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丧尸有点萌_第一百三十八章 突然造访的毛贼(包子豆浆)

穿越重生 2020年07月01日

“我的任务早就结束了,至于我为什么还来找你纯粹是因为对你或者说你们两个人有点意思,你们似乎超出了我对正常是规律的认知。”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就打这个电话给我,随时开机中。”

“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我这个人可不是随便交朋友的。”

深夜,躺在卧室的软床上,裹上暖和的被子,生活就是这么的惬意,可是就是这么惬意的生活我却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脑子里一直闪回着下午山鹰给我说的那些话,话里话外总给我一种他要拉我入伙的感觉。

说实话,我对山鹰的主动示好表示怀疑,我可不认为凭借这么几句谁都可以随便编出来的话就能达成我们之间的友好关系,再者他说他并没有为领导服务只是出于个人态度过来找我证实那件事,这一点我还并不能完全相信,能在领导部门混的人有几个脑子是简单的?就凭我这一个粗人和他们玩脑子无异于自杀。

翻个身把枕边那张名片随手丢到电脑桌前。

赔本买卖咱可不干,在没有彻底弄清楚山鹰这个人真实面目之前我是绝对不会信任他的。

喵的,我这大晚上老想着一个大男人可不行啊!这有问题啊!赶紧睡觉。

蒙上被子准备找周公再去下几盘棋。

屋外风声大作,刮起来的砂砾撞在窗户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可是这种噪声传进我的耳朵仿佛变成了一张有节奏的乐谱,让人愉悦,屋子里躲在被窝里的我可是温暖的很,根本感受不到外面那种零下的温度顺便还能听听来自‘大自然’的催眠曲。

就在我眼皮开始抗议意识渐渐陷入沉睡时,窗户那边突然传来一阵异响,和之前的‘催眠曲’完全是不同的分贝。

黑暗中,窗户似乎被什么人打开了,冷风瞬间灌进卧室,原本被温暖舒适的房间好像一下子搬到了南极,冰冷刺骨的大风不断吹袭在我的身上。

精神受到刺激顿时睡意全无清醒无比,就在这时,一声落地脚步声出现在我的耳边,有人进来了!

虽然知道有人进来可是我并没有轻举妄动,继续躺在床上假装睡觉,我倒想看看这个人想干什么,不过这也没什么好说的,这大晚上翻进陌生人家里肯定不能是圣诞老人带着礼物包进来吧,九成是小偷嘛。

平躺着身子,睁着眼睛看向窗户方向那个有点发胖的人影,反正这屋子也没开灯,他也不知道我现在正在睁着眼睛看他,而且我肯定比他先适应这份黑暗。

静观其变,敌不动我不动。

高胖人影翻窗进屋反身将窗户重新关好(贪狼,你丫看看人家,怎么就你把我窗户给撞坏啊!),然后拿出一个小手电筒,顿时一道刺眼的亮光照射过来,我赶紧闭上眼睛。

下一秒灯光也是如约而至。

“大哥,你那边怎么样?”

“果然只有两个小鬼吗?看来这么长时间踩点还真是有用,就只有两个小鬼在家那我们还不把这个家给他们搬空喽,哈哈,想想都觉得爽快。”

“是是,大哥,我闭嘴,我们赶紧找点值钱东西走吧,要是这两个小鬼醒了我们也不好办。”

“啊?真要绑票吗?我知道勒索可以要更多的钱,可是那也会被警察盯上啊,我不觉得这个办法好,我们虽然是贼可是也不能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来,老大可是这么告诉咱们的......行,我闭嘴,那个......”

虽然他说话声音很小,可是我还是被我听得清清楚楚,咱这超强的听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来身边这位就是个贼啊,听他的意思好像还为我这个家特意踩过点?那还真是辛苦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踩了多久才发现这个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不过看他们这个架势应该是准备了很久吧。

就凭他们能爬上这高层楼就知道他们一定有工具,不然徒手在这种天气爬楼?怕不是石乐志。

佩服你们的勇气。

对方还有一个人,应该是这个胖子的老大,他现在应该是在小月的房间,小月难道睡着了?不然怎么可能不揍那人一顿,而且听他们之间的对话,他们似乎还有一个更高级的老大,这个老大有点意思嘛,居然还告诉他们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怎么有点古代劫富济贫的飞贼呢?

不过好像这个胖子是个老实人一直坚持这个原则,在小月房间那个人嘛......

