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满宫堂 第2章 生计_绿野千鹤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14日

驴子是苏誉每日出去摆摊的必备品,没有了驴他就得自己去拉鱼,苏誉闻言不由得停下脚步。

大伯母以为拿捏住了他,很是得意,还在絮絮叨叨地数落:“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你还用这奢侈的驴车……”

“大娘,”苏誉看着得意忘形的女人,冷笑了一声,“您说得不错,不如明日就将驴子卖了,我便推了车去宗正司门前叫卖,也省得走远路。”

大伯母闻言,脸色立时难看起来。宗正司是管勋贵事务的地方,世子废立、爵位承继、大族分家等都要通过宗正司。若是苏誉去那里卖鱼,不就是明摆着告诉宗正司,他大伯苛待侄儿?他们还未凑够送礼的钱,爵位没定下来,万不可出了差错。

不理会被噎住的大伯母,苏誉扔下驴车转身又出了门。

东城的大街明显要比西城整洁,卖的东西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苏誉没有在形形色色的店铺前多做停留,直奔向一家香料店。这家香料店常卖些西域的香料,很受京城贵妇人们的欢迎,只是前些日子进了一种奇异的香料,味道颇为古怪,摆在那里无人问津。

“店家,昨日咱说好的价钱。”苏誉拿出二百八十文钱,指了指摆在角落的一盒香料。

店主看了看那一盒青黄粉末,又看了看苏誉手中的铜钱,叹了口气:“罢了罢了,都卖给你。”

当初见那西域商人把这香料吹得天花乱坠,说西域人如何如何喜爱,一时鬼迷心窍买了下来,谁知到了中原却是一点都卖不出去。只是本钱在那里又不愿降价太多,最后跟苏誉说定,二百八十文一斤。

苏誉接过油纸包的香料,抱在怀里,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这东西才是他卖鱿鱼的关键所在,昨日偶然发现了这个,他就果断的放弃了卖鱼准备改行。因为这被称为天山香的东西,还有一个名字——孜然!

说起来也真是心酸,苏誉作为一个海鲜大厨,偏是个善做川菜的。大安朝虽然不是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但该没有的统统没有,比如辣椒!没有辣椒,让一个川味厨子情何以堪!寻遍了京城,也没有找到一点辣椒的踪影,倒是偶然地发现了孜然粉,聊胜于无,起码能做些事了。

用剩余的钱向卖糖葫芦的陈老爹买了几百根竹签,苏誉怀着即将发财的美好心情,准备穿过王府旁的小巷回家去。

气势恢宏的昭王府,与自家那破落宅院简直是老财主与贫农的区别。这王府乃是皇上的同胞弟弟昭王的府邸,修得甚是富丽堂皇,苏誉瞻仰了一番正门的鎏金牌匾,暗叹一声土豪,便钻进了小巷。

“走开,你这畜生。”偏门处,一脸不耐烦的于老四正骂骂咧咧地往驴车上搬鱼桶。

富贵人家每日都会买鱼,放到第二日不新鲜了,主人家是不会再吃的,账目上会算作扔掉,厨房里的下人们若是自己吃不完,就会把这些鱼卖掉。价钱自然十分便宜,许多卖鱼的都会做些这种生意,包括跟苏誉冤家路窄的于老四。

这种事本不是什么光彩事,大家心知肚明,但说出去就坏声誉,于老四正恼着,见到苏誉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朝那挡道的狠狠踢了一脚,啐道:“你这畜生,阳光大道你不走,偏撞到老子脚下!”

苏誉没工夫理会于老四的指桑骂槐,就见他踢的乃是一只巴掌大的金色小猫,顿时蹙眉,快步上前,一把将那小小的一团抓到手里。

“喵——”小小的猫咪倒是很有力气,被苏誉抓起来仍然张牙舞爪地冲着于老四挥爪子。

见他这么精神,应当是没受什么伤,苏誉暗自松了口气,继而冷眼看着于老四道:“欺凌弱小,也不怕遭报应。”

“嘿,小白脸,今日敢跟你爷爷我顶嘴了!你今早那怂样呢?这儿可没有泼妇给你撑腰!”于老四说着就撸袖子要揍他。

苏誉冷哼一声,把挥着爪子的小猫挂到衣服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打在了于老四的鼻梁上。只听“嗷”的一声,于老四顿时被揍得涕泗横流,条件反射地弯下腰去。

趁此机会,一击得逞的苏誉一手抱着孜然粉,一手把挂在衣服上的猫捏住,转身就跑。他打得是出其不意,若是真跟那一身腱子肉的卖鱼匠对上,就这贵族少爷的小身板,再来两个都不够看的。

一路跑回苏家,苏誉把孜然粉扔到桌子上,气喘吁吁。连着干了三个月的活,这个身体已经结实了不少,但还是不怎么样。

怀中的小猫从他的臂弯中爬出来,抖抖被弄乱的毛,一点也不认生地在桌子上踱步,仿佛帝王在巡视领土。看了看已经累趴在桌上的苏誉,一双琥珀色的眼中露出几分鄙夷,端坐片刻,见那人丝毫没有起来的打算,便无聊地转头,拿爪子戳了戳旁边的纸包。

