是有一些记忆直接击溃了我的三观。

娜塔丽娅明明是一位很高冷的少女,可是她的记忆里却有一些十分惊爆的场面。场景是娜塔丽娅在洗澡,然后娜塔丽娅感觉自己越来越燥热,是的我可以从娜塔丽娅的记忆里感知到她当时的触感与心态。然后她的左手揉起了自己体积客观的胸部,右手伸到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然后一阵压抑的哼叫声在我的脑海里响起。

如此具有冲击力的场景,身为一名各功能正常、取向正常的男性,我不可避免的起了生理反应,慌忙捂住自己下面不太老实的家伙。

‘我还以为只有男生会做这种事,没想到女孩子也会。’我的声音传到了娜塔丽娅的脑海里。

娜塔丽娅早就面色绯红,哪怕她知道这种事情对青春期的女孩来说是正常的,但依旧羞耻度爆表啊。

诺伊兰也好不到哪去,早早的和我一样捂住自己的私密部位,生怕我和娜塔丽娅看到她的反应。

我们三人的脸越来越烫,脑海里的尺度也越来越大,虽然除了诺伊兰我和娜塔丽娅都是自娱自乐,但还是太羞耻了。我们三人几乎同时喷出了海量的鼻血。

记忆共享最糟糕的是感觉记忆也会共享,我的生理反应全部反应在了她俩的身上,而同样的她俩的反应也全部反应在我的身上。三种感官同时加强形成了越来越刺激的正反馈。

如此作用之下,我们三个的生理反应几乎快要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再持续下去,我不知道我们三个能不能把持住自己的理智。我们三个都惊恐慌张地看着对方。

‘要挺住啊。’我在脑海里鼓励大家,再坚持一下这些记忆就过去了。

‘我。。。我坚持不住了。’娜塔丽娅几乎要哭出来了。

接着,一股强烈的舒畅感从娜塔丽娅的记忆中传来,强行将我的理智拉了回来。我是缓过来了,但诺伊兰就没那么好运了,因为同为女孩子的缘故,娜塔丽娅的感觉记忆非但没有缓解她的状况,反而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同样的舒畅感从诺伊兰那里传来。

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俩内个什么了呗。

‘我撑住了,我真是太强了。哈哈哈。’我心中不由一笑,总算撑过难关了。

娜塔丽娅和诺伊兰此时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在一个男孩子面前发生这种事实在事太丢人了,最关键的是我居然撑到了最后,这一点她俩忍不了。如果大家都一样的话,那也到没什么了,但是我撑下来了,这下她俩就显得很尴尬了。

‘要不,我们这样。’一个不妙的声音在我脑海里响起,她俩要搞事。

娜塔丽娅和诺伊兰对视一眼,一股深深的恶意向我袭来。

这俩人同时向自己的胸抓了一把。巨大的刺激向我袭来,我知道现在跑也没用,只要她俩不停手我就只能忍着。我强行镇定,但是并没有用,我巨大的感官刺激还是通过共享记忆传到了二人的脑海里。

两个人变本加厉的使上力气,刺激变得更加强烈。

‘要完,要完。’

我愤恨地看了二人一眼,不甘地闭上眼睛,痛苦地享受那种特有的感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