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无缺 第50章_金刚圈

穿越重生 2020年07月08日

文家宁随着文翠兰一起去了他原来住的别墅区。并没有开车,而是两个人慢慢走过去的,这是个有些老的高档别墅区了,文家宁在这里也住了很多年,一直没有想过要搬。

小区里的树木花草都是生长了许多年了,这短短一两年也不会有改变,就好像一切都还是他离开时候的样子。

这样子行走在过去的地方,身边陪伴着的是他的母亲,会让文家宁觉得恍惚,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生活在现在还是过去。

文翠兰总是在说,她后悔最后陪伴文家宁的时间太少。可是文家宁却并不这么认为,文翠兰在再婚之后,明显生活得更快乐了,而且他自己也太忙,文翠兰留在他身边,大多时候还是一个人在家里,如果可以选择,他还是希望母亲能够跟爱的人生活在一起,过得更快乐幸福一些。

走到文家宁的别墅前面,两个人停了下来。

外墙因为有物业在打理,看起来并不显得荒凉,但是或许是长年不住人的原因,从窗户朝里面看去显得格外阴暗。

打开门进去,文家宁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阴冷而陈旧的气味,屋子里面的家具都没有动过,上面罩着一层白布。

文翠兰抑制不住的满眼泪水。

“你看看吧,”她对文家宁说。

其实没什么可看地,文家宁太熟悉这个家了,他听到文翠兰在旁边说道:“家宁走了之后,这里就一直维持着原状没有动过,这些家具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叫人来搬走。”

文家宁走到客厅中间,伸手摸上电视柜,这里本来摆放着他的一张照片的,现在却已经不在了。他抬起头,望向通往二楼的楼梯,在拐角的地方,本来贴着他的海报也不见了。

柜子里抽屉里都是空的,文翠兰已经全部收拾过了。

文家宁走上二楼,看到他的卧室里面,空荡荡的大床。二楼阳台上面的植物也没有了,不过从这里看出去,一切都还是过去的样子。

他转过头来对跟上来的文翠兰说道:“文女士,把房子卖给我吧,家具不用搬,全部都留着,我很喜欢这里,我也会爱护这栋房子,欢迎你随时回来看看。”

或许是他最后一句话触动了文翠兰,文翠兰眼睛泛着红,对文家宁说道:“你叫我文阿姨吧,我也很开心买房子的是你这样子的孩子,我说了,价钱并不是问题,我只是希望你买房子的目的是单纯的。”

文家宁说道:“我是买来自己住的。”

文翠兰闻言,点了点头,她说:“那就好,我希望是这样。”

最后文翠兰开出的价格是一千五百万。作为这套房子的地段,这个价格已经算是便宜的,但是论及房子包含的价值,这个并不好说,这里是大影星文家宁的故宅,如果有人追捧,当然应该价值更高,但是同时这里也是文家宁猝死的地方,以中国人的观念,这是横死,非常的不吉利,所以想买的人又会因此却步不前。

娱乐圈又是一个迷信的圈子,会毫无顾忌买下这里的,大概真的只有文家宁了。

只是一千五百万对他来说还是太多,他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文翠兰在衡量之后,答应他可以先搬去住,等房费付清了再办理过户。

文家宁有些犹豫,他去找温婷欢商量,看能不能贷款一次把房钱付清,温婷欢却不赞成,对他说:“不如去找公司借一点吧。”

“不合适吧,”文家宁说道,找公司借就相当于找陆进朗借了,他觉得不太合适。

其实陆进朗已经跟他开过口了,而且他和陆进朗现在的关系,就算真找陆进朗借钱也陆进朗也吃亏。说白了文家宁不管嘴里怎么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心里面还是希望尽量和陆进朗处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面。

他买回文家宁旧宅的事情很快就被敏锐的媒体捕捉到了,或者说在文翠兰放出消息出售的时候,媒体就已经在关注这件事情了。

而他确定买下来这件事情并没有立即告诉陆进朗,陆进朗知道消息已经是在将近一周之后,那天他在陆家吃饭,随手翻开他母亲扔在沙发上一本八卦杂志看到的。

他坐在沙发上翻看杂志,他六岁的小侄儿跑过来趴到他腿上问道:“三叔,你在看什么?”