磨得细碎的孜然粉被猫爪一按,顿时从缝隙里飘出来,钻进了敏感的猫鼻子,小猫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哈哈哈……”小猫回头,就见不知何时已经抬起头的苏誉,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不由得有些着恼。缓缓转身,再次端坐下来,一脸严肃地瞪着他。

天知道一只猫的脸上怎么看出严不严肃,反正苏誉是没看出来,只觉得那毛茸茸的小家伙正襟危坐、下巴微抬的架势很是好笑,忍不住伸手在那沾了孜然粉的小脑袋上揉了揉。他自小就喜欢猫,以前在酒楼做厨子的时候,就在厨房后门外的小巷里养了一群野猫,每天定时定点给它们送鱼吃,也最看不得别人虐待这些小家伙。

小猫被摸了脑袋,八风不动地微微眯起眼,然后,狠狠地给了他一爪子。

“嘶——”苏誉忙缩回被挠的手,幸好他有经验,在猫出爪的瞬间就往回缩,没有被挠得太狠,饶是如此也留下了三道红印,“小混蛋,我可是拼了老命把你救回来的,连个头都不让摸……”

伸手戳了戳藐视地看着他的猫,那小模样仿佛在说“朕的脑袋岂是尔等凡人可触碰的”,看得苏誉心痒痒,仍不住又想去揉。

“你有没有家?要是没有家就留下来跟我住吧。”苏誉起身,开始倒腾他柜子里的东西,一边收拾一边絮絮叨叨,也不管那猫能不能听懂。

一个三开口的长条铁盒,一小袋碳,还有一个羊毛做的调料刷,苏誉挨个清点着这些好不容易收集来的东西,忍不住咧开了嘴。最初来到这里,发现自己一穷二白之后,苏誉就打算做铁板鱿鱼之类的小买卖,奈何现实太残酷,连个孜然粉都找了三个月。而要凑齐打造一个能放铁板的推车钱,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只能退而求其次,先做烤鱿鱼串好了。

看看天色,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古人晚上讲究少食,但也不是不吃,苏誉没有吃晚饭,家里也没人管他。对此他倒是毫不在意,将盛鱿鱼的木桶搬到院子中间,拿了杀鱼的家伙什来,开始处理这些肥美的大家伙。

去皮、去内脏、掐头,这些他都做得很是熟练,轻轻在鱿鱼身上划两刀,拽住三角脑袋就能干净利落地去皮掐头。小猫自己生了会儿闷气,见苏誉不再絮叨,反而手指翻飞地切着什么,忍不住好奇地凑过去看。

去掉软骨,一只鱿鱼便算是处理好了,苏誉转头见小猫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手中的鱿鱼,料想是饿了,便切下一根鱿鱼须递给它。

小猫凑上来闻了闻,便一脸嫌弃地撇过头,完全没有吃吃看的意思。

苏誉挑挑眉,并不在意,有些猫比较挑食,并不是所有的海鲜都吃,把手中处理好的扔到一个小盆里,便继续处理其他的。等所有的鱿鱼都收拾好,便将大部分切成鱿鱼圈和鱿鱼须,留下十条左右的整只,切花刀,然后再拿出竹签串好,整齐地码在带盖子的桶里,用井水镇着。

“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做好这一切,苏誉吁了口气,抬手揉了揉小猫脑袋,毫不意外地又挨了一爪子。

苏家的仆妇很少,这个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厨房里一个人影也没有。苏誉进去看了一圈,锅碗瓢盆都一贫如洗,没有给他留下半点剩饭。

找了半天只找到了些小鱼小虾、几只小个头的蛤蜊,还有一把蔫不拉几的青菜。

舀出一瓢面,兑水和面,反复揉捏后放在盆中醒面,苏誉不慌不忙地将那些小鱼虾和蛤蜊洗干净,小鱼虾丢进锅里煮,蛤蜊则放在灶台火口处烤着。柴木火慢,需要多煮一会儿,这空闲的时间,苏誉拿出一个白瓷汤盆,开始大量地往里面放作料。

酱油、盐、花椒粉、香油,这些简单的调料倒是充裕,将这些按一定的比例混合在一起,加入适量的孜然粉,烤鱿鱼要用的调料就备齐了。留一小碟出来,将剩下的调料装进小陶罐里,面已经醒好了。

不着急做面,苏誉先将几只蛤蜊扒出来。小小的蛤蜊已经烤得张了嘴,兹兹冒热气。肉很少,但胜在鲜美,苏誉用细竹签挑了一个递给蹲在案板边的小猫,小猫歪头看了一会儿,有些嫌弃地慢慢张口咬下来,然后慢条斯理地嚼着,奇异的是,这家伙吃东西的时候竟然也没有低头,依旧保持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苏誉看着好笑,自己挑了一个沾上碟子里的调料尝了尝,调料的味道刚刚好,忍不住又挑了一个,谁知刚蘸好料,就被旁边的小猫嗷呜一下抢走了。

“哎,不能吃!”苏誉阻止不及,沾了许多酱汁的蛤蜊肉已经被小猫吞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