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儿今天也要黑化_第十五章 龙骑士团军团长艾琳(池早)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16日

入夜,凛冬王国龙骑士团军团长宫殿大厅。

用魔力供给照明的灯具,即使是在王室也是少见的奢侈品,而军团长艾琳的宫殿里里外外竟然全都是使用的这种魔法灯具。

明亮的灯光在水晶灯罩的加持下散发着朦胧的光晕,将大厅里其他精致奢华的陈设映照的纤毫毕现,四周的墙壁上也都刻满了精致的浮雕,从雕刻的纹路来看,明显是出于诺多工匠大师之手。

然而,最吸引人注意的是,有一面雕花的墙壁上按照着时间的前后悬挂着历代军团长的画像。

能够在接待大厅里悬挂人物画像的,除了皇室以外,就只有龙骑士团军团长有此殊荣了,这不仅是因为历代军团长都为皇室立下了无数功劳,同时也是因为其自身的强大实力。

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大多数情况下,皇室都会以怀柔的态度来对待军团长,甚至于龙骑士团的内部事宜皇室都不会干涉,而是全权交于军团长处理。

可以说,龙骑士团的军团长是凛冬王国唯一一个独立于皇权,甚至于说独立于世俗之外的人。

柔和的灯光下,正坐着女王塞西莉亚和军团长艾琳,本应该是一个王国中不可分割的组合,但两人之间的气氛却一点也不柔和,甚至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意味。

塞西莉亚戴着小巧精致的冰蓝色王冠,握着象征至高无上王权的权杖,身上穿着由极冰魔蛛的蛛丝剪裁而成的浅蓝色贵族长裙,裙摆上绣着独角兽的雕花。

充满弹性的衣料包裹住塞西莉亚纤细的腰身,将腰部及以上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并且顺着曲线向上延伸包裹住饱满的胸部,只露出了雪白光滑的双肩,看起来既高贵又美丽。

塞西莉亚精致的脸上表现出女王一贯的冰冷,但王冠和权杖的组合让她凭空多了几分女王的威严。如果是普通的贵族,恐怕已经是诚惶诚恐了,但对于军团长艾琳来说,皇权并不能对她有所威慑。

龙骑士团军团长艾琳,据传其实力是历代军团长中最强的,甚至到了“只有下限,没有上限”的这种地步。

迄今为止,只在上一次迷雾山大军洗劫王国第二大商业城市波因布鲁时出手过一次,但仅仅只是一招,就将迷雾山大军的精锐士兵熊爪狂战士尽数消灭,在此以后的数月,甚至听不到有任何迷雾山部族接近波因布鲁的消息,由此奠定了她的赫赫威名。

艾琳坐在塞西莉亚的右手边,即使是在戒备森严的宫殿里,她也没有放松警惕,穿着经过附魔的深红色裙甲。

为了方便活动,裙甲的腿裙被设计的比较宽大,显露出干练的风范和骑士特有的威凛气质,而且巧妙的通过为腿裙加装挂钩的方式,解决了因裙甲过于长大而步行不便的困扰。

艾琳不像塞西莉亚那样冰冷的美,而是浑身上下散发着炽热的气息,她俊俏的脸上精致的五官,酒红色的眸子被眉宇之间的一抹英气包裹,配合上腰间挂着的佩剑,别有一番高贵大气。

然而就是这样风格各异的两个人,此刻正面对面做在一起。

安德莉亚一行人也早就到了,迪妮莎和克蕾雅陪侍在女王的身边,也是因为陪侍的缘故,迪妮莎便把希儿交给了安德莉亚。

原本安德莉亚是想要坐在姐姐身边的,但意识到了此时的紧张气氛,如果就此坐下的话,肯定会处于一种水深火热的境地。

于是乎,安德莉亚像抱着玩偶一样抱着希儿独自坐到了另一边空着的位置上,自顾自的逗弄着怀里的希儿,希儿似乎也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不同寻常的气息,躲在兜帽里怎么也不肯出来,让安德莉亚很是苦恼。

在安德莉亚想方设法摘掉希儿的兜帽时,塞西莉亚和艾琳的交谈也终于进入了正题。

“艾琳团长,自历代皇室以来,龙骑士团都是皇室的坚定拥护者,为什么你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中立。虽然我们之间存在着矛盾,但这是私人的问题,不应该影响到凛冬王国的未来。”塞西莉亚的语气很是强烈。

艾琳面对塞西莉亚的质问,并没有慌乱,自顾自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红茶,镇定自若的回答道:“女王,你应该也知道,龙骑士团不受皇室的管辖,是拥有自治权力的团体组织,而作为这个团体组织的代言人,我并不想参与贵族或者皇室的纷争。这不仅是我的意愿,同时也是龙骑士团所有成员的意愿,我们已经厌倦了贵族们的尔虞我诈。”

塞西莉亚也明白这只是托词而已,真正的原因肯定不会像艾琳说的那样冠冕堂皇。倒不如说,上层阶级都是这幅模样,表面上“正义、博爱、希望”,背地里却都有自己的考量。

面对这种情况,塞西莉亚也早有准备。上古流传下来的一句谚语说:如果有什么是用利益无法解决的话,那只是因为你没有给他开出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身后陪侍的迪妮莎上前一步,撩起花边袖子,白皙腕部上的手链亮起淡粉色的光芒,一柄如水晶般晶莹剔透的长剑凭空漂浮,本就瑰丽的长剑在朦胧的灯光下更显得璀璨夺目。

“翡翠符印剑?我也有所耳闻,虽然这是一把拥有无限可能性的魔法武器,但对于现在来说,它还没有显露出相应的价值。相比较之下,我更愿意相信我手中的帝具——噬血魔枪。”

说着,艾琳的眼神不经意间扫过了安德莉亚,准确来说,是安德莉亚怀里的希儿。

“这已经是我能开出的最大的价码了,既然如此,打扰了。”

塞西莉亚所处的境地本就十分尴尬,再加上两人之间又有着一些矛盾。把该说的都说完后,她也不便再久留,收起翡翠符印剑,正准备要走。

“等等,女王大人,你能付出的代价远远不止如此,不再考虑一下吗?”

艾琳靠在沙发上,双手托腮,饶有兴致的晃了晃手中的茶杯,轻轻荡漾的液面倒映出她富有深意的表情。

塞西莉亚的身形一顿,脸上的冰雪融化,露出了嫣红之色,羞恼的咬紧银牙。

“不行!不可以。”

忽然艾琳站起身,走到塞西莉亚的跟前,在她的耳边轻声细语。

“开个玩笑而已,不要这么较真。不过嘛,总不能让我白给吧,翡翠符印剑对于我来说有没有那么重要,所以......”

塞西莉亚抓紧了手中的权杖,指节隐隐有些发白

“什么条件?你说吧。”

让塞西莉亚没有想到的是,艾琳疾步走向安德莉亚,并指向安德莉亚怀里的希儿,话锋一转:“我要她。”

“我要‘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