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孤圣 第三百六十八章,都特么赖神庭_火锅必须辣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20日

“大裂断碑手!”

叶城一震,这本地阶武技也是价值连城,如果自己肯拿出来的话,足够让白尊这样一位尊者都为之心动了。

虽然说武技这种东西,本来应该是个人的不传之秘,但如果是大裂断碑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武技归根结底是天灭老人免费赠送的!

打从一开始,叶城和静阶就不怎么相信天灭老人会这么好心,白送一本地阶武技给叶城修炼。

虽然说后来天灭老人自己也大大方方承认了,自己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在投资叶城,为此他不惜亲自露面和叶城接触,并主动赠予大裂断碑手,但谁知道他有没有暗地里又加一层保险,比如说故意在大裂断碑手上做手脚什么的,等着以后在关键时刻坑叶城一把?

所以说,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是要找一个人来试试毒,一起修炼这大裂断碑手,作为试验品帮叶城开路。

这样一来,一旦大裂断碑手真的有什么问题,叶城这边也可以及时发现,然后避免。

就目前来看,白尊或许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样做可能会显得白尊有些无辜,遭受池鱼之祸,但叶城已经渐渐明白,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如此,要么牺牲自己,要么牺牲别人,除此之外没有第三个选项可供选择。

牺牲自己,那带来的最直接后果就是连累自己的亲人、朋友,使他们陷入无穷无尽的灾难,那样的话自己死也不会瞑目。

而牺牲别人,未必就一定是要别人献出他们的生命,通过他们如果可以找出问题的所在,那么主动权就又再次回到了自己手中,到时候谁生谁死,那就不一定了。

也就是说,通过白尊来验证大裂断碑手,如果没问题的话,那自然最好,白尊得到了地阶武技,满意而归,而自己也拿到了需要的紫灵玉髓果实,可以用来收买巩固青凤这些人,如此一来双方皆可得利,且短时间内自己和白尊不会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爆发,因此也完全不必过于担忧大裂断碑手被他人得到后给自己带来的隐患。

再退一步说,如果有问题的话,那也不必担心,这种情况一旦发生,那主动权可就到了自己手里,自己完全可以装作不知情,但是暗中出手把问题给解决了,到时候一旦天灭老人想跳出来引爆这颗雷,那自己完全可以保下白尊,顺手再给天灭老头子竖个中指。

叶城有绝对的自信,只要有静阶在,问题对自己来说就不可怕,解决问题的办法绝对可以找到,但唯一可怕的地方住就在于找不到问题,隐藏起来的东西永远会给人无穷的恐惧。

叶城打定了主意,笑道:“我的诚意自然是有的,不过就看白尊敢不敢接了。”

“哦?”

白尊来了兴趣,叶城这是要开出什么条件了,竟然还问自己敢不敢接?

还真是笑话呢,自己堂堂一位活了上万年岁月的妖尊,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会有自己不敢的事情吗?

别说是叶城开出的条件了,就算是现在让他去和神庭开战,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当然,这是在有必要的前提之下,做无意义的送死他可不会干。

白尊不屑道:“有何敢不敢,你只管说就是了。”

“好,既然如此,还请白尊借一步说话。”

叶城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白尊跟他去船舱的角落里详谈。

破虚舟船舱的空间其实并不大,但这一点没有太大的影响,叶城灵魂海一开,就算是雷鸣和蟾尊的灵识,也休想透过他的灵魂海进来窃听。

包括风音妖王。

他的天赋神通是很变态,但魂师克制一切花里胡哨,魂师生来便是上天的宠儿,压制一位魂师,很多实力强大的武者都可以做到,但想要攻破一位魂师的灵魂海,永远都只有另一位魂师才能做到。

白尊看了雷鸣二人一眼,随即迈步跟上叶城。

二人无视众人或是好奇或是沉思的目光,在船舱一角站定,叶城为了防止泄密,当即开启灵魂海,将这一片小小的时空领域纳入到自己的统治之下。

“啧啧,叶尊者这是不是有些大题小做了?”

