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第12章 训练_彼年锦瑟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21日

第二天一大早,时雨,义勇和锖兔就跟着鳞泷一起去山里修行了。狭雾山终年云雾缭绕,山里的空气比外界稀薄了十几倍,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的锖兔早就习惯了山里恶劣的环境,此刻依旧面色如常的跟在鳞泷身后。至于时雨,山里稀薄的空气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影响,甚至由于狭雾山厚重的云雾挡住了外界的太阳光,他在山上的精神状态比在外界要更加无拘无束的多。

对此等恶劣环境产生不适应情况的就只有义勇一个人,从进山的那一刻开始他的脸色便有些不太好看,随着一行人的不断潜入,山里的空气就变得越来越稀薄,义勇的额头已经开始在冒冷汗,整个人如同缺氧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走在前面的锖兔看不下去了,立马回过头提醒义勇赶紧调整好呼吸,不然还没到达目的地很可能就会因为缺氧休克倒下了。

“尽可能扩张你的肺脏,让你的血液中尽可能承载更多的空气。”

锖兔将自己从老师那里学来的东西原封不动的告诉了义勇,时雨回过头瞥了义勇一眼,锖兔说的这个办法无疑是有效的,就是不知道义勇能否了解这番话的意思并将其应用起来。

扩张肺脏,听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具体应该怎么扩张?而且扩张时一个不注意还有可能会造成内脏破裂,要怎样才能防止在扩张肺脏的时候伤害到内脏。

这些都只能靠义勇自己去摸索,时雨给不了他任何意见,毕竟夜兔是在完全真空的环境下也能生存下来的强悍一族,这种环境对他造不成半点影响。

不过作为前辈,锖兔很是耐心的在一旁教导着义勇,而在锖兔的细心指导下,义勇也慢慢摸索清楚了这种呼吸法的正确使用方法,他的呼吸慢慢变得顺畅起来,脸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他的身体正在慢慢适应着这座山上的恶劣环境。

鳞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名少年,没说什么,只是继续往前走,在到达某个地点的时候才停下脚步。

“你跟我来。”

他看着义勇,淡淡开口道。

义勇也没问他要做什么,只是一脸平静的走到他的身边站定,这个时候鳞泷才将视线转向一旁的时雨和锖兔,“这段时间,他跟着我进行训练。”

这个“他”指的是义勇。

“你跟着他训练。”

这个“你”指的是锖兔,“他”指的是时雨。

锖兔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对面的老师,他不明白自家老师怎么突然就把他给“抛弃”了,他的视线转向一旁的义勇。

这是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

脑海中刚浮现出这个想法,锖兔就立马羞愧的低下头,他怎么可以这么恣意揣测自己所尊重的老师呢?不过话说回来,他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种诡异的想法?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了。”

鳞泷平静的回答道,锖兔抬头刚想要说些什么,鳞泷就已经转身离开了,义勇一声不吭的跟在他的身后。

“训练的内容呢?”

一旁的时雨突然出声,锖兔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时雨此刻的表情也很是平静,就仿佛是在询问午饭要吃什么一样。

“你自己决定。”

鳞泷留下这句话后,就带着义勇离开了。

然后锖兔就发现,时雨在听到这句话后,嘴角突然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锖兔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心底莫名“咯噔”一下,背后突然感到一阵发凉。

......

锖兔带着时雨来到了一个足有一个人高的岩石前,这里是他平时训练的场所。

“老师让我用刀劈开这块石头。”

锖兔抬手抚摸着面前这块圆球形的巨大岩石,仿佛是在和一位相识已久的老朋友打着招呼。

“在我能劈开这块石头之前,老师都不会允许我去参加鬼杀队的队士选拔。”

锖兔抽出腰间的佩刀,他的佩刀在前一天晚上被时雨不小心折断了,所以现在就只有一半的刀身。

“忘记让老师重新给我一把刀了,半把刀可劈不开这块石头。”

锖兔看着只剩下一半刀身的佩刀,眼角流露出一丝略显无奈的笑意。

“谁说半把刀劈不开的。”

时雨颇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从锖兔的手中拿过那柄断刃,走到岩石前漫不经心的划拉了一下,只听见“轰隆”一声闷响,一人高的球形岩石顿时就被分成了两半。

“这不就劈开了。”

时雨指着一分为二的岩石,淡淡的开口道。

锖兔:“......”

时雨将手中的断刃还给了锖兔,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说要先离开一下,让锖兔先在这边等他,锖兔拿着那柄断刃走到被劈成两半的岩石前,他想起老师第一次将他带到这里,要求他将岩石劈开的时候,那时他心底还存有疑惑,真的能用这么脆弱的刀,将面前这块巨大的岩石给劈开么?

结果时雨刚才就向他证明了“可以”,甚至一把断刃都能轻松将其劈开,只要持刀者本身的实力够强。

原本他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够去参加鬼杀队剑士的选拔了,但如今看来他的修行还是远远不够啊......

锖兔默默叹了一口气,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自嘲。

与此同时,时雨回来了,手里还托着一块巨大的岩石。

锖兔盯着那块足有三个成年人高的岩石看了好一会,话说回来,这个大小与其说是岩石,用石壁来形容要更加贴切吧......

锖兔心底突然浮现出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刚才把你训练用的石头弄坏了,就给你重新找了一个。”

时雨放下手中的“石壁”,笑眯眯的看着对面表情呆滞的锖兔,“以后你就以劈开这块石头为目标进行训练吧。”

锖兔:“......”

那是石头吗?那分明就是石壁!

原本先前的那块石头就已经够呛了,结果今天突然换了一个更大的。

真正意义上的加量不加价......

这到底是什么人间疾苦?

锖兔突然觉得要是哪天这个世界上的鬼全都被消灭了,他从鬼杀队里离职后或许还能找个在矿场开采挖掘的工作做一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