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旅来归 第43章 对峙_priest

穿越重生 2020年04月27日

开枪的人是十五。

众人各自荷枪实弹地戒备森严,唯恐哪里钻出颗子弹送自己去见死鬼老爸。苍蝇和人类彼此仇视的历史不是一天两天了,双方的头头虽然表示友好谈话,可是作为一个扮演炮灰角色的喽啰,友好往往是死磕的前兆。

因此在高度紧张的神经下,谁都没注意到偌大的一个大厅的另一边,正在上演全武行的两位帅哥。

是帅哥,虽然黄毛在安捷嘴里不堪了些,但是那苍白的脸和扭曲的神态掩盖不了这家伙长得不错的这个事实,似乎这回李手下的马仔们一个比一个基因良好。十五虽然是白种人,但是毛孔却很细腻,如果不是眼睛的颜色不一样,醉蛇甚至会觉得这人的眉眼有那么几分像安捷——十几年前的安捷,连眉梢都好像挂着几分桀骜。

虽然有点不合时宜,但是醉蛇还是觉得,如果这两个手上拿的不是真枪,此情此景绝对能混迹好莱坞了。

作为一块比较老辣的姜,安捷毕竟是胜着十五一筹的。枪响前的一幕,原本是安捷不耐烦地拿枪口对着十五的脑袋,想跟这个二话不说、上来就掐的恐怖分子做一场人类的对话。也不知道这位十五同志是不是刚从基地组织里毕业,颇有人体炸弹的觉悟,居然毫不在乎自己唯一一颗脑袋的安危。

俗话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很不幸,这位十五就是个不要命的,这个属性把他的攻击力提高了好几个百分点。安捷从来没碰见过,被人用枪口在三四米开外的地方指着脑袋,还不管不顾地冲着对方扣扳机的主。

安捷闪得很快,肩膀上的衣服被划开了一个小口子。然而他所谓的闪开并不是退开,而是直接扑了上去。两个人的情况迅速变成了以命相搏,众人回头观望的片刻间,安捷和十五的枪口已经都顶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谁也不肯后退半步。

十六上前一步:“十五!”

十五连个目光都没匀给他,他死死地盯着安捷,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醉蛇阴鸷地冷笑了一声:“这就是你们说的……正式、礼貌的招呼?嗯,怎么输的就怎么赢回来,啧。”

十六皱皱眉:“十五,放下枪!”

十五的嘴角抽筋似的往上弯了弯,操着生硬的中国话:“安饮狐,人家把你说的神乎其神,也不过就如此么。”

安捷表情平静得很。

十五把拿枪的手往上提了一下,恶狠狠地说:“你,根本就没有生死相见的准备。安饮狐,你的利爪呢?残了吗?!废了吗?!”

安捷无所谓似的看着他:“从一开始就跟我较劲,你是哪根葱?”

十五好像被他激怒了,再次把枪口往前顶了一下,十六一惊:“十五,你敢!”

十五的微微扬起头来,下巴因为情绪激动,不住地抽动着:“安饮狐,你就是个在几只虾米小鱼面前都不敢现身的懦夫!”

安捷似乎是因为刚刚在醉蛇面前情绪崩溃过一次,这时候格外的镇定,他不动声色地看着这大马猴一个人在那瞎激动,除了手上拿着的枪仍不肯放松之外,没对这样的人身攻击回应任何不友好的举动。

十六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十五,你竟敢几次三番地违抗R的命令!我最后说一次,你给我放、下、枪!”

十五斜着眼瞄着他,哼了一声,半晌,才不甘不愿地缓缓放下手来。安捷不跟他拧着,也撤回了自己的□□,双手插到兜里,仍旧是一副闲散模样。

十六仓促地向醉蛇点头示意,挥挥手,恨声说:“撤!”带着他的苍蝇部队和黄毛马猴浩浩荡荡地撤退。

安捷若有所思地目送着他们离开,忽然,十五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安捷的目光和他对上,脸上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眼睛睁得大大的,嘴角却弯起十分不自然的弧度,他仍旧是双手插在那件宽大的外衣口袋里,然而十五看着他的笑脸,心里却猛地涌上强烈的危机感。

十五的神经绷得紧紧的,这神经线被一声枪响徒然扯断,没看见安捷有任何的动作,电光石火间,十五猛地向前扑到,跪在地上。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到大腿上钻心的疼痛,血迹迅速地在他的裤子上晕染开。

