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医 第39章 袭击_priest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23日

“他们在干什么?破坏这个城市的供电系统?”寇桐手里拿着黄瑾琛兜里顺来的小望远镜,眯起眼睛往远处看了一眼,“好像是那个小女孩……还骑着个怪兽哥斯拉?她打算搞一场大怪兽入侵城市的故事么?”

黄瑾琛没言声,慢慢地调转枪口。

寇桐看了他一眼,突然本能地有点脊背发凉,他感觉当这个人拿起枪的时候,就好像变成了一个人形的凶器似的。

一个……“人”有这样可怕的能力,又缺少能约束他的东西。种子培养出一个这样的人形武器,真的好么?如果放任下去,他会不会变成某种反社会分子?

可是黄瑾琛却在这个时候回过头来,冲若有所思的寇桐咧开嘴一乐,标准的见牙不见眼,带着背景音乐:“嘿嘿。”

寇桐:“……”

然后他就发现,原来“二”是一种美德,似乎和遏制一个人身上的暴力犯罪倾向,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真是个全新的专业领域。

街上的警笛已经开始嗷嗷叫唤了,很多荷枪实弹的警察跑出去开始疏散仍然滞留在街上、正四散奔逃的夜猫子们,还好是晚上。

很多人被惊动了,纷纷打开窗户,还有电的都开了灯,不少人挤在窗户阳台上,养着脖子看西洋景。

“真够兴师动众的。”黄瑾琛这话音一落,就扣动了扳机,快得寇桐几乎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有那么一瞬间,他心里生出担心来,唯恐黄大师一个枪子把秦琴姑娘送上西天,然后他就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寇桐赶紧端起望远镜往那边一看,只见大怪兽已经被打瞎的同一只眼睛又被打了一枪,这回不知怎么的,好像给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它剧烈地挣扎起来,扫到了周围一片电线杆子和大树,狠狠地撞在了一幢大楼上。

秦琴直挺挺地从它身上摔了下去,然后又被一群乌鸦托了起来,悬在半空。

魔术师的目光却投了过来。

黄瑾琛不紧不慢地一手扛起枪,一手拎起寇桐放在地上的操控匣和电脑,低声说:“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寇桐奇怪地问:“这回怎么这么强悍?”

“看。”黄瑾琛从兜里掏出一个子弹,在各种光下闪闪发光,居然是个传说中的银子弹,“看来多看电视剧和动画片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咱家小怪物给介绍的地方。”

寇桐匪夷所思地问:“银子弹?曼曼?她给你拉了军火皮条?”

黄瑾琛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会:“我不想打击你宝贝,不过按你的理论,这需要一定的想象力——当然不是地下黑市,这是我从超市买的。”

寇桐木然了片刻:“什么地方的超市?”

黄瑾琛耸耸肩:“她就画了张地图给我,其实就是我们来的时候经过的那条黏糊糊都是糖的街道,据说那条街上的超市不卖地球人使用的物品,不过如果有特殊需求的话,可以去逛逛,银子弹就是那弄来的。旁边还有金的,掺了辣椒的,灌了糖水的……最后那种我觉得曼曼是留着给自己饮弹自尽用的。”

寇桐端在逃窜中抽空又扫了怪兽一眼,发现它居然已经不见了,忍不住拍了拍黄瑾琛厚实的肩膀:“靠谱哎,按照正常逻辑,这玩意既然是从纸牌里冒出来的,如果被打死的话,也应该变回一张纸牌,要是刚才那个趴下了,那么大一坨不能突然不见了,很可能就是变回牌了。”

黄瑾琛摇尾巴:“我厉害吧?”

寇桐毫不吝啬地说:“厉害得我都他妈有点崇拜你了!”

黄瑾琛顿时觉得周身轻飘飘地:“那亲一口表扬一个不?”

大群的乌鸦飞了过来,直冲着两个人扑过去,寇桐一把拽住黄瑾琛胳膊往旁边一拉,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从楼顶的小通道钻了进去,回手把门一带,铁门上顿时一片撞击的声音,狭窄的通道正好把两个人挤在一起,寇桐就一把勾住黄瑾琛的脖子,抱着他亲了一口,还配了一句台词:“宝贝,你真棒!”

然后寇桐接过自己的笔记本,从窄小的通道里钻了进去,整栋大楼已经被波及的停电了,他打算先把这两个重要物品放回安全的地带。

黄瑾琛靠着墙自己陶醉了三秒钟,反复品味之后,发现有一点……不对劲——怎么寇桐说的这句话这么耳熟呢?