这个孩子是陆进新的儿子,小名童童。

陆进新跟妻子在闹离婚,可是他妻子不愿意,陆家老人也不愿意,便拖了下来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解决,家里吃饭,陆进新的妻子还是会带着儿子一起出现。

陆进朗没有回答他。

倒是陆进新被儿子的话吸引了注意力,走过来看到陆进朗手里的杂志,一把拿了过来,然后问陆进朗:“你给他买的?”

陆进朗摇摇头。

吃完饭回到家里,陆进朗打开房门,听到文家宁在卧室里翻找东西。

他晚上喝了些酒,走到卧室门边上问道:“收拾东西要搬了?”

文家宁一下子愣住了。他只是在柜子里面翻找一件衣服,打算明天要穿去公司,结果找了很久没找到,不得已把柜子里不少东西给腾出来放到床上,结果没料到陆进朗问了这么一句。

他打算搬吗?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和陆进朗好好的,又没有吵过价,不管彼此对于这段感情的定位是什么,莫名其妙就说要搬出去也有些奇怪。

可是陆进朗这么问了,大概就是一直在等着他搬了吧。

文家宁转过身来面对陆进朗,他说:“我已经跟文女士谈好了,她答应把房子卖给我。”

陆进朗一边往房间里走一边脱外套,“我知道了,我看到杂志上面写了。”

文家宁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听到陆进朗说:“恭喜你如愿以偿。”

他无法判断陆进朗这句话是不是带着些情绪,因为陆进朗仍然如同以往一般温和有礼,或许陆进朗觉得不高兴的是他买了房子这件事情都是通过八卦周刊才知道的,而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主动告诉他。

陆进朗看着一床的衣服,伸手把袖子挽起来,同时问道:“需要帮忙吗?”

事到如今,文家宁也有些懵了,他原地站了一会儿,伸手去够柜子顶上的行李箱。那里稍微高了一点,他踮起脚才能够够到。

陆进朗走到他身后,伸手帮他拿箱子。

文家宁闻到了陆进朗身上的酒味,问道:“你喝酒了?”

陆进朗说:“晚上在家里跟大哥二哥喝了几杯红酒。”

其实他喝得不算少。

他们两个一起把箱子给拿了下来。

陆进朗说:“我去拿毛巾来帮你擦一下。”说完,他去了卫生间。

文家宁在床边坐下,微微愣了会儿神,就开始一件件折衣服。

其实当初搬到一起住不过是因为陆进朗的一句邀约,好像没有过保证也没有过承诺,现在他想搬,陆进朗也让他搬,似乎没什么不合适的。

陆进朗半跪在地上帮文家宁把箱子收拾干净,然后打开来帮他一件一件把衣服放进去。

文家宁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好像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有一天陆进朗突然说不喜欢他,然后就真的急不可耐地催促他离开,丝毫没有缓冲。他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那么快。

他的衣服很多,一个箱子根本装不下。

“先收拾这么多吧,”陆进朗说,“其他东西以后再来拿,不着急。”

“可以聊聊吗?”文家宁说道。

陆进朗看着他,“想说什么?”

文家宁在床边坐下来,“你想跟我结束吗?”

陆进朗并没有立即回答。

“进朗,”文家宁轻轻喊他的名字,“我对你来说,是第二个颜若维吗?”

