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之女主是个玛丽苏 第126章 沙海17_苏格是糖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20日

“陈金水笑得太假了,一点陈家人的气势都没有,当年的陈皮可不是这个德行。他看谁不顺眼直接就甩钩子,可不会跟你虚情假意。”

“九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不知道还能传多久。”

“等这件事了,我就不再做九门协会的会长了,以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你。”

“你不是说喜欢旅游吗?要不我们一起去周游世界?”

陈金水看着捧着手机心不在焉的张日山,额角的青筋直跳,可是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皮笑肉不笑的问,“会长?要不一起进去探探?”

张日山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在手机上交代了几句,终于放下了手机。陈金水连带着身后的陈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要进地宫了,里面没有信号,等我回来。”

梁湾收到这句信息也没在意,之前的所有信息她都没回,这句自然也是一样。

没想到过了整整一天,张日山的短信也没有更新。梁湾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抓着手机,心神不宁的坐在吴山居的客房里,原本准备离开的心也停了下来。

第二天清早,张日山的微信依旧没有反应,梁湾吐出一口气,抓着行李箱找到了白蛇。

“你有坎肩的联系方式吗?”

白蛇本想躲的,瞥见梁湾好像不是找茬的样子,他又停了下来,“当然有了,我们都是吴山居的人。”

“怎么,他不是跟着张会长的吗?你这是...想让他透露张会长的行踪?”白蛇露出一个揶揄的笑,张会长每天雷打不动的送礼行为已经传遍了整个吴山居,估计整个九门也都知道了,看来梁小姐不是表现中的那么无动于衷嘛!

“发给我,你可以滚了!”梁湾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个神经病,一天不嘴贱心里不舒服似的。

白蛇耸耸肩,配合的拿出了手机,“好好好,您是客人,听您的!”

梁湾收到号码立马联系了坎肩,对方正等着张日山的消息,此时梁湾询问,他也不瞒着。

梁湾得知张日山仅带着罗雀就跟陈家一帮人去探墓,心里咒骂一声。原本就不是什么轻松的事,他还和一群别有用心的人一起去,这不是找死吗?

心里再怎么不高兴,梁湾还是定了机票,让坎肩带着自己去那个墓洞接应,也不是知道张日山还活着没?

嚣张了几十年,要是栽在了自己的家族事业上,看他有没有脸面对张家的列祖列宗。

坎肩本就担心张日山,得知梁湾要去接应,哪有不同意的,两人一同再次去了中缅边境。

这次他们一到陈金水就收到信息了。

坑了一把张日山,他心里得意,控制不住的想要跟对面的人炫耀一番。

“张日山不是跟你一起进去的吗?他人呢?”梁湾对陈金水什么想法一点也不关心,她只想知道,为什么陈金水都能出来,张日山却没了消息?

“这是...张会长的女朋友吧?”陈金水装模作样的哭丧着脸,“这可真是不幸,张会长在地里...没能出来,都怪我,能力不行,保不住他!”

梁湾听了心中一沉,半天无法正常思考,后来一想也不对,陈金水是谁她不知道,但绝对不是值得信任的人,他的话,她怎么能当真?

何况张日山还带着她给的护身符,真有事也能抵一命,哪能那么容易就死了?

想到这梁湾冷哼一声,没心情看他的表演,腰间的鞭子对着旁边一挥,直接将碗口大的植树劈开,“我问你,张日山人呢?”

死洞里也就罢了,要是敢骗她又耍什么心计,她一定要他好看。

陈金水脸色一沉,看着梁湾语气不善地说,“我知道梁小姐心里不好受,不过张会长埋地宫里是事实,你再生气也没用。”

“这是不是新月饭店,我也不是张日山,没人会捧着你。”

“九门钻下去爬不上来的人多了去了,张日山也不是例外。”

“你胡说,张会长不会出事的!”坎肩一脸愤怒,他可是九门协会的会长,哪里这么容易就出事?

梁湾不想跟陈金水争辩,他不说,那就打到他说!

