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始之章 第二十二章 起死回生_醉卧听清音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17日

无奈之下,带弃只得将楠儿的尸身重又放回到空间结界内、之前羽人族的那座宫殿之中。

待带弃收好楠儿的尸身后,姜好突然神情郑重的道:“五方傀儡大阵乃是九层石塔的守护之阵,早已通灵,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胡乱攻击,此事大有蹊跷。此次复活楠儿妹妹之事我暂且回避。为防万一,楠儿妹妹复活之后,你千万不要跟她提起我、以及九层石塔之事,天衍玉符与你修炼的玄元虚空诀最好也暂且不要提及。”

详细交待、郑重叮嘱带弃一番后,姜好便径直返回虚无之处继续闭关修炼去了。

因之前五方傀儡大阵的自动反应,带弃心中也是疑云大起,当下暗道,无论如何,当尽量隐瞒姜好此前所提及的一切事宜。

随后,带弃回到了寄居的客栈房中。静坐下来细思了片刻,又遁入到芥子纳须弥的空间世界内,随意选了处地方,暂且放下心事,认认真真的调整身心。

良久之后,待将身心调节到了最佳状态,带弃先在周围布下了一座镇守神魂的法阵,以及一道防护禁制,又将楠儿的尸身取出并放置妥当。

将一切布置停当,带弃小心翼翼的撬开楠儿的双唇,取出那颗九转玄元丹,以体内的一股神灵之气将其缓缓渡入楠儿的口中。片刻之后,待其渐渐化开,又取出姜好之前精挑细选出来的那几味丹药,一一缓缓渡入楠儿的口中。最后,又施展出已修炼至极致之境的回春之术,认真仔细的替其修复体内的一应残损之处。

随着带弃不停的施为,足足过去了数日数夜,随着冥冥之中一团无形无质的神秘事物猛然扑入楠儿的躯体内,一阵缓慢而细微的心跳声,在楠儿沉寂已久的体内骤然而起。

如此轻微的声音,此际却仿若静夜里的一阵惊雷,将带弃猛然震醒。闻声,带弃不禁大喜,此刻的心中仿若有一群野马在纵蹄狂奔。

按捺住心神,带弃又静静的守候了整整三日三夜。期间,带弃不定时的为楠儿按摩躯体并不断的渡入神灵之气。

这日,静静听着楠儿体内轰轰隆隆的血液流动声,又看着楠儿的脸色由之前的惨白逐渐的变得红润起来,带弃终于松了口气。

随后,经过一番认真的权衡,带弃终是将楠儿移到了其所寄居的客房内的大床上。

接下来,带弃又细心的陪伴看护了数日。

那日,苏醒过来的楠儿微微睁开了之前紧闭的双目。许是经年未见天日,只见其蹙了蹙眉头,稍稍的适应了片刻,旋又轻轻的闭了起来。良久之后,才缓缓的吐了口气,重又睁开了双目。随后,楠儿仔细的打量着房中四处,不经意的转首间,却突然望见了静静的陪护于床畔的带弃。

“弃!”神情激动之余,楠儿又挣扎着起身,紧紧的抱住了带弃,深情相拥之中,一时间竟泪如雨下。

“楠儿,你终于醒了!”紧紧搂住楠儿,带弃欣喜不已的道。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随着带弃的一声回应,楠儿努力的举起一只手,轻轻抚在带弃的面庞上。

抚了抚楠儿略微有些干枯的秀发,带弃温声道:“不,你不是在做梦,此际,你已成功的复活了过来!”

见楠儿终于苏醒了过来,此刻的带弃也是激动万分,二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足有盏茶功夫。

随着楠儿体内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轻轻响起,才匆匆打断了二人天人相隔多年之后的片刻温馨。

闻得那声轻响,早有准备的带弃急忙吩咐伙计将之前厨房熬好的细粥送了过来。

随后,带弃举起小勺,亲手将细粥一口一口的送入了楠儿的口中。

等到楠儿慢慢的喝完细粥,二人又互相倾诉了一番生离死别之衷情。沉寂数年才刚苏醒,楠儿的身体终是过于虚弱,兴奋了一阵,不多时,便不由自主的沉沉睡去。

次日,待楠儿休息好了,又进食了一些带弃特意准备的滋补之物,又有带弃不时的为其渡入神灵之气,渐渐的恢复了些许生气,便能多与带弃说说话了。

数日之后,经过带弃一番精心照顾,恢复良好的楠儿已可以开始下地活动了。于是,带弃又陪着她漫步在客栈附近的街中,散心闲逛了起来。

又过了大半月,随着每日里各种滋补之物服食下去,期间又有带弃经常为其渡入神灵之气,楠儿的身体渐渐的完全回复到了以前的状态。

这一大段时间,带弃除却偶尔会去虚无之处修炼之外,基本上什么事也没干,也没有再去接棺材铺子里的刺杀任务。终日里只是陪着楠儿闲话之后的一些经历,偶尔也会陪着楠儿在坠星城中四处逛逛,并为楠儿添置了不少衣饰。期间,二人自是少不了一番缱绻缠绵。

