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踏天涯 第二八五章 莫老板的警告_午夜狂响曲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20日

新的事物往往最是吸引人,暮晚和阿七天赋也只是比张天流好一点,每日只能多比他打坐两个时辰,这对于那种天生的修炼体质,无需依靠琉璃宝盏此类功法辅助也能在修炼之初,入定几天几夜的天才而言,她们的确不入流。

所以她们虽然很想修炼,早日提高修为,但有心无力!

有人天生专注力高,上学时能目不转睛的盯着黑板,把老师讲课内容记下来,还会自我复习提高学业。

但更多人的是在上课开小差,一堂课里不论老师说什么,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修炼也一样,宁愿看着窗户外的一只蝴蝶渡过整节课,也不愿听一句知识。

不过三分钟热度谁都有,暮晚阿七一样如此,对于新鲜的修炼功法她们的修炼欲望很高,虽然开始感觉怪怪的,不自觉的夹紧双腿,但更多的是爽!有种上瘾的冲动。

这套功法当然是张天流通过识气偷学来的,不过此法是没有尽头的!会源源不断的陷入爽快之中,而将全身真气抽离到体外,并且好似不会自己去收回,而是会陷入欲望中无法自拔,而体内没了真气,必然会导致真气在体外慢慢溃散,最后不死也成废人了。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张天流将琉璃宝盏中的一段护神运气法门传给了两女,果然能让两女从欲望中自己醒来。

两女在修炼时,张天流却有继续看书了。

日子就这般慢慢度过。

半年后,张天流走出竹屋,来到大堂,不见以立,也不见老妇人,只有女修一个人盯着花圃愣愣发呆。

张天流走过去拱手道“敢问姑娘,不知府主夫人可在府中?”

女修从恍惚中回过神,扫了一样张天流后淡淡道“老夫人不在。”

“这样啊。”张天流一脸失望,正准备转身离开时,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转身又问“以立兄可在?”

“不在。”这次女修的回答很冷漠。

张天流心里笑了!

仰头感慨道“有时候真的羡慕上面的飞禽啊,自由自在的。”

“自由自在!它们?哼!”女修抬眼一扫,旋即冷哼一声。

这些飞禽看似自由自在,但不过是表象而已,它们同样被困此地,更因为是畜生根本不懂什么自由,只知道每日盘旋,无脑到令人鄙夷。

“至少它们不知道。”张天流又感慨道“不知道活着就有滋味,知道就不一样了,无趣,就像我,虽然这里如传说中的洞天福地,比之外界好了何止千百倍,却没有外界的灿烂与辉煌,开始,我真的打算一辈子不离开了,但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怀念家乡,我们哪里有一种酒,名为云杉雾酿,想到就口干舌燥,难受!我也是红尘难断,心志不坚啊,否则何至于修为停待不前……”

张天流的碎碎叨叨,看似没有引起女修的丝毫注意,但谁能看到她内心世界是怎样的。

外面怎么样,对她触动不大,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外界如何,只是听说无法领会。

可张天流话中的中心思想却让她倍感难受!

那就是自由!

什么是自由,每个人对自由的理解都不同,但对很多人而言,不被限制就是自由!

限制不是说限制杀人,不杀人你就不算自由。

自由是个人的,是建立在自己的认知,环境,道德层面上。

有人觉得下班就是自由时间,有人却觉得随时都能去的旅行才是自由,而对女修而言,不被强迫就是自由!

可她没有!

恰巧张天流看出来了!

“点到为止,点到为止!”张天流心里嘿嘿一笑,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离开了。

有过几日,张天流又出来了,还是女修在,其余人不见,张天流立刻开启洗脑模式,却依旧点到为止!

这次的中心思想是压迫!

提起了大陆被圣皇支配的恐惧日子。

当然很多都是谎言,但女修不知道啊!

本想再过几日,就把中心思想转移到革命上。

结果还没去,就看到又有一名应天嗝屁了,然后女修不见了,以立也不在,老妇人也不露面,整个天河府如同鬼城。

“也好!有压迫才有反抗嘛,压迫越狠,反抗力度越强!”

张天流回竹林的路上,居然遇到了似乎恭候多时的莫老板!

“呀!稀客啊。”天河府不限制自由,但很少人会浪费时间出来逛,都是抓紧修炼,不过的确有人偷偷摸摸出来,然后盗取了一些东西就回去偷偷炼制什么。

这里满地都是宝,比如张天流居住的竹林,那竹子就不是凡物,而是在外界绝迹的碧锋竹,此竹可以炼制很多东西,竹竿炼制兵器,竹笋炼制丹药,竹叶炼制符箓,年份越高炼制的东西越好,而这里的竹子,张天流觉得至少千年,甚至万年也有可能。

“别费尽心思了,你会把人逼死的。”莫老板一开口就揭穿了张天流的计划。

“说什么傻话,不反抗都要死。换我是他们,我宁愿一死。”

“那是你,你没资格左右他人性命。”莫老板冷漠道。

“怎嘛?干起老本行了?”张天流嗤笑。

莫老板摇头“他们已经很可怜了,你就不能放过他们?”

“我可是为了救你们啊,不然我到这鬼地方干什么。不整出两个反骨仔,那么你教我怎么办?”

“直接击败罪魁祸首。”

张天流笑道“莫老板说的可干脆,你也有这本事,可问题是罪魁祸首只有一个?如果两个怎么办?”

“逐一干掉,除我之外,还有宝宝。”

张天流一听就明白莫老板的计划了。

他的刀俎是绝对控制,对付一人没问题,而宝宝也拥有控制能力,也是对付一个,他们一人一个事情就好解决了。

但问题是跳出第三个怎么办?

张天流还需要观察的时间,但这样的进程很慢,所以他把注意打在那对金童玉女身上,只要有一个透露讯息,事情就好办了!

我其实是好人!

可是没人理解他呀!

“行吧,你们商量好对策,我负责出一点力这么样。”张天流不打算插手了,当一个打手挺好。当然如果是猪队友,他会立刻退出。

莫老板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是不想让张天流把别人牵扯进来,在这点上他跟汤靖承是一样的心思,何况,张天流太过自负,他就不怕反被别人算计?

最好就是制定作战计划然后正面刚,什么阴谋诡计,人家活了都不知多少千年,论心机不比张天流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