梁湾鞭子一挥,是直接甩向对面的男人,被对方险险躲过。

“小娘皮,真当我怕你不成?”陈金水阴沉脸掏出九爪钩,下巴一点,身后的伙计冲着两人一拥而上。

彼时张日山还在地宫寻找出路。其实他的处境还好,好几次都感觉又危险逼近,但是最后却什么事也没发生。他感觉灵敏,稍加试探几次,就知道脖子上的玉佩有古怪。

只是玉佩可以保他不受外力攻击,却不能给他食物,两人还是不可避免的面对绝境了。

罗雀将最后的一块饼干递给张日山,“会长,比起我的命,你的命更重要。”

“我更那些姓陈的不一样。以后你记住,每个人的生命都很很重要。”张日山表情冷淡,但是语气不容拒绝。

罗雀将手里的食物放下,思索着该怎么劝服他,“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有些人的宿命,注定要比其他人沉重。你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他们,对吧?”

张日山不置可否的笑笑,“解雨臣和吴邪那两个小朋友,还不至于我去拼命。我只是想看一看,他们会将九门弄成什么样子,我们那一代人没做到的事,他们会怎么了。仅此而已。”

“所以啊,你更要吃。”罗雀再次将食物递过去,“何况梁小姐还等着你呢!”

张日山摩挲了下胸口的玉佩,脑子想起她的音容笑貌,心下更是坚定,“我不饿,你吃吧!这是命令。”

他不会就这么死的,那么多绝境他都闯过来了,还怕这一次不成?

罗雀还想再劝,却听得头顶一声巨响,地宫再次摇摇晃晃的晃动起来。两人在中间的露台上勉强站直,等上面动静小了,罗雀才惊疑不定的问,“有人来了?”

梁湾看着炸塌的洞口,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坎肩随后。陈金水按着折了的手臂想了想,还是领着一群伙计回头了。

虽然他很想再炸一次,但是这个小娘皮的手段太邪乎了,他就怕没炸死她,最后跑来复仇,那他折损的就不止是一个胳膊和十几个好手了。

“张会长?!”坎肩站在佛像的头顶俯瞰整个地宫,并没有看见人影,忍不住提声喊道。

“是坎肩。”罗雀一喜,看了眼张日山,走到佛像手心向上望去,“在这里。”

坎肩听见回应寻声望去,看见两人好端端的站着,心中高兴,应了一声就将绳子系好,另一头扔了下去。

张日山慢悠悠的走到露台,伸手拽了拽长绳,原以为抬头会看见坎肩,或者吴山居的伙计,没想到一身白影飘下,真是他刚刚心心念念的梁湾。

张日山淡定的表情一裂,傻愣愣的问,“你怎么来了?”

梁湾面无表情的打量了他两眼,确定他身体没事了才冷冷的说,“看你死了没。”

张日山心中一转,脸上露出了浅笑,即使梁湾表情冷淡他依旧心情很好,笑着笑着他突然走上前,将梁湾揽在了怀里,“谢谢你能来,还有,我很想你。”

梁湾突然被揽在了怀里,心中一懵,不过想着他们还在吵架呢,立马推着身前的人要离开,“放开!”

张日山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头微微一侧,呼吸打在对方耳后,梁湾立马酥了身体,再也使不上力气。

张日山微微一笑,将梁湾抱了一会儿,才慢慢松开,看向随后而来的坎肩。

坎肩摸摸鼻子,见两人不再腻歪了,这才小声说,“梁小姐不放心你,我便带她来接应。”

梁湾在后面瞪着眼睛都酸了,坎肩也没改话音,傻乎乎的就这么说了出来。

张日山再次转头看了看梁湾,眉眼温柔。

梁湾头一撇,没好气的说,“汪家还没倒呢,你就先折了,这百年都白活了!”

张日山抿唇一笑,其实没有梁湾,他也找到了出去的办法,但是梁湾来搭救,他心里更是高兴。

说明她心里还是有自己的。这几天的短信没白发。

回去得订制一个卫星手机,普通的手机还是太差了,稍微偏一点的地方就没了信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