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我名奴良陆生 第121章 开赛_风华长歌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15日

战斗开始了,嘉宾浦饭队对六游怪队,第一场是桑原和真和一个小孩子模样的妖怪交手、六游怪的铃驹确实不简单,十个瑶瑶操纵的出神入化,但他确实还是个小孩子,玩心很重,出赛不久就因为小看了桑原被桑原反攻成功,最后两人平局结束。

“真是顽强的家伙。”大狸猫为之咂舌。

“看来这这次的嘉宾展很值得期待了。”夜陆生说。

“奴良少爷,昨天你好像就接触过他们了,难道你早就知道这是好苗子了?”宿山鬼问。

“这可不是看谁手快就行的。”夜陆生笑着说。

第二战的藏马上场之后仿佛被什么限制住了,六游怪的眯眯眼妖怪赤峰是个很猥琐的家伙,但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能让藏马不抵抗光挨打。

“是有什么限制了吧。”宿山鬼说。

“哼,这种东西,八成把功夫都用在场外了。”玉章不肖的说。

“那个长发的小子不会放过他的。”饭岛蜗牛说。

果然,那个眯眯眼在一刹那就被一大蓬花淹没了,随后再也没动静了。

接下来的是六游怪的队长出场,嘉宾浦饭队这边是飞影出场,不过一时三刻,那队长就被飞影烧成灰了。接下来六游怪队剩下的两个选手被飞影吓傻了,试图退赛,但是还没退成,就被他们自己最后的队员宰掉了。

六游怪最后的队员是个酒鬼,同浦饭在擂台上打的像两个快乐的傻子,裁判席上的一群全都大张着嘴看他们在台上血流满面的撒欢,结束后,全场都寂静了。

“今年的嘉宾很对我胃口!你们谁都不准和我抢!”宿山鬼大笑着说。

“那可不行!”大狸猫露着獠牙说,“好苗子谁抢到归谁!”

夜陆生笑道:“我可是先下手为强了,两位前辈要努力啊!”

“麻蛋的,你个狡猾的小兔崽子!”宿山鬼嚷嚷道。

夜陆生笑而不语,转身小声吩咐首无:“接触一下六游怪剩下的两个,也许可以吸收。”

“他们是人类黑道豢养的打手,可能······”首无低声解释。

“放心吧,人类的黑道不养带不来利益的妖怪,他们输了这次决斗,很快就要被抛弃了。”夜陆生说。

“我明白了。”首无点头。

接下来的战斗是一些别的队伍,实力相差悬殊,没什么好看的,很快就过去了,等到下一组队伍出场的时候,嘉宾队又上场了。

“怎么又上场了?是不是安排的有些密集?”蜗牛问身边的高官。

“也不算密集,毕竟场次都是随机的。”高官微笑着说。

“狗屁,听说这次的嘉宾和主办方有仇怨,肯定是故意整他们的。”富商则持不同看法。

高官微笑喝茶不语。

蜗牛呵呵笑着不说话了。

浦饭队还没上场就被医疗队软禁了两个人,加上桑原上一场比赛昏迷还没清醒,这场比赛一下子变成了二比五,这下子瞎子也看出有猫腻了,不少人开始思考浦饭队能不能走到最后,这赔率应该也上涨了吧。

比赛开始了,擅长血化妆的妖怪虽然封锁了藏马全部的路数,但藏马用头发缠着鞭子给了他一记致命的教训,浦饭队对冉战况不利,却赢了开门红。然而那位妖怪的血化妆并不因为使用者死亡就失效了,藏马也失去下一场的战斗力了。第二场的冻矢出场后,藏马无计可施之下只能把植物种子放在了体内,在血管中增殖,虽然赢了冻矢,人也昏迷了。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藏马昏迷后,想趁机捡便宜的对手被浦饭揍飞了,风使者阵和浦饭幽助激烈对绝后两人同时出界,因为浦饭回来的早,本次比才应该是浦饭胜利的,裁判席也给出了比较公正的裁决,哪知,那位高官站起来后宣读出来的裁决却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因为浦饭选手出界,本次比赛阵选手胜出。另外,上一场比赛裁判读秒太慢,判定结果不实,应该由魔性使者队胜出!比赛至此,全局胜负已分,魔性使者队胜出!”

整个会场都惊呆了。

裁判席上的几位张口结舌看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我们的裁决!”宿山鬼暴躁的说。

“不好意思,这是本次比赛组委会的意思。”高官伸手指了指耳朵上正在运行的耳麦,“我们身为本次比赛的裁判,要对组委会负责。”

“去尼玛的组委会!那是你的亲爹,不是我的!”宿山鬼咆哮道,“明明是两人都出界,怎么变成浦饭一个人了?还有裁判读秒哪里慢了?”

“我也觉得读秒很正常,请你尊重我们身为裁判的权利。”夜陆生说。

“真是太荒唐了。”蜗牛说。

擂台上,小猫裁判小姐生气了:“我抗议!我身为场上裁判,不存在失职行为!我抗议裁决不公!”

“闭嘴!”高官不敢对裁判席上的几个甩脸子,甩个没什么权益的场上小裁判还是没问题的。

“等一下!裁判席!我也抗议!”刚刚封锁了浦饭队两个选手的护士兼职结界师也慌慌张张的叫喊起来:“我也抗议!你们不能这样!我扛不住这边的家伙!你们不能无视我的生命安全!我要辞职!”

