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银子与桂子的武侠传奇 第229章 第二百一十五训_金色阳光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30日

银时与桂已经重新回到了李宅了。

照道理,他们此刻已经是有钱人了,已经完全可以不需要继续在里面做侍女了。然而,他们还是回来了。原因很简单,只因这里的规矩和即将到来的交易日。

“虽然财产的分配已经安排好了,但还是有个问题。”那之后的第二天,铁中棠如此说道,“那就是该如何把这里的财产搬出去。这里数量庞大,何况现如今我的立场根本无法大摇大摆的走出去。这个确实是个难题。”

“关于这件事,我有个提议。”桂说道,“很快,李家的交易日就要到了。到时候众多珠宝交易将会在那里举行。现在我们正是李家的下人,我们可以跟老爷他们说一声说你们是我们的弟弟和妹妹,然后暂时收留下来。正好这里的珠宝众多,也可以在那里进行拍卖交易换钱。最重要的是那里的规矩:任何人进了李家的门,就绝对不会盘查你们的身份还有财产的来历。所以对于隐蔽你们的地点而言相当有利。你们觉得怎样?”

铁中棠沉吟了一下:“嗯,确实我也听闻过洛阳李府的事情,这个不失是个好办法……我想到一个办法了。”

银时和桂看着铁中棠,只见他笑了笑道:“你们就不必特地与我们攀上关系了,这样反而可能会引人怀疑。我们会易容成一般的富商到那里去。”

闻言,桂点点头:“嗯,这样也好,最起码我也不太希望给李家的人添麻烦。那就这样吧。”

“不过,我还是有事需要麻烦你们的。我想你们去雇几匹马和轿子过来将这些给运出去。”

对于铁中棠的话,银时和桂都点头答应了。

然后,铁中棠表示要在自己亡父坟前守墓以表孝心。水灵光也表示自己要陪他,因此之后,待银时和桂把所有财产运出去放置在安全地方后便没有再理会铁中棠和水灵光,直接回到李宅了。

终于,在经历了一段较为平静的日子后,李家的交易日终于如期到来了。

今年,这一年一度的交易时期,比往年更是热闹。

自重阳开始,洛阳城北,已是车水马龙,冠盖云集,轻裘暖带,衣香鬓影,当真是盛极一时。

剑鞘击鞍声,环佩叮当声,笑语寒暄声中,那些风流多金的世家公子,正在和一些娇娃艳妇偷偷眉目传情。

银时与桂作为侍女也换了一身不同于以往的更加上乘的布料。

珊儿认真的看着他们说道:“接下来的十天是重中之重!你们可一定要小心行事,绝对不能做错事了啊!”

“是、是——”银时睁着死鱼眼,毫无诚意的应诺着。

“好,我们知道了。”而桂看似很认真,不过可信度不高。

珊儿只感到非常担忧。

她忧心忡忡的说道:“真是的,为什么偏偏你们两个居然会是去前厅招待啊?”

银时抠着鼻屎道:“很明显因为我们是大美女嘛!”

“我可没见过抠鼻屎的美女啊!!”珊儿没好气的吐槽道,继而盯着银时的白头发,“这样的发色真的没问题么?”

银时吐槽道:“喂,你这算什么啊?小瞧银桑的发色么?这可是别人想要都得不到的最高级别啊!”

“其实就是银时提前老龄化而已。”桂面无表情的吐槽道。

接着,银时对着桂猛揍起来。

珊儿只感到异常疲惫,精神负担太大了。

“所有人准备了!现在大门开启!”

听到这句话,珊儿只能豁出去了。

“你们一定一定不要出错了啊!!”

“烦死啦,都说知道了!”银时不满的说道。

“放心交给我们吧!”桂自信满满的说道。

之后,两人出到了厅堂。

大门开了没一会,马上就进来了一位客人。

居然是个风华绝代的美妇人。

她举手投足间所散发的妖艳气息,就连银时都忍不住想吹口哨。

正想迎上去时,不曾想,桂居然比他更快速度的上去了。

“客人请问是一个人吗?”桂颔首问道。

美艳妇人道:“啊,不,还有一个人呢!”说着,她往外喊道,“小云?你怎么还不进来?”