苍蝇部队集体脚步一顿,齐刷刷地转向安捷。十六扫了十五一眼,眯起眼睛:“前辈这是什么意思?我以为饮狐哥哥不屑于背后伤人。”

安捷慢悠悠地把枪放回衣兜里,好像刚刚只是在体育场馆打了个靶。他出手伤人的动作极快,没有半分犹豫,完事以后一点表示也没有,目光轻飘飘地扫过苍蝇们,扫过脸色发青的十六,最后停在拖着腿蜷在地上的十五身上,他缓缓地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我不知道李有没有提醒过你们,没有人能在对我出言不逊、甚至用枪指着我之后,全身而去……当然,鉴于你自己说,今天只是友好和平地来打招呼,我没有要他的命。”他说,以一种“安捷”不会有的、平静而理所当然的口气,叙述着某种疯狂的逻辑,对面的人立刻知道,这人不同了,和那个护送着喝奶茶的女孩放学回家的人,完全不同了——像是另外一个灵魂占领了他的身体,“第二,我并没有在背后伤人。”

他对十五笑了笑:“我一直在等你回头,这一枪是当着你的面打的,躲不开也是你学艺不精。第三——”他轻轻地拨弄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从外衣到衬衫的几层衣服,都被十五那一枪擦破了,皮肤上划出一道血痕,“小子,我教你个乖,出来混是要还的,还得早还是还得晚,要看你遇上谁。”

十五剧烈地挣扎了一下,想要甩脱搀着他的人,被十六按住了。黑框男摇摇头,脸色难看地对安捷微微鞠了个躬:“饮狐哥说得是,我们受教——走!”

“不客气,不送。”

醉蛇抱着手臂在安捷身后看着,这两个敢于明目张胆地挑战“安饮狐”的人,显然没有讨到好处去。十年前这人能一步一步地把R•李逼到绝路上,他就已经把李的心思都摸透了。醉蛇相信,如果不是后来睡狮突如其来地倒戈,饮狐绝不会败在毒狼手上。

他叹了口气,小心地挑开安捷肩膀上的衣服:“怎么样,伤着了?”

安捷几乎是在他接触到自己的瞬间就下意识地闪开,晃了一下神,这才低下头:“没事。”他的脸色前所未有的灰败,透着刻骨的疲惫,连回答这两个字都显得勉强。半晌,安捷才低低地笑了一下:“我老了,换了个年轻的身体,仍然是老了。”

醉蛇压下心思,臭着脸呛了他一句:“屁,男人三十来岁正是一枝花的时候,你这狗尾巴花别扫我这大好青年的兴。”

安捷摇摇头,轻轻地笑了,算是接受了他这别别扭扭含而不露的关心:“安饮狐是个人见人嫌的疯子……也就剩这身莫名其妙得回来的皮囊能看,可是说不定哪天,也就不明不白的烂了,莫匆那小崽子啊……”他垂下眼睛,叹了口气,“让他自个儿折腾吧,有他腻的那天。”

醉蛇用力拍拍他没受伤的肩膀,这一回,安捷没有躲开。

安捷冲他点点头:“行了,今天就到这吧,我该回去了——我估摸着,何景明和翟海东马上就能等到他们的债主了。”

“什么?”醉蛇没反应过来。

“你还不明白么?”安捷把松开的外衣衣扣扣好,从隔间的椅子背上拎起围巾绕在脖子上,有意无意地遮住了肩上破烂的口子,“一而再再而三地让这帮苍蝇绿豆围着我转,又千方百计地让你们看见那些亮闪闪的虫子,这是李在逼我。”

“逼你做什么?”

“逼我做回安饮狐,逼我像当年那样再和他较量一番,只有这样,”安捷冷冷地笑笑,“他才能洗刷那道过不去的污痕。”

他转身走了,理会醉蛇老妈子似的叮嘱他路上小心的话。

=====================

安捷一上楼就看见莫匆站在楼道里等着他,年轻人手里夹着一根烟,靠着墙的动作和走的时候一样,好像这么长时间就没动过一样。莫匆看见安捷,立刻把烟掐了,抬起头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你怎么这么晚?”

安捷脚步顿了一下,这句话听得他极不舒服,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人在黑灯瞎火的屋子里半夜三更地等他,然后在他推门进来的瞬间跳起来,揉着眼睛,拖着撒娇似的声音抱怨:“你怎么这么晚?”

他突然失去了敷衍莫匆的兴致,一声不吭地掏出钥匙开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