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宿主的反派生涯_第十五章 凤凰涅槃(十五)(一名高冷的帅鸽)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29日

“有多严重?”时崎奈奈问。

“听四长老那边说,师傅没得个十几二十年估计是修补不回来。”

时崎奈奈:“......”

十几二十年?这么严重?!

“不过四长老还说了,要是能借到南海那边镇海楼专门修补神识的魂珠的话,很快就能恢复。”

“那等什么?我们去趟南海的镇海楼。”

在询问到了祠水的伤势需要南海那边镇海楼的魂珠修补神识以后,时崎奈奈拽起旁边的栖凤的手就准备出宗往南海那边走。

她可不想在云霄宗里面等那么久,十几二十年,都够女主大人飞升了。

玛鸽姬,系统颁布的隐藏任务里的人就没有一个能让她省心的。

全是智障!

时崎奈奈被气的牙痒痒。要不是靠着她们完成任务时崎奈奈早就撂屁股走人了!

“哎师姐你们这就走了啊。”

身后的林水琴得知时崎奈奈要去南海那边的镇海楼也是连忙的追了上来:“没用的师姐,我们云霄宗的宗主与镇海楼的楼主有私人恩怨,对方是不会借魂珠给我们用的,去了也是白去。”

云霄宗与镇海楼有仇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林水琴担心时崎奈奈去那边会出什么意外。

“谁跟你说我要去借了?”

时崎奈奈的话让林水琴一愣。

“师姐不去借魂珠那去那边干嘛?”

“......”你过来。

时崎奈奈拉过林水琴的手语重心长的教育道:“既然我们需要这样东西,不论对方给不给,先抢过来用就是了。大不了到时候用完了再还给他们就是了”

反正她有栖凤这个大腿在,她可不觉俗世里会有人打得过栖凤。

而且,系统说不准随意弄死男女主角但没说不能随便弄死npc啊!

“师...师...师姐难不成你是打算去南海那边抢劫镇海楼?”林水琴被时崎奈奈的想法给惊的瞠目结舌。

抢劫镇海楼,这就算是云霄宗的宗主云岚都不敢说出这样的话。

自家师姐竟然敢!

要知道那可是堂堂南海第一大宗啊!

岂是说抢就能抢的。

“师姐你是不是在望月峰的后山禁地里撞着脑袋了啊!”怎么净说些胡话。

“......”

“你才撞着脑袋了呢。”

时崎奈奈无语的甩开了林水琴盖在自己额头摸自己额头温度的手:“你给我在峰里好好修炼,等我回来了你要是还没筑基我就罚你去后山面壁一年。”

“哎!师姐你不能这样啊!”

面壁一年这还是人干的事吗?

时崎奈奈不跟林水琴扯皮,又嘱咐了林水琴几句好好照顾祠水以后,时崎奈奈便是扯着栖凤的手急匆匆的出了宗门。

因为原主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南海那边的,所以时崎奈奈在出宗以后便是第一时间往俗世里的茶楼那边跑,好打听打听一下南海那边的状况。

但谁知打探消息没成,倒是引来了几位其他门派上来搭讪的弟子。

时崎奈奈被惹的烦躁,刚想出手教训这几个色胆包天的狗东西,旁边的栖凤却是早时崎奈奈一步先出手把那几名弟子给烧得连个渣都不剩了。

时崎奈奈:“......”

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

“我不允许别人碰你。”

事后,站在时崎奈奈旁边双手抱着胸的栖凤如是告诉时崎奈奈。

“......”这是哪里来的变态!

茶楼的人哪见过这般蛮横的火焰,吞了吞唾沫,看向时崎奈奈两人的表情都畏惧了不少,就连之前那种轻薄的视线都是好好的收起,不敢再乱飘。

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是来自哪里实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茶楼里的老板也是个识趣的人,连连给时崎奈奈赔个不是,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生怕这两个姑奶奶不高兴把自己的茶楼也给烧了。

时崎奈奈被茶楼老板那狗腿的模样弄得有些无语,抬手给了几个茶钱才是靠过去小声的问那老板:“你可知道最近南海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吗?”

“两位姑奶奶这是要去南海那边?”

端着茶杯的茶楼的老板小心的抬头问道。

“嗯。”

“哎,最近南海那边不太平呐,听闻南海那边最近频繁的有魔兽出没,也不知道起因,倒是弄得人心惶惶的,不少的仙门子弟都已经是往那边去了,而且这一路上飞贼盗匪无数,两位姑奶奶这番南海之行沿途可是要多加小心。莫着了那些人与仙家的道。”

“这又是为何?”

时崎奈奈狐疑的看向那茶楼老板,南海那边出现频繁出现魔兽跟其他的宗门子弟有什么关系?

