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有疾否 第60章 [第六十章]_如似我闻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31日

淮南终究是个富庶之地,往来贸易不绝。叛乱过后,纵然有许多人宁肯绕道也不走寿春,但也有些商贾图利贪近,免不了时常途经此地。

守城的士兵们手握长戟,丝毫不敢松懈,拦下来人将全身仔仔细细搜查了个遍,又谨慎地向头领那边望去一眼。

戍卫头领靠在墙上,抄着手再将人上下打量一遍,才点了点头放行了。

仲夏已过,暑气还未消减,热得人难免有些心不在焉。头领正眯着眼百无聊赖地望向远处,忽然就直起了身子。

明晃晃的日头下,城外的官道上人烟稀少,绿荫如云,而极目处却隐隐出现了一线影子,随着由远及近,他看得越来越清晰。侍从们按刀驭马,围护着一前一后的两辆马车,马车辘辘驶来,气派逼人,其后长长的队伍中有人高举玄黑旌旗,旌旗招展。

头领精神一振,拉过一个守卫,守卫得了吩咐忙不迭跑进城中,而他整了整兵甲,快步迎上车队,“恭迎太尉大人、御史大人远道而来,我寿春全城上下已经久候多时!”

“嗯。”苏白勒马于前,对头领道:“入城吧。”

“这位大人且慢。”头领看着面前的少年,笑道:“咱们郡守大人定了规矩,入城都要过了检查才行,小的得按规矩行事。”

苏白一僵,扭头望向马车,顿时心虚得更厉害了。

毕竟那两辆马车,都是空的。

前几日他收到公子的消息,知道他们已经在城内,可他也就只知道这个了,联络都联络不上,眼看路途一日日的近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寿春来,只盼着公子什么时候能从天而降,最好直接落进车里,免得他再担惊受怕。

可是眼下查车的都来了,公子您怎么就落得这么晚呢。

头领看苏白久久没有回应,给了旁边守卫一个眼色,几个守卫立刻心领神会地走上前。

苏白猛地回头,喝道:“放肆!”

守卫们脚步一顿,犹豫着不敢再动。

“这位大人……”

“你们究竟清不清楚这是什么人的车,竟敢大胆冒犯?!”苏白提声道。

“小的自然知道。”头领笑道,“还请大人勿怪,小的只是按规矩行事,您也知道咱们这儿的情况,谨慎点总是好的,这也是为了车上两位大人好。”

“我们奉皇命前来,会有什么不妥?”苏白摆足了气势,“再说了,车中这两位大人又是什么身份,是你们有资格说查就来查的吗?”

“这……”

“那我有这个资格吗?”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四周随之一静,守卫们让出一条路,那男人打马上前,笑了,“我还以为又来了哪位大人,原来是御史大人身边的侍从。”

苏白低下头去,“……郡守大人。”

“韩大人。”头领恭敬退到一旁。

淮南之地分为四郡,主属九江郡,寿春亦为九江郡都,眼前男子正是九江郡守韩仲文。淮南王死后,朝廷立马派来官员接管了封国职务,如今虽将淮南划属给了西陵王,但以职权而言,淮南大半实际是在他的手中。

韩仲文从苏白身上收回视线,吩咐道:“依例搜查。”

“是。”

“大人三思!”苏白急道。

“只是简单察看,不会冒犯两位大人的。”韩仲文道,“反正你我都知道车队中查不出什么东西,既然如此,看一看又怎样?”

“还请大人细想!”苏白心念急转,“太尉大人和我家公子身份是何等尊贵,更何况我们前来是有皇命在身,如果这样都连城也进不了,还要在这酷日下的城门口下车受人搜查,岂不是要让天威扫地?”

韩仲文微微皱眉,看着他不语。

苏白继续道,“再者说,且不提依太尉大人的那种性情会作何反应,万一被陛下得知,怪罪下来还得是韩大人您来承担。既然您都清楚车队里什么都没有了,又何必犯这个险呢?”

片刻沉默,韩仲文慢慢地点了点头,“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他看向停在后面的马车,提声道:“既然如此,就请两位大人入城,由下官好好招待。”

马车安静,毫无回应。

韩仲文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苏白,又看了眼马车,策马转身先行,车队紧随其后进城。

苏白悄悄地松了口气,才发觉自己已经是一头的汗了,只觉得这辈子脑子都没转得这么快过,不能让公子看见真是太可惜了,思至此,他又发起愁来,躲得过这一时,可公子再不出现,又该怎么办呢?

