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同人——Flying without wings(无翼之翔) 第52章 归来_雪之琉璃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30日

第五十二章 归来

冰雪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手冢,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不是场梦。

国光,是真正的国光,不是电脑屏幕里的国光……他的脸是柔软的,他的手是温暖的,他的胸膛是火热的,他的心跳也有节奏的……是的,他回来了,国光他回来了……

冰雪将自己冰冷的小脸埋在他的怀抱中,让激动欣喜的泪水流入那一如既往接纳她泪水的地方——手冢的胸怀。

“国光……”冰雪叫着他的名字。

“我在。”手冢微微一笑,拿出手帕,为她清理掉脸上的泪痕,这个久违的动作啊,真是有些怀念。

忽然想到了什么,冰雪沉着一张脸往后退了一步。

“你是新教练?”她皱起眉头。

“是。”手冢点头。

“什么时候知道的?”

“昨天。”

“你没告诉我?”

“是。”

“故意的?”

“是。”

“想看我哭?”

“差不多。”

“我恨你!”

“我知道。”

“我讨厌你!”

“我知道。”

“你是混蛋!”

“我不是。”

冰雪赌气的瞪着他,绕了半天还没把他绕进去,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冷静的,不象自己看到他激动得都快死掉了。

“眼睛要掉了。”手冢看着狠狠瞪向自己的冰雪,打趣道。

“那也是你害的。”

“想我吗?”

“不想。”

“那我回德国了。”

“你敢?”

“你并不欢迎我。”

“谁说的?”

“你没有欣喜与激动的表情。”

“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我刚才就不会哭了,如果没有的话我就不会生气了,如果没有的话我刚才就不会抱着你了,如果没有……”

冰雪还在说着,忽然发觉不对劲,抬头一看,果然手冢的眼中带着深深的笑意。

“好啊,你耍我!”冰雪嘟着嘴看向手冢。

手冢半晌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冰雪好久好久,过了一会,他扬起嘴角,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雪,我回来了。”

“国光……”冰雪上前一步,踮起脚尖,将自己的双唇印在手冢的双唇上,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将长久的思念转化成肌肤的接触,那一吻就象一世纪那般长久……

罚跑的人,还有想恭贺手冢回来的人纷纷站在了场外,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但是却没有人敢上前打扰这对分别已久的恋人。

冰雪放下脚尖,抬着头,深深地望进手冢那双深邃的眼睛,扬起一抹精美又甜蜜的笑容。

“欢迎你回来,国光!”

根本不在乎周围异样的眼光,冰雪牵着手冢的手,走在去餐厅的路上。

“早知道你是新教练的话,我就不答应做助教了。”

“那想做什么?”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挣扎开冰雪的手,手冢也只好随她牵了。

“当主教练,让你当助教。”谁料到新教练会是他,龙崎教练也不说清楚,肯定是故意的。

“一样的。”手冢淡淡的说。

“不一样,你的手还没完全复元,怎么能操劳呢?”冰雪还是很担心手冢的伤势。

“没关系,有你在,不是吗?”

“嗯,我会帮你的。”冰雪自信的点头。

手冢的出现引起了选拔组里所有的人的猜疑。

“手冢不是在德国治疗吗?”

“他在这里的话,表示治疗已经结束了吧?”

“安静!”华村教练出声让周围嘈杂的议论声纷纷消失。

“关于上次所说的龙崎组的2名教练,剩下的那名主教练也已经来报到,他就是手冢国光。”

惊讶的议论声又再次出现。

“手冢担任教练?”

“怎么回事,他不是冲着青年选拔来的吗?”

华村教练伸出手,示意大家安静,她接着说,“本来,手冢应该作为选手来参加这次集训的,但是他还在进行恢复训练,参加选拔还勉强了点,所以他作为临时教练从德国赶了回来。”

真会劳烦国光,早知道是叫他赶回来,那我就答应了教练的职务,免得他跑来跑去,还耽误复训治疗,不过他回来也好,免得自己总是想见他……

冰雪的第一个念头永远是为了手冢的伤,第二个才想到自己对他的思念。

“对不起!”一个声音响起。

冰雪抬眼看去,又是梶本,他怎么那么喜欢挑衅的啊?冰雪恨恨地瞪着他。

“我听说过手冢是多么的优秀,可是,他和我们一样是中学生,我也没有见识过他的实力,所以无法认同。”梶本的话和上次宣布冰雪担任助理教练的话没有什么区别。

唉……冰雪叹息,这个梶本什么时候才能动点脑筋呢?不要总是用一样的词嘛……

“手冢,你认为如何?”榊看向手冢。

“我认为这样的疑问很合理,”这手冢的脾气到是比冰雪好的多,“我作为教练能否被人承认,就通过今天的练习来判断吧,这样可以吗?”