陆进朗闻言,轻轻笑了一下,“你是柯信航,不是什么别的人。”

文家宁说:“你对颜若维大概也是这么说的吧。”

陆进朗没有反驳,他或许真的对颜若维说过类似的话,但是他已经记不清楚了。

“算了,”文家宁说道,他曾经信誓旦旦不会成为第二个颜若维,如今又何必跟陆进朗纠缠不清。

陆进朗看着他,突然走过来将他压倒在床上,重重吻住他的嘴唇。

激烈的亲吻,仿佛带着什么焦躁的难以诉说的情绪,陆进朗的腿卡进他两条腿中间,一只手拉扯着他的裤子。

文家宁抱着他回应他,丝毫不吝啬自己的热情。

亲吻、拥抱、毫不留情地撕扯。

在最后关头,陆进朗还是缓下了动作,没有伤到文家宁。

文家宁也有些不知餍足,好像除了做/爱,他们之间没有更加正当合理的情感纠葛了,既然本来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就一次性做个够吧。

当第二天早上文家宁一身酸痛地在床上醒来,他睁开眼就看到摆放在不远处柜子上面地一对小熊,那是陆进朗在徐如静婚礼上带回来送给他的,既然是他的了,那就带着一起离开吧。

上午,文家宁打电话给温婷欢让开车来接他。

陆进朗早上说有事先走了,并没有留下来送他。

帮文家宁一起把东西搬上车的时候,温婷欢说道:“你们这效率也太高了,他就是在等着你买好了房子就好立即赶你走吧?”

“应该不是,”文家宁说道。

温婷欢叹口气,“你都搬走了,他连面也不肯露一个。”

文家宁摇摇头,表示并不想对此发表意见,他说:“找个地方让我先住两天吧。”

温婷欢奇怪道:“文家宁那栋房子的钥匙不是都交给你了吗?”

文家宁无奈道:“那么大的房子,我总得先找人打扫一下,再准备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啊,怎么可能立即就搬进去?”

温婷欢看着他,“陆进朗赶你出来的啊?”温婷欢本来以为是文家宁自己要搬的,结果那边房子都还没收拾,看来真的是突然下的决定。

文家宁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打算去酒店暂住两天。

温婷欢却说:“算了吧,我给你找个地方住几天,保证不会赶你走的。”

文家宁问道:“哪里?”

温婷欢说:“温林那里。”

文家宁闻言一愣,第一反应就是要拒绝,因为他觉得不方便,可是他又不敢表现得太紧张,只是说道:“不好吧,温林那边地方太小,我过去住太给他添麻烦了。”

“不麻烦,”温婷欢说,“公司帮他重新租了套两居室的房子,他现在一个人住很宽敞,而且是公司出面租的房子,你不必觉得不好意思。”

文家宁顿时问道:“公司为什么不给我租房子?”

温婷欢说:“你有房子啊,陆大影帝的豪宅,多好的房子,公司可租不起。人家温林的旧房子要拆迁了,这你也要跟他抢啊?”

文家宁自从腿伤,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怎么去公司,也没有机会跟温林聊天,竟然不清楚温林的近况。

温婷欢说:“我给温林打电话,他肯定举双手双脚欢迎,你就别纠结了。”

如果是一人一间卧室,平时洗澡上厕所注意锁门,住上两天问题倒也不大。文家宁这么想着,便没有立即阻止温婷欢联系温林。

去看看再说,他心里想着。

温林对于文家宁要过去暂住两天的事情果然是极力赞成,恨不能亲自开车来接。

“万人迷啊,”温婷欢感慨着评价文家宁的人气。

温林和易楠的古装游戏改编剧已经拍完了,现在在后期制作,准备开始宣传,他这些日子也不忙,没事的时候在家里写写歌。

文家宁看到温林的新家简单而整洁,收拾得井井有条。

他说道:“很不错啊。”

温林却有些不好意思,“租的房子,不敢买太多东西,我也想要买一套自己的房子。”

看来文家宁买房子的事情大家已经都知道了。

温林那里有一间空置的卧室,卫生间的门锁也是完好的,只需要从里面锁上,完全能够保证私秘性。温林的性格文家宁是清楚的,好奇心不重,性格也温和。

“就住两天,”他对温林说。

温林却微笑道:“随便住多久都欢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