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过留声 第16章_师小札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12日

摄制组多留了一天,拍完了钟言声的工作画面。

傍晚离开秀渡村前,过佳希拿手机拍下这里的小河和夕阳,转身时看见钟言声站在不远处,背对落日的余晖,低头对比手里的两截杉木,周围的工匠来来往往,询问声不断,木材和仪器凌乱地摊在地上,不时有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他穿着简单的一身白衬衣站在中间,看上去很安然。

几乎是没经过思考,她就拍下了他的背影,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也许仅仅是因为这一幕很美,心有共鸣罢了。

幸好等他转过身来,她已经把手机放回口袋了,她向他做了一个口型,告诉他自己这就走了,他点了点头。

回去的车上,大家在聊天,陆星楠随口问晓宜:“你到现在还没顺利地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他?”

晓宜摆了摆手,认真地说:“经过昨天那么一闹,我已经打消这个念头了,你看他常常在外日晒雨淋不说,工作还有风险,完全不适合做男朋友。”

“你想明白就好,这样的男人远远看一眼就好了,当男朋友会气死你,忙起工作来肯定连电话也不接,谁愿意被冷落?”

过佳希靠在椅背上,懒懒地听她们说话,听到一半觉得有点头痛,伸手把窗关上,不让冷风进来,然后头靠在窗上,百无聊赖地看窗外的风景,天逐渐暗下来了,连绵的远山一片模糊,近处的河水照亮稀疏的星辰,到了万物休养生息的时间。

他还在工作吗?会不会忘了吃晚饭?手背还会不会渗血?

好歹相识一场,她希望他的工作顺利,一切安好。

一周后,剪辑结束,过佳希反复看了两遍,最后停留在一个镜头上,那是风沙中他的一双眼睛,清亮如辉,但拉近后发现他的眼底有一丝很浅的细纹,她有些讶异,他三十岁不到就有皱纹了,也许是工作太辛苦的关系。

“年轮一道道慢慢描绘,生活究竟是什么滋味。”

她的脑海冷不丁地冒出这句歌词,不由地扶额想了想,自己真是多担心了,只是一条皱纹而已,他连手背上留疤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在意,何况是这个。

只是一想到他手背的伤疤,她的脑海飘过一个念头,就是提醒他去医院整形科看一看,但最终一闪而逝,她不用管那么多的。

十一月初,何消忧和许亭彦吵架,原因是他不满她最近找的工作,但是她很喜欢,两人因此有了矛盾,她郁闷之余跑来和过佳希住了几天。

过佳希煮了面条给何消忧吃,她没吃几口就放下了,问出了心中的困惑:“你说我该不该另找一份工作?”

“这个要问你自己,你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

“但是亭彦他很固执,不会答应我继续留在那里。”

“你怎么到现在还事事听从他的安排?”

何消忧不敢说话了,过佳希知道她这样的性格是改不了的,也不再多说什么。

没一会儿,何消忧迟疑地说起另外一件事:“佳希,我这个月的例假还没有来。”

过佳希一愣,等明白过来她说的是什么反问她:“你们不是一直都很小心的吗?”

“上个月有一次是例外,他开车带我去兜风,车子停在江边,我们一起听音乐,他突然就想那件事了,我没推开他,然后时间还很长……当时什么也没准备。”

过佳希有些讶异,想了想后提议:“不如我们买一个早孕试纸验一验?”

何消忧的面色瞬间变得苍白,赶紧说:“不用了,也许是我想多了,我再等几天看看。”

过佳希觉得她的反应有些奇怪,不免多说一句:“如果你真的怀孕了,就赶紧结婚吧。”

“这个要看他的意思。”

“什么意思?”

何消忧沉默了一会儿后说:“我也说不清楚,其实这些年我常常有这样的感觉,他虽然对我很好,但有时候和我很疏远,我不了解他内心的想法,他也从来不说自己的心事,我始终觉得自己和他隔了一层,以至于到现在已经不太有安全感了。”

“你们沟通不顺利?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我不敢,怕你们笑我想太多,就连我妈妈都开玩笑说我傻人有傻福,能找到他这样条件的,像是随便走在路上就捡到了宝,如果我说出心里的顾虑,所有人都会说我杞人忧天,身在福中不知福。”

过佳希哑然,她没想到何消忧表面上很快乐,其实内心有这么多不安,虽然知道他们曾经分手过一次,但很快复合,平常出现在朋友们面前也是恩爱如初,说话轻声细语,就连看着对方的脸时眼睛里都是温柔的笑意,和偶像剧的男女主角一样美好。

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实情。

过佳希就此劝了何消忧很久,让她不要胆怯,把问题摊开来说,再亲近的人都要学会沟通,如果因为害怕现有的一切发生变故而回避问题实属不明智,何消忧安静地听完,勉强地点了点头。

关灯睡觉后,何消忧忽然出声:“佳希,你以前肯定也有过喜欢的人,是吧?”