白尊一感受到这股强大的灵魂压迫,当即便明白过来叶城这是在干什么,不过他很清楚叶城并没有敌意,因此也没有选择抵抗灵魂海的压力,而是笑着调侃叶城,缓和气氛。

叶城肃穆道:“这并不是大题小做,接下来我们所要说的事情,将会关乎到我个人的武道前途,因此不能不谨小慎微,还请白尊见谅。”

一听叶城这么说,白尊也随即收敛了笑容,同样肃穆道:“叶尊者请说。”

叶城道:“我确实想要和白尊交换一些下等的紫灵玉髓果实,目的也不怕白尊你笑话,就是为了继续拉拢我手下的这些人。”

白尊点了点头,与此同时,二人目光似是不经意的扫过青凤等人,看得青凤这一群人一头雾水。

“叶尊者倒是直爽。”

白尊很快收回目光,发自肺腑的感叹可一句,能这么直白的交谈,这已经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最起码从此可以看出,叶城是真的有诚意和他聊下去,而非故意逗他玩。

青凤这些人终归是妖兽出身,而叶城是正儿八经的人族武者,双方本该是对立层面的双方,但现在却成了上下级关系,要说叶城不担心青凤等人的背叛,那是不可能的。

而妖兽最习惯做的事就是背叛,无论是临阵倒戈还是暗度陈仓改旗易帜,在妖兽山脉里都屡见不鲜。

白尊很能理解叶城的想法,叶城和他不一样,他是妖兽一族的大族长,有血脉关系的羁绊,他不必担心这些事,但叶城不得不想。

痛下杀手或许是个办法,但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只有利益,让双方拥有共同的利益,让青凤这些人知道只有跟着叶城才有肉吃,才能彻底收获他们的忠诚,为此他们以后甚至会不惜代价来维护叶城的领袖地位。

而作为开头,玉灵瀑洗礼是其一,现在的紫灵玉髓果实便是其二。

叶城需要这些果实来当甜头。

“好,我相信叶尊者的诚意了。”

白尊郑重道:“只不过,叶尊者愿意付出什么代价来换取这些紫灵玉髓果实呢?”

“既然现在大家话已经说开了,那不妨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叶尊者开出的条件不能让我心动,那这事可就免谈了。”

白尊也没有被叶城几句话就糊弄过去,诚意是证明了,但作为交换的筹码才是重中之重,筹码不行,那事情就没得说。

这些下等的紫灵玉髓果实好歹也是玄阶高级的天材地宝,而且还是玄阶高级中最顶级的那种,随便一枚果子拿出去,放在北冥帝国的拍卖行、坊市都能开出条件,会有大批大批的家族削尖了脑袋来竞争,如果扔到黑市上,那价格更是会翻上几倍不止。

这样的宝物,价值不必多说。

叶城开门见山道:“我想以物换物,同等级的天材地宝我是没有,不过我有武技!”

白尊猛然瞪大了眼睛,呼吸都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他被惊到了。

“武技?”

“不错,地阶武技。”

白尊无法理解叶城是怎么想的,武技这种东西说得粗俗点那就是武者的命根子,虽然武者的命根子有好几个,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武技作为其中之一的重要性。

会有武者随随便便把自己的武技拿出来和别人交换吗?

白尊错愕道:“你会几种地阶武技?”

叶城也不隐瞒,伸出一根手指,道:“就一种。”

“疯了!”

白尊感觉自己被耍了,哪有人这么开条件的,这是不把自己的小命当回事啊。

这家伙就不怕自己学会了他的武技之后,反过来对付他吗?

