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2章 无时无刻亦无地_梦魇殿下

穿越重生 2020年05月27日

第二章无时无刻亦无地

“什么人?”唐娇问道,神情有些惊悚。

“是我。”门外那人说道,“老板差我过来喊你,让你晚上过去替曹先生的班!”

原来是胭脂茶楼的伙计小陆啊。

唐娇松了口气,然后迅速警觉起来:“你怎么证明你是小陆?”

“……”小陆在外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你昨天在厨房里偷吃了三碟马蹄糕四只大肉包一盘葵花籽两壶碧螺春……”

“好了好了,我信了!”门扉吱呀一声打开,唐娇倚在门上,对他歪头一笑,“走吧!咱们一块回茶楼!”

门前站着一名青衣少年,眉眼细长,犹如两笔黛色飞入鬓角,冷峻里自带一股小小的妩媚,他斜了唐娇一眼,然后将清俊的面颊撇向一边,淡淡道:“你自己去吧,我还得去给老板买李记点心还有烧鸡桂花酿……”

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把唐娇给说愣了,至于商九宫今天晚上到底要吃多少东西,她是完全没记住,静静听了一会,看对方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好出言打断道:“咳,小陆,你去忙吧,别让商老板等急了啊……”

小陆这才闭上嘴,朝她点点头,然后提着手里那盏青色灯笼,转身离开。

岂料走到半路,他忽然回过头来说:“对了,刚刚那些话都是骗你的,有几个茶客给了我钱,教我对你这么说,好把你骗出门来。”

唐娇站在原地,眼睛一点一点瞪大。

藏在暗处的两人同她一样,两眼慢慢瞪得比牛大。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唐娇,她迅速退后一步,在两道身影扑到门上之前,已经反锁房门,然后隔着门朝外面喊道:“小陆快跑!通知捕快来抓人!”

“你会给我钱不?”小陆的声音淡淡响起。

“……多少?”唐娇问道。

“一炷香内给你喊到人,二十两;一刻钟内给你喊到人,十两;一个时辰内给你喊到人,一两……反正那时候你已经死了,就当收尸钱吧。”小陆的语气就像在向茶客报楼里的茶价,吐字清晰,饱含热情。

“我哪有那么多钱啊!”唐娇大怒,她一个女孩子家,早起晚睡,勤勤恳恳这么多年,才刚刚攒够十两,这可是她日后的嫁妆钱!若要凑齐二十两,怕是要把锅碗瓢盆并着这破宅子都卖了才凑得出!

“再见。”小陆平淡的丢出两个字。

“喂!喂喂!”唐娇拼命抵着门,急得跳脚,“你不要见死不救啊!一两……不!十两!”

可惜这个时候出价已经迟了,小陆人已走远,留下两个不明身份人士不停的撞着唐娇的房门。

唐娇这房子可是百年老房,老房子该有的毛病它都有,比如下雨漏水,墙壁潮湿,门窗年久失修,观赏作用大于实际用途等……唐娇发誓如果今天她能侥幸存活下来,明天定要找人把房子修得牢靠一些,对,就朝监狱的方向修,要保证关键时刻自己出不去,别人也进不来!

正这样想着,唐娇忽然觉得后脑勺一疼,然后整个人被踹翻在地上。

扶着疼痛不已的脑袋,唐娇只觉眼前阵阵发黑,她艰难的抬起头,只看见一双粗布鞋子从自己眼前跨过去,然后便是房门大开的声音。

“老大,我就说不要走正门,翻窗子比较快吧!”

“哎,花了一大笔钱买通线人,结果还是翻窗了事……”

“那个臭小子,收了老子的钱,居然一个时辰没到就出卖了老子!”

原来……今天晚上意图对唐娇不轨的歹人不是两人,而是三人,其中两个堵在她家门口,另外一个趁机翻了她家窗户,然后出手把她给打翻在地。

“我……我给你们钱。”唐娇手脚并用,把自己缩进角落里,低声哽咽道,“求你们不要杀我!”

她开始后悔了,早知道这群贼人数量这么多,这么凶残,她就该把钱给小陆的,至少小陆劫财不劫色,而眼前这伙人就差把“劫财又劫色”给写在脸上了!

果不其然,其中一个黑矮子蹲下身来,泛着腥臭味的右手捏住她的下巴,逼她抬起头来。

“不愧是胭脂楼中胭脂茶,这脸蛋没辜负这名声。”他忽然回过头问道,“老大,能让我尝个鲜不?”

“尝你妈个头!”八尺大汉一脚踹他身上,“等分了钱,你去窑子里尝个遍!”

“别扯淡了,快点干正事!”最后一个人从腰上解下绳子来,“刚刚动静那么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人!快,动手吧。”

说完,他将绳子抛过房梁,然后结结实实打了个绳圈。

眼见此幕,唐娇哪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立刻大喊大叫的朝门口冲去,却被人拖了回来。

“闭嘴!”八尺大汉将桌上的宣纸揉成一团,塞进唐娇嘴里,然后喝令道,“行了,送她上路!”

于是剩下两人一个抱腰一个抱脚,将她的脖子往绳圈里送。

唐娇嘴里呜呜喊着,一边摇头,一边流着泪,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却没能感动三个杀人犯。

眼看着白皙的脖子就要套进麻绳结成的绳索里……

忽然间,屋子整个一黑。

唐娇不知道是谁吹熄了蜡烛,也不知道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只听见几声短促的惨叫,然后歹人就松了手,任由她滚落在地。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唐娇吐了嘴里的纸团,踉踉跄跄的朝门口爬去,在她身后,是一片带着各种口音的谩骂声,惨呼声,重物落地声……

唐娇不敢回头看,她一只手已经摸到了门边,正摸索着想要站起来,打开眼前这扇大门,却不想,一只手从背后伸来,按在她的肩膀上。

唐娇吓得僵在原地,眼泪止不住的流。

良久,一缕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脖子后面,伴随而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他说:“不是已经警告过你了吗?不要随便给人开门。”

唐娇瞬间瞪大了眼睛,

那个声音很特别,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平调,没有任何语气上声线上的起伏,但给人的感觉却危机四伏,就像一柄架在你脖子上的剑,上面流转着皎洁的月光,冰冷而苍凉。

唐娇楞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是,是你?在我书里夹纸的人?”唐娇一边问,一边回头。

“是我。”一只手稳稳按在她的肩膀上,他说,“别回头。”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

唐娇能够感受到对方掌心传来的温度,于是脸上的惊恐慢慢散去,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脑袋不由自主的一歪,脸蛋靠在他的手背上。

“谢谢你。”她努力笑了一下,“要不是你,我今天就死定了,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还写在纸上警告我。”

“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你。”那人沉默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句的回答道,“无时,无刻,无地。”

“哦……”唐娇神色恍惚的应了一声,然后,忽然面色一僵。

等等,什么叫做无时无刻无地?

无时无刻无地的看着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女,这种人……不是叫做跟踪狂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