寇桐蹿回家,所有家庭成员居然都是醒的,曼曼站在入口处一本正经地问:“是有敌袭么?”

寇桐百忙之中应了一声,在她的小脑袋上摸了一把,然后把谨慎地把接受到的信号重新复制保存了几份,又把它和操控匣子关机锁紧了保险箱——省电起见。

就听见曼曼在客厅里奶声奶气地对其他人说:“大家准备好,这不是演习,我再重复一遍,这不是……”

黄瑾琛从入口进来,直接打断了曼曼像机器人一样没有语气的话:“行了小怪兽,我知道你是未来的奥斯卡获得者,不用再表演了。”

曼曼问:“我可以演么?演什么?”

黄瑾琛低头看了她一眼:“比如各种科幻片里那些脑残的超级拟人计算机什么的?”

曼曼在原地思考了一会,穿着毛茸茸的拖鞋,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寇桐书房,抱着她的大娃娃,可怜兮兮地对寇桐说:“叔叔你不要娶他,他不贤惠,还生不出小宝宝!”

黄瑾琛当场炸毛,寇桐妈赶紧救场,一把抱起曼曼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讨债鬼。然而她踮起脚尖也够不着黄瑾琛的脑袋顶,只能退而求其次,拍拍他的后脑勺表示安抚:“乖。”

丈母娘出面了……黄瑾琛纠结了三秒钟,决定卖这个面子,就乖了。

“看那里!”何晓智突然说话了,几个人的目光移到了窗户边上,发现漫天的乌鸦已经把整个大楼都包围了,连街道和天空都看不见。

“她的目的是什么?”姚硕轻声问寇桐。

寇桐双手抱在胸前摇了摇头:“破坏对于她来说,很有可能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她或许有理智,或许没有理智,但是你无法确定她什么时候是有理智的。”

姚硕皱起眉。

寇桐说:“曾经有一个妄想症患者在他臆想中的‘情侣’背叛了他以后,当天就潜进了对方家里,把人杀了,头抱回去做了纪念品。”

姚硕点了点头,思考了片刻说:“那你看这件事,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些牌身上下手,我觉得这些牌带有它们本身的属性,并不一定全都是被那个女的幻想出来的。”

寇桐转过头看着他,停电了不能开灯,在乌鸦包围的缝隙里,窗口透进的微弱的灯光照在老姚的脸上,中年人的五官坚毅而锋利,像是一把微锈但依然锋芒毕露的刀。

“塔罗本身有一套内在的逻辑,而她那里是一套妄想者的逻辑,如果这两者最后自相矛盾,会怎么样呢?”姚硕缓慢地说。

寇桐靠在一边的窗户上,在这个老男人身上隐约发现了他应该有、或者曾经有的那种意气风发和镇定从容,于是顺着他的话音问:“比如?”

“比如我研究了几天,发现很多时候这些塔罗牌里面都有一种平衡,比如魔术师张牌里面,玫瑰和百合就是一种平衡,分别代表了两个极端,我个人觉得,有一点像太极那种思想。”姚硕说,“而这个小女孩本人却是个小疯子,用你的话说,她偏执,偏执的人本身和‘平衡’这个词就很难调和,我觉得,这些牌和她本人,总有一天会脱开……如果这个逻辑在这个空间还成立的话。”

寇桐点了点头,想起那天叹了口气,仿佛欲言又止什么的女祭司。

“其他的事我帮不上忙,不过这件事我倒是可以帮着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主意。”姚硕转过头对他说。

寇桐沉默了一会,突然说:“其实那份文件和你没关系是吧?”

姚硕一震,几乎是同时,脸上就带上了某种充满防备的冷意:“怎么,现在还不忘了调查我?”

寇桐脸色平静地倚在窗边站着,表情很平静,尽管旁边就是乌鸦不停地撞上窗户的“砰砰”声——他们都知道空间是被隐藏的,即使乌鸦真的撞碎了窗户,也不会飞到屋里来,可视觉效果就在那,即使是一些纸折成的鸟,也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我并没有恶意。”寇桐的语气丝毫不变地说。

姚硕沉默地看着他,就像一头被激怒的公牛,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慢慢平静下来,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

寇桐失笑摇头,感觉这个男人自尊心强得简直像一只刺猬,有一天如果让他在生存和尊严两者选一,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正义感、责任感、道德感、尊严和控制欲,这些都是他身上的枷锁,他们一道一道地存在,把他整个人锁在中间,让这个曾经可敬的男人变成了一个会伤人伤己、不通情理的怪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