这日,二人逛了许久,楠儿面上已现出了一点疲乏之色。于是,带弃便携着其就近步入了之前与西门长空经常一起喝酒的那间酒楼。

因带弃也算是熟面孔了,一进入酒楼,早已有那一众侍者热情的迎上前来。

其中一位接待过带弃数次的年轻女侍热切说道:“公子似乎好多天未曾惠顾了,很不巧,您常定的那个雅间今日已被别人预定了,您看看,是不是另外选一间。”

“没关系,你看看,再帮我另选一间吧,也是两个人的雅间。”带弃不以为意的微微笑道。

“好的,请公子和夫人随我来。”年轻女侍乖巧的说道,随即上前为二人引路。

闻得那位年轻女侍唤她做夫人,一旁的楠儿一张俏脸瞬时泛起了一片绯红,一时间更显得娇艳动人。

此时,恰巧带弃轻轻牵起了楠儿的手,楠儿抬首望着带弃便是嫣然一笑。

就在诸人对话之际,门外行入了一群衣着华丽、气质非凡的青年男女,其中一位贵公子模样的俊俏青年,定定的望着楠儿展颜一笑的刹那风情,一时竟呆住了。

望着楠儿渐渐远去的倩影,良久之后,那位贵公子才回过神来。

随后,那位公子急急的唤过旁边一位青年男侍,眯起双目,淡淡的问道:“刚才那两位是什么人。”

“少东家,小的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底细,之前只见过那位公子与一位老者时常过来喝酒。”似乎极为畏惧面前那位贵公子,男侍俯身低首、小心翼翼的答道。

“怎么,刘公子,看上方才那位美女了,的确算得上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你们坠星城几时竟有如此绝色了,这般倾国倾城之姿,只怕是整个兽人大陆也挑不出来几位。”旁边一位青年公子此时也由衷的赞叹道。

“之前那位绝色美女应该不是坠星城之人,不是本公子夸口,这坠星城附近方圆数万里之内,哪个地方有美女,有哪些美女,本公子都是一清二楚。方才那位应该是新近才来到这坠星城的。”闻言,那位刘公子面上露出几分自傲,随即向身畔一人阴沉沉的说道:“小三子,你立刻去给我细细的打探一番。”

“是,公子。”随后,其身边一道身影躬身应道。

交待完毕,由一位年轻女侍引路,那位刘公子领着一众青年男女举步进入了酒楼最顶层的那间最大的雅间之内。

此处酒楼乃是那位刘公子家的产业,一应酒菜上得自是极为迅速。须臾之间,便上齐了满席酒菜。随后,一众青年男女便是一阵觥筹交错、谈笑风生。

就在席间众人推杯换盏、酒酣耳热之时,之前那道身影匆匆的行了进来。

端坐于宴席主位的刘公子望见那人进来,环视了在座诸人一眼,大大方方的说道:“小三子,打探清楚了吗,此间没有外人,你且仔细说来听听。”

“是,禀报公子,小人已探听明白,之前那位青年男子唤作虢西海,具体的修为境界不甚明郎,只知道其长期寄居于城中的一间客栈之内。那位年轻女子乃是大半个月之前突然出现的,二人皆不属于坠星城内之人。此外,那位青年男子,与,与城中那处棺材铺子里的一位老人过从甚密,时常结伴来此喝酒。”闻言,小三子犹豫了片刻,吞吞吐吐的说道。

“什么棺材铺子,说清楚些,坠星城中的棺材铺子多了去了。”见对方有些语焉不详,刘公子不禁怒道。

“是,公子,那,小人就斗胆说了,就是,就是那处烟雨楼的,”眼看着那刘公子发怒,小三子支支吾吾的说道。

那小三子话尚未说完,众人只听得“咣当”一声响,闻声一望,却是刘公子一时失手,将手中的银杯落在了地上。

见众人纷纷举目望来,刘公子急忙掩饰住面上一闪而逝的惊惶之色,匆匆俯身拾起酒杯,故作镇定的说道:“一时手滑,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小三子,此事办得不错,你且先下去休息吧,回头再给你打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