整个餐厅鸦雀无声。

“明白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榊说。

“非常感谢。”手冢向榊微微鞠躬。

榊面对集体,“那么所有人都回去吧!”两只手指向前一指,“解散!”

冰雪无语,感叹,监督这动作真是越做越上瘾……

冰雪随着手冢一起到了练习场地,看着大家冷静的跟随着他,冰雪的心里就有股火气。

为什么他们对自己不象对待手冢那样听话呢?歧视女人!

“我认为教练的职责就是看清选手们的实力,弄清楚每个人应该克服的短处和应该提高的长处,并给予适当的建议。”手冢平静的说着。

怪不得不服我,忘记来场大演说了,冰雪还在那里感叹着。

“嗯,我认为手冢可以做到。”

宍戸的意思算是认同手冢吗?冰雪眨眨眼睛。

“手冢是否拥有这样的能力,我要用我的眼睛来做判断。”梶本依旧是不服。

“话虽这么说,但是又不能进行比赛。”菊丸双手枕在头后,看着对面的梶本。

“没关系。”手冢刚向后转,就看见冰雪笑眯眯的递给他一支球拍,那支球拍正是自己包里的那支。

手冢眼中微微一笑,向冰雪点了点头。

“喂,手冢,你不会是想比赛吧?”大石担心的问。

“医生跟我说了,轻度的挥拍是允许的。”手冢的脸色还是一样的平和,“梶本,我们来练习一下吧!”

“手冢,你认为轻度的挥拍就是练习了吗?”梶本不服气的看向手冢,眼中燃起了怒火,他认为手冢的话对他来说,是明显的看轻了他。

“不用担心,你全力来打就行了。”手冢淡淡的说。

“那样,就不算练习了吧?”梶本眼中的怒火更旺了。

“来试试看吧!”手冢说的很淡然。

可一旁的冰雪却捂着自己笑得发疼的肚子,这个男人啊,真是……还是那么不会说话……

众人都退出了场地。

手冢开球,一个缓慢的低手发球,梶本轻松的回击,可没想到球却回到了手冢的面前,几次回击都是一样。

手冢领域?看来他的手好的差不多了,连球的旋转控制的都很自如。冰雪暗想。

“手冢,从刚刚开始就没有移动过……”神尾、切原他们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手冢领域,你们不知道他有这个绝招吗?”冰雪开心的笑着,看到状态如此好的手冢,她怎能不高兴?

梶本下去后,宍戸又站了上去。

看着宍戸回击后立即上网,冰雪拍拍自己的脑袋,没用的,你做什么都是一样。

果然,宍戸的扣杀还是回到了手冢领域中。

周围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冰雪看去,华村组的,监督组的都来了,看来大家真的很在意手冢呢。

凤也要求上场,并要求发球。

冰雪却捂着自己的脸蹲了下去,丢脸啊……一个宍戸输了,凤还要上去,自己教出来的徒弟也不必这么给自己丢脸吧……

看着周围的人都投给凤信任的眼光,冰雪觉得更加懊恼。

果然凤的瞬间发球立刻给轻松的回击了,冰雪把头埋得更深了。

下一个上场的是千石,他用上了更强烈的旋转破了手冢领域,但是依旧没有逃过被手冢打败的事实。

唉……看手冢追上球的速度,他更强了。

其他组的人见状,纷纷准备离去。

手冢看向其他人,“神尾、切原,下一个是谁?”可神尾和切原双双拒绝。

丢脸啊……冰雪心里暗叫。

就在手冢刚想收起球拍时,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也唤回了刚刚想离开场地的其他组的成员。

手冢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冰雪一脸灿烂笑容的看着他。

“你也要打?”手冢沉声问。

“当然,不经过我这个助理教练的同意的话你这个主教练可是当不成的哟!”冰雪向他调皮的眨眨眼睛。

手冢点点头,举起手中的球拍,“可以!”

冰雪脱掉运动衫的外衣,解下手中戴着的手表,拿起另一只手上缠着的皮筋,绑上了头发。跳了跳,活动活动脚腕与手腕。

接着冰雪拿起自己那支不经常使用的金黄色球拍,轻轻地吻了一下握手,这是自己比赛前的习惯,表示祝福。

看着冰雪一系列的动作,场外一片寂静,因为谁都没有看过这样郑重的冰雪,正常嘛,谁让她每次比赛都当儿戏。

冰雪看向对面的手冢,“国光,你知道我从来不在乎输赢,不过我想看看你复元的情况,所以请你尽全力,否则,这球你会输的哦。”

冰雪笑着,笑容是那样的清爽,犹如一只调皮的精灵正欲展开她透明的双臂。

“发球吧!”

