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和我假戏真做[末世] 第29章_在昔

穿越重生 2020年07月08日

因为药物原因,乔如姮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言行不能自控。

她先开始还有些许残留的理智,后面由于浑身上下都像在被灼烧,如同被置于异次元,思维像不停炫幻播放的万花筒,虚无缥缈,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所以容煜出现的时候,她以为是这是她的假想。

毕竟容煜怎么可能这么温柔。

潜意识没有办法分辨人是不是真的,只是告诉她,容煜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可以信任的人。

不论是害怕、慌张还是恐惧,都可以告诉他。

必须包容她,他们的生死被捆绑,容煜无法选择。

事实上容煜也确实如此,甚至他做出了比包容更激烈的回应,如梦似幻,亦真亦假,可能是梦吧。

但即算是梦,她还是招架不住这样的容煜,破碎的思绪被迫拼凑起来,在清醒和迷昏之间游走。

她很危险,容煜很危险,这个梦最危险。

容煜发狂起来有多么磨人她早有领教,所以是潜意识把这种思维也带到了梦里吗,容煜好可怕。

为什么还不醒?

彻底昏睡前,乔如姮一直在心里问这个问题。

后来发什么了什么她都没有意识,直到她因为睡得不舒服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车里。

身体上有强烈的不适应,脑袋一阵一阵的眩晕。

异世大大提升了她的警觉性,她扶着腰坐起来,皱着眉头打量周围,车还是那辆车,车里一个人没有。

好累...

乔如姮打了个哈欠,揉着太阳穴,记忆一点一点被融合。

令人脸红耳赤的喘息和失控的快感毫不设防撞进了记忆。

乔如姮一愣,呼吸窒住,低头看自己的衣服。

衣服被换了,腿好痛,腰好酸。

她低头捻了捻指尖,指尖似乎还残留容煜的体温,唇边还有容煜亲吻过后的触感。

所以..??

乔如姮晴天霹雳般啊了一声。

不是梦,不是幻想,不是假的。

她真的和容煜睡了。

....淦!

!!!!淦!!!!

啊!!!!

乔如姮呼吸急促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她发誓,她要程施带着她去找储昊的时候,想的真的只是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剧情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乔如姮慌得不行,可是她马上又告诫自己,不行,不能慌,千万不能慌。

她立刻放下手,来回做了几组深呼吸,盯着前挡风玻璃上干涸的血痕,指甲掐着掌心自言自语:”没事,先冷静。”

乔如姮做着深呼吸四处张望,发现这地方竟然一个丧尸也没有,她应该没来过,可能不是市内。

一转头,就发现在远处的一个厂子里似乎是有影子在动。

乔如姮眉头紧蹙,无法分辨那影子是丧尸还是人类,等她凑近了后车玻璃去看的时候,才认出了是容煜和程施。

光是看容煜的背影,那些记忆就又浮现出来了。

乔如姮甩甩头,让自己不要想这些,她试图用混乱的大脑思考,现在剧情进行到了哪一步。

郑谷死了,她杀的。

一想到这个,口干舌燥的极限画面就被压了下去,她也冷静了一点。

郑谷死后,程施应了她的要求来找容煜,可是容煜不是会跟黄毅在一起吗?

正想着,那边的容煜和程施似乎已经商量完了,容煜随意的转过了身。

乔如姮心头重重一跳,下意识反应,跟做贼似的躲了下来,趴在长椅上盯着前座的靠背喘气。

等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差点自闭了。

为什么要躲啊??

乔如姮郁闷至极,觉得自己有毛病,看到不就看到了....

这样想着,她正要起身,忽然听到容煜和程施已经走了过来。

于是她做出了她第二个反应,闭眼睛装睡。

等两个人开始在车门口收拾黄毅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

疯了吗??为什么又要闭眼睛??

乔如姮很崩溃,她搞不懂这种下意识的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她现在都不知道要不要睁开眼睛了。

容煜和程施收拾完黄毅后上车,容煜坐到了她身边,乔如姮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

算了算了,装都装了,先就这样...

