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直播系统[快穿] 第50章 第四个世界(八)_专业咸鱼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14日

林青越醒过来的时候,秘境的灵气正在快速的溃散。他勉强扶着树干支撑起来,身形摇摇晃晃,让人不由得怀疑马上就会倒下去。他擦了擦唇角的血丝,精美修纹的袖口沾上了一丝血色,沉气探了一下自己内息。苦笑一声,摇摇头。仙祖的阵法破损波动加上他的阵法反噬,险些废了他。加上魔祖那一掌未愈,如今他真是手无缚鸡之力了。

吐出一口淤血,林青越捂着丹田处,吞服了好几瓶丹药,才感觉恢复了一些灵力。这一恢复,他感知到了什么,脸上表情剧变,咬牙怒喊。

“善童!”

白清拜仙祖,学仙祖斩三尸入圣。其中恶尸蠢笨,骄纵恶斗,是他的杀念。自我冷漠,顺从听话,是他的执念,善尸虽然有一个善字,却最为狠辣,且有心计,是他的欲念。所以他将自我送上界守住圣人之位,压制善尸在体内,恶尸蠢笨,任由他,以免俩人合伙来阴他。没想到今日重伤,竟然让善尸跑了出去!

善尸带着季飞珩快步离开蠢蠢欲动的火山,看了一眼还呆立在崖边的叶青青,皱了皱眉,终究是没有管她。

仙祖阵法被破,原本稳固的出口只怕也会马上散去,善尸冷漠的看了一眼已经在慢慢暗淡的秘境,感觉到林青越已经醒了过来,眯了眯眼,拿出一把雪色长剑,变大。抱着季飞珩走上去,见到赵倾灵呆呆的模样,冷冷撇了一眼赵倾灵。

“不上来,是喜欢这里?” 善尸的话淡淡的,没有什么感情,赵倾灵却听出了漠然的寒意,似乎只要她再废话一句,就会让她一个人自生自灭。

赵倾灵打了个哆嗦,快速又小心翼翼的踏在剑尾。

林青越赶到的时候,善尸早就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他脸色苍白的捂着丹田之处,剧痛让他无法松手,元婴一直在嗷嗷大哭,必须要快些找到合适的医药,不然这么下去元婴会自己爆掉。但是在这之前,他必须先去看看沈江离。

林青越捂着丹田一步一步走进火山洞内,还好季飞珩和赵倾灵之前已经破坏了洞内的暗算机关,才不用费他太多力气,否则真是雪上加霜。

叶青青本来都已经接受了现实,结果又看到白清回来,吓得连连后退,险些跌进熔浆。

“你你你......”叶青青半天也没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林青越也懒得管她,直接走到了悬崖边上。看着滚滚岩浆,险些没忍住又要口中溢血。善尸,真是太狠了。连尸体都不给留下,就算他有起死回生之力也无法可用!

“咳咳......”林青越猛咳俩声,定定的看着岩浆。他已经等了几百年,错过了沈江离又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有一位大气运者有机会飞圣。他的气运已经快要耗尽,只怕这也是他最近频频意外的原因。

天妒大能,降以劫难,终究难逃,身死道消。

淡淡的眼眸下了决心,林青越掏出一颗圆润的珠子,正是之前他在山上用来保存体温的那一颗。有些不舍得抚摸一下,这是他仙祖飞圣以后给他留下的坐化金丹,用处妙不可言,可惜他无法一一领教了。

林青越闭眼,将珠子毫不犹豫的一把捏碎,爆出的能量波动,将叶青青一把震翻在地,林青越将珠子粉末洒在身上,在叶青青惊骇的眼神中直接跳入岩浆。

叶青青表情有些震惊,又有些扭曲道:“真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原小说中白清也是这般,杀了沈江离全家又将沈江离救出来,悉心教导多年,却又突然驱逐他出师门,俩人来来往往,最后反目成仇。到了尾声沈江离得知白清就是自己仇人以后,掐死了已经被他囚禁的白清,自己也跟着自杀而去,简直就是相爱相杀......

叶青青倒吸一口气,意识了什么,大脑迅速运转起来。对啊,就是相爱相杀啊!虽然这篇文在晋江文学城男频中,但是晋江最庞大的体系是什么!纯爱啊我日!这明明就是经典的爱而不得,师徒年下囚禁小黑屋普雷啊!还他妈的是虐文!

叶青青的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青,青了紫,呆呆坐在地上,被自己的推理给折服了!