过佳希和她面对面地侧躺着,借着小窗户外零星的光看见她眼里的波光粼粼,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何消忧追问:“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过佳希想到钟言声和许亭彦的关系,一时间不知该不该说,于是含糊其辞:“他是一个很认真的人,有时候认真到严肃,但骨子里很善良,有理想和抱负。”

“那他知道你喜欢他吗?”

“知道。”

“他没有任何表示吗?”何消忧的脸上浮现伤感,“难道他当时不喜欢你?”

“嗯,他只当我是一个朋友吧,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世界的,很难真正走近。”

“那你不难过吗?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太痛苦了,换作是我没法想象。”

过佳希无奈一笑,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小声说:“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幸运,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从喜欢开始,然后仅止于喜欢。”

何消忧伸手拉住她的手,又问:“哪一个瞬间你确定自己喜欢上他了?”

这个问题对过佳希而言很难回答,她也不知道是哪个瞬间。

也许是在他伸手捂住她的眼睛,遮挡住血光的瞬间,也许是她坐在夕阳下的矮墙上,低头看他的瞬间,也许是他用手指擦掉她口红的瞬间,又也许是她被酒疯子追逐,急着扑进他怀抱的瞬间,总之没有答案。

何消忧不再问了,也许是看出她有难言之隐,慢慢地想,相比佳希自己是幸运的,能和有生之年第一个喜欢的人在一起,她已经很幸福了,真的不该再贪求任何了,这样想着,烦恼瞬间轻了很多,她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过佳希看着她安恬的睡颜,轻轻帮她把落在脸颊上的头发拨到耳后。

隔天许亭彦亲自登门,例行赔罪后带走了何消忧,庆幸的是,过了几天后何消忧确定自己没有怀孕,一切不安的因素随风消逝。

所有人的生活继续平淡有序地过下去。

过佳希的工作依旧很忙,周一到周六基本都在公司,有拍摄任务的时候,她都要赶到现场,安排各几位进行试拍,与主持人对稿,处理各种琐事,不停地接电话,等到后期剪辑的时候直接睡在公司简直是常事,说真的她很疲倦,但是因为喜欢而忽略了其中的艰辛。

她最近在采访一个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博士,他刚研究完一个“婴儿大便和成人的形状不同的原因”的课题,很开心地讲述自己在美国的生活,提到陪读的妻子,更是滔滔不绝地说起来:“是我坚持要她去的,她家里人都反对,说我很自私。没错我就是自私,我就要每天起床都看见她,否则结什么婚?我清楚自己的缺点,就是没有自理能力,没有人做饭我活不下去,反正我不能理解那些异地恋的人,在我看来就是爱得不够深,没准貌合神离,巴不得对方走开自己能自由呢,呵呵……”

他说话的时候,他太太只笑不说话,安静地在一旁削苹果皮,削好后一块块地切成丁放在碗里,再撒上白糖,然后用勺子盛起来亲自喂到他嘴边,像是对待高智商的巨婴一样……纵然过佳希看得瞠目结舌,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眉眼间满是情意。

也许爱人之间的相处有很多模式,是她知道得太少,而做这份工作的乐趣就在于可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世间百态。

不知不觉中就迎来了今年的圣诞节,当过佳希蓬头垢面地从电脑剪片室出来,冷不丁听到晓宜说:“好可惜,圣诞节都没下雪。”

陆星楠说:“太正常了,我们的城市多少年没下过雪了。”

“可是这几天的气温都降到零度了,预告说会下雪。”

“那再等等吧,或许等会儿会下呢。”

过佳希一个激灵,想起一件事,她之前答应过豆豆会送他一颗圣诞树,却没想竟然到了今天她还没准备好,失信于人实在惭愧,幸好她今天休息,可以趁早去商场买。

她出了公司写字楼,来到离这里不远的商场一看,因为不到十点,还没开门。

不如去小货品市场买好了,价廉物美,她想了想后坐车去那边。

一个小时后,她抱着一个放着圣诞树的箱子装走出市场,朝路口走。

箱子很高,遮挡住她的视线,以至于她没看清走过来的人,猝不及防地撞上了……

箱子掉在地上,她和面前人的眼睛对上。

好巧,是再熟悉不过的人。

钟言声穿了一件灰蓝色的羽绒服,头发似乎剪过了,短了一些,眼睛里映照着冬日淡薄的阳光。

在她还未开口说话前,他弯下腰,捡起从箱子里掉出来的彩灯,简单地一看,然后说:“这个灯已经摔坏了。”

“不会吧?”过佳希凑近一看,发现是真的裂开了,“我拿回去换一下,如果不能换就再买一个。”

