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救命_第三十一章缘分是可以用月票续上的(梦如韶华易逝难返)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29日

老姐离开了,叶歌自然不急着做饭了,继续惬意地躺沙发上看电视,等时候差不多了,起来练练三才功法,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把那颗异果拿出来埋到阳台某个被老姐浇水浇死而空出的盆栽里。

又觉得有点不保险,便贴上一个标签警示老姐与三三不得随意触碰,这才满意,刚好稍微有些疲惫了,便运转虚神瞑之术脑补逆袭叶夕情景,在意淫正酣时叶夕居然就从客房里走了出来,吓了叶歌一大跳,中断了术法。

“这是练气丹,既可以平时修炼使用,也可以用作疗伤,”叶夕把一个匣子递过来,“一共百来颗,收好了。”

“真炼好了啊…喔。”叶歌拉开匣子就看见满当当的药丸,好像发光的糖豆一样,放着诱人的香气,立马又把匣子合上,塞进裤兜,心脏跳的怪快的。

“还有这个,我做了一些处理,你佩戴在身上,运转冥想法时触动它,会有巨大的裨益。”叶夕把好像电镀过,变得更加浮夸,自女道人牧斋处所得的塑料珠串也取出,放在手心上摊开。

叶歌将信将疑地捏起珠串,分外嫌弃这陪葬品大妈式的美学外观,但考虑到是为了修炼,便叹口气,还是撸起袖子,缠到了小臂上,这样一来好歹不会被人看到嘲笑。

然而刚把袖子放下,叶歌那只小臂就有点发凉,一缕缕幽凉气息直冲大脑,叶歌有种精神力在因此缓慢增长的感觉,不由奇道,“没想到还真是个宝物。”

“你居然还会怀疑我的眼光吗?”叶夕似是意有所指地问。

“哪里哪里…”叶歌心想这货说不定是用某种手段部分窥视到了他虚神瞑时脑内冥想的场景,打算敲打他呢,便转移话题地一蹲下拍拍三三的狗头,抬起它的下巴,露出它那张颓丧的脸来说,“噔噔,女王大人,你看,小的不负所托,把这货变回原样喽,你是不是该给我奖励了?”

“你真以为最后关头是你自己的努力?”叶夕反问。

“ 呃,难道不是吗…”虽然被叶夕这么一说,叶歌基本就猜到是什么情况了,但还是死鸭子嘴硬说。

“你老姐进房间的那一瞬,感受到你心境剧烈波动的我透视查看到你那边的情况,便隔空灌顶,给你施加了一些影响,进而操纵了七十二变符文,才成功将三三变回原样。”叶夕道出了真相,“你还真相信那种到最后一刻千钧一发之际能力挽狂澜创造奇迹的运气存在?”

“为什么不呢?人在这世上好歹要有个好的念想。”叶歌眼神飘忽说。

“但实际上这世界总是好像怀着恶意对待每个人,往往最不可能,最糟糕的事态很顺理成章就会出现,所以最好还是不要抱着侥幸,毕竟你这家伙,或者说我们运气自小以来都挺不好的。”叶夕颇有点语重心长地说。

“也是哦…”叶歌揉揉脖颈,想到孤儿院的大火和这么多年的不瘟不火,就觉得自己的确只是个普通人,运气最爆棚的一次估计也就是及时和老姐逃出了火场,嗯,捡到叶夕不算,这个是福兮祸所依,说不上是机缘还是灾难。

至于叶夕的运气…那场大火死的就剩她一个,还碰上灵气复苏,妖族入侵,军阀混账,好几年都在颠沛流离和辛苦修炼,和时间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竞争想想也是挺累加挺惨的,会流落到他这个世界也是因为飞升途中被一群人围殴偷袭,运气着实说不上好。

“不过话说女王大人你已经可以做到隔空灌顶这么神奇的事了吗?”

“恢复了些许元神,能用精神力来震撼或者共鸣他人罢了,这还得算上我们是异位面同位体,建立了新的封印后,我目前的战力比起之前甚至有所降低。”叶夕说。

“这样啊,那奖励…”

“算是互有输赢,所以你有两个选择,各自回答对方一个私密问题,或者就此抵消,如同无事发生。”叶夕比出两根青葱般的指头说。

“咳咳,我当然是选前者,反正我无债一身轻,不对,应该说是我不要脸么,毕竟人至贱则无敌。”叶歌琢磨着说。

“那谁先?”叶夕脸上显出那种得逞的莫名笑意,捻着手指说。

“我吧!”叶歌举手。

“请。”叶夕伸手作谦让状。

“咳咳,”叶歌清清嗓子,在脑子里过了遍可能的发展,组织了下遣词造句,又干脆破罐子破摔,问,“女王大人你多久手yin一次?”

“你竟然还真问这种问题,我以为你会问我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时候呢,不过也对,这才是你。”叶夕笑得愈加灿烂,却是那种毫不在意,面对手下败将般高高在上的嗤笑,“就回答你吧,平均来算是十年一次。”

“what?你在耍我吧?”叶歌一脸问号。

“是真的,平均数这种东西就是用过高或过低的数据而拉得失真的,所以不具备普适性,实际上的情况是,我只在火灾之前几天的某个夜晚在孤儿院的厕所里偷偷手yin过一次,如此一来,以我至今的人生长度将其相除,的确就是十年一次的频率,说起来那时候的我应该和你还是很相似的阶段,你估计也是那时候第一次手yin的吧,如果我没猜错,性幻想的对象应该是你老姐。”叶夕回忆着说,眸光空濛。

叶歌吓得差点去捂她嘴,“我没有,我不是,你别乱说。”

“呵呵。”叶夕只是笑。

“好吧,我承认,但那有什么办法,孤儿院里同龄的女孩子要不是洗衣板,比如李恬,要不就是母恐龙,呃,盖不列举,老师又都凶巴巴的,也就老姐那时候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身材又好…讲道理,除了我以外,其他的小孩可都在暗地里倾慕着她的,嗯,包括女孩子。”叶歌试图为自己过往的行为增加合法性。

“何必呢,都是同一个人,连这种正常的yinyu也要隐瞒吗?明明说好要做互相分享秘密的挚友不是吗?”叶夕幽幽地说。

“这是两码事!”叶歌吼了她一句,又捂脸,“女王大人你有时候真的很烦,该说是作为异位面同位体,这种羞耻度更上升了吗,我的心思根本藏不住…“叶歌抬头看天花板,”啧,真讨厌啊,这种被愚弄似的感觉,”觉着自己完全被压制的叶歌很是不服,为了让这种提问实至名归的有奖励性质,他灵光一闪,就像是盲生发现了华点,

“既然那时候我们还很相似,那么我的幻想对象是老姐,你的幻想对象岂不就是…”

说到这里,叶歌忽然噎住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