“哎姑奶奶你有所不知,这些仙家看起来处处为我们着想,实则不然,各各都是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啊,就拿你刚刚烧死的几位,平时仗着自己身上的仙力可没少在我们这边干些破事。两位姑奶奶生的如此美艳,只怕那些仙家起了歹心。还是小心的好。”

那茶楼老板小声的答道,脸上的表情倒是小心机灵的注意着四周生怕自己说的话漏了风声。

“你倒是有心了。”

时崎奈奈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全,有大腿在就是这么的稳!

抬头又给了那茶楼老板些钱财,时崎奈奈打探完消息以后又是拉着栖凤到最近的驿站里买了几头赶路用的魔兽。正准备往南海那边跑。

可这时候一旁的栖凤不干了。

“我要和你坐在一起。”

霸道女总裁版的栖凤拉着时崎奈奈的手不让她骑那些只允许一人载座魔兽。

“......”哟呵我这暴脾气。你说不坐就不坐啊!

然后。

“老板给我整个可以两人座的魔兽。”时崎奈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的。

要不是打不过栖凤,她都想把这智障丢地上去了。

就这逼人的名堂多!

被逼无奈之下,时崎奈奈只能是跟着栖凤共搭一直魔兽往南海那边飞。

一连的好几天,栖凤就跟个狗皮膏药似的黏着时崎奈奈,时崎奈奈甩都甩不开。

除开一日三餐吃饭以外,待在魔兽身上的栖凤基本上就是挂在了时崎奈奈的身上。

就连是时崎奈奈找偶尔借口上厕所,栖凤也要跟着一起过去。

跟个鬼一样。

至于之前茶楼老板说的那些来找茬的山贼盗匪们,呵呵,基本上就是栖凤一个抬手动作的事。

毫无挑战性。

要是运气好再遇到几个色胆包天的仙家子弟,栖凤也是如此。

只是可惜那些仙家子弟的法宝了,因为栖凤的凤炎实在是过于霸道,所以就算是那些弟子戴在手上的储物戒指也会被栖凤的火焰一并烧毁。

败家子啊。

在目睹了栖凤又一次把人烧成了一把骨灰撒在空中以后,被栖凤抱在怀里的时崎奈奈抬头望着天脸上的表情有些惆怅。

就这么下去时崎奈奈怀疑到时候去镇海楼抢那什么魂珠会不会也会被栖凤给一把火烧得连个灰都没了。

就在时崎奈奈还在思考着自己该以一种怎样的态度去纠正一下这位缺乏大部分常识的美人时,忽然面前掠过几道人影。

回过神来的时候,搭乘着魔兽飞在空中的时崎奈奈已经是被不下数十人给包围了起来。

“魔女!速速纳命来!”

为首的几人没有多余的话语,见面直接就是招呼着几道法诀往时崎奈奈的脸上轰去,弄得时崎奈奈都是云里雾里的。

“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

看着栖凤一挥手,那些朝着自己飞过来的法诀都是诡异的着起了火,时崎奈奈的脸上毫无波澜。

然后那些法诀就在周围人能以肉眼看见的被焚烧的一干二净。

“干嘛呢干嘛呢,一言不合就开始干架呢!”

见识栖凤出手的次数多了时崎奈奈的心性也改变了不少,以前受到攻击都会立刻反击的时崎奈奈现在都变了。

现在的她受到别人的攻击都会先问清楚对方为什么要跟自己打,然后再眼睁睁的看着栖凤把他们给烧了。

手段佛系的很。

主要是她想自己上去打,但栖凤不让。

说什么这种杀人的事情交给我来,你就安安心心的待在我身边看着我打就行了。

时崎奈奈就像是被圈养的宠物一样被栖凤保护的严严实实的。

“你这魔女残害我宗弟子,罪不容诛!岂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

为首的那几名男人激动的指着时崎奈奈说道,好似时崎奈奈真对他们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一样。

“......”

“你们是那个门派的?”坐在魔兽上的时崎奈奈虚着眼问。

“我们是极道宗的!”

“极道宗?这是什么门派?没听说过。”

她这一路上碰到的门派子弟数都数不过来,极道宗...又是一个没有听说过的门派。

啊...真麻烦,赶紧烧了赶路吧。

自家师傅还等着自己去抢魂珠呢。

时崎奈奈给抱着自己的栖凤使了个眼色,栖凤立刻会意。

右袖一挥,那些还包围着时崎奈奈的一行人身上直接就自燃起了赤红色火焰,那些凤炎就好像是以那些人的血肉为食一样,伴随着那些人的痛苦哀嚎,那些人身上的火焰也是愈烧愈烈。

最终,原本还包围着时崎奈奈的数十人被化作一抹白色的骨粉消散在了空中。

哎,时崎奈奈有预感照着这样下去,自己估计就要成俗世里人人喊打的大反派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