诶诶诶等等,给她装了什么东西到口袋啊,好重。

.....为什么要玩她的手啊!!

容煜过来抓她手的时候,乔如姮差点撑不住了。

最终她不自在地动了动,忍住了。

而后程施和容煜的交谈又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是不赞成硬闯的,可是她和程施一样,暂时没有别办法,原着里本身也是没有这一段的。

又过了好一会儿,车开回了C市,容煜和程施都下车去想办法了,乔如姮在想,要不然装失忆好了,反正容煜也不知道,现在得先醒过来跟他们一起讨论下具体的办法....

正当想着要以什么姿态醒过来比较自然的时候,车门又被拉开了,带着容煜气息的温度逼近。

脸上有点痒,好像是容煜用鼻子在蹭他。

随后,容煜亲了亲她的眼角,又亲了亲她的鼻尖。

乔如姮脸心跳如擂鼓,心想容煜疯了吗?

“装睡技术这么差,还不醒吗?”

....

??

!!!

乔如姮猛地睁开了眼睛,对上了容煜玩味的目光。

容煜勾着唇直起了身子,挑了挑眉看着乔如姮,英俊的脸上写满了意味深长。

和容煜一起穿越到这里来以后,乔如姮觉得她尴尬的下线每天都在被刷新。

她移开对视,咬住下唇撑着长椅坐了起来。

她用手捂住了脸,被亲吻过的地方开始发烫。

狗男人,他故意的!!!

“醒了啊。”程施听到动静,回过身走过来看她,“怎么样,还好吗?”

“啊。”乔如姮放下手扭头看他,点点头,顿了下,对程施道:“谢谢。”

“客气,毕竟是战友。”程施浅浅笑了笑,随即笑容缓下,正色道:“既然醒了,先跟你说下现在的情况吧。”

“刚刚我们通过黄毅已经问出了他们武器安置地的一处地址,现在准备去把我哥叶晴接出来。”

“一处?”乔如姮选择忽略掉容煜,马上进入状态,她皱眉问道:“意思是不止一处?”

可是小说里只描述了一处啊,这又是什么乱串的剧情?

“黄毅是说有两处,我们刚刚从他所说的城西生物工厂确认过了,确实属实。具体还有几处,分别都在哪里,估计要把黄文涛捉到才知道。“

小说里描写的也是城西生物工厂,串的剧情很糟糕啊。

乔如姮皱眉思考了一下,“先把叶晴和程彦接出来吧。”说着她又问,“准备怎么行动,现在开始吗?”

“储昊说晚点抢车,你要不要先活动下吃点东西,我们来规划下怎么处理。“

乔如姮应好,容煜侧过身子,方便她下车。

乔如姮迈出一条腿刚刚着力,忽然觉得腿一软,踉跄着东倒西歪,容煜眼疾手快扶着她往怀里抱。

乔如姮的脸瞬间红了。

什么鬼!!为什么腿软!!

偏偏容煜还贴着她耳边吹气,“不舒服吗?”

乔如姮缩了缩脖子,借着容煜的搀扶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硬气道:“没、没事。”

说完她也不看容煜,先看了看周围,发现其实已经回到了大厦附近,然后走到拐角处,也看了下门口停放的那辆车,踌躇了下,开始回忆原本的故事。

原本储昊和孟清渔在遇到程施三人后,一直是处于双方试探的态度,然后过了大概十来天才坦白身份,坦白身份后达成合作协议,随即才去试图找到黄文涛存放武器的地点,成功找到地点后救援队也就来了,连带着带走了众人,缴械了枪支。

这段剧情的时间周期是一个月,可是现在才过了二十来天,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不仅提前撕破了脸皮,还因为不可控人物郑谷的死亡导致所以线索乱了套,她已经不知道后续会这么发展了....