这边,林青越在珠子粉末的庇护下,勉强形成一个隔断空间。按照记忆里善尸打落沈江离的地方不停寻找,他本来以为自己会见到一具焦尸,没想到在熔浆底的沈江离竟然完好无损,那个被争夺的黑匣子形成一个完好的庇护罩护着他,发出微微不善的暗色。

林青越皱眉打量了一下那个古怪的黑匣子,想要走进去,却被隔离在外。宝物护住,他此时身上本就有伤,不适合硬拼。想了想,只能将整个庇护罩都托起来,带着沈江离和那个古怪的匣子一起上去。

叶青青一直在上面等着,看到沈江离出来,惊喜的叫出声来。

“我就知道!男主怎么可能这么快死!”

林青越将沈江离放好,勉强收回灵力,口中的血腥味蔓延开来,他忍住要呕的感觉,咽回喉中。握着最后一点仙祖金丹粉尘,吸入肺腑。丹田一直吵闹的元婴终于安静下来,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他最后看了紧紧闭着眼的沈江离一眼,叹息说道:“我只能做到这里了,剩下的听天由命吧。”

他又转过头对叶青青说道:“你在这里守着他,这张符你拿着,如果他醒来,你们可以直接传送出去。” 林青越递给她一张紫金符,光看色泽就知道珍贵非凡。“最好尽快出去,秘境被阵法冲击,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变异。”

叶青青满脸复杂的看着他,喏喏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非得一下对人家这么好一下对人家这么坏,给人整黑化了.....

林青越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大步离开,去追善尸了。

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沈江离蓦然睁开了眼睛,漆黑一片的瞳孔,放大了整个眼球,眼白都被覆盖掉,看起来怪异又神秘。

“看见了吗,他离开的背影。” 邪肆的声音在沈江离脑中响起,微微的沙哑带着无限恶意。

沈江离动了动嘴唇,但是发不出声音。

林青越冷淡的背影,走的毫不留情,飘荡的衣决仿佛就在眼前,他却不敢伸手去抓。只能惊恐的看着他的离去,一遍一遍想到那个冰冷的眼神,胸口剧痛。

“死罪难免,不过念在你终究是我带进来的,本座给你一个痛快。”

白清的声音,他从少年听到青年,甚至到了后来,因为功法原因,欲更深,对着声音都能起那隐秘的渴望。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这声音会把他打进地狱,寒冷刺骨。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能这么毫不犹豫的抛弃他,犹如一颗废弃的棋子!

“他很美,也很强。强大的人永远有随心所欲的资格。” 沙哑的声音带着微微蛊惑,诱导着人心中最深的欲.望。“想要他吗?”

沈江离漆黑的瞳孔,闪过一丝痛苦。

他当然想,想要狠狠地亲吻薄雾下的面容,搂住他的腰,紧紧的抱在怀里,想要触碰他,爱抚他,接触他每一寸肌肤,从头到脚。

但是他是那么的遥远,可望不可即。冰山的寒梅,多嗅闻一份,都好像在玷污他的纯净,出尘。

“你太压制自己了,可怜的孩子。”声音慢慢的引导着沈江离,让他将压制的感情一点一点抽出来。不知道是他的声音太有吸引,还是沈江离得心已经压制不住,沈江离觉得自己在一点点被牵引罪恶,却生不出抗拒的意念。

“喜欢,那就去得到。”

沈江离痛苦的眯起了眼睛,得不到.....他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

声音带着微微不悦,但是依然耐心引导。

“能力是可以得来得,资格也是要自己夺来的。你没有资格,难道想要看着有资格得人,去抱着他,亲吻他,在你面前情浓的交缠。”

“想想他抱着季飞珩走时候的模样,也许过不了多久,季飞珩就会站在他的身边,俩人.....”

声音还在不停的说着,沈江离回想那一幕,就感觉心口被一把刀子捅进去,刀子还不肯出来,一点点在那个洞里面搅烂他的心,痛不堪言。

沈江离痛苦的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表情狰狞的模样,让回过头的叶青青吓得惊叫出声。

“沈江离!你没事吧!” 叶青青扑了过来,拼命的拍打着屏障。

叶青青的声音被隔绝在外,沈江离此刻眼中血红一片,无声嘶吼,带着强烈的不甘心、渴望、欲望和憎恨.....

“你想要他吗?”

屏障终于被打开,叶青青直接扑到在了沈江离得脚下,摔了个狗吃屎。

等她缓过神,抬起头时,沈江离已经定定的站了起来,直勾勾的望着洞口。叶青青站起身时,只听到了沈江离温如的喃喃自语。

“当然,要得到。”

这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缠绵旖旎,宛如情人的轻轻呢喃。明明是那么温柔,叶青青却感觉到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