观众席也开始嗡嗡嗡嗡的议论起来,妖怪观众们讨厌嘉宾不假,但他们更讨厌不公正的裁决。

“藤原先生,”大狸猫慢慢的说,“黑暗武斗会我参加过很多次了,组委会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明目张胆的袒护行为,你确定真的是组委会全员的决定吗?”

高官迟疑了,他拿出了手机,与另一边联系了一会儿,挂掉电话后,他说:“这次裁决确实不是组委会全员的意思,是魔性使者队豢养者六条先生的意思,六条先生已经被纪律上的肃清了,但是,官方的意思是,为了维护裁决的权威性,已经宣读出去的裁决不可更改。”

夜陆生等人的眉头纷纷皱了起来。

“这样的话,可能要乱了。”蜗牛说。

下方的浦饭队开始蠢蠢欲动,封锁飞影的结界师已经在打包东西准备逃命了,正在大家越来越焦躁的时候,浦饭队最后一个队员出来了,是桑原。桑原不知道对浦饭说了什么,浦饭队竟然允许这个伤痕累累的家伙和魔性使者队的队长交手,以作为浦饭队最后的翻盘机会,最后,竟然还打赢了!据说是因为桑原的女朋友来看他了,给了桑原无数爱的鼓励,桑原勇气大增,才赢得了这次比赛。

裁判席上松了口气,场内的暴动总算在这种情况下平复了。

“他是白痴吗?”玉章吐槽道。

“真是年轻人啊!”大狸猫欢乐的说。

“哦,哦,这才是男人!”宿山鬼哈哈大笑。

“呲——”蜗牛身后的小青龙不怀好意的看了宿山鬼一眼,宿山鬼顿时把笑声憋回了肚子里,脸色憋得通红。

夜陆生眨眨眼,探过了身子:“前辈,你怎么会找饭岛先生的麻烦了?”

“屁!我看上去像是欺负老头的人吗?”宿山鬼反驳。

“那他的式神怎么······”

“我不过就是看到那个小青龙的背影了,还以为是个美人,就上前打了个招呼,哪想到竟然是个男人!”宿山鬼悲愤的说。

“······”那还真没冤枉你,夜陆生无语了,他本来还想要是个误会就帮着说和一下呢。

“少主,”首无突然叫过了陆生,“黑传来消息了,魔性使者队的豢养者已经被杀,魔性使者队现在没有饭票了,黑问我们要不要接触一下?”

“那还问什么,赶紧啊!”夜陆生忙说。

“可能有点晚,已经有好几个意图豢养他们的人去接洽了。”首无说。

“事在人为,广撒网,重点捕鱼,我们也不能落后。”夜陆生说。

第一天的赛事结束了,裁判们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顺带处理公务,他们的手下不时穿梭在每一个有潜力的参赛者的房间里,带去家里老大的招揽问候,夜陆生也让手下人帮着收拾了一些竞争对手的招揽文件,看过之后压力颇大,对方在待遇方面比不上奴良组,但也都不会太差,而且在自由方面就几乎没什么限制了,这很和妖怪的胃口。

夜陆生不得不开了几次会议,商讨招揽的细节。

这里说一下,虽然使用的一直是夜陆生的壳子,但基本上文职工作都归昼陆生管辖,夜陆生不止一次感叹,他们有两个人真的太好了!

第二天比赛继续,然而这次没有嘉宾队的比赛,夜陆生顺利拿到了两个妖怪的求职信,虽然不是很有名的妖怪,却都很有潜力,其中一个妖怪有制作附身木偶的能力,这是很珍贵的人才,夜陆生亲自写了推荐信,递到了在家处理事务的环那里,让这个妖怪去找环报道。另一个妖怪竟然像藏马一样擅长操纵植物,但是他并不能像藏马一样将植物变成武器,只能将它们催生长大,并加重或减轻植物的某些药性,于是就自考医科大学学习了制药技能,这样的经历让夜陆生眼前一亮,立刻把他打包递给了鸩。

“能有人投靠就是好的开始!”夜陆生愉快的说。

“可是我们看好的那几个都没来。”首无说。

“但他们也没接受其他的招揽。”黑田坊说。

“把浦饭、桑原、藏马、飞影、酒鬼、铃驹、阵、冻矢、死死若丸、怨爷、枝窕、榴架等36个人类和妖怪的资料专门罗列出来,以后重点招揽。”夜陆生说。

“嗯?其他人倒也罢了,怨爷有什么价值?”黑田坊问。

“据我观察了解,裹御伽队出场所使用的道具,全部都是怨爷所做,”夜陆生说,“这是个人才。”

“哦?那可太珍贵了!”黑田坊惊喜的说。

“枝窕和榴架都不是参赛选手,她们是大会的服务人员。”首无说,“我们这样明目张胆的和大会主办方抢人真的好吗?”

“据我所知,她们真的已经辞职了。”夜陆生说,“只不过还没批准罢了。”

“她们是谁?”雪女问。

“上次囚禁飞影和蒙面的结界师和场内医生,”夜陆生说。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可惜,这样的人才还是要多多益善”黑田坊笑着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