苏白忍不住回头,看着马车缓缓拐出巷角,平稳地跟在后面。

“你看上去好像很是心神不宁?”韩仲文不知何时慢下一些,在他前方开口。

苏白连忙笑道,“怎、怎么会呢。”

韩仲文倒不在问,转眼抵达他的府邸,朱门大敞,一列府兵迎出。他翻身下马,眼睛直盯着那两辆马车,“到了,请大人下车入府。”

车中尚未有动静,苏白跟着下马,边走上来边开口:“韩大人,我家公子……”

韩仲文一眼扫过,府兵立刻将苏白拦下。他一步步走到车旁,又看了眼满面焦急却说不出个什么来的苏白,转回头对着车帘沉声道:“太尉大人和御史大人自京中远道前来,下官不胜感激,特来迎接。”顿了顿,不见应答,他伸出手去。

还没等韩仲文碰到车帘,一柄纸扇自内缓缓挑开了绣锦车帘,露出了冶艳眉目,唇角一勾就笑了,“韩大人这耐性可差啊。”

韩仲文微微一愣,反应极快地收回手,行礼道:“楚大人。”

“呵,”素白手指抵着乌木车框,楚明允偏头瞧他,曼声笑道:“韩大人,你就是这么来迎接的吗?”

“大人的意思是……”韩仲文不明所以地抬起头。

楚明允笑意尽敛,“跪下。”

韩仲文脸色陡然变了,他环顾周遭都盯着这边的侍从府兵,又将视线艰难地移回楚明允的脸上,僵持了片刻,他咬紧了牙,终究在众目睽睽中缓缓跪了下去,低头俯首,“下官……恭迎大人。”

楚明允没有开口,神情淡漠地低眼瞧着他。一片死寂般,连苏白也小心地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丝毫声响。

终于楚明允无趣地移开眼,下了马车。

韩仲文仍垂头跪着,直到看到一角白袍也自眼前走过,才听到有温和嗓音道:“韩大人请起吧,不必这般拘礼。”

韩仲文深吸了口气,隐在袖中的拳握紧又松,他整理好表情,才站起身,对楚明允和苏世誉道:“寿春城中数下官府中防守最为严密,旁处住所都比不上,因此我就斗胆安排了两位大人住在我府上,不知道大人能否满意?”

苏世誉淡淡笑道,“那就打扰韩大人了。”

“无妨,我带两位大人进去。”

府邸极大,韩仲文在前一侧引路,楚明允与苏世誉并肩而行,侍从们缀在后面,行经两旁的绿竹幽径,风过处沙沙细响,得见碧影婆娑。

突然一阵嗒嗒的小跑声传来,紧接着响起一声惊喜的叫喊:“哎!大哥哥!”糯糯童音,颇为熟悉。

他们停步望去,一个小个子从小径里钻出,伸长了白嫩嫩的胳膊挥了挥,“大哥哥!”又看见皱紧眉的韩仲文,“啊,还有爹爹!”子铭向身后道,“娘,快来看,厉害的大哥哥们来我们家里了!”

“说什么傻话呢,哪里来的大哥哥……”柳云姿一抬眼,话音乍止。

楚明允意味不明地笑了声,侧眸与苏世誉对视一眼,“这下可真是有意思了。”

苏世誉敛眸不语,看着柳云姿眼神闪动,旋即平静下来,拉着孩子走上前来行礼,“妾身管教无方,还请两位大人不要见怪。”

“无妨……”

“大哥哥你们……”苏世誉话未说完,韩子铭兴高采烈地想凑上来,被柳云姿一把拉了回去。

“你们见过?”韩仲文问柳云姿。

柳云姿按紧孩子,抬眸望向他们一眼,复又垂眸摇头道:“想必这两位就是夫君提到过的太尉大人和御史大人吧,妾身深居府中,怎么会有幸得见。”

“娘!”韩子铭不高兴地要挣开她的手,“明明见过啊!前几天大哥哥救了我们,你怎么能耍赖!”