儿子吗?正这么想着的银时和桂放眼望去,来者让他们刹那间失去语言。

一位白衣如雪的美少年脸色相当不好的走出来,就像是所有的感情都凝固在一起并且紧绷着。

美艳妇人见到少年这样的表情立即上前依偎道:“你还在生气么?”

少年“哼”了一声。

美艳妇人在他耳边轻轻道:“求你不要生气了好么?”

英俊少年忽然长叹了一声,转回头去,道:“我不是生气,我只有些不懂,你为什么定要到这里来?”

那美貌的少妇垂下了头,道:“你为什么不愿来?”

英俊少年一咬牙,突然伸手反握着她的肩头,道:“你告诉我,你有许多苦衷,你正在受着恶势力的压迫,要我救你,要我帮助你……”

少妇抬起眼皮,望着他幽幽道:“你不愿意?”

英俊少年叹道:“我怎会不愿?莫说你曾经救过我的性命,就是……就只论你我的情感,你叫我去赴汤蹈火,我也心甘情愿的。”

那少妇柔声道:“你对我好,我知道……”她眨了眨似有泪光的眼睛,轻轻偎入少年的怀里。

少年阉起眼睛,黯然道:“我若对你不好,怎会答应你,将你带出来,还要将你带回家去……”

少妇笑道:“小云,你真好……”

少年还想说些什么,突然他注意到了少妇的后面出现的两个人。当场,僵住了。

银时面无表情的看着少年说道:“好久不见了,小云!”

桂也面无表情的说道:“看你这么健康就真的太好了,小云!”

“嗖”的一下,少年的脸红的似乎要爆血管那样,猛地大喊道:“不、不要叫我小云!叫我云铮!!!”

在交代了一句“是我认识的人”后,云铮拉着银时和桂来到了后面的院子里问道:“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在这里啊?”

银时道:“我们在这里打工嘛!放心好了,我们会安排一个最安全隐蔽的房间给你们的,所以不用担心小云!”

云铮脸红道:“都说了不要叫我小云!!”

“这你就不对了小云!”桂认真的说道,“别人可以喊你小云,我们就不能,亏我们还是这么要好的姐弟!你这样对得起我们这些姐姐吗?姐姐,好伤心啊!”

云铮脸更红了,叫道:“谁是姐姐啊!!?”

“不是姐姐,是桂!”

“所以说到底是怎样啊??”

云铮简直气恼了。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居然被看到了。现在他只想找个地方让自己可以钻进去。

银时贼笑着问道:“话说,跟你来的那个美熟女是谁啊?我还不知道原来你喜欢熟女啊!年纪不大不过很有品位啊!!”

云铮急忙喊道:“我跟黛黛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还黛黛!”银时掩口坏笑道,“哎呀呀,我们的小云终于要步上人生的一个阶梯了吗?要不要银桑帮你一把啊?虽然银桑我对于两个小屁孩登上大人阶梯很在意,不过既然对方是个看上去经验十足的,那倒是对你而言是个不错的体验啊!”

“要我说多少次啊!不要叫我小云!!!”云铮气急败坏的说道。

桂指责银时道:“就是说啊银时,你怎么可以这样。能够叫他小云的只有那位黛黛而已!对吧,小云?”

云铮几乎要抓狂了。

“好了,玩笑话就到此为止吧。”桂突然说道,“你怎么会和那位黛黛出现在这里?那一天我把你交给一位值得信赖的人后发生了什么事?”

云铮一听,惊讶道:“值得信赖的人?我醒来后根本就没见什么值得信赖的人,反而是寒枫堡的那群人居然抓住了我准备对我严刑拷问!我只奇怪到处都找不到你的身影,还想着你必定落到了他们的手中。想不到原来中途你竟把我交给了别人!”

桂疑惑的说道:“难道,中途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你被人给掳走了?”

云铮气恼道:“恐怕正是如此了。而且,我怀疑就是铁中棠那小子!!”

闻言,银时和桂面面相觑。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云铮愤恨的说道:“我亲眼看见他居然背叛我们,对着司徒笑谄媚,并且表示愿意投身成为他们的人!!”

听到云铮的话,银时和桂再一次面面相觑。

云铮咬牙切齿的说道:“要是被我发现铁中棠那叛徒的下落,我一定不会轻饶他!!”

