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负:欧少宠妻有点甜 第四十八章 确定关系(上)_斜风细雨霏霏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15日

霍思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或许男人表达思念的方式和女人有很大的不同吧。

她只能笑着递过去一块白糖糕说道:“吃一块吧,很甜的!”

欧逸笑着点了点头,吃下了一块,他们坐在青石上,看着河对岸的人来人往。欧逸忽然说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吧!走吧,我们上船!”

霍思琪看着欧逸一下跳到船上了对着船家说道:“去清河路366号!”

“什么人啊?”霍思琪也上了船,开口问着!

“你到了就知道了!”欧逸卖着关子,霍思琪也没有多问,看着船上新鲜打捞上来的菱角,笑着说道:“这边的河里居然也有菱角?”

“小姑娘,这可不是这河里的,这是我今天一早上藕塘里面捞的,不是什么值钱的,这可是新鲜的紧,喜欢拿点尝尝!”船家一边划着船,一边招呼着他们,热情的样子,让霍思琪心里一暖,便抓了一把说道:“那便谢谢老人家了……”

顺手递给了一些给欧逸,还得意的说道:“你请了我一路,这就算是我请你的如何?”

欧逸听见这话,一扫刚刚的阴郁之色,笑着说道:“你倒是会借花献佛。”

两个人在船上一片欢乐,船家唱着苏州小调,一路拉着他们到了清河路366号!

下船的时候,霍思琪他们多给了船家一些船费,也不算吃了船家一顿好菱角。

这边过来,没有什么人了,倒是依然看见些许炊烟袅袅……

霍思琪穿着高跟鞋,跟在欧逸的后面走在这青石板路上,哒哒哒的声音,格外的好听的。

不过一会,就到了目的地,抬头一看。还是木头做的门牌,欧逸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笑着喊到:“姥姥,你在吗?”

霍思琪便是更加的觉得惊讶不已,他居然来带自己见姥姥。

这时候,看着门开了,一位头发苍白的老人开了门,霍思琪紧张的提起气,只听老人说道:“是小逸来了,你姥姥在屋子里呢!”

欧逸点了点头,“谢谢张妈,我们这会可以吗?”

张妈点了点头,看着欧逸身边的霍思琪,笑着说道:“这是?”

“这是我女朋友……”欧逸的话很自然的说了出来!

霍思琪脸上笑着点了点头,背地里却恰了一下欧逸的手,谁答应做他女朋友了!哼!

张妈还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转身说道:“太太,小逸回来了,还带着他的女朋友呢!”

霍思琪瞪了欧逸一眼,小声的说道:“谁答应了,谁是你女朋友?”

欧逸故作无所谓样子,实际则手心冒汗,他也是故意这样说,想试试她的反应,不过早晚都要说的。

爱一个人,是应该要给她一个名分的,且告诉全世界不是吗?

姨母说要让女孩子充满安全感,就是带她见自己的家人,不知道这算不算第一步!

这时候欧逸缓慢的开口:“难道不是吗?你不喜欢我这样说吗?”

霍思琪一下子有些紧张:“这……是……不……不是……”

欧逸见她如此犹豫,忽然有些不悦:“到底是怎样,不过姥姥年纪大了,你就算是不是,也不要当她的面说!”

霍思琪看着欧逸有些不悦的口气,还有放开了牵她的手,顿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在心里回答,我不是还没有准备好吗?谁有你那么突然啊!想着想着。

自己也生了闷气!但还是跟着他走上前去!

这时候看着大厅了坐着一位老奶奶,还带着老花眼镜,穿着旗袍,带着披肩,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气质出尘!

也难怪欧逸长得好看,他姥姥,他姨母,可都是好看的很。

霍思琪小声的嘀咕着,欧逸走了过去,蹲在姥姥的面前,笑着说道:“姥姥,最近可还好?”

“你个泼皮猴子,都多久没有来看姥姥了!这次倒是乖,知道把女朋友带回来。”说着便把霍思琪从上到下好好的打量了一番,笑着点了点头,朝着霍思琪招了招手说道:“丫头,过来让我看看!”

霍思琪乖巧的走了过去,笑着喊到:“姥姥!我是思琪。”

姥姥惊讶的问着:“哦?是霍家的二姑娘?”

霍思琪听见这样问,惊讶的看了一眼欧逸,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姥姥怎么知道?”

“太太好眼力,这还记得,我刚刚也看着眼熟,要不是太太说,我还真想不起来!”张妈的端着茶盘走了过来,笑意盈盈的,慈祥的说道!

“哼,你以为我老了吗?当年这二姑娘的满月酒,我还去了抱了一下,那霍老太太,我说这丫头好看呀,许了我家这泼猴如何?”

“她还不肯,这不,迟早啊,是我家孙子的媳妇!”姥姥中气十足,笑着说着。

欧逸得意的扬了扬头说道:“看吧,你可是生下来,就被我姥姥定了!”

霍思琪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是哪里来的这样的缘分啊!

姥姥忽然滑动身下的轮椅,霍思琪还没有注意到,姥姥是不能自己走的,这才发现,只听着姥姥说道:“丫头,推我回房间,我给你个东西,你可不能给那泼猴!”

说完还朝着欧逸看了一眼,霍思琪忽然笑了,姥姥真的很可爱。

欧逸也不似平常模样,故意耍无赖一般说道:“姥姥帮了什么好宝贝,竟然也不给我!”

“这可是给我的孙媳妇的……”姥姥也不理他,自顾自的说着,似乎也在说给霍思琪听。

霍思琪推着她,也知道,这收了,可就是定了,可以自己为什么一点也不反感,反而有些莫名的高兴呢!

推进屋子里,霍思琪这才发现,这些家具都是上好的黄花梨,那张古床,也定是价值不菲,站在一边,看着姥姥打开梳妆台里面的小匣子,从里面取出来一只上好的翡翠镯子。

那颜色和纯度,霍思琪只知道,现在的市场上肯定找不到这样好的翡翠,没有一丝杂质。

姥姥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当年我先生,去我家下聘的礼,我今个给你,也算是了却我一桩心事了。”

“这一辈子,我没有给他生一个儿子,自然也没有孙子,只得这一个外孙,丫头,我看的出来,他很喜欢你,收下吧,好好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