韩仲文疑惑地看着小儿子,又见楚明允和苏世誉神情淡淡。

柳云姿俯下.身将韩子铭揽入怀中,柔声道:“是,前几日有两个大哥哥救了我们,可人家只是路过这里,早就走了。你说他们就是大哥哥,是不是因为这两位大人穿的也是蓝衣和白衣,所以就认错了?”

韩子铭脸皱了起来,看了看楚明允,看了看苏世誉,又看了看柳云姿,末了只好低头闷闷道:“是吗……?那……可能是子铭认错了吧。”

柳云姿笑笑,站起身对韩仲文道,“不用在意,小孩子难免总是记不清人的。夫君快带两位大人入厅吧,站在这里做什么。”

韩仲文不疑有他,闻言向楚明允和苏世誉简单赔了一礼,继续领着他们进了主厅,落座后说是要下去再安排些什么,将招待之事暂且交给了柳云姿。

孩子已经被侍女带出去了,柳云姿亲自上前斟茶,碧绿茶水轻漾涟漪,映出她低垂的眼眸。

楚明允侧头瞧着她,忽地笑了,“真没想到,还会再见到柳夫人,”他话音一顿,眉梢微挑,“啊,错了,该叫韩夫人才对。”

柳云姿专心地将杯盏添满,低声笑道,“妾身也没想到。”意喻不明。

“劳烦韩夫人了。”苏世誉接过杯盏,“不过总归还是我们要惊讶多些,没想到夫人你会为了我们撒谎,感激不尽。”

“苏大人哪里话。”柳云姿平静道,“妾身不过一女子,不明白两位大人那日为何隐瞒身份出现,也无意探究,方才之事就是报答救命之恩罢了,再无他意。”言罢不待回答,她顾自行礼离去,“大人慢用。”

苏世誉浅饮茶水,收回了目光,淡淡笑道,“这位韩夫人可谓是聪明通透。”

“是要比她夫君强一些。”楚明允搭上苏世誉的肩,似笑非笑。

“……”站在旁边一头雾水了许久的苏白见没了旁人,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出声,“……公、公子,你们究竟是在说什么啊?”

苏世誉笑看他一眼,“没什么。”

“哦。”苏白道,顿了顿,又实在忍不住小声问道:“公子,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在马车里的?我都快被吓死了!”

“入城之后,在巷子拐角里我和世誉就到了。”楚明允道。

苏白一愣,“我怎么没注意到?!”

苏世誉轻轻笑了,“若是你都能发觉了,还要怎么掩人耳目。”

“也对。”苏白点了点头,点到一半猛地意识到什么,瞪大了眼盯着楚明允道:“楚、楚大人……您、您、您刚才叫我们公子什么……”话音骤然一卡,他震惊地看着搭在苏世誉肩头的手,“公子您不是从来都不让人碰吗……”

“哦——?”楚明允笑了,勾过他的发慢慢绕在指尖,“可是我不仅能碰,还能摸呢。”

“……”苏世誉深深看了他一眼,拉下了他的手。

苏白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楚明允干脆揽住苏世誉,自眼尾斜斜瞥去一眼,笑意盈盈,“不用看了,你家公子已经是我的了。”

“什么?!”苏白难以置信地盯着苏世誉,却见公子闻言只淡淡笑了一声,只觉如遭雷击,半晌半晌,苏白才颤着嗓子问道:“……那,那,公子,属下要改口叫他夫人吗?”

楚明允:“……”

“啧。”楚明允捏着苏世誉的下巴让他面朝自己,微微眯了眸,“笑什么啊你。”

苏世誉忍下笑意,一本正经地对上他的眼,“有吗?”

楚明允低笑了声,倾身与他额头相抵,定定瞧进他眼底,声音也低低沉沉,“还不承认了?”指腹轻划过唇线,随即就要吻下去。

不等苏白捂着眼转头就跑,苏世誉先一步挡住了他,“有人来了。”

“……世誉。”

“是李彻。”苏世誉起身看向厅外。

楚明允长叹了口气,不耐烦地偏头望去,韩仲文跟在一个清秀青年身后,穿庭而来。

西陵王之子李彻步入厅中,一眼就看到了站起相迎的两人,客气行了一礼,“楚大人。”然后他才转向苏世誉,相视片刻,蓦然一笑,“兄长,好久不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