见到云铮这个样子,银时和桂都决定暂时不告知他有关铁中棠的事情。

至于那个美艳妇人,云铮告诉他们就在他差点被抓去严刑拷问时,全靠这位温黛黛的出现帮了他一把。因为她是个身世很凄苦的女子,因此,云铮决定要帮助这个可怜的女子。

对此,银时和桂都没有多话了,直接把他们带到了房间内。

桂说道:“总之,有什么情况的话我会告诉你的。不过……你是不是考虑一下变装比较好呢?”

谁知,听了桂的话,云铮剑眉一轩,怒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给我的容貌,我为何要隐藏,为何要易容?”

银时简直无语了:“啊啊,随便你了!”

之后,银时与桂便离开了。

铁中棠背叛师门?银时和桂并不相信这件事。

“这件事,到时候问问看吧!恐怕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呢!”桂叹气道。

之后,又陆续来了不少人。

有退隐了的将军,洗手了的巨盗,春风得意的少年,家财百万的老人,各带姬妾,含笑而入。

甚至,还有一个衣着褴褛、形容枯瘦的老妇人。

然而结果,这一天都没有铁中棠的身影。

第一日过去,第二日才是繁华的高/潮。

晌午时分,珊儿找到了银时与桂。

“你们在这里啊?”珊儿焦急的说道,“来了一个超级富人!”

“超级富人?”银时和桂对视了一眼后,来到了前厅。

大门前,突地停下了两辆八匹骏马共拉的华丽香车。

银时睁着死鱼眼道:“这个就表示很有钱么?之前不都有这样的排场吗?”

珊儿惊讶的道:“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呢!听好了,看看他们赶车的!”

银时放眼望去,只见赶车的竟是两个年仅八、九岁的锦衣俊童,但拉车策马,比之多年老手毫无逊色。

珊儿解释道:“这两个俊童正是洛阳名妓‘粉菊花’门下训练出的‘万金神童’。‘粉菊花’高张艳帜多年,年老时,却细心地训练出一批俊童与艳婢,专门卖给富家为奴。这些童婢虽然都是聪慧绝顶,百艺皆通,但若非世家钜万,却休想问津,只因他们的身价太贵,要十足的一万两纹银——这已是一个小康之家的全部家财。”

对此,银时和桂大为吃惊。

所有的目光,立刻全都被这车马俊童所吸引,人人都要看看,车里的那位高官巨贾,何以有如此声势,有如此财力?只见第一辆马车车门启处,轻盈地走下一个头挽双髻,面带甜笑,美艳照人的明眸锦衣少女来。

众人都只觉眼前一亮,当真是目摇神夺,看得痴了。

哪知道锦衣少女走下车来,立刻躬身道:“姑娘请下车。”

在门内缓缓伸出了一只春葱般的纤纤玉手,轻轻搭到那锦衣少女的俏肩上,其手之美,图画难描。

接着,在门内又缓缓伸出了一只纤秀浑圆的玉足,足上穿的是一双白绫的轻鞋,鞋尖一粒珍珠,竟有龙眼般大小,随着微风轻轻颤动着。虽然未见其人,就只这一双手,一双足,一对颤动的珍珠,已使众人眼更花,神更迷,情更痴。

只听嘤咛一声,众人心头一跳,车门外已多了一位秀发如云,眼波如水,全身穿着一件似绢非绢、似纱非纱的宫装轻衣,有如仙子般的绝代丽人。

银时和桂一眼便认出来了,正是水灵光!

只见她扶着锦衣少女的肩头,缓步走到第二辆大车前。众人的目光.立刻也随着她转到第二辆车上。

车门内走下来的,竟是一个佝偻着身子,满面皱纹,白须白发的老人。他生命已燃烧去大半,步履已蹒跚不稳,一手遮着眼帘,似畏见阳光,另一手却搭在那宫衣美人的肩上。

李洛阳降阶而迎,含笑长揖道:“佳客远来,不知高姓大名?”

那华服老人却冷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我是来和你做生意的,不是来受你盘问的。”

李洛阳愣了一愣,强笑道:“请进,请进。”

华服老人两眼一瞪,道:“自然要进去的,不进去难道还睡在你们的大门口么?嘿嘿,真是岂有此理!”

李洛阳又是一愣,几乎气得说不出话来。些平生见过的人也算多了,却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老人。

银时和桂倒是面无表情的沉默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