同一种武技,如果两个人都会,那武技突然爆发的时机和力量就不再是秘密了,该怎么去应对,那双方心中自然是一清二楚。

这等于是自废武功。

“这就是我开出的条件。”

叶城波澜不惊地道:“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本武技的威力绝对会让你满意,举个例子来说,当时在万妖城外,我与风尊者的那一战,虽然白尊身在万妖城大阵之中看得不怎么在乎真切,但武技爆发的威力余波应该还是能感觉到的吧?”

白尊僵硬地点了点头。

当时八座囚灵塔已倒,万妖城大阵压制之力小了很多,虽然他还没办法直接冲出万妖城,但已经可以隔着大阵观察外界的变化了。

尤其是灵力的波动,他可以很清楚的感知到。

当时叶城和风尊者那一战,他本来是笃定风尊者可以赢得,有血怒秘术加持的风尊者有多强,他可是亲身体会过的,因此,在他看来,叶城那时候最好的结果就是身负重伤,然后被雷鸣驾驶破虚舟救走。

但结果令所有人大跌眼镜。

叶城只用了一剑一掌,便送风尊者直接进了虚空,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当时叶城那一剑固然很惊艳,尤其是那柄剑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威慑气息,就连他都感觉到畏惧。

但最令他感觉到不可思议的,还是叶城最后的那一掌。

那一掌的爆发,让他有种熟悉感,一种很不愿回想起来的熟悉感,来自于不能言说的远古时代,那是一个被奴役的时代。

“你真的要拿这个作为条件吗?”

白尊面色凝重,他很快又补充道:“本尊之所以这么问,并非是不愿意,只是不想让你以后某一天突然后悔今天的决定,那样的话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这个结果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

叶城淡笑道:“我能这么说,那是因为我在说之前就已经深思熟虑过了,我既然提出来了,那就不会后悔,今天不会,以后更不会,还请白尊放心,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今天的这场交换都不会成为影响我们关系的导火索,叶城愿以武道起誓。”

“好!”

白尊铿锵有力道:“我答应了,你需要多少紫灵玉髓果实,随便你开,我绝不还口。”

叶城笑道:“不用太多,三分之一便足够了。”

白尊皱了下眉头,只要三分之一?

下等紫灵玉髓果实总数也就只有四百多,自己只用一百多枚,就可以交换到一本地阶武技,而且很有可能还是隐藏着远古之秘的武技,那自己岂不是赚大发了?

这个便宜不能白占。

白尊很懂得做事,就这样答应的话自己短期受益,但从长远来看一定会吃亏。

他很信因果,今日之事或许就会结下来日之果。

“不行。”

叶城愣了一下,自己只要三分之一啊,这都不行吗?

白尊这是有些欺人太甚了啊,难不成他这都嫌自己要得太多了?

白尊很快便解释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要的太少了,这下等紫灵玉髓果实全部给你,你答应那我们就成交,你不答应那我宁可不要这地阶武技。”

叶城都懵了。

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讨价还价的。

别人都是拼命压低价格,生怕自己少占一点便宜,这白尊倒好,送到嘴边的肉他还嫌太腻了?

叶城有些哭笑不得,道:“白尊太客气了吧,我真的只要三分之一就好。”

自己拿大裂断碑手做交换,那就是空手套白狼的买卖啊,无论换多少紫灵玉髓果实自己都不会吃亏的,三分之一或许都有点太多了。

白尊坚决摇头道:“不行,要么全拿走,要么别换了,只有这两个选择。”

“这白尊,是个实诚人啊!”

此时此刻,在黑牙项链里的静阶都不由得感叹。

这雷鸣、白尊、蟾尊三位,一个比一个实在,和其他妖兽尊者相比起来,简直是浑水里的一股清流啊!

仔细想想都有些可笑,为什么万年之前的这三位妖尊如此高风亮节,而到了后世,妖兽山脉成了一个乌烟瘴气之所,妖兽一个比一个没骨气,一个比一个狡诈奸滑。

或许,这也是神庭没给开个好头吧。

对,都特么赖神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