既然如此,那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赶紧搞定这两个小毛贼吧,也睡个安稳觉,这个胖子应该很好搞定,小月房间那个变态嘛,嗯,相信小月吧,那个家伙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胖子开始悄悄默默在我房间里翻找起东西来,只见这货轻车熟路的把电脑给拆卸完毕后都搬到了一起,放在门口,接着又开始翻找起无得衣柜来。

看着胖子在那里翻找的那么认真,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他了。

悄悄来到门口,将房间的电灯开关按了下去。

‘啪!’

灯光将整个房间照亮,所有黑暗被瞬间驱散,灯光下,胖子还在叼着手电筒认真的翻找着衣柜。

当然,她是不会有任何收获的,因为那个地方除了我的限量手办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是的,里面只有手办,其他东西一概没有。

“谢谢。”

感受到了灯光,胖子随口道了声谢后继续叼着手电筒开始翻找起衣柜来。

“不客气,应该的。”

“?”

胖子突然愣住了,停止了手上的翻找,一动也不动站在那里好像一座五花肉雕像一般,话说这个五花肉是什么鬼,不知怎么就想起这么一个词来。

“是不是除了手办老婆外其他什么也没有?”我慢步走向背对着我的胖子,揉了揉有点发僵手腕,“我来告诉你哪里有值钱的东西。”

“那个,还是不用了......吧,嘿嘿。”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有朋自远方来嘛,以礼待客可是小爷我一直以来的待客之道,放心啦,不会骗你的。”

......

看着脚边这个被五花大绑起来的五花肉,我笑呵呵的补上一脚,踢得这毛贼直喊饶命。

喂,你可不要碰瓷啊,我都没用力气你就喊疼?

“一会再来收拾你,给小爷闭嘴!”

用袜子把这货的嘴给堵上后,推开门直奔小月房间,要知道,小月房间进的那个毛贼才是真正的危险分子,猛地推开门,“小月,你怎么......样?”

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那短短的一句话终于还是延迟般的说完了。

小月穿着睡衣披着小埋同款,面色略带厌恶的站在床铺上,在她的手中,一看脸就不像是好人的瘦子被她掐住脖子提在半空中,瘦子使劲挣脱着可是根本就是白费力气,而此时小月的瞳孔再一次的变化成猩红色,扑面而来的杀气将我狠狠震慑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能动。

好可怕的杀气,简直就像是怪物一般。

“放开我,你这个怪物!”

瘦子拼命拍打着小月的手,可是这在他看来轻而易举就可以挣脱的束缚却像压在他神山东各一座大上一般难以撼动,这一刻,他知道自己惹错人了,这只看似无害的可爱萝莉实则却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一只还未苏醒的怪物隐藏在这幅可爱表面之下,而此时,这只怪物苏醒了。

已经彻底打开隐藏属性的小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手上那个瘦子,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猎物,一直待宰的羔羊。

“今天真是美好的日子,小鸟在歌唱,花儿在绽放,在这样的日子里,像你这种人渣,应该在地狱里焚烧!”

“小月,住手!”

气氛突然不对劲起来,这是要出事的前奏啊,我赶紧出言阻拦可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小月用力一攥,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瘦子立刻停止了挣扎,身子无力的耷拉在半空中晃来晃去,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瘦子的脖颈被扭断了,命归西天。

“人渣。”随手将瘦子的尸体甩到一边,小月嫌弃的打开一包湿巾擦拭起自己的手来,“变态妹控,你来晚了,这个人渣已经被本姑娘清理掉了。”

看了看躺在地上已经没有呼吸的瘦子,心里再次给他上三炷香,这次是真的要上香了,没办法,谁让你惹错了人呢,做什么不好偏偏要惹怒这只可爱的萝莉,要知道,想欺负这只萝莉的人估计还没出生呢。

也不知道这货干了什么才会把小月惹火成这样,据我这几天的观察小月已经可以成功控制住了丧尸化后的丧失理性这个负面影响,也就是说现在这丫头可以死随心所欲的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下手也知道分寸了。

可是刚才那种感觉,我绝对嗅到了那种将要回归野性的危险信号,这也是我为什么要阻止小月杀掉瘦子,并不是这家伙不该死,而是不想让小月再变回原来的那个嗜血怪物。

该死的,也不知道着滚混蛋究竟怎么惹到小月了,才会让这丫头发这么大脾气。

“你没事吧。”

“本姑娘怎么会有事,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说着,小月把擦手的湿巾丢到尸体脸上,“该死的混蛋,居然敢趁本姑娘做美梦时把我吵醒,真是无法原谅,这个该死的家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