双手握拍,弯下身体,等着手冢开球。

手冢点头,还是一个慢速的低手发球,冰雪身影一动,在球刚刚弹起前,反手回击。

“半截击?”周围的人震了一下,她的速度……

球还是进入了手冢领域,手冢左脚向后一退,左手一挥拍,球非向右侧边角。

“开始了吗?”说话间,冰雪已经赶上,以右边为中心,一个反手,球快速旋转,到了对面,手冢继续挥拍,这次是左侧边角。

浪费我体力?明知道人家不喜欢打长时间的消耗战,不喜欢身上粘乎乎的感觉,真是讨厌的国光!

身影如风动,球到哪里,人就到了哪里,冰雪就如一只飞舞的精灵,在调皮的嬉闹着。

手冢也沉下了脸色,球的重量也加大了,冰雪笑了,笑的很开心。

忽然,手冢的一个回球在左侧边角线上,眼看冰雪就要来不及了,场外的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结束了,可没想到,只见黄色的光影,球继续飞到了手冢身边。大家大吃一惊,看向冰雪,只见她左手持拍,脸色肃然。

场上局势已经发生了变化,手冢领域再无作用,因为冰雪用上了二刀流,左手一球,右手一球,她的左手是属于重量击球,而右手则属于灵巧击球,两种不同的风格让球的旋转发生了变化,手冢领域也变得无用。

手冢也在场上跑动了起来,冰雪微微一笑,用右手反手打出了一个“无影无踪”,球飞向了左边的边角线,手冢快速赶上,已经停在了边角线处,可没想到球的弹起是反方向,只见他以身体顺势画园,左手反手接起,冰雪微微一笑,已经到了网前,可球过了网,只滚动了几下,再也没弹起……

“零式……削球……”冰雪喃喃地说,忽然她看向对面的手冢,“太好了,你的手真的好了!”想到受伤后连抬都抬不起来,可现在还能打零式削球了,冰雪显得异常兴奋。

她开心的大叫,“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打球了!”

她跳过球网,冲到手冢面前,“啵”的给了手冢一个热情的面颊吻,接着笑眯眯的看着手冢,“手冢教练,欢迎你加入!”

而众人早已被冰雪那无法预料的行为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就这样,手冢成为选拔队龙崎组主教练,而冰雪也因这场比赛而赢得了组内队员真正的尊重和服从。

不过私底下找她练习的人是越来越多,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晚上晚餐结束后,大家为手冢举行了欢迎会。

会后,冰雪和手冢一同走在夜色里散步。

“回来的事和阿姨说了吗?”冰雪牵着手冢的右手,微微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嗯,已经通知过母亲了。”手冢的声音很平和。

“真想不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你。”本来还打算下个月去德国的,冰雪感叹着。

“我也想不到会这么早回来。”

“手还要再复训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好吧?”冰雪问。

“嗯,快了!”手冢点头。

“好了之后就准备参加全国大赛?”冰雪理解地笑对他。

“嗯。”手冢再次点头。

“要小心了,可不能再受伤。”冰雪细细的嘱咐。

“嗯,不会了。”手冢郑重的保证。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冰雪的声音里还有一丝担忧。

“看情况。”

“还要看情况啊?”冰雪皱起了眉头,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他怎么还要走?

“就算走也只是一两天后就能回来,总要把德国那里的事情解决一下。”手冢轻笑。

“切,吓我一跳,早说嘛……”冰雪抱怨的轻拍了一下手冢的肩。

“雪。”手冢停下了脚步,双眼深深的看着冰雪,“我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我会和你一起面对所有问题,家族、婚约,还有……感情……”

在黑夜里,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就象明亮的灯,给冰雪的生活点亮了希望之光……

“国光……”冰雪笑了,双手紧紧地抱着他,感受着他给自己的力量。

“喂,别推。”

“不是我推,是蚊子叮得我难受。”

“谁让你那么胖,招蚊子很正常。”

“Ma da ma da dane!”

“嘘,你们声音小点,给发现了就不好了……”

一大堆人的声音从树灌后面传来,冰雪和手冢对望了一眼,悄悄地走了过去。

看着手中刚才带出来的矿泉水,冰雪坏坏的一笑,打开盖子,将水猛地向下倒。

“啊……下雨了……”树灌后蹦出许多人来。

“部长……”

“手冢……”

“冰前辈……”

“助教……”

“部长的女朋友……”

各样的哀求声此起彼伏,冰雪和手冢再相视一眼,对着面前黑鸦鸦的一堆人大声吼道:“围着操场20圈!”

“不要啊……”众人这时到是一口同声了。

“那就40圈!”冰雪忽然笑容灿烂,补充说明。

此话一出,面前的人影立刻消失光,而操场上却多了很多夜间还在训练中的好孩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