“我在你口袋里放了把枪,可以用。”容煜从后面跟上来走到了她身侧,递给她几块压缩饼干和一罐八宝粥。

乔如姮摸了摸口袋,心说原来刚刚放的是这个,她垂眸说了声好的,然后接过食物,刚撕开咬了一口,忽然想到郑谷当着程施的面说了储昊身体的真实情况,她这才抬起头看向容煜:“程施有没有找你问储昊身体状况?郑谷当时直接说出口了...啧,就说他不可控。”

“嗯。”容煜抬手将乔如姮的衣领整理好,“我承认了。”

“好,没承认就好...”乔如姮说了一半愣住,她不可置信看着容煜,”你承认了???”

容煜平静点头。

“你疯了?你为什么要承认?”乔如姮差点没压住声音,她秀眉紧蹙。

“故事都乱成这样了,限制自由也是早晚的事情。”

“救援队也就这几天会来了,你何必...”

小说里,储昊身体状况发现后立刻被限制了自由,现在虽然程施他们没法限制容煜自由,但是救援队一来,他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乔如姮说了下觉得气急,现在容煜话都说出去了,想让程施不记得肯定是不行了,她啧了一声,将手里的食物最快的速度吃完了,然后走回去,“程施,我们想想办法。“

等容煜跟回来几个人开始讨论后,乔如姮对容煜表现得十分冷淡,能不多说话绝不多说。

反正他主意大,也不用人帮助。

可能是察觉到孟清渔和储昊气氛微妙,程施很自觉没有多话。

三人商量好对策后,一直等到了将近半夜,储昊才看着大厦,冷静至极,“差不多了,准备好了吗?”

孟清渔和程施点头。

储昊抽出手|枪,嗯了一声,悄无声息地向大厦靠近,然后在快走到大厦石狮子的地方停下了,门口的吉普车里有人还醒着,再过去就会被发现了,他转头对程施使了个眼色。

程施将枪别回后腰,举着双手直直走进了吉普车巡逻范围,眼看着巡逻手下对程施举起了手里步|枪,他连忙道:“兄弟兄弟,是我!”

其中一个手下端着枪一步一步逼近程施等走过去看清楚程施的脸,才皱眉道:“你怎么才回来?那个女的和四哥呢,你们车呢?”

程施满脸震惊:“什么?四哥和孟清渔没有回来吗?可是我们中午执行任务的时候四哥趁我下车,直接将我甩了啊,我是自己走回来的,现在都几点了,他们还没回来?”说完,他不动声色看了眼这人后面。

那手下一脸不相信,“放屁,你最好说实话。”

“冤枉啊,我说的就是实话,我老婆可喜欢看韩剧了...”程施还在看后面,嘴巴像开了光,乱说一通,忽然挺住,“呐,你看,孟清渔回来了。”

那手下闻声回头,发现刚刚站在原地的同事已经晕倒在了地上。

而他眼前一花,被孟清渔迎面用一个搬砖拍上了脑袋。

随着脑袋被砸地重击,手下额头溢出鲜血,然后神色一变,孟清渔不敢耽搁,她咬着牙又狠狠锤了一下,转头都拍裂了。

这人再也没有还手之力,身子一软,忽然倒地,晕了过去。

孟清渔长长呼出一口气,胳膊还有些颤抖,将砖头随手扔到了地上,然后转身跑向那辆吉普。

储昊和程施见状没有再耽搁,两个人端着手|枪冲进了大厦。

乔如姮坐上驾驶室后发动了汽车,将吉普原来横停的状态移动成了车头对着大门,然后她看着周围环境,焦急地等待着里面的动静。

没过一会儿,大厦里传来了枪声。

乔如姮心跳开始加速,她数着时间,一瞬不瞬盯着大门。

没到三分钟,里面的枪声逐渐变多,乔如姮咬着牙,继续时间的计算。

直到她数着数字,已经过了600秒,还没有人出来的迹象,她深呼吸一口气,一踩油门,直接朝着大厦撞去,直愣愣冲破了大门,将玻璃渣子撞碎一地。

大厅里的人很显然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还是乔如姮推开了副驾驶和后排座位的门,朝着正在和对方肉搏的程彦及叶晴叫道:“快上来!”