钟言声把彩灯递给她,又拿起箱子,对她说:“我帮你拿过去吧。”

过佳希有些意外,客气地说:“谢谢你。”

“没事,不是我走过来你也不会撞倒。”

于是,她跟在他身后,两人走回市场,一路上她看着他的背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秀渡村的时候,那会儿他衣领上是灰,裤脚沾着水泥,而今出现在她眼前的他衣着整洁,衣服上有一股曾经相熟的肥皂味,闻着很清新,她想到了一件事,看了看他的左手背,发现情况比她想象的好太多,只有一条若隐若现,很浅淡的疤痕,如果去整形科看一看应该可以恢复,问题不大。

他帮她把箱子拿到刚才买圣诞树的店铺,老板很大方,遵守承诺,七天内无理由退换,帮她换了一串新的彩灯,然后又在箱子底填充了一层泡沫,她拿起来试了试发现分量不轻,想了想说:“老板,你帮我叫一个快递送货吧,我付钱给你。”

老板欣然同意。

过佳希转身的时候发现钟言声在看隔壁间的礼品店,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门框上挂着一堆花花绿绿的公仔钥匙扣,其中一只泰迪熊让她想起很早以前他送给她的两只熊,一只是在便利店买的,后来她将它挂在包上,某一次挤地铁之后就不见了,另一只是和小孩等高的玩具熊,现在还放在家里的储藏室,用防尘袋包好了,和尘封记忆一样。

等他转过头,看见她陷入思考的模样,不免问一句:“还有东西要买吗?”

她移开目光,摇了摇头说:“没有了,走吧。”

刚走出门口,一阵寒风刮来,过佳希眯了眯眼睛,一点凉意蓦地沾在眉毛上,她凝神一看,奇迹一般,天地全是在旋舞的雪花。

“下雪了。”她抬头看天空,伸手去接雪花,忍不住绽放顽童的笑颜,不敢相信似的。

然后她看见其中一朵小雪花恰好落在他的后背,看上去像是一朵梨花瓣。

趁他不注意,她伸手去碰,指腹刚触及,它就化了。

她默默地笑了,开心地想在原地转一个圈,要知道这座城市有多少年没下雪了,漫天雪花仿佛只在记忆中出现过,至于“积雪浮云端”的唯美场景更是只能在电视剧里看见,因此现在只要有零星的雪花就足以让她无比快乐。

“圣诞快乐。”他对她说。

“圣诞快乐。”她回过神来,“对了,我还没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过来吃早餐的。”

她恍然大悟,这条街上小吃店很多,离他家不远,他过来吃早餐再正常不过,只是现在都几点了?他还没吃过早餐?等等,不对,她也没有资格说他,她自己从早到现在也就在公司喝了一杯咖啡……

“好巧,你也没吃早餐?你准备去哪里吃?”

“对面有很多店,随便找一家。”

她只迟疑了几秒,不准备想太多,很自然地说:“那我也去吃一点东西,现在肚子真的好饿。”

十分钟后,他们坐在羊汤馆的一张桌子前,点了两碗热羊汤和两块炸油饼,没多久就吃上了。

“你最近在工程队吗?”过佳希一边喝汤一边问。

“上一个工程结束了,新的还没有开始,目前在研究所做文献的工作。”

“今天休息?”

“对,明天也休息。”

难怪他悠哉地跑过来吃早餐,原来是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否则他不会对早上吃什么如此讲究。

过佳希咬了一口饼,抬头的时候发现他在看她,好奇地问:“怎么了?”

“你常常熬夜吗?黑眼圈很明显。”

“何止黑眼圈?这周都在剪片,看了二十盒带子,眼睛都肿了。”过佳希拿手点了点自己的一只眼睛。

“这样生活很不健康。”

“我再忙也比不上你辛苦,倒是你自己要注意按时三餐,保重身体。”

他放下手里点心,认真地问了一句:“我比你年纪大吧?”

“那又怎么样?年纪比你小就不能劝你纠正坏习惯了?”

“过佳希,你几年前骑车跌伤膝盖,喝醉酒蹲在马路旁,撞见鲜血还会晕眩,以上这些我都亲眼见过,你来纠正我,可能还不够有说服力。”

她皱眉,怔怔地看着他,片刻后轻声问:“你怎么把我的事情记得那么清楚?”

外面是蒲公英一般纷纷而落的雪,室内的羊汤冒着白烟,她看着他干净的黑眸,心里不免疑惑,他怎么把她的窘态记得如此清晰?那是连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回忆的模样。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如实说:“因为我记性不错,而你的那些事情特色比较鲜明。”

等等,这是在讽刺她吗?怎么以前没看出他是毒舌的人呢?过佳希有片刻的迷茫,等反应过来后小声地愤愤道:“你在取笑我吧?”

“没有。”他否认,“快吃早餐吧,否则汤凉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