程彦和叶晴皆是一愣,随后立刻反应过来,没有留恋,直接转身就往这边跑来。

两个人撞进车里,车身被摇得晃动,随即用力关上了车门。

乔如姮又张望着找容煜和程施的身影,对坐在后排的程彦说:“开左边车门,去找储昊和程施。”

“他们去找黄文涛了。“叶晴抹了把汗,气喘吁吁,正要说话,门被人用子弹打中了,三人皆是一惊。

“先出去!”程彦皱眉道:“一会儿出去了你们两个先下车,我等下再开进来...”他这话都没说完,乔如姮就踩着油门冲向了那个朝他们开枪的人,将对方撞开才停下。

然后乔如姮就一鼓作气将汽车开得在大厅里打转,东撞一下西撞一下,现场一片狼藉。

终于在她撞飞了2个人后,乔如姮看到程施提着黄文涛的衣领,将他在地上拖拽,朝他们跑来,容煜紧随其后。

程彦连忙推开两侧车门,等候他们上来。

看到容煜,乔如姮松了口气,她按着喇叭提醒两人快点。

程施拖着一个人走还是有点吃力,他咬着牙正要发力,容煜啧了一声,对他露出一个嫌弃的眼神,接过他手里的人,拽着黄文涛开始狂奔到吉普车的后面,将人领起来像甩抹布一样甩了进去。

就在这时,身后有人要偷袭容煜,被容煜反手用胳膊肘怼在对方了脸上,对方一个踉跄捂鼻。

容煜动作很快,放好黄文涛,他也跟着上了吉普车,眼看大家都到齐了,乔如姮没有停顿,踩着油门冲出了大厦。

汽车行驶出去了一段时间,大家都还有点惊魂未定。

乔如姮喘着气,将这里吉普开到了他们停放从郑谷抢到的那辆车前。

“郑谷呢?”叶晴问。

乔如姮和容煜都没出声,程施瞥了他们一眼,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叶晴说了一遍。

叶晴和程彦表现得比程施还震惊,“你染上了瘟疫没有变成丧尸吗?为什么一开始不说?”

“现在不也知道了。”储昊没有什么表情,他停了一下,“黄毅还在城西生物工程,带黄文涛一起过去吧,先把另一个地点问出来,那辆车你们谁开了跟着我们的车走。”

叶晴神情复杂的看了眼储昊,和程施程彦交换了下目光,“我跟程彦过去那辆车吧,你们三个带路。”

说着众人重新分配着了下了车。

乔如姮知道,叶晴是怕储昊和孟清渔跑了,所以非要程施跟着他们。

她觉得有点焦躁,这还没有等到救援队来呢,储昊就已经被盯上了,都不知道容煜在想什么,为什么非要承认?她有些没好气道:“我不认识路,你们两个谁来开?”

说完转身向车后门走去,刚拉开车门,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止住了乔如姮的动作,乔如姮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是容煜。

容煜抓着她的手认真看着她低声道:“剧情既然已经乱成了这样,所幸加快它的发展,让救援队快点来,况且现在武器安置地多了一处,时间拖太久难免再生变故。”

乔如姮一怔,意识到容煜竟然是在跟她解释。

她敛眸,还是皱眉道:“那也不用这么早承认啊,没见他们现在就开始防备你了吗?”

容煜看着她,扬眉道:“不是还有你吗?反正我们是被捆绑在一起的。”

什么逻辑啊??

乔如姮抬头瞪了他一眼,想抽回手。

这眼瞪得在容煜看来就是撒娇,他没松,反而伸出另一只手将她腮边滑落的发梢挽到耳后,饶有兴趣继续道:“而且,也不算完全脱离剧情,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储昊和孟清渔本来就是在救援队赶到前有了亲密关系....”

“啊!”

乔如姮打断他,神色羞愤,脸红得能滴血,“谁在跟你讲这个!!”

“哦。”容煜点点头,盯着她的眼睛追问道:“